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胁迫
    云裳与杨沁瑜二人一前一后向外走出了数十丈,沿途两人之间没有任何交流,哪怕在一片草地之上站住了之后,两人之间还是保持着古怪的沉默。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最终打破沉默的还是云裳。

    杨沁瑜脸上笑了笑,随即也平淡道:“不必,你要真是谢我,将金毛放了便是。”

    云裳轻轻摇了摇头,道:“金毛不会有事,他喝了千日醉便不会醒来,如果现在放他出来,反而会成为累赘,况且这千日醉原本就是辅助修炼的妙品,待得他醉酒醒来,定然会迎来一次修为的爆性增长,现在强行唤醒他反倒会坏了机缘。”

    杨沁瑜神色很是平静,道:“这么说我还要感激你了?”

    云裳摇了摇头,道:“我知道你心中恨我,在感情上欺骗了你——”

    杨沁瑜苦笑一声,打断了她道:“你应该明白,当日你们即便不给金毛喝千日醉,并以他来胁迫我,我也会想办法助你从水牢逃出来的。”

    云裳咬了咬嘴唇,道:“但金毛会坏事,不是吗?他是永远以维护你安全为第一位的,如果他知道你要带我们出去,肯定会阻拦,甚至会上报飞流剑派,不是吗?况且,当时我们要尽可能的抓住所有的筹码,感情的事情——,终归还是我们不相信你!”

    杨沁瑜脸上骨肉控制不住的抽搐,道:“是啊,纵然我想要全力帮助你们,你们也未必相信我,总归这一切都是你们设计好的。”

    云裳平淡的神色似乎也有些许触动,但她还是保持了清冷的语气,接着道:“如今我们已经逃出了飞流剑派的掌控,按照约定,只要你将我们护送到海外,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来接应,我们也会将金毛交给你。”

    听着云裳冷清的语气,尽管杨沁瑜在逃出水牢的时候便已经有了觉悟,但内心深处却未尝没有一丝对方回心转意的想法,但此时再听得对方之言,杨沁瑜终于丢掉了心中最后一丝幻想,嘴角掀起了一丝冷笑,有意无意的感叹道:“不得不说,为了逃出来,你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大,连自己的亲身骨肉都成了利用工具!”

    云裳闻言身子一颤,随即冷声道:“这一切都是值得的,青公子也是会理解的。”

    杨沁瑜冷笑着摇了摇头,知道自己已经无需再多说什么,于是便转了一个话题,道:“不过我却是有些奇怪,你们分明都是被飞流剑派的人抓住之后投到水牢当中的,身上又怎么可能有千日醉这种东西居然没有被现?”

    云裳仍旧是一副清冷的模样,道:“这是我们天狐一族的手段,你自然不知道,无需大惊小怪。”

    “是吗?”杨沁瑜点了点头,也看不出他脸上的神色究竟是信还是不信,道:“但愿你说的是真。”

    见得云裳仍旧站立在那里,杨沁瑜心中略微有些疑惑,问道:“怎么,你想要说的还不止这些?”

    云裳看着他很是认真的说道:“看在你当时在水牢之中是真心待我的份儿上,还有奇奇虽然是我不得已才生下来的,我也不可能抚养他,但也不想他没有了父亲,所以奉劝你一句,不要有其他的想法,你只管老老实实护送我们去海外,到时候赶紧带着奇奇离开就是了,青公子出身高贵且是我的未婚夫,我想他肯定不愿意看到你和奇奇的存在,你也更不要心存幻想试图挑衅于他。”

    “就这些?”杨沁瑜似笑非笑问道:“你似乎与那位青公子并不太熟悉,为何却如此看重与此人的婚约?仅仅只是因为对方出身高贵而奉力巴结?”

    云裳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悦之色,下巴一挑,道:“我们天狐一族分作七脉,青狐一脉虽然是实力最为强盛的一脉,但我们云狐一脉在天狐七脉中的地位同样很高,我们的结合只是希望能够诞下最有可能成就天狐的后裔,这也是我们整个天狐一族的希望。”

    杨沁瑜不解道:“你们不就是天狐一族吗?”

    云裳瞥了他一眼,语气中带着三分自豪,道:“我们虽为天狐一族,但却没有资格称为‘天狐’,真正的‘天狐’乃是八尾以上的仙狐才能被如此称呼,便是我族之中唯一的一位七尾青狐,也只能称其为‘仙狐老祖’或‘青狐仙祖’,而不能称之‘天狐’。”

    杨沁瑜“唔”的一声,恍然中带着三分讥诮道:“唯一的一位仙狐还是出自青狐一脉,看来这请青公子果真出身高贵。”

    云裳的脸色微微一红,云狐一脉在天狐七脉中地位的确不低,但奈何云狐一脉这些年来却是人丁稀少,修为有成的后裔越来越少,地位虽在,可实力却已经下降到了七脉末端,与青公子的结合,表面上看是门当户对,可实际上终归还是要借青狐一脉的势来保持云狐一脉即将下降的地位。

    云裳心有所缺,听着杨沁瑜的话便满耳都是嘲讽,但她终归是自持身份,保持着神态语气,道:“我天狐一脉古往今来一共出现过三位真正的修为达到八尾以上的天狐,其中有两位出自云狐与青狐一脉的结合,而我与青公子分别乃是两脉之中血脉最为纯净的后裔,我们的结合也注定最有可能生下天狐血脉。”

    杨沁瑜终于大概明白了对方这般算计的缘由,正想要说些什么,却突然被一声尖叫所打断。

    两人几乎同时闻声望去,杨沁瑜脸色一沉,道:“今天便到这里吧!”

    说罢,便匆匆向着火堆那里走了过去。

    云裳走得慢了些,看着杨沁瑜的背影同样心中有着诸多疑惑,其中最大的一个便是当初沙嬷嬷定下这个计策的时候,为什么非要让她与杨沁瑜生下一个孩子来?

    如果按照沙嬷嬷所言,是为了防止杨沁瑜言而无信,当时就没有再算计金毛儿的必要,而既然已经算计了金毛儿,那就没有与杨沁瑜生孩子的必要,反正利用金毛儿的生死便已经足够用来胁迫杨沁瑜就范。

    只是当时这件事情乃是沙嬷嬷一手策划,而沙嬷嬷又是出生之后一直将她带大的最亲近之人,甚至为了越狱的时候有更大的把握,她甘愿放弃了这一次机会而留在水牢之中,云裳完全没有理由去怀疑这个如同养母一般存在的长辈,也只能暗中认为可能是沙嬷嬷的一时“疏忽而已”。

    “这么说你刚刚要打他?”

    杨沁瑜含着怒气的声音将云裳从沉思当中惊醒了过来。

    云裳闻声望去,却见奇奇有些莫名其妙的摸着自己的脑袋,杨沁瑜却对青梅怒目而视,而青梅却是一副不服气的表情,见得云裳过来便连忙起身走了过去。

    “小姐——”青梅张口便要恶人先告状。

    “好了,夜深了,都不要闹了!”

    没来由的,云裳从心底里有些心烦意乱,她看了看靠在杨沁瑜大腿上的奇奇,那种烦躁的感觉越的明显起来,语气中便也带了几分情绪,道:“青梅,怎么总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

    西山之上,杨君山此时居然还能静下心来继续修炼!

    不过此时他关注的却是盘旋在丹田上空的一道玄光,太初玄光!

    这是杨君山在将万年白桦灵木炼制成身外化身之后,从白桦灵木的本体之中得到之物。

    从白桦公从本体年轮之中留下年鉴的模糊记载当中,杨君山大约明白此物应当是白桦公成仙之时,在星空世界的一次探险之中所得,而且此物似乎还是最终导致他身受重伤,从长生之境跌落最终成为谪仙的罪魁祸。

    只不过在杨君山得到此物之后,纵然他能够感知到此物的玄妙,却始终无法触及到此物的本质。

    “或许是你修为不够!”

    见得杨君山一直在琢磨这道玄光,卧在他身边不远处的穿山甲忍不住说道。

    杨君山一怔,道:“怎么说?”

    穿山甲道:“待得你孕育纯阳仙胎进阶黄庭之后再试一试吧,到了那个时候,九仞真元或许会迎来蜕变,慢慢的变成九仞仙元,或许便有可能一窥此物虚实了。”

    杨君山点了点头,神识从丹田之中退了出来,却突然现闭关密室之外的禁制被触动,一道传讯符落在他的手中,却是告知他海外的澜萱公主前来拜访了。

    沁水下游,澜萱公主见得杨君山一个人来,笑道:“怎么,杨夫人便放心你一个人来与本公主见面?”

    杨君山“呵呵”笑了两声,道:“公主几次前来,不也从来不去西山之上么?”

    澜萱公主“咯咯”娇笑了两声,道:“好啦,不跟你开玩笑了,这番找你是有要紧之事。”

    杨君山闻言神色凝重,道:“公主请讲。”

    澜萱公主问道:“你可听说过海外三灵岛?”

    杨君山神色一怔,双目微微一眯,一瞬间他的头脑当中闪过了无数的念头,嘴里却道:“怎么会不知,天宪、明霞和圆光。”

    澜萱公主点了点头,道:“明霞岛可能要出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