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破阵(续)
    “听道友这么一说,似乎也的确像是杨道友的手笔,至少紫云峰的灵脉供应的确是在减弱!”

    裘道人能够感觉到其他人的目光以及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而她觉得自己也很有必要说出这番话来应和妙槦道人。

    “至于妙槦道友所说杨道友似乎谨慎了许多,这也可以理解,毕竟当初在炎州那是焚天门内部各派系在内斗,杨道友本身就掌控着护派大阵的一部分权限,斗起阵来自然无所顾忌,如今却是要深入对手内部,一不小心便要深陷重围之中,他也必须要慎之又慎,而我等目前要做的

    听得妙槦道人解说,众人原本还有些不太确定的心思顿时火热起来,真要是能够破坏这座道阵,到时候即便是有超出众人一倍的域外大神通者联手围剿,他们自信也能突出重围,最不济也比在这里等死要强得多。

    虽说紫霄阁的人已经通过雷井通道向仙宫求援,可他们一行人赶来小七星星域用了多长时间?

    在域外修士不再顾忌雷井通道的情况下,他们恐怕连几天的时间都未必坚持得住。

    ----------

    强夔大巫刚刚与妙坊道人硬拼了一记,身后光芒一闪,智圆禅师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

    “紫云峰的灵脉似乎受到了影响,道阵的运转虽然仍旧在进行,但威力却正在缓慢下降。”智圆禅师的神色显得有些凝重。

    强夔大巫猛地回过头来,道:“这么说孟伟庭醒来之后说的应该是真的了?”

    不等智圆禅师点头,犀妖王项简也一副刚刚经过了一场剧战的模样出现在两人跟前,张口便道:“恐怕是老孟说的那个周天世界的阵法大宗师潜进来了,我感觉到道阵的威力正在下降!”

    强夔大巫面带狠色,道:“那帮人抵抗的很是拼命,跟打了鸡血似的,本巫怀疑他们已经知道有人潜进了紫云峰在暗中帮他们。”

    犀妖王项简冷笑道:“那当然,别忘了现在人家那里可是有两位阵法宗师,现在甚至有三位,毕竟都是阵法师的手段,我们又懂得多少?而我们这里呢,司马广厦直到现在仍旧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智圆禅师轻声一叹,道:“两位,到现在难道还对司马道友寄希望么?老衲想来,司马道友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别忘了,孟道友当初便说过,三清殿遇袭的时候,司马道友曾经向他传音求援来着。”

    犀妖王项简疑惑道:“可道阵仍旧在运转!”

    智圆禅师道:“或许是司马道友临死前的布置,又或者是这道阵本身的神异,谁又说得准呢?从三清殿毁掉到现在前后数日,就算是有所谓的奸细,在我等大占上风的形势下,司马道友又有什么理由一直躲藏到现在?总也不能是奸细就在我等三人当中吧?更何况这还是在他自己的阵法当中。”

    犀妖王暗骂了一声,却也不再多言。

    强夔大巫则道:“难说说就因为对方以为雷劫境的阵道大宗师,就能翻转我等十余位雷劫境以上修士的优势局面不成?”

    智圆禅师闻言叹道:“大巫莫要忘了,我等终归是在大阵之中啊,司马道友若活着也还就罢了,真要是出了意外,按照孟道友对那位叫杨君山的周天世界阵道宗师的忌惮,这道阵若然为其所用,可真就遭了。”

    强夔大巫直接道:“那么禅师觉得接下来该怎么办吧?”

    智圆禅师道:“将所有人都召集起来,不要再让其他人分散了,以免被那杨君山各个击破了,此人连孟道友都不是对手,纵使孟道友都是身受重伤,其实力怕除我等三人之外也没人是他对手了。”

    智圆禅师的应对终归还是晚了一些,就在他刚刚要将命令吩咐下去的时候,徐公子再次狼狈的前来禀告,道:“不好了,智通禅师被人杀死了!”

    饶是智圆禅师佛道精深,骤然听此噩耗还是神色一变,周身气息鼓动,一身金色袈裟猎猎作响,犹如狂风舞动,徐公子当即站立不住,踉跄向后退去。

    强夔大巫与犀妖王项简对视了一眼,齐声道:“禅师节哀!”

    智圆禅师微微闭上了双目,神色间又恢复到了原本的古井无波的状态,继续吩咐道:“将诸位道友汇合起来之后,我等三人各带一队,便在这雷井通道周围加紧围攻周天世界诸人,既然这道阵十之七八是保不住了,想要全歼周天世界诸人便也成了奢望,但周天世界的人肯定是要突围,我等也只能尽可能趁着这最后的机会给予对方最大的杀伤。”

    ----------

    杨君山的确正在通过暗中布置下来的灵阶控灵阵法在削弱灵脉对于道阵的灵力供应,按照他的估算,就算他削弱道阵的手段极为隐蔽,但到了现在,那些域外修士也应当注意到了才是,也正因此,在见到那个在附近出现的重伤的释族修士之后,杨君山才毫不犹豫的下杀手将对方击毙。

    然而直到现在,域外修士针对他暴露行踪之后,仍旧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的样子,反倒是令杨君山一时间摸不着头脑,甚至还有些疑神疑鬼起来,该不会是这些域外修士有什么阴谋吧?

    不过很快杨君山便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紫云峰上的域外势力正在向着雷井通道附近集结,斗法的声势顿时变得更加剧烈起来,神通爆发所产生的动荡甚至令整个紫云峰都开始摇晃起来。

    对方不是没有发现自己的潜入,而是自忖对付不了自己,或者说要找出自己实在太浪费时间,便打着要在大阵被破之前尽可能杀人的主意。

    就在这个时候,“咕咚”一声闷响传来却犹如声震天际,那声音就像是一块巨石坠入了平静的湖面。

    紧跟着剧烈的空间波动传来,大片的阵法禁制被撕扯破坏。

    杨君山心中立马一沉,难道说这是雷井通道被毁掉了?

    不过他很快便意识到不对,如果真是雷井通道被毁,那就不可能是十面埋伏道阵局部受损这么简单了,庞大的空间风暴足以摧毁整个道阵体系,甚至连紫云峰都未必幸免。

    这应该是有人将神通丢到雷井通道之中而引发的空间波动,换句话说,铜须道祖等人现在恐怕已经守不住雷井通道了!

    杨君山当下再不迟疑,只管将自己身形在紫云峰浮现出来,灵阶的三才控灵阵运转到极致,尽可能的将一条供应一座延伸宝阵的灵脉的灵力封印,而后将山君玺一抛,一座十丈见方的巨大印玺从天而降,霎时间地动山摇,大地在开裂,悬崖在崩塌,巨石在滚落,周围数里范围内的一切建筑尽数化为废墟,而依附在所有这些上面的各种阵基、禁制都在被破坏,被撕裂。

    然而这一击最多也只能毁掉整个道阵延伸而出的一片小灵阵而已,想要令整个道阵体系崩溃还差得远。

    不过杨君山的手段可不止于此,更何况是现在这种无人前来干扰的情况下,更加能够毫无顾忌的将自身的实力淋漓尽致的施展出来。

    破天锏在半空之中化作一根长达百丈的巨型光柱,随着巨型光柱横扫而过砸落在紫云峰半山腰之上,撼天道诀神通迸发,顿时一声山崩地裂般的巨响,山腰之上半边山体开始缓缓滑落,最终崩成一片泥土石流滚滚而下。

    ----------

    “是杨君山,是杨道友!”

    若论交情之深,自然是桑无忌与杨君山最为熟悉,因此,在杨君山将紫云峰山腰之上的山体的半边打得崩塌的刹那,他便已经能够确定的确是杨君山无疑了。

    “道阵的威力正在急剧下降!”裘道人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

    此时除了裘道人和妙槦道人的大部分注意力仍旧放在对十面埋伏道阵的注意上之外,妙池和钱玄道都已经不顾伤势加入到了抵挡域外修士最后的疯狂进攻当中。

    事实上因为刚刚没能挡住智圆禅师的一击,一道释族神通在雷井之中爆发,引发的空间震荡一举震伤了修为最弱又猝不及防的妙槦道人。

    “突围吗?”

    十旦道人张口咳出了一口鲜血问道。

    “不,还没到时候!”

    铜须道祖脸色苍白,显然到了这个时候堂堂巅峰道祖此时也已经到了极限。

    裘道人这个时候突然上前与桑无忌站在一起挡住了一位大巫和一位妖王的联手进攻,高声道:“稍安勿躁,我们必须要与杨道友形成默契,相信到时候他会给我们暗示的。”

    在无所顾忌之下,此时杨君山的身形已经暴涨至接近四丈高低的水准,快速向前一个垫步,一脚踢在山君玺之上,十丈见方的巨玺硬是被踹得向着远处飞去。

    与此同时,将法天象地神通已经施展到极致的杨君山转身一招,化作横天巨柱的破天锏的手柄一端落入他的掌中,冲着紫云峰仍旧巨大的山体山腰便又是狠命一捅。

    庞大的山体立马被洞穿,无数的山石土渣从山体的另外一端飞溅出去。

    随着杨君山又将破天锏向上一撬,这一下山腰之上仅剩的半边山体也终于坚持不住彻底崩塌。

    ——————————

    站直,身子微侧,左手叉腰,右手持破天锏朝着身后不远处紫云峰半山腰的一个洞,道:“那里都被捅破了,尔等的月票呢,没月票怎么能把那里修补一下?快,快,下一次还给你们涨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