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引爆
    紫云峰顶的三清殿原本到底是整个十面埋伏大阵的阵潭所在,哪怕在被司马广厦临死之前将阵图融入大阵之中,从而使得三清殿哪怕在被摧毁之后,大阵的运转也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但当杨君山将整个紫云峰拦腰截断之后,整个道阵体系还是不可避免的受到了极大的削弱。

    杨君山在这边敲山裂石,搞得惊天动地,雷井通道那边的双方修士自然都看在眼中,尽管双方都惊讶于杨君山所展现出来的强横实力,但彼此的心境却是迥然相反,域外一方忧心忡忡,而周天世界一方却是大喜过望。

    然而铜须道祖等人终归是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只要不是杨君山亲自出手接应,他们现在怕是连突围的力气都快要没有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滚滚巨响从天边而来,紧随着的还有一声响彻天际的闷吼:“天诛!”

    智圆禅师、强夔大巫和西妖王项简三位域外黄庭道祖第一时间变了脸色,大声道:“不好,不要硬接!”

    话音刚落,域外一方头顶上空的云层水雾被撕裂,一方巨大的印玺被团团火焰包围从天而降,而在印玺落下方位的周围,所有的人都纷纷躲开,唯恐避之不及。

    而后一声如同瓷器碎裂一般的声音响起,紧跟着这种声音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密,渐渐的形成了一长窜,甚至有连绵不绝的态势。

    在杨君山将数种得意神通全力施展了一遍,生生将整座紫云峰山腰以上的部分打得崩溃之后,事实上整座十面埋伏道祖体系便已经几乎毁掉了三分之一。

    而在山君玺挟着天诛道诀神通之力从天而降,最终落在雷井通道附近,同时也是整个十面埋伏道阵体系中延伸而出的三座宝阵所包围汇聚的地点所在,于是便终于引发了整个道阵体系的连锁性崩溃。

    也就是说到了这个时候,笼罩在整个紫云峰周边地域的十面埋伏道阵体系已经算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破除了,只不过却是被杨君山以暴力强行破除的。

    按照他站在一位阵法师的角度来看问题的话,自己所用的方法肯定是为司马广厦所不齿的,怕是也难以有机会得到他最终留在阵图之中的阵道传承了,除非——

    ----------

    山君玺砸落,引发整个道阵体系的全面崩溃,可铜须道祖却是双目一亮,大声道:“时机到了,诸位,随老夫突围!”

    铜须道祖的话音未落,一道身影已经从他身边掠过,直冲着被天诛道诀神通所引爆的方位纵去。

    铜须道祖神色一怔,他自己看清那人正是钱玄道,可这个老狐狸先前明明受伤难支,而现在看上去哪里还有一丁点受伤的样子,先前明明便是为了保存自身实力而诈伤,甚至不惜看着其他人为了在域外修士的围攻之下险死还生而无动于衷。

    正因为如此,当突围的时机到来之时,钱玄道顿时迸发了全部的实力,一举跑在了所有人的前头,毕竟有的时候能不能活命不在于你跑得多快,而在于你是不是比别人跑得快。

    这钱玄道或许论及实力要稍逊铜须道祖这般巅峰黄庭一筹,可论及奸诈保命的本事,前者或许才是真正的老黄庭油子。

    铜须道祖心中虽然恼恨,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他却是发作不得,只能狠狠的向后挥了挥手,道:“快,快跟上!”

    十旦道祖第二个冲了出去,紧跟着是桑无忌和裘道人却是与紫霄阁剩下的三位道祖一同冲了出去,紫霄阁三位道祖当中受重伤的妙池道人终归还是拖慢了其他两人的速度。

    于是当反应过来的域外修士连忙从不同的方向追来截击的时候,却正迎面撞上了桑无忌等人,顿时便爆发了一场混战,不同于先前在雷井通道附近的围攻,完完全全就是一场混战。

    好在这个时候已经突围出去的钱玄道还没有放弃最后一点良知,在自觉已经自保无虞的情况下,居然又翻身杀了回来试图接应其他被困之人,不过这人老奸巨猾,哪怕是出手相助也只是远远躲在一边,驾驭着法宝远远的如同掠阵一般,始终不肯上前与域外修士近身厮杀,生怕再次陷入重围之中。

    而阳白道人却仿佛是吓破了胆一般,随在钱玄道身后突围之后,居然丝毫不再停留,连身后陷入混战当中的其他人看都没看一眼,继续向外遁走。

    甚至远处赶来支援的杨君山还冲他高声叫道:“急什么,紫云峰的道阵还没有完全崩溃,尚余不少残存的禁制陷阱。。。。。。”

    然而阳白道人却已经一溜烟跑的快要没影了。

    杨君山摇了摇头,继续前去与钱玄道汇合,破天锏一扫,一道紫金色光柱毫不讲理的卷入到了混战当中。

    而就在这个时候,从两人身后远处的虚空之中突然传来一声惊叫。

    钱玄道和杨君山心中一惊,转头看去时,却正看到了被击飞的阳白道人血染长空,而在他原本奔逃的方向,一位浑身的袍服已经被绞碎,裸露的上半身只剩下了干瘦却金色肌肤的释族修士正站在那里。

    这看上去干瘦的老者正是释族黄庭智圆禅师,这位黄庭释修居然在道阵开始崩溃的情况下,还敢冒险强行利用道阵残余之力进行空间穿梭,凭借着释族的炼体神通成功的抵挡住了空间之力的撕扯,并成功偷袭到了同为黄庭道祖的阳白道人,并一举将之重创。

    阳白道人重伤之后心中自然后悔的要死,连忙飞退试图与杨君山等人再度汇合。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或许是因为觑准了受伤的阳白道人会有便宜可占,在他狼狈飞退的途中,一位白衣飘飘看上去风流倜傥颇有几分潇洒的雷劫境道修突然杀出,却是抖手甩出一张面容看上去正在扭曲蠕动的面具,向着阳白道人的脸上盖去。

    这白衣修士不是徐公子又是何人?

    而那一张面具也正是徐公子的本命法宝,只要盖在一个人的面部,便能够从他的脸上撕下一张人皮来融入法宝之中。

    可黄庭道祖又怎么可能是那般容易就能够被算计的,纵使被智圆禅师重伤,可对于徐公子而言,阳白道人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直接一伸手抓住了那张面具便是狠命一阵撕扯,在一阵阵不同音调的诡异尖叫声当中,无数张面皮从那张面具之中飘散了出来,每一张都浮现出一个愤怒而张口欲噬的表情,朝着阳白道人身上气势汹汹的冲了上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阳白道人的身周突然升起一团漩涡,将冲上去的大部分面具一裹,无数道风刃开始从漩涡之中出现,紧跟着不少破碎的面具便被从漩涡当中甩了出来。

    而这一次,尖叫的可就不是那些面具了,而是变成了不远处的徐公子。

    而原本看上去风度翩翩的徐公子,随着一道道血痕平白在他的脸上出现,看上去却有如厉鬼一般。

    好在徐公子虽然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但到底还是牵制住了想要退去与杨君山等人汇合的阳白道人。

    智圆禅师趁机再次追上前来,一掌凌空朝着阳白道人的胸口拍去,巨大的风卷漩涡顿时崩溃,仅剩的数十丈面具迅速合拢起来向着徐公子所在的位置仓皇飞去,而阳白道人这一次却是连叫声都发不出一声来,整个人的眼口鼻耳中尽数向外喷血,随后整个人快速坠地,一个巨大的掌印出现在大地之上,而阳白道人自身却深嵌入这个掌印之中。

    很是突兀的,智圆禅师图案张口喷出了一口闪烁着金色微光的鲜血,整个人瞬间萎靡起来,原本就干瘦的身材此时看上去更像是要缩成一团似的,显然刚刚能够伺机斩杀阳白道人,这智圆禅师显然也同样付出了极惨重的代价。

    勉强抬头将带着杀意的目光投向了杨君山,智圆禅师却是不敢在此多做停留,而是转身快速朝着另外的方向离开了。

    “释族的大手印神通?”杨君山皱了皱眉头,喃喃自语道。

    “不是大手印,是相当于道阶的‘五指山’神通,而且这道释族神通哪怕是在道术当中应当都算得上是排名极高的那种。”一旁的钱玄道突然开口解释道。

    杨君山点了点头,神色微微有些恍然,可随即却又仿佛感知到了什么,猛地转头向着战团后面远处望去,却见一片炙白的光芒突然覆盖了整个眼眶,双耳之中在瞬间失去了所有声音的感知。

    “有人引爆了雷井,快退!”

    杨君山脚下急忙飞退,同时竭尽全力大吼了一声,然而却并没有听到半点声音。

    不远处的钱玄道显然也意识到了危险,几乎就在杨君山后撤的同时也在飞退,而且他似乎还在张着口大声朝着杨君山喊了两句,却丝毫没有半点声音响起,随后钱玄道的脸上也浮现出了惊慌和焦急之色。

    混战的战团当中也在瞬间分出了数道遁光,分别向着不同的方向遁走,随即便淹没在了炙白光芒之中,也不知道有几道是冲着杨君山这边来的,更看不清来得是敌是友,于是杨君山只有飞退,再飞退,同时将戒心提高到了丁点,一旦发现不妥便会全力拼杀。

    ————————

    今天只有一更了,明天还要回老家办事,嘿,事儿真多,说不好还是一更,悲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