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鬼狐(求订阅)
    清晨,云裳在河边清洗着手脸,却突然现有一道用纸符折成的小船沿着水流而下,到了她的身边却是打起了璇儿来。

    云裳见得纸船眼睛顿时一亮,用手将纸船从水中捡了起来,立马抬头向着四周打量,然而却并未有任何现。

    但这却并不会破坏云裳骤然好转的心情。

    “青公子派来接我们的人应该快要来了!”

    云裳将折好的纸船拿给青梅看,主仆二人顿时变得有说有笑起来,并很快便吸引了不远处杨沁瑜父子的注意。

    “喂,你们知道么,青公子派人来接小姐了,以青公子的地位和实力,派遣而来的肯定都是高手,我们再也不用向之前那样每日里提心吊胆了!”青梅忍不住向着杨沁瑜父子炫耀道。

    杨沁瑜神色显然很是淡然,对于青梅语气中的炫耀视若未见,让青梅讨了一个老大没趣,心中暗道:就装吧,指不定心里有多羡慕呢,终于可以摆脱这个土著了,不对,还有一个小土著!

    “爹,咱们也要跟着走么?”奇奇突然开口问道。

    杨沁瑜笑了笑,道:“不会,爹会带你去别的地方。”

    一旁的青梅闻言撇了撇嘴,有心要抢白两句,可转念一想,自己和小姐马上就要与青公子的人汇合了,便不要与这两个即将被抛弃的土著一般见识了,嗯,小姐昨晚也说过了,不和他们一般见识,自己与小姐和他们两个土著终归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想到这里,青梅难得的没有多说什么,反而是一脸傲娇的走开了,反倒是让杨沁瑜一时间有些不大习惯。

    既然已经等到了青公子派人前来接应的消息,一行四人虽然距离海边尚有一段距离,但云裳还是决定就留在此地等候青公子的人出现,而青梅则像个家雀儿一般,绕着云裳叽叽喳喳一上午没个停顿,幻想着与青公子汇合之后,小姐与自己到时候会如何如何,说的兴高采烈,而云裳也是一脸微笑的听着青梅将一件事情揉碎了反复说好几遍,却也没觉得厌烦。

    而杨沁瑜则与奇奇坐在河边钓鱼,父子二人安安静静的盯着河面上的浮萍,远处的热闹仿佛与父子二人无关一般,短短的十余丈距离就像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时值中午,天气已经越来越热,然而主仆二女所等待的青公子派来接应的人却一直不曾露面。

    原本咋咋呼呼的青梅也没了早先的精气神,有气无力的躲在了树荫下面乘凉。

    “要是有个斗笠就好了!”奇奇想到了前些天见到的那个渔翁,有了斗笠便能够遮住毒辣的日头。

    奇奇向着身后的树林望了望,很快便现了几株柳树,眼珠子一转,道:“爹,你等着,我一会儿就回来。”

    说着站起身来,将鱼竿抛给杨沁瑜,便向着树林里面跑了去,身后远远传来杨沁瑜的叮嘱声:“莫要走得太远了。”

    树荫下面,青梅看着河边青石上钓鱼的父子二人,低声向云裳说道:“小姐,你说他们两个傻不傻?那杨沁瑜明明有着天罡境的修为,随手施展个法术,这河里的鱼还不是任由他捕捉?”

    云裳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却突然听得身后的树林当中传来“噗通”一声闷响,就像是什么东西摔下来一般。

    “生了什么事儿?”云裳皱了皱眉头,扭头向着树林当中看去。

    青梅带着三分幸灾乐祸,道:“这个皮猴子,铁定爬树去了,就该摔他这一次,以后就不会爬了。”

    云裳努了努嘴,道:“你去看看吧。”

    青梅老大不情愿的站起身来向着树林当中走去,可不大一会儿,“啊——”的一声尖叫再次从树林当中传了出来。

    河边青石上的杨沁瑜在第一时间冲进了树林当中,手中两只鱼竿一只抛落在了水中,而另外一只掉在了河滩边上。

    云裳也有些惊慌的站起身来,微微踌躇之后,还是向着树林深处走去。

    树林中的一棵柳树之下,青梅正一脸惊吓的望着倒在地上的一个人,严格来说还是一个死人。

    杨沁瑜将柳树上的奇奇接了下来,这才将注意力放在了这个倒毙在柳树下的尸体上来。

    “妖族修士?”

    杨沁瑜只是看了一眼便能够认出此人的跟脚,而站在另外一旁的青梅看着地上的尸体神色却是显得有些阴晴不定。

    杨沁瑜抬眼看了他一眼,道:“你来的时候看到了什么?”

    青梅结结巴巴道:“我,我什么也没看到,来的时候这个人就已经死了。”

    “鬼狐修士?”

    赶过来的云裳看着地上的尸体,语气之中充满了惊讶。

    “鬼狐?天狐七脉之一?你确定?”

    杨沁瑜神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不由分说便道:“看来你们的那位青公子要杀奇奇啊!”

    “你不要胡说!”

    云裳皱了皱眉头,道:“青公子怎么可能会杀奇奇?”

    杨沁瑜指着地面上的尸体,道:“你曾经说过,天狐一族进入这方世界的族人都要暂时归入那位青公子麾下,而偏偏今天早上你便已经接到了与那青公子属下汇合的秘符,明明你便在树林之外,这鬼狐修士潜入树林里面,你怎么解释?至于杀奇奇的原因,还用我说么?”

    云裳皱着眉头不语,旁边的青梅带着一丝惊颤反驳道:“可死的是这个鬼狐修士啊,奇奇又没事,没准是青公子的人为了救奇奇才被人杀死的呢。”

    没来由的,青梅想到了昨晚她试图拍奇奇头的时候,那一股锥心刺骨一般的疼痛,尽管来得快去得也快,但现在想起还是让她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冷颤。

    杨沁瑜冷笑了一声,道:“不可能,你们看,这人留下的痕迹分明便是在向着柳树下接近,而且因为此人死的太过突然,原本的动作还很好的保持了下来,这明显便是一个准备杀人的动作,而当时奇奇正在折柳树上的柳枝打算编制斗笠。”

    青梅在一旁不语,她虽然修为不济,但却也达到真妖境化形成功,自然能够看得出来地上这具鬼狐修士的尸体生前修为至少也达到了太罡境,可居然就这般无声无息的死在了奇奇折柳枝的属下。

    云裳不愿在这件事情上与杨沁瑜争辩,直接看向地上的尸体问道:“他到底是怎么死的?一个修为达到了太罡境的鬼狐修士就这般悄无声息的死掉了,你怎么看?”

    杨沁瑜将倒伏在地面上的尸体翻转了过来,却见得尸体的额头上居然挂着一张淡黄色的符箓。

    在见到符箓的刹那,杨沁瑜神色便是一阵错愕,不过他很快便将脸上的神色隐藏了起来。

    “贴,鬼族?”

    云裳显然也有着足够的见识,她甚至在第一时间便确认了凶手的身份,不过她所不晓得的是,鬼狐尸体上的这张符箓可远不止贴这么简单。

    只是,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对于这方世界而言,无论是鬼狐还是鬼族,都是域外势力一方,为什么那鬼修会突然暗算袭杀青公子的手下呢?

    从始至终,云裳显然都没有想到过那鬼族修士之所以袭杀鬼狐是为了保护奇奇,因为这在她看来完全就是无稽之谈,

    只有杨沁瑜在见到那贴在鬼狐修士额头上符箓的时候,心中似乎已经有了答案,只不过他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去说破。

    云裳几乎已经可以确认那鬼狐修士便是青公子派来与他们会合的手下,只是那鬼狐修士的死让主仆二女空欢喜了一场,青梅犹在在一旁喋喋不休的抱怨着,可云裳却想得更多,那鬼狐在找到他们之后非但没有第一时间与她们取得联系,反而跟在奇奇后面进入了树林之中,要做什么已经很明白了,云裳原本已经感觉与青公子的距离越来越近,可两人的关系却仿佛在这个时候披上了一层阴霾。

    杨沁瑜蹲下身来,将鬼狐尸体额头上贴着的符箓拽了下来,那鬼族的尸体顿时化作一片灰烬吹走,吓得杨沁瑜连忙甩着手臂要将手中符箓扔掉,却现那张符箓早已经在他掌心中化成了飞灰。

    “这里距离海外已经不远,我觉得咱们还是就此别过为好,还请你放了金毛儿,我要带他走。”

    从树林中出来,杨沁瑜立马摊牌道。

    云裳当然不肯:“我等尚未与青公子汇合,按照约定,汇合之后我自会履行承诺。”

    杨沁瑜冷笑道:“现在不走,等着被那青公子杀么?”

    云裳轻轻的摇了摇头,道:“青公子不会做那样的事情,即便那个鬼狐修士真想要杀奇奇,也应当是他自作主张才对。”

    杨沁瑜只是冷笑不语。

    然而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从树林当中离开之后不久,便有一道身影从虚空之中突兀的显现出来。

    那身影自顾自的在树林之中走了一圈,仿佛自言自语,又好像在与什么人言语一般,道:“我觉得这根本就是多此一举,既然知道这是个局,直接把人带走就是了,又何必这么麻烦,还用咱们出来这一趟?”

    树林之中分明除了这一道人影再无他人,可却尚有另外一道声音,道:“正是因为这是一个局,你要是敢带着人走试试看,保管你走不出百里便能碰上两三个雷劫、黄庭之类的。”

    那身影咂舌道:“没这么夸张吧?那咱们这次动手会不会引来干涉?”

    那道声音再次凭空在树林中响起:“不会,毕竟是对方要杀人在先,咱们不算破了规矩。”

    “这一次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一群大神通者看着几个人、妖小修,至于吗?”

    “这我也不知道,但从西山那里传来消息,我哥似乎已经有些明白这些人做这个局的目的是什么了。”

    ————————

    感冒了,咳嗽的厉害,实在不在状态,今天的更新内容实在糟糕的很,抱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