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阵图
    不知道是蓄意,还是在混战当中的神通余威波及,总之雷井通道便在这个时候突然被引爆,先是炙白的雷光几乎遮掩了天地间的一切光芒,甚至连杨君山的广寒灵目在这个时候都不敢直视这种光亮。

    紧跟着大规模的空间风暴爆发,撕扯着周围的一切,雷井通道位置所在的山坳被削成了平地,原本被杨君山的天诛道诀挟着山君玺打破的道阵体系已经不再只是崩溃,而是一片接着一片的阵法禁制开始在空间风暴之中湮灭。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雷井通道被引爆之后嘶吼咆哮,然而近在咫尺却没有丝毫声音传送过来,只能全力埋头溃逃。

    杨君山在吼了两声之后便不再白费力气,而是将大部分的心力都放在了逃脱空间风暴的撕扯之上,不过他还是预留了相当的精力在防备其他域外势力的偷袭,以及十面埋伏道阵体系崩溃之后,寻找可能出现的阵图传承上面。

    然而遗憾的是,或许是因为杨君山的手段太过暴力,而后雷井通道被引爆而加速道阵体系的崩溃,更属于是借助了外力的缘故,直到现在杨君山也没有察觉到阵图出世的征兆。

    这让杨君山不由大为遗憾,那司马广厦的阵道造诣超绝,几与杨君山不相上下,其布下的十面埋伏道阵更是一座令人称绝的道阵体系,还有那双重秘术以及伪阵秘术,对于杨君山而言都充满了足够的诱惑力。

    空间风暴仍旧在肆虐,波及的范围正在扩大,不过那炙白刺目的雷光却正在缓缓减弱,这也让杨君山能够缓缓的将广寒灵目的威力施展出来,从而能够看清楚原本许多无法看清的场面。

    于是杨君山便看到妙池道人的双腿被空间之力切割,双腿瞬间与身躯分离。

    妙池道人双目圆真,张大了口却喊不出丝毫声音,只能伸出手臂徒劳的试图抓住前方的妙坊与妙槦两位同门师兄弟。

    可在这个时候,忙于逃命的妙坊道人只当没有看到求救的妙池道人一般,只管将一只手抓在妙槦道人身上,带着他快速的与妙池道人拉开了距离,以躲避空间风暴的扩张。

    远处的妙池道人脸上的绝望之色并未保持太久,便在空间风暴的肆虐当中被撕扯成了碎片。

    杨君山正看着心惊肉跳,眼角余光却又见得一道光影闪过,只是觉得有些熟悉,待得目光随之追寻过去时,却正看到裘道人满脸惊骇欲绝的扭过头来望着一柄刺向她咽喉的青玉刺。

    这柄青玉刺明显是一位域外大神通者修士的法宝,在空间风暴的肆虐之下众修纷纷躲避,但逃得慢的修士,周身上下用来守护自身的神通手段都在空间风暴的撕扯下被毁的七七八八,那位偷袭裘道人的域外修士正是觑得这个便宜,便要冒险出手偷袭,而这个时候裘道人显然已经来不及施展其他自救的手段。

    眼瞅着周天世界又要有一位雷劫大神通者陨落,却忽然从一边窜出来一个人影,直接撞在裘道人身上令她向后抛飞,而那人影却代替她承受了那青玉刺一击,肋下被洞穿,似乎还伤到了肺部,一口一口的血沫子从嘴里涌出。

    而此人不死桑无忌又是何人?

    这个时候,随着杨君山的急速飞退,怕不是已经退出了十多里之外,原本肆虐的空间风暴随着范围的不断扩散已经有了减弱的迹象,杨君山自忖现在凭借着自身强横的肉身完全可以硬抗空间之力的撕扯,于是立马便要上前试图接应。

    不过这个时候裘道人却似乎看上去张口大叫了一声,隐隐间杨君山仿佛能够听到一丝声音,却见裘道人已经再次扑了上去,从桑无忌的身后一只手搂住了他的腰身,另一只手则向着出手偷袭的那名域外修士一指,一丝针形寒芒破空而出,直奔那域外修士的眉心。

    空间风暴撕碎了裘道人和桑无忌的护身神通,事实上那名出手偷袭他们的域外修士又能够比他们好多少?

    眼见得裘道人出手反击,那修士顿时也是心中一慌,连忙召回了法宝青玉刺意图自守。

    岂料裘道人那针形法宝在被青玉刺一磕的刹那陡然断折成为两截,不过却不是损毁,而是化作了两支针芒,分别袭向他的双目。

    那域外修士显然没有想到裘道人的法宝居然还隐藏有这般手段,仓促之间直来不及用法宝磕飞了其中一只针芒,而另外一只针芒则无奈只能试图用手遮挡。

    然而那域外修士却没有杨君山肉身炼体的本事,肉掌当即被刺穿,余势不歇直接刺入了他的眼珠子当中。

    好在有之前肉掌的遮挡,消磨了针芒一大半的威力,否则他可就不是瞎掉一颗眼珠子,而是要被针芒贯脑而亡了。

    而裘道人在出手的同时,便已经托着被重伤的桑无忌竭力后退,好在这个时候杨君山已经上前接应,三人汇合之后再次向着紫云峰的边缘地带退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漫天肆虐的空间风暴突然从中被撑开了一个强大的空间,看上去却更像是被人以大神通者抹平了周围的空间波动。

    这般动静瞬间便惊呆了所有注意到这里的无论是域外还是周天世界的修士。

    杨君山与裘道人连忙愕然回首,便是被重伤之后正在吐血的桑无忌都瞪大了眼珠子。

    却见在那一片被镇压的空间风暴之后,三道华彩完全充斥着那里的空间,并渐渐凝聚成了三件不同的器物,而后三道不同的气息突然从三道器物之上迸发,其中两件赫然是在联手压制第三件。

    是铜须道祖!

    确切的说是铜须道祖正在以一敌二,抵挡着强夔道祖和犀妖王项简的联手攻势。

    那道青铜色华光隐约凝聚成了一个青铜烟斗,似乎便是传说中黄庭道祖的道果展现;而另外一片青紫色的云气之中泪光闪烁,隐约间有一位巨人隐在其中大盛咆哮,应当便是那强夔大巫现了大巫真身;至于最后一头月白色的独角巨犀不断的向着铜须道祖的道果法体冲击,应当便是犀妖王项简了。

    而此时这三位黄庭道修显然都已经见各自的实力发挥到了极致,在雷井通道毁灭之后引发的空间风暴都无法伤及三人分毫,甚至三位还能够在这片空间风暴之中大打出手。

    这等实力的展现,便是杨君山远远看到也是满脸凝重。

    不过铜须道祖虽然是黄庭巅峰的存在,距离登仙也只不过一步之遥,但在两位域外黄庭级别道修的联手围攻之下,却也不得不屈居下风,很快便被压制,在雷霆巨人和月白巨犀的围攻之下,铜须道祖所化的青铜烟斗道果也越发的涣散。

    这个时候妙坊道人正带着妙槦道人边战边退,杨君山与裘道人合作还要带着重伤几无战力的桑无忌,同样要面对域外修士不时的袭扰,同样在边战边退的情况下无暇顾及,唯有钱玄道此时压力最小,而他本人又是黄庭道祖,如若出手相助铜须道祖,自然能够轻易将局面扳平,然而钱玄道却对于铜须道祖的处境根本不作理会,

    这个时候事实上在雷井通道毁灭、道阵体系开始崩溃之后,域外一方的大神通者数量虽仍在周天世界之上,但在混乱之中已经无法再组织起有效的狙击,钱玄道若要转身出手,根本不必顾忌会陷入危险之中,可钱玄道显然更加认为现在是最佳的突围时机。

    虚空之中更大的动静传来,却原来是铜须道祖与两位域外黄庭道修硬拼了一记,终于摆脱了两位黄庭道修的纠缠,一路带着血色的遁光向外飞去。

    而三位黄庭道祖之间的全力一击所引发的动荡,却在瞬间甚至压到了雷井通道引发的空间风暴,却又在早已残破的紫云峰周围掀起更大的波澜,同时也更像是成为了压倒残存的十面埋伏道阵体系的最后一根稻草。

    “快走!”

    半空之中传来铜须道祖沉闷而略带嘶哑的声音,显然刚刚与两位域外黄庭额一击令他付出了相当的代价。

    不用铜须道祖所说,钱玄道早已经第一个脱离了紫云峰周围道阵原本覆盖的区域,随后妙坊带着妙槦也突出了重围,而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却是猛地将裘道人与桑无忌向外一推,而他却突然借势冲天而起,一头扎进了早已经变成了一团混沌一般的紫云峰上空。

    凶猛的灵力冲击,无处不在的空间风暴,威力犹存的神通余威,所有的一切危险充斥在一起,便在紫云峰的上空形成了这片混沌一般的所在,哪怕是雷劫境的大神通者都要望而却步。

    然而杨君山却在此时义无反顾的钻进了这片危险区域之中,便是在三位黄庭道祖全力一拼导致整个紫云峰最后残存的阵法尽数崩溃的刹那,杨君山终于捕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和波动,而这种气息以及波动他便曾经在三清殿摧毁十面埋伏阵潭,活捉司马广厦的时候接触过,而这一丝气息和波动恰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一片混沌的紫云峰上空之中。

    肯定是那一副阵图无疑!

    杨君山心中一喜,原本他对于得到司马广厦的阵道传承已经不再报多大希望,却不曾想那阵图居然还存在着,由此可见,那司马广厦恐怕也不愿自己的一身阵道传承就此断绝吧!

    ——————————

    今天只有一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