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老舅
    “是谁,出来吧!”

    杨沁瑜在进入山林之后便察觉到自己正在被人注视着,很快他便将目光看向了数十丈之外的一颗大树。

    杨沁瑜话音刚落,便见得从树后有一个人转了过来,却是令他猛地一愣。

    “怎么,不认识我了?”

    来人见得杨沁瑜的表情笑着说道。

    杨沁瑜心中一动,仿佛想到了什么,神色顿时变得凝重了起来,道:“方师伯,怎么会是你?是我娘还是外公?”

    方玄笙听得沁瑜称呼,微微一叹,道:“我与你娘师兄妹相称,按理说你应当叫我一声舅舅的。”

    杨沁瑜不为所动,再次开口问道:“师伯究竟如何得知晚辈行踪?此番前来究竟有何指教?”

    方玄笙沉声道:“你应该明白的,自己究竟闯下了多大的祸事,你娘此番请我出手,便是要让我将你带回玉州去。”

    杨沁瑜脸现愧疚之色,但他语气却很是坚决:“多谢师伯厚爱,只是此事乃是晚辈一人所为,自有晚辈一人承担,万万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方玄笙闻言“哈”的冷笑一声,道:“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担当得起吗?就算你想要一人承担,你以为你的肩膀才有多宽?那些看不见的黑手会让你承担吗?你要始终明白自己的身份,你的父亲是杨君山,你的背后是整个西山杨氏,你是西山杨氏嫡系一脉的第一继承人,不论你做什么事,无论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所有人看到的永远不会是你一个人的行为,而是你背后那个已经渐渐成为庞然大物的家族的深意,你明白吗?”

    杨沁瑜沉默不语,这番道理他自然不会不明白,然而他却也有着必须要做下去的理由。

    方玄笙见得他的表情,大约也明白了他心中所想,干脆开门见山道:“你娘给你外公了密信,你外公就派我前来带你回去,顺便帮你了解了与那个妖女的孽缘——”

    方玄笙说到这里,杨沁瑜猛地抬起头来看向他,而方玄笙却仍旧自顾自的说道:“你也莫要怨恨你娘,她也很不容易,别人只看到西山杨氏蒸蒸日上,君山夫人执掌家族权势滔天,可摊子一大,各种矛盾鬼蜮便会横生,这是哪一方势力都是避免不了的,你娘终归不是你爹,有着横压一切的实力和至高无上的权威,便是你爹,那也是因为脱了家族内部各方利益权衡之上,这才能够保持如今的地位——”

    杨沁瑜仿佛没有听到方玄笙说的这一大堆一般,打断了他的话直接问道:“您究竟打算怎么做?”

    方玄笙语气一顿,看着他略带扭曲的脸,神色平淡的说道:“你知不知道你与那妖女的事情传出去之后,会给你们杨家带来怎样的风波?你娘的压力究竟会有多大?西山杨氏的嫡传继承人与一个域外妖修勾搭在了一起,整个杨氏都会成为笑柄!杨家这些年崛起损害了多少人的利益?各方结了多少仇家?又有多少人将杨氏视作眼中钉肉中刺——“

    杨沁瑜再次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言语,道:“方师伯,您究竟打算要怎么做?”

    方玄笙的目光在杨沁瑜身前始终悬浮的那面盾牌上停留了片刻,然后看向了他的目光,一字一顿道:“那个妖女必须死!”

    铮!

    杨沁瑜两侧十余丈之外的数颗巨树几乎在同时倾倒,两抹光影在山林之中一闪而逝。

    方玄笙神色一凝,手中突然多出一道光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分别向着左右各自斩出。

    便听得几乎不分先后的两道脆鸣声响起,一面圆盾和一面三角盾同时向着两侧抛飞。

    却原来就在方玄笙话音刚落的刹那,杨沁瑜已经抢先出手,作为本命法宝的三面飞盾,除了那一面菱形盾护在身前吸引方玄笙注意之外,另外两面飞盾却是同时分别从左右两侧迂回攻击,但最终还是被方玄笙挡了下来。

    “早听说你与人斗法想来极少主动攻击,今日却率先出手,看来当真是鬼迷心窍,对那妖女沉迷太深,那妖女当真留不得!”

    杨沁瑜闻言脸上浮现一丝怒色,那两面飞盾心随意走,在半空之中陡然一转,却是一前一后向着方玄笙夹击而来。

    却听得方玄笙突然长笑一声,整个人突然在原地消失不见,令杨沁瑜这一击彻底落空。

    而后一抹寒光突然洞穿了七八颗一人合抱的大树,直奔杨沁瑜身前而来。

    “小子,看来主动攻击对手你当真是不擅长啊!”方玄笙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戏谑。

    而杨沁瑜却是眨眼之间召回了三面飞盾,以间不容之际在身前铸就三道壁垒,每当寒光击破一道便会有另外一道拦在身前,直到方玄笙这迅捷一击彻底成为强弩之末。

    方玄笙赞叹的声音再次传来:“这防御的手段却当真是令人叹为观止,难怪能够以一人之力护那两个妖女周全。”

    杨沁瑜神色凝重,三面飞盾在身周不断旋转,随时应对方玄笙可能爆的雷霆一击。

    便是刚刚两人之间短短的两次交手,杨沁瑜便已经知道,对方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太罡境巅峰,而且修为浑厚神通老辣,乃是极难对付的高手,他必须要尽十二分的努力,才能够在方玄笙的攻势之下保得周全。

    然后便是两人之间酝酿的气势一触即的刹那,数十丈外的一丛灌木突然摇动,瞬间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

    “爹爹!”

    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便如同一道惊雷一般,在剑拔弩张的两人之间炸响,瞬间将两者心头的火气浇得一干二净。

    “爹爹,你在哪里?”

    灌木丛再次被拨动,一只白白胖胖的小手从树丛后挥舞了一下,然后一个身穿粗布衣衫白白胖胖的四五岁小男孩从后面爬了出来。

    “奇奇,爹在这里,你刚刚去哪里了呢,让爹好找!”

    杨沁瑜身形一顿,向着小男孩这边而来,甚至忘记了身后向着方玄笙的方向已经露出了老大的破绽。

    然而这个时候的方玄笙目光却在杨沁瑜与那小男孩身上来回跳动,一张脸阴晴不定,显现出他现在的内心绝对不平静。

    杨沁瑜蹲在男孩身前,将男孩身上头上的枯叶野草摘取,又将粘了土灰的肉脸蛋抹干净。

    男孩规规矩矩的站在沁瑜身前,嘴里兔子清晰的说道:“娘和梅阿姨在河边说话,奇奇等得好无聊呢,便向着来山林寻爹爹,爹爹我饿了,你找到吃的没有?”

    杨沁瑜闻言笑道:“找到了呢,爹打了两只兔子,给你烤兔肉吃,好不好?”

    “好啊,好啊,还是爹爹好,知道我最爱吃兔肉了!”男孩拍着手笑道。

    杨沁瑜捏了捏儿子的脸蛋儿,笑道:“来,爹爹给你介绍一位长辈,按照辈分儿,你应该叫他——”

    杨沁瑜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向后看去,却见得原本方玄笙站立的地方哪里还有人影。

    奇奇狐疑的从父亲身后探出头来,疑惑道:“爹爹,是什么长辈啊?”

    杨沁瑜摇了摇头,笑道:“你应该叫他一声老舅吧,不过他已经走了。”

    “噢!”奇奇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杨沁瑜却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一把将奇奇抱了起来,道:“走,咱们快去找你娘和梅阿姨去,她们可能已经饿了!”

    峡谷小溪边,主仆二女收拢了一堆干柴,用一个引火术便让干柴熊熊燃烧了起来,可那两只野兔却仍旧在那里没有被处理,事实上这主仆两个也不会处理这些东西。

    “那个呆头鹅怎么还不回来,要饿死我们吗?”青梅听着咕咕而叫的肚子,大声抱怨道。

    云裳理了理耳边的秀,略带一丝担心道:“不会是奇奇顽皮,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吧?”

    青梅听了嘀咕道:“那孩子丢了正好,莫得到时候让青公子知道了惹来风波,虽说当时为了从水牢里面逃出来,小姐迫不得已之下才委身那呆头鹅,可谁曾想那呆头鹅运气那么好,居然就怀上了。”

    云裳目光看向她,道:“青梅你说什么?”

    青梅狠狠的将脚下一根枯枝踢进了火堆当中,道:“为小姐你不值,那土著有什么好,小姐当初就不该生下那孩子,日后让青公子得知之后会怎么想?”

    “但愿青公子能够明白云裳的苦衷!”

    云裳闻言神色一黯,将心头那一丝惶恐隐藏了起来,道:“不过青梅,不管怎么说,此番我等也是利用了瑜哥才最终能够逃出生天,那孩子我虽不喜,但也算是稍稍弥补咱们欠下的人情吧!”

    青梅闻言狠狠道:“便宜那个土著了!”

    便在这个时候,溪边不远处的山林中传来声响,杨沁瑜抱着孩子从里面急匆匆的赶了回来,远远的看到主仆二女安然无恙,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高兴的朝着两人挥了挥手。

    这个看上去傻乎乎的动作更加令青梅不快,又低声狠狠的说了一声:“真是又憨又傻,沙嬷嬷真是瞎了眼!”

    云裳似乎听到了侍女的言语,转过脸来不悦的看了她一眼,而青梅却犹自愤愤然。

    ————————

    第二更了呢,诸位道友手中尚有月票的,还请投给睡秋,拜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