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拔阵
    谪仙,固然保留着一些仙人的手段,可他终归已经不再是仙人,更准确的说,白桦公也只不过是拥有了一些仙人手段的黄庭修士罢了。

    当钱玄道已经意识到对方不会放过自己,真正放手拼命的时候,纵然已经完全被压制在下风,在临死之前也给白桦公造成了足够的伤害。

    更何况身为谪仙,除了因为某些自身修炼出了问题,或者天人之衰而使得自身修为退化之外,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因为斗法厮杀使得本源受损,从而导致自身修为从仙境跌落。

    毫无疑问,白桦公便属于后者。

    而这种情况的谪仙,纵然还保留着令人忌惮的实力,可实际上自身的修为已经暴露了巨大的破绽。

    很不幸的是,在钱玄道临死反击之下被重伤之后,白桦公自身修为之上的破绽被放大,在厮杀过程当中生机的大量流逝而导致的衰老让杨君山轻而易举的抓住了这个破绽。

    道术神通紫气东来诀!

    再没有哪一道神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爆发出令人难以置信的伤害!

    此时此刻,这道道术神通榜上排名第十五位的神通所展现出来的威力甚至远超排名前十的道术神通。

    这神通对口啊!

    白桦公因为某些缘故,他自身的生机原本就呈现外泄的趋势,而与钱玄道的大战又让他体内生机外泄的趋势变成了如同溃堤一般。

    原本白桦公还可以在得到那张仙阶卷符之后,用来弥补生机的流逝的代价,却哪里会料到杨君山在这个时候突然出手,而且一出手便剥夺了他最后支撑的一点生机,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衰老的身躯使得白桦公难以支撑,整个人摔倒在地上再难起身,四周大片的白桦树林的树叶开始泛黄,而后如同下雨一般纷纷开始飘落,原本青翠色的树枝开始枯萎,白色的树皮渐渐失去了水分而开裂,一片接着一片的白桦树林开始失去生机。

    杨君山可不敢在这个时候有丝毫大意,满脸凝重的他赶忙上前几步,双手掐出一道印诀,番天覆地印施展而出,直接将白桦公已经几乎枯瘦成一堆干材一般的身躯镇得支离破碎,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而后杨君山的目光便看向了悬浮在钱玄道尸体上方的那一张被乳白色豪光所环绕的拓仙符。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杨君山再一次确认钱玄道的确已经彻底陨落之后,终于带着一丁点激动向着那张拓仙符挥了挥手,符箓顿时卷缩成卷轴模样落在他的手中。

    然而不等杨君山想要将这一张仙阶的符箓仔细看上几眼,周围的环境突然大变,让他一下子提高了警惕。

    就像是一张纸上的画作被人轻易摸出,原本周围的空间开始破碎并构建起新的秘境,大片的白桦树林急速缩小,一颗颗大树居然变成了一根根细小的枝桠,而后所有的这些枝叶连同杨君山自己却突然出现在了一颗白桦树的树冠之上,就仿佛刚刚他所在的空间根本就是此时他所在的这一棵白桦树所幻化而成一般。

    无数在半空之中飘扬的落叶开始闪烁着淡淡的灵光,环绕着杨君山所在的这棵白桦树周围,形成了一个巨大而严密的树叶球体,也使得这个空间被不断的压缩。

    大量的生机被压缩在这个由树叶支撑的符箓而构建的符阵空间之中,这显然是白桦公为延续自己的寿元而构建的一种防范生机外泄的方式,这种方式使得白桦公的本体哪怕仍旧保留着一丁点生机,都能够立马通过吸纳弥漫在这片符阵空间当中的生机来恢复伤势,甚至他还可以通过那张拓仙符来修复他本体生机不断外泄的损伤。

    这也是白桦公敢不惜伸手重创也要放手强杀钱玄道的最根本原因。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白桦公在最后时刻根本没有察觉到杨君山的潜入,原本保留的最后一点生机被紫气东来诀剥离了一个干净,纵然这片符阵空间之中弥漫的生机再浓厚,却也无法令白桦公复生了。

    杨君山从这颗白桦树上跳下,用手拍了拍这颗看上去并不显高大的白桦树干,不用多说,这颗白桦树应当便是白桦公的灵妖本体无疑了。

    只是杨君山有些不太明白的是,这颗白桦灵妖的本体年轮可绝不仅仅只是三五百年,甚至千儿八百年都不一定够,若然如此的话,这白桦公到底与圣桦门究竟是何关系?要知道整个圣桦门创派时间也才不过千年而已。

    当然,所有的这一切问题与白桦公这个隐藏身份的谪仙相比,就又都不算什么了。

    感受着这片小小的符阵空间之中压缩的浓重的生机,杨君山神情极为贪婪的吸了一口气,体内九仞真元运转顿时加快了三分,待得炼化之后,杨君山甚至都能够他的寿元仿佛都有增加的趋势,甚至体内的纯阳之血似乎都燃烧的旺盛了一点,这让杨君山恨不能立马就在此地修炼个十年八年,届时无论是他的寿元、修为,还是炼体术,必将都会有质的提升。

    要知道这片符阵空间虽然禁锢了白桦公的灵药本体所流逝的大量生机,可实际上再严密的阵法空间也不可能一直保有这些生机不做丝毫流逝,如果不能将之化为己用的话,那么时间一长,也只能坐看这些生机渐渐消散一空。

    然而这个时候却根本不是闭关修炼的时机,实际上此时杨君山站在已经枯死的白桦灵妖树之下,神识却已经透过周围的符阵,感知到这片狭小的空间之外,圣桦门的修士已经在周围越聚越多。

    这些修士虽然修为不算什么,纵然有两三位道境存在也绝无可能拦得住杨君山,更不可能进入这片符阵空间当中,但时间拖得久了,圣桦门这里的大变难免会引起周围势力的注意,因此,对于杨君山来说当务之急便是要尽快离开此地。

    唔,最好还是不要让圣桦门的修士发现关于他的一切痕迹!

    杨君山打量着身后的白桦灵树以及周围的符阵空间,最好的办法无疑便是将整个符阵空间尽数带走,总不能让他来这一趟却空手而归吧,更何况好处就在眼前,哪里有弃之若履的道理?

    这片符阵空间,终究是先构筑了符阵,才能够形成这一片独特的以白桦灵妖树为核心的微型空间秘境。

    只要是阵法,杨君山便有七八成的把握将之化为己用,更何况这片无主的符阵空间本身也并非是什么高明的阵法。

    圣桦门的修士已经越发的察觉到了不妥,可惜面对这片符阵空间,所有人却束手无策,甚至神色间还隐隐有着些许忌惮,根本不敢上前试探,就更不要说强行进入符阵空间一探究竟了。

    不过这也给了杨君山足够的时间用来破解并掌控这片符阵空间,而破解的结果也同样令杨君山充满了惊讶!

    在将整片符阵空间解析之后,杨君山愕然发现这课白桦灵妖树在地下的根系居然被斩断了三分之一,而这或许便是白桦公成为谪仙的根本原因。

    也正是因为他的本体根系被斩断,使得他体内的生机始终处于流逝状态,无奈之下只得构建了这片符阵空间,用来尽可能的收敛从本体根系之中散逸而出的生机,重新炼化之后用来延长自身的寿命,但实际上他的寿元仍旧无时无刻不处于削减当中,只不过因为身为灵妖,他本体的生机原本便充盈无比,使得哪怕在生机流失之下,仍旧保持了悠久的寿元。

    当然,整个符阵空间之中真正有价值的还是这株已经枯死的白桦灵妖树,要知道这可是一位曾经达到过仙境的灵妖本体。

    不过这个时候令杨君山心动的却是以白桦灵妖树本体为核心,以整个圣桦门道场的所有白桦灵树为整体,在地下构建而成的一条大型的木脉!

    而杨君山这个时候实际上早已经掌控了整个符阵空间,甚至随时都可以带着白桦灵妖树的本体从整个圣桦门道场的符阵当中剥离,不过他现在却又多了一个挑战,那便是在离开圣桦门的时候,还要尽可能的将道场之中的大型木脉抽离并暂时收入符阵空间之中。

    至于如此做之后,整个圣桦门道场几乎都要被摧垮,但那又与杨君山有何关系?在失去了白桦公这位伪装成雷劫境的谪仙庇护之后,杨君山可不相信圣桦门还能够守得住他们在整个长白星宫之中的地位。

    而后便在地动山摇之中,整个圣桦门的道场开始崩塌,成片成片的白桦灵木被拦腰扫断或者深埋土中,而一座巨大的符阵空间却在剧烈的摇晃当中从大地之中拔了出来,无数的符叶飞舞,将连同白桦灵妖树本体以及大半条木脉团团包裹,而后这个巨大的球体开始变得越来越小,最后浓缩成了一人高低大小,突然在半空之中拉开一条常常的绿色华带,最终消失在了所有陷入混乱的圣桦门修士眼中,地面上只给他们留下了一个深达十余丈,直径达到近百丈的圆形地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