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摔倒(求订阅)
    “东流道人去了域外?”

    颜沁曦看了旁边负手而立的杨君山一眼,转过头来问道:“他应当从域外返回不久吧?”

    杨君平苦笑道:“可飞流剑派便是这般说的,说是事关宗门机密,前往域外的原因便无可奉告了。”

    颜沁曦顿了一顿,又问道:“那江心道人呢?”

    杨君平神色越的苦涩,道:“闭关了,说是即将突破华盖境,而且还是在宗门召回他述职的时候突然顿悟到了进阶之机,飞流剑派措手不及之下这才派了夏媛道人前往水牢替代,因为事突然,这才耽搁了两天时间,却不料这两天便让沁瑜抓住了机会。”

    “呵呵,都躲了起来,夏媛道人又怎么说?”颜沁曦嘴角挂上了冷笑。

    杨君平叹了一口气,神色间颇有惋惜之色,道:“还能怎么说,沁瑜在水牢之中历练,原本就是人家飞流剑派给的机会,可他却私自从水牢里面带走了囚犯,这却是坏了人家的规矩,人家看在我哥的面子上不好作什么,直到现在都在帮我们掩盖此事,还能怎样?”

    颜沁曦冷笑一声,道:“果然就要倒打一耙!”

    杨君平抬头看了一眼背对着众人的杨君山,不解道:“大嫂这般说是不是有些过了?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沁瑜坏了人家的规矩啊?”

    颜沁曦冷笑不语,杨君平则微微叹了一口气,道:“只是沁玺和沁瑶两个孩子有些可惜,到底只是记名弟子,那夏媛道人却是一再说两个孩子的修为实力已经足够出师了。”

    杨君平这一句话说出来,听在有心人耳中就如同再说是因为沁瑜犯错才连累了沁玺和沁瑶二人一般,旁边的颜沁曦顿时就变了脸色。

    坐在下手的颜沁曦见势不妙,立马开口道:“九哥也不能这么说,沁玺和沁瑶两个孩子到底是咱们杨氏嫡亲血脉,因为两家的利益合作,人家收两个孩子做记名弟子可以,但要是想收为内门,甚至亲传弟子,这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的,别忘了,咱们西山杨氏如今可也是修炼界响当当的招牌,飞流剑派怎么可能将自家镇派神通传授给咱们?”

    “那是那是,”杨君平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话有些不妥,试图解释道:“我也只是有些可惜罢了,做父母的嘛,总归都要为儿女们考虑,沁玺和沁瑶两个根基都还不错,又修成了极为罕见的葫芦剑诀神通,日后未尝没有进阶道境的希望,原本还希望能够在飞流剑派得传一道本命道术神通的传承,毕竟咱们杨家没有这一类神通传承嘛,不过现在看来却是我想的太容易了,飞流剑派是不可能让自家的核心神通传承外泄的。”

    尽管杨君平已经在尽量淡化他所说之言的影响,可颜沁曦仍旧觉得不舒服,索性便直接开口道:“两个孩子如今不过玄罡境,真要到了踏足道境那一步,短则数十年长则百年,还有足够的时间为自己做打算,再则不还有咱们这些做长辈的帮衬?想想杨氏崛起至今也不过二百余年,难道如今杨氏家族传承阁中的那些道术神通都是从向别人求来的?”

    杨君平沉默不语,只是神色间看上去也有些不大好看。

    “嗨,说那么多干啥?直接去湖州将沁瑜带回来不就得了?至于那妖女母子,圈起来或者杀掉,还不都是一句话的事儿,孩子们到时候自然会理解咱们的苦心!”久未露面的杨君昊这一次也因为此事来到了议事堂。

    颜沁曦看了他一眼没有言语,她暗自让颜大智派遣方玄笙杀云裳之事在杨家只有杨君山知道。

    议事堂中的几位高层正在争论的时候,杨君山却一直在另外一侧负手而立,实际上却是双目紧闭神游物外。

    “事情看来不大简单啊!”

    便在这个时候,杨君山身形一震,双目突然睁开,口中却悠悠的说道。

    杨君山一开口,议事堂中顿时便安静了下来,他转过身来的时候,却见其他几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

    杨君山笑了笑,道:“这件事情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颜沁曦到底念子心切,道:“是飞流剑派?”

    杨君山摇了摇头,道:“恐怕不止!”

    几名杨氏修士自然明白杨君山二人对话中的意思,顿时一个个神色变得异常凝重。

    “如此大张旗鼓,可不单单只是为了沁瑜吧,难道说是沁瑜卷入到了修炼界什么势力见的倾轧当中?又或者是干脆醉翁之意不在酒?”杨君琪说着却是看向了杨君山。

    杨君昊则干脆道:“那估计不用问了,十有七八是冲着四哥来的。”

    杨君平也开口道:“我们需要作出什么应对?”

    颜沁曦看了杨君平一眼没有说话,神色显得平静了许多。

    杨君山笑了笑,道:“静观其变吧,游戏升级了,可基本的底线还是要守的,这一次我倒要看一看究竟是那些人敢跳出来。”

    杨君山这一句话说出来,原本弥漫在议事堂中的焦躁氛围便一扫而空,所有人都能够体会到杨君山言语之间的强大自信,虽然不知道这种自信从何而来,但杨君山两百年来在杨氏家族崛起之中所起到的作用已经足够让所有人都付出百分之百的信任。

    杨君山说罢,看向了杨君平,道:“沁瑶和沁玺的差事完成之后,便将天涯剑诀的传承交给他们两个吧,按照兄妹两个的修为,也差不多事先进行研习了。”

    杨君平神色一怔,道:“大哥,我——”

    杨君山摆了摆手,道:“都是为了孩子,让他们好好修炼便是,不用胡思乱想些别的,如果他们两个争气有着足够的底蕴冲击道境,那么我这个做伯父的自然不会袖手旁观,杨家的将来终归还是要交给他们的。”

    杨君平神色一振,道:“我会督促他们两个的。”

    “都散了吧,家族如今一大堆事儿,许多事情恐怕都要你们几个点头才能进行,不要因为这点小事耽搁太久。”

    杨君山挥了挥手对众人说道。

    议事堂中的杨家修士纷纷起身要离开,却又突然听得杨君山说道:“对了,家族的大型木脉已经彻底融合稳固下来,五行地脉流转会有一些变化,大阵的威力也会跟着提升,有时间的话,记得集中演练熟悉一下。”

    待得众人离开之后,颜沁曦才道:“你打算离开?而且觉得西山可能会有危险?”

    杨君山笑了笑,道:“以防万一罢了,你不要多想。”

    颜沁曦又问道:“刚刚你是在和身外化身沟通?那具化身如今不过初入道境,能应付得来么?”

    杨君山笑道:“我已经让虎妞他们过去了,有些事情,还是他们妖族之间沟通比较顺畅。”

    颜沁曦闻言这才放心了不少,点了点头便向着议事堂外走去。

    可还没走两步,便听得杨君山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见到孩子了,小娃娃很不错!”

    颜沁曦猛然回过头来,议事堂里面哪里还有杨君山的踪迹,只留下他爽朗的笑声,和颜沁曦阴晴不定的脸色——

    “瑜哥,有些事情我想和你说!”

    一座山丘下,杨沁瑜正指点着奇奇如何烤鱼,原本在一旁坐着的云裳突然走了过来,对杨沁瑜轻声说道。

    杨沁瑜笑了笑,低头跟儿子嘱咐了两句,随即站起身来,道:“那边说罢。”

    两人一前一后向外走了数十丈这才停下来。

    两人刚刚离开不久,因为没有了父亲在一旁手把手指点,初次烤鱼的奇奇顿时显得有些手忙脚乱起来。

    一旁的青梅看了远在数十丈之外的杨沁瑜二人一眼,鼻端却传来一股焦糊的味道,转过脸来正见到一条插在木枝上的鱼已经被烤成了黑乎乎的焦炭,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骂道:“看你那笨手笨脚的样子,跟你爹一个德性,连条鱼也烤不好,还能干什么?”

    双手架着烤鱼用的木枝,时间长了难免手臂酸,只有四岁不到的奇奇努力的抬着插着鱼儿的木枝在火堆上面忽高忽低,火候自然把握不住。

    听得青梅这般说人坏话,顿时有些不服气道:“那你怎么不动手烤鱼?”

    青梅没想到往日里看上去有些怯懦的奇奇居然开口反驳,先是一怔,然后便有些恼羞成怒起来,身子一挺顿时跳了起来,指着奇奇道:“好啊,小杂种居然还敢顶嘴,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一点礼貌都不懂,看我不替你娘教训你——”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便朝着奇奇的头脑打去。

    那里料到她的手掌刚刚触及到奇奇的刹那,就仿佛奇奇的头瞬间都变成了钢针硬刺一般,让她的整个手臂都变得疼痛难忍甚至没了知觉。

    “啊——”

    青梅尖叫一声,捂着自己的手臂踉跄后退了几步,脚下一绊,却是一屁股坐在了另外几条还没来得及烤的河鱼上面,染了一身腥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