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屏障
    “怎么,余情未了?”

    渔翁老杨似笑非笑的看向杨沁瑜,道:“老夫之前看你几乎身陷这明霞岛之中,居然还如此奋不顾身的救助这女妖二人,若非是对这女妖尚有一丝余情,又何至于如此?”

    杨沁瑜脸色一红,但却摇了摇头道:“前辈误会了,晚辈之所以出手相救,也只是人之常情罢了,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人陷入绝境之中吧?”

    渔翁老杨“哈哈”笑了笑,显然并不太相信杨沁瑜所言,道:“老夫可是在你的请求下,刚刚给这二女也留了一道生机,否则待得一月之后明霞岛重新开启,这两个女妖怕不是都要成为耄耋老太。”

    杨沁瑜苦笑道:“前辈,无论如何,云裳都是晚辈之子的生母,晚辈总不能在自己儿子眼前,对他的生母见死不救吧?”

    渔翁老杨“唔”了一声,嘀咕道:“这个道理倒是能说得通,也不枉老夫为这二女损几百年生机。”

    “前辈,您说什么?”杨沁瑜没怎么听清。

    老杨摆了摆手,道:“没什么,只是觉得你这小子却是有些迂腐。”

    杨沁瑜闻言只能再次苦笑,过得片刻这才开口问道:“前辈,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做,您老是否有什么建议?”

    渔翁老杨扭头朝着仍旧躺在地上昏迷的二女看了一眼,斜觑着他道:“不带上这两个妖女了?”

    杨沁瑜神色平静的摇了摇头,道:“仁至义尽了吧,况且按照前辈所说,这明霞岛上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危险,既然前辈出手令赤霞金光对她们的影响降至最低,那么晚辈也没什么留在此处的必要了。”

    渔翁老杨瞥了他一眼,道:“你自己下定决心就好。”

    “嘿!”杨沁瑜自嘲的笑了一声,然后道:“这明霞岛上的灵气却是浓郁得很,只是不晓得岛上是否有灵脉孕育,能不能将其拔走。”

    渔翁老杨摇头道:“这个你就别想了,明霞岛本身便是半独立于整个周天世界的一处空间位面,错非是仙人出手,否则便是你老爹那样的阵道大宗师,也不可能从明霞岛上抽走一丝半缕灵脉。”

    “不过嘛,”老杨语气随即一转,道:“灵脉带不走,但这岛上的各种草木受灵气滋养,又有赤霞金光与这片空间形成的神奇的针对灵植的天然催生作用,你我不妨趁此机会,多将一些念头火候足够的灵植砍伐带走便是。”

    杨沁瑜闻言心中也是一动,经过渔翁老杨的解说,他对于此番围绕明霞岛各方势力产生的博弈也有所了解,自然晓得遍布明霞岛上各处的灵植才是各方争夺的焦点,既然自己受人算计落入岛上,那也就别怪自己趁着先手优势将这里的灵木先捡好的尽可能的砍伐一些,想到之后各方大神通者费尽心思重新开启明霞岛后收获寥寥的表情,杨沁瑜心中便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不要想太多!”

    渔翁老杨似乎明白杨沁瑜心中所想,毫不犹豫的打击道:“这漫山遍野的灵植,仅凭你我二人又能带走多少?更何况你也不要小瞧了岛外各方势力的那些大神通者,纵使没有你父亲出手,最多延迟三五日,这岛上的屏障终归还是能够破开的,便是这岛上遍布的赤霞金光,那些大神通者也有的是办法避免或者削弱对自身的影响。”

    杨沁瑜想了想,点头认同道:“前辈说的是,不过既然晚辈能够进来,那么也就是说其他各派也大可以派遣道境以下的修士进入明霞岛了?”

    渔翁老杨笑道:“所以说我们要抓紧了,别看这明霞岛上灵植遍地,可实际上千年以上的灵树其实还是极少的,但也是最为珍贵的,而你我现在便是要趁此机会将岛上的千年灵植找出来并带走。”

    就在身外化身带着杨沁瑜离开之后不久,原本因为昏迷而靠在树上的云裳突然睁开了眼睛,怔怔的望着杨沁瑜二人离开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哈哈,君山道友好久不见!”

    一位曾经与杨君山有过一面之缘的雷劫境修士看到杨君山等人飞遁而至的遁光,顿时远远的便向着他打招呼,就仿佛是在此地刻意迎接他一般。

    遁光敛去,杨君山与澜萱公主悬立于半空之中,杨君山望着来人笑问道:“道友可是来自海外四大宗门?”

    来人闻言原本大喜,可当目光看向杨君山身旁的澜萱公主时,神色却是一变,显然是认出了她的身份,不过还是很好的遮掩了起来,勉强笑道:“难为君山道友还记得老夫,令郎之事老夫也有所耳闻,不过道友不要担心,正所谓吉人自有天相,若是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道友尽管开口,滔天门上下定当鼎力相助。”

    杨君山笑了笑,道:“那就多谢道友了,不过杨某还是要先到明霞岛附近一探究竟再说。”

    “那是应当的,应当的!”

    雷劫道人一边笑着,一边让开了道路,好让杨君山二人离开。

    “这一路上已经是第几位向你示好的大神通者了?”

    二人在离开之后不久,澜萱公主笑盈盈的问道。

    杨君山心思显然并未在这上面,闻言只是摇头道:“记不太清了,第五个?还是第六个?”

    澜萱公主笑道:“看来杨大宗师的面子果然够大,不过想要开辟一条能够自由进出明霞岛的空间通道,恐怕离开他们的帮助还真不太容易。”

    杨君山转过头来看向她,道:“你想说什么?”

    澜萱公主叹了一口气,道:“我明白这些人很可能原本就是背后算计你的黑手,至少也在这件事情当中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但有的时候必要的妥协至少也能让你尽快的达成目的,明霞岛上一日便削十年寿元,时间拖得越久,对沁瑜便越是不利。”

    杨君山笑了笑没有说话,过得片刻之后,这才开口道:“这件事情是他们做得太过了,我的儿子可不是用来与对手妥协的,这件事情我自有道理,你便无需多操心了。”

    澜萱公主闻言脸色微变,但她还是笑道:“不管怎么说,这一次我站在你这边!”

    明霞岛上升腾的赤霞金光将半边天际都渲染成了淡淡的金色,使得杨君山二人尚在数百里之外,便已经确定了明霞岛的位置所在。

    不过在来到距离明霞岛十余里的地方之后,杨君山却是慢慢的停了下来,神识在瞬间横扫周边数百里方圆的天际海洋,嘴角掀起一道嘲讽一般的微笑,道:“呵,看来来的人可真是不少!”

    澜萱公主略带担忧道:“你要小心!”

    杨君山口中发出一声低沉的冷笑,整个人在下一瞬间便化作一道遁光朝着明霞岛所在的方向直射而去。

    而就在这一瞬间,四周虚空之中顿时便热闹了起来,在看不见的天空之中,无数的神识涌现交织,无数或明或暗的目光齐齐看向了杨君山所化的那道遁光,甚至有不少人试图与杨君山试图建立交流和联系,以图联手打开明霞岛的空间门户等等。

    然而杨君山对此却充耳不闻,只是伸手从袖中掏出一物,抖手向着身前明霞岛撑开的空间屏障扔去。

    “这是——”

    “阵棋盘吗?”

    “怎得看上去却如同一块薄纱?”

    便在一众大神通者不明所以的目光之中,这一层薄纱却是在瞬间化作一片天幕,笼罩在了明霞岛之外数十里的天空之上,而后杨君山的身形随即便没入到了天幕之中消失不见。

    “看来君山道友是信不过其他人了!”一声叹息从虚空之中传来。

    “哼,此番各方要破这明霞岛,原也没指望一个人便能够成功,他杨君山厉害,也不过只是一个人而已,既然不愿联手,那便各自做各自的便是,反正陷入明霞岛的又不是诸位的儿子,迟一天早一天又有什么干系。”

    “哎,原想着若是有君山道友出面,以他的阵道造诣和声望,完全可以整合各方阵法师形成合力,如此在明霞岛上开辟空间通道,我等至少可以节省两到三天的时间,可惜了!”

    “哼,不识时务,此人行事完全不将我等放在眼中,他西山杨氏有什么资格在修炼界如此狂妄?”

    “看来此番事了之后,玉州的事物我等各方还需多做考虑了!”

    “不错!”

    “正该如此!”

    “也该向他们施加一些压力了!”

    便在虚空之中,各方势力大神通者在心照不宣当中达成某些协议的时候,杨君山此时却已经来到了明霞岛被赤霞金光笼罩的屏障跟前。

    想要破开眼前这一层屏障并不算太难,难得是怎样保持里面的赤霞金光不外泄,且修士在进入明霞岛之后,又该如何不被赤霞金光削弱了自身寿元。

    杨君山略作沉吟之后,一层赤金色光芒包裹在了他的手掌之上,而后便缓缓的向着身前的屏障推去。

    一道凹陷在眼前的屏障之上出现,随着他的手掌越推越深,上面原本覆盖的一层赤金色的光芒也变成了深紫色,而从这一层屏障之上传来的反震力道便越来越大,直到他突然收手,这一层空间屏障在瞬间恢复原状的同时,尚有一层淡淡的金色雾气从中喷涌而出,扑向了杨君山的身躯。

    这要是换成一个普通修士,便是这一股金雾便能让他身体虚弱三五日,搞不好还要大病一场,损个一年半载的寿元。

    然而杨君山是何人,这点雾气扑在他身上能起到什么作用,甚至杨君山本身便存着要亲身试探这明霞岛上赤霞金光的心思。

    可眼瞅着这一股雾气便要喷在他脸上,却突然这一股雾气仿佛受到了什么牵引一般,在半空之中陡然一个掉头,却是一股脑的从他的胸口衣襟之中钻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