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令牌
    杨君山原本想要借着自己修炼成功的紫气东来诀,看是否能够用来隔绝赤霞金光的阻碍,可很快他便发现,明霞岛的空间屏障可绝不仅仅只是因为赤霞金光这么简单。

    然而在试探完成之后,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是令杨君山稍稍有些意外,一缕原本要扑上他头脸的赤霞金光突然莫名其妙的在半空之中一转,仿佛受到了什么牵引一般钻入到了他的胸口衣襟当中。

    杨君山脸上先是浮现出一丝惊诧之色,不过很快他便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但他却并未第一时间查看衣襟之下的情况,反而是将衣袖猛地向外一挥,原本如同一片纱雾附着在空间屏障上的阵棋突然化作一片混沌,让明里暗里正用各种秘术窥视着杨君山动作的各方大神通者的打算尽皆落空。

    而这个时候,杨君山这才施施然的将放在衣襟之中的东西取了出来,而此物不是别的,正是杨君山曾经放置在阁楼秘境的顶端,每日里用来收纳清晨日光初升时那一缕赤霞金光的混元令。

    说来这混元令也算一件奇物,此物的跟脚直到现在杨君山也不曾搞明白,除了当初从里面得到了苍玄老祖留下的仙术神通“先天混元气”的完整传承之外,唯一的用途似乎便是用来收纳赤霞金光了。

    此番杨君山特意将此物带在身上,原本是想着要在进入明霞岛之后,尽可能的收集一些赤霞金光,他自己如今虽然已经用不上,但杨家如今到底拥有着完整的先天混元气传承,若是日后杨氏后辈子弟有走这一条道途的,却是能够省却数百年用来收集赤霞金光的时间。

    不过现在看来,这混元令除了用来记载先天混元气的传承,以及收集赤霞金光这两个作用之外,第三个作用似乎也要被杨君山无意当中发掘出来了。

    杨君山将混元令拿在手中,略微沉吟之后,试着手持此令在身前的空间屏障之上一划,一道明显的空间裂缝在屏障之上显现,甚至从里面渗出的赤霞金光雾气尚未散逸便已经完全被混元令所吸纳,使得之后空间裂缝虽然在缓缓自行修复,可里面却再没有丝毫赤霞金光渗出。

    “嘿,这倒是——,上天眷顾哈!”

    就连杨君山自己也对自己此时的好运气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过杨君山嘴里这么说,可手上却是一点都不会慢,在挡住了四周虚空窥视的目光之后,却见他手持混元令直接以自己的手臂为轴,在面前的空间屏障之上划开了一道大大的圆圈,最终形成了一个足够一个人从容进出的空间通道。

    从明霞岛出世到现在已经将近半日时光,然而令各方势力到目前为止还束手无策的空间屏障,居然就这般轻而易举的在杨君山的手中打开了,至于原本担心的赤霞金光的冲击,在这个通道被开辟出来的时候,从里面涌出来的赤霞金光却都已经被混元令吸收了一干二净。

    看着眼前这个如此轻易就开辟出来的空间通道,杨君山微微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坚定的迈步踏入了其中。

    此时在明霞岛空间屏障之外的虚空之中,原本正因为寻求其他途径开辟通道的各方大神通者正百无聊赖的等待着各自手下的汇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那一块遮掩了他们视线的被阵棋盘所笼罩的区域突然发生了变化,一瞬间几乎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怎么回事,那杨君山要出来了吗?”

    “嘿,失败了吧,早就说过,想要打开明霞岛的空间通道可不容易,大家合作不是更好,何必逞强呢?”

    “呵,这回该他主动一些了吧?”

    然而未等这些大神通者等来他们预想之中的情景,而眼前发生的一切却是令所有人几乎在瞬间癫狂。

    由大地胎膜作为胚胎而制成的阵棋盘被杨君山收回,原本笼罩在这一片区域附近的阵雾瞬间收缩,然而预料之中的杨君山却没有出现,原地留下的却是一个正在缓缓合拢的空间通道。

    “这不可能!”

    “见了鬼了!”

    眼前骤然发生的一切,甚至让四周虚空之中的大神通者们忘记了打脸的疼痛,甚至有几位按捺不住身形,直接从虚空之中暴露了出来。

    “唰!”

    一道寒光闪过,一件如同飞爪一般的法宝突兀的从虚空之中探出,瞬间便扒住了正在合拢的空间通道的一端,这边正在合拢的空间屏障顿时停滞,原本均匀合拢的圆形通道顿时变得扭曲。

    然而这些大神通者果真一个个都不是白给,几乎就在那飞爪法宝出现的同时,又有两道神通从虚空之中突然迸发,一道直接在通道之中炸开,将原本合拢到只剩下一尺直径的通道生生被撑开了半尺,而后一道神通则炸开一片白|粉,那些粉尘纷纷扬扬的落在整个通道的边缘,将空间通道自行修复的速度再次停滞。

    再然后,越来越的大神通者出手,连同原本在其他方位正在琢磨如何打开通道的阵法师们问询也纷纷赶到,众人联手,前后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这个通道便又重新被撕裂扩增到了足以令一人自由进出的大小,而且丝毫没有继续修复缩小的趋势。

    然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原本热闹且通力合作的各方势力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安静了下来,通道只有一个,可此时想要进入明霞岛的人却很多,那么,谁先,谁后?

    “咳,诸位,玉州的君山道友已经进去超过一个时辰了!”不知哪一位大神通者突然在虚空之中开口。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龙岛的人先来吧!”

    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顿时吸引了几乎所有大神通者集火一般的目光。

    然而来人却仿佛丝毫不将如此多大神通者的目光放在眼中一般,一艘专属于龙岛的华舟从空间飞来,华舟的甲板之上站立着两位修士,刚刚说话之人正是龙岛的康禄妖王,此时这位妖王赫然已经是雷劫境的修为,而另外一位气质雍容典雅的丽人,正是龙岛公主澜萱。

    这里是海外,海外最大的势力便是龙岛,龙岛的岛主,那是一位连仙宫凌霄殿中的仙人都不愿招惹的真龙!

    于是,在四周虚空之中各方势力的各种色彩的目光注视之下,康禄妖王与澜萱公主二人便离开了华舟,纵身跳入了那处空间通道之中。

    不错,龙岛如此大张旗鼓,最终进入明霞岛的也只有康禄妖王与澜萱公主二人。

    原因很简单,通道虽然打开了,但能够削弱甚至屏蔽赤霞金光的手段仍旧贫乏,哪怕是龙岛,最多也只能保证康禄妖王与澜萱公主二人进出明霞岛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反过来说,龙岛能够一举将两个人送入明霞岛,已经足够体现他们的底蕴了。

    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如同杨君山的身外化身那般,体内凝聚着一棵万年桦树的全部生机,哪怕一举支撑四个人的消耗,狂减一千二百年生机,也完全不会放在心上。

    而事实上在龙岛两位进入明霞岛之后,各方势力很快达成妥协,陆陆续续开始有大神通者穿过通道进入到明霞岛之上,但各方势力每一次能够进入的也就一二人罢了。

    而这个时候的杨君山本尊呢?

    在进入明霞岛之后,他自然不需担心赤霞金光的问题,单凭此时他头顶悬浮着的混元令,便足以将身周涌来的凝聚成雾状的赤霞金光尽数吸收一空。

    不过随着他从高空缓缓落在明霞岛地面上之后,因为周围赤霞金光浓度陡增两三倍,汹涌的光雾涌来,便是混元令一时间也有些收纳不及,剩余的光雾自然便要向着他的身躯之上扫来。

    然而杨君山对此却仍旧淡定,一来他本身便拥有本命神通紫气东来诀,对于赤霞金光的弥漫和渗透并不像其他人那般闻之色变,二来他自身在锻体术上的精深造诣,哪怕在被赤霞金光横扫,体内生机的流逝也要远逊于同阶修士中的其他人,第三,哪怕前两者对他收效并不大,至少他还能够马上与身外化身汇合,大不了再削身外化身三百年生机便是!

    事实上就凭杨君山如今千年的寿元,以及直到现在也还不超过三百年的岁数,就算自身被削去三百年寿元,对他而言也不是什么不可能接受的损失。

    可就在多余的赤霞光雾用来的刹那,一件几乎与混元令一般无二的奇事再次发生在了杨君山的身上,而这一次被牵引的赤霞光雾却不是飞向他胸前的衣襟,而是灌入到了他的衣袖之中。

    而这一次,却是杨君山有意为之,事实上这也是他早有谋算的一件事情。

    杨君山伸手在衣袖之中一掏,一颗表面刻印了密密麻麻符纹的符文球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这一刻符文球其实是用无数的符箓凝缩而成的一座符阵,具体说来其实是一座符文空间,而这座符文空间则正是脱胎于域外圣桦门所构建的符阵道场,只不过规模要缩小了许多倍。

    而此时这颗符文球便如同无底深渊一般,将被混元令无暇吸收的赤霞光雾一股脑的吞没进了符文空间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