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破封
    炎州焚郡焚天岛。

    域外势力的几位大神通者齐聚此地,同时与他们在一起的还有几位以秘术遮掩了身份的神秘修士。

    帝婴无视不远处的几名神秘修士,只是望着赢弃道:“可以确认这个方法行得通?”

    赢弃的目光却是朝着那几个神秘修士的身上扫了一眼,道:“推算过了,按照他们的方法,如果联手的话,的确有七八成把握将整个焚天岛破开。”

    “破开焚天岛不难,救出芈重也好说,关键是他从里面出来的时候还能剩下几分实力?”说话的乃是炎州妖修的另外一位领袖朱陵光。

    赢弃低头沉吟了片刻,道:“损伤肯定会有,已经可以确认,那杨君山当初的手段极为残忍,乃是利用给芈重的大巫之躯放血来反向对其进行封印,如果当真能够将伤口封印的,这座大阵的威力必将大减,到时候芈重很可能自己就能够从里面挣脱出来,更何况从芈重被镇压在此地也已经数十年时间过去,这座大阵的威力本身也在随着时间而减弱。”

    帝婴这时突然开口道:“那就这样来吧,焚天岛下面的地火渊狱必须尽快重新打通,此事已经刻不容缓了。”

    赢弃神色一怔,道:“怎么,快要开始了么?”

    朱陵光点头道:“否则的话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要和这群藏头露尾的人合作?周天世界的界壁屏障必须要尽可能的削弱,如此才能够令昊天镜顾此失彼,只有这样我们才有机会在界主彻底苏醒之前破开束缚,一举跨过元神仙直接成就金身仙。”

    赢弃的目光又重新放在了焚天岛之上,道:“希望他能够撑得住,为了救他,耽搁我们多少事情?如果当初他能够顺利进入周天世界,炎州如今的形势也绝不仅仅只是今日这般。”

    “好了,多余的话就不要多说了,与那几名人族修士接洽吧!”

    帝婴的话一出口,域外一方的几位大神通者便不再多言,可以看得出来,这些域外修士仍旧以他为。

    “对了,叫6禁暗中看着点,以防这些人捣鬼!”

    帝婴不着痕迹的朝着某处扫了一眼,然后吩咐了一声。

    “几位,不知是否已经商议妥当?”一位头戴面具的女修径直上前询问。

    如果杨君山在此的话,自然会认得此人,正是曾经在风暴峡数次有过交手的神秘的梅道人。

    帝婴朝着朱陵光与赢弃看了一眼,道:“开始吧,我等会联手将整个焚天岛周围的地火元气压制,到时候便看你们的手段了。”

    说到这里,帝婴的语气突然转为严厉,道:“不要耍花样,你们应当明白我等能够盘踞此地而不受仙宫管制自有我等的手段,不要逼我们杀人。”

    那梅道人轻笑一声,道:“诸位放心便是,按照先前约定,我等助诸位救出大巫芈重,而诸位负责提供星域灵舟的构建之术。”

    帝婴忽然问道:“本太子却是好奇,你们要的居然只是星界灵舟的构建之术,若是本太子的消息无误的话,如今周天世界各方势力应当正在积极寻找星宫飞舟,哦,也就是你们说的定海舟的构建之术,甚至还有传言说,灵溢宗已经在域外得到了星界长舟的构建之术?”

    梅道人微微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太子的消息果然灵通,不过我等之所以只是求取星域灵舟的构建之术,自有我等的道理,请恕在下不能多言。”

    “也罢,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

    帝婴朝着赢弃与朱陵光点了点头,三位域外大神通者突然腾空而起,各方相距百里,以焚天岛为中心,分别位于三个不同的方位,而后只见三位同时施展神通,金、赤、黑三色光华在半空之中交相辉映,而后奇异的在虚空之中相互融合,化作一团流光,从半空之中直接注入到了焚天岛周边的沸腾的岩浆湖面之上。

    自从多年之前焚天门道场被毁,完全被地火渊狱之中涌出的岩浆淹没之后,大半个焚郡的上空都被往往都因为岩浆湖而渲染成了一片赤红色,然而今日在三位域外大神通者合力施展神通之后,整个岩浆湖的湖面都被金、赤、黑三色流光所覆盖,原本岩浆湖上空翻滚的热浪,扭曲的虚空尽皆恢复了平静,方圆近千里的岩浆湖上空的都不再有以前的炎热。

    焚郡上空的剧变自然在第一时间吸引了许多有心人的注意,但因为知道那里是域外势力中顶尖大神通者的汇聚之地,纵使有人想要一窥究竟,却也不敢太过靠近。

    而就在帝婴等三位成功压制了焚天岛周围大半个岩浆湖的地火元气之后,梅道人向后招呼了两声,两位同样都以雾气遮掩了面庞的修士于虚空之中上前,分别落在了焚天岛上的不同方位。

    其中一人身披貂裘,在落入焚天岛的刹那,伸手一挥,顿时便有数道光华分别向着岛上不同的方位落去,片刻之后,一道阵法的雏形便开始在焚天岛之上构建而成。

    三人的动作自然瞒不过周围三位域外大神通者的注视,特别是那身披貂裘的修士出手的刹那,赢弃目光一亮,以神识向其他二人传音道:“阵道宗师,此等娴熟的布阵手段,此人至少也有阵道宗师的造诣。”

    赢弃刚刚说罢,却见另外一位虽然遮掩了面庞,但身躯却略显佝偻苍老的修士手捧一只青铜罗盘,似乎正在寻找着什么。

    赢弃低声道:“那老头也不简单,应当也是一位阵道宗师,他们这是要以阵破阵?”

    朱陵光疑惑道:“这些人究竟是什么身份,没想到周天世界之中居然还隐藏着这样一股势力。”

    帝婴此时却突然开口道:“要开始了,这一次相助芈重,我等要做的说到底也只能是给他一个契机而已,能不能从下面冲出来,还要看他自己。”

    帝婴话音刚落,却见梅道人突然在焚天岛之上腾空而起,只见她双手向上虚抬,突然便有风吹来,而且风中还带着丝丝凉意,这在常年气候高温炙热的焚郡来说简直不可思议。

    然而凉风的吹拂却仅仅只是一个开始,随着梅道人的身周渐渐的腾起淡淡的白雾,原本吹拂的凉风开始逐渐变大,天空之中四面八方居然隐隐有黑云向着焚郡上空汇聚而至。

    狂风开始呼啸,风中不但夹杂着清凉,甚至还带上了一股湿意,而焚天岛上空却已经凝聚了厚厚的云层。

    就像是突然达到了某个临界,在凉风戛然而止的一刹那,厚厚的云层之中突然便有豆大的雨滴砸落在了几乎遍布琉璃的焚天岛之上。

    “啪——啪——啪——啪——”

    每一滴雨点砸落的刹那,随着“嗤——”的一声响便会炸起一蓬青烟,有的时候还会伴随着“噼啪”的龟裂之声。

    然而梅道人似乎对此并不满意,却见她的身形突然在焚天岛上空缓缓的旋转起来,同时身形也越来越高,几乎就要抵近天空厚重的云层之中。

    而便在这个时候,天空之中洒落的已经不再是雨滴,而是一颗颗指头肚大小的禀报,“噼里啪啦”的脆响声当中,如同炒豆一般,冰雹的炸裂声与焚天岛面覆盖的琉璃层的龟裂之声响成了一片。

    便在这个时候,一声低沉而悠长的闷吼之声突然从焚天岛之上传来,就像是一只沉睡了多年的洪荒猛兽终于被惊醒了一般。

    轰隆隆——

    一声闷响从焚天岛极深之处传来,带动了起了整个焚天岛的轻颤。

    “还好,被镇压了这些年来,看来还没有被弄的糊涂傻掉!”赢弃嘴角一掀,整个看上去异常狰狞。

    而便在这个时候,那梅道人此时居然已经一头乌变成了雪白,显然她此时施展的神通也并不轻松,而后便见得她整个人完全没入到了厚重的云层之中。

    焚天岛上空原本已经停滞的流风再次凭空而起,而且这一次呼啸而至的居然是刺骨的寒风。

    虚空之中的帝婴等三位相互交流了一个眼神,彼此都能够感觉到喜意,按照他们之前与那三位神秘人族修士的推算,到了这般地步,能够破开焚天岛封印大阵的把握几乎已经能够达成。

    与此同时,伴随着寒风呼啸而至的却是漫天的雪花飞舞,而且这鹅毛一般的大雪显然非同一般,如同受到了吸引一般,虽然是纷纷扬扬的飘洒,但最终却尽数汇聚到了焚天岛之上。

    如此大的降雪前后居然维持了七天七夜的时间,除去一开始落入焚天岛上的雪花尽数化作水汽蒸腾之后,在第二日之后,雪花在焚天岛之上便能够化作流水,到得第三日,焚天岛上的低洼之处已经有薄冰凝结,在第四日来临之时,焚天岛上终于开始有了积雪出现。

    待得第七日过后,焚天岛上空的云层突然消散,精疲力竭的梅道人从天而降,并很快便被焚天岛上的两位同伴保护了起来,而此时的焚天岛上的积雪已经高达三尺之厚。

    一声巨吼从焚天岛下深处传来,仿佛带着无尽的愤怒和喜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