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夺舟(续)
    无视,就是这么裸的无视!

    那孟伟庭可乃是堂堂黄庭大儒,居然被一个雷劫境的人族修士给无视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孟伟庭也知道手中的折扇怕是奈何杨君山不得,却是将折扇一合,随手插在了脑后衣领之中,而后又伸手在袖口一掏,手中多了一支春秋笔。

    却见他手持长笔做凌空书写状,将大笔从上而下狠狠画出一道竖来。

    眼看就要登上星舟的杨君山终于脸色微变,原本向前走的身躯突兀的在半空之中一顿,身前顿时有一道黑漆漆的裂口张开,如同一只潜伏起来的洪荒猛兽一般欲择人而噬。

    然而杨君山虽然不曾踏入其中,可那裂口却是急剧扩张,仍旧要将他吞入其中。

    杨君山干脆伸手掐出一道印诀向下一按,覆地印神通直接便将向着他延伸而至的空间裂缝镇压,便在空间的自行修复下缓缓缩小着。

    眼见得一击再次无功,孟伟庭却也毫不气馁,手中大笔轻挑,如同在半空之中写出一笔锋锐的弯钩,那原本即将泯灭的空间裂缝突然崩裂,化作数枚细小的空间刃光直奔杨君山面门而至。

    孟伟庭的应变手段快捷而锋利,杨君山似乎被对方这种将杀机隐藏于轻描淡写之间的手段很是忌惮,居然再次向后退了几步,而后两只手掌一只染作青色,一只染做金色,两只手掌相互一搓,大片青金两色的光屑从掌心之中洒落,而后在几道空间刃光袭来的刹那,纷纷依附其上,而后慢慢的消磨了其中的空间之力,最终这几道刃光自然也化于无形。

    然而孟伟庭却是冷笑一声,手中的大笔在挑起的刹那,却又狠狠向下一顿,那姿态就如同以虚空为纸,凌空挥毫泼墨一般。

    不过虚空之力却是被轻易引动,杨君山身前的虚空扭曲,就像是突然向外凸出,一股几可摧山裂石的巨力再奔他胸前而来。

    杨君山神色凝重,同样伸出拇指迎着这一股虚空巨力全力一点,天宪指神通借着法宝“银空”之力施展,两下里神通在虚空相撞的同时也在相互湮灭,散逸的神通余威将周围数十丈范围内的草木土石切割的一片狼藉。

    然而杨君山此时却是神色再变,接连向后倒退了十余丈才止住了颓势。

    孟伟庭面露嘲讽之色,道:“是不是很意外?以为自己进阶雷劫境,孟某身受重伤,便有便宜可占么?你可懂得什么叫做黄庭道果?”

    杨君山沉默不言,只是神色间阴沉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然而孟伟庭显然不愿放过这个打击对手的机会,眼见得杨君山在他的攻势之下处处退避,一边将大笔在身前画了一道常常的横,一边继续道:“更何况孟某尚有道阵可以依托,此阵于空间神通的施展有着极强的助益,听说你也是阵法宗师,对此应当比孟某更深有体会才是,哈哈——”

    杨君山不做言语,只管将自己最强的防御神通施展出来,在身前布下一层厚厚的金色光幕。

    然而随着“刺啦”一声裂帛一般的声响传来,固若金汤神通居然同样被空间撕裂,尽管孟伟庭的神通同样在相互消磨的过程当中,威力消耗的七七八八,但杨君山还是神通的余威波及,后退的过程当中衣衫被挑破数处,看上去颇有一些狼狈。

    孟伟庭仰天大笑两声,见得对手如此差劲,心中再无半点顾忌,身形再次向前欺近十余丈,手中长笔脱手飞出,瞬间如同长枪大戟一般,却是要直接下杀手取杨君山性命。

    然而原本在孟伟庭的打击之下一直节节败退的杨君山,此时嘴角却掀起一丝阴谋得逞一般的讥笑,右手突然一握,破天锏已经到了手中,迎着那飞来的春秋笔便是一砸。

    一声脆响震人耳膜,那春秋笔居然就被破天锏一击砸飞上天。

    孟伟庭双目一突,甚至他的脸上都还来不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来,便听得杨君山冷笑道:“不好意思,刚刚为了避免你我大战损及星舟,这才不得不将阁下引到这里来。”

    直到这个时候,孟伟庭在注意到,双方之前几次交手,每一次杨君山都是节节败退,此时两人早已经退出了星舟所在的山谷之外。

    杨君山之前居然一直都在示敌以弱,而原因却是不愿因为与孟伟庭的大战令星舟受损,这居然已经是将星舟看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

    然而这一次黄庭大儒孟伟庭却再没有了之前被人无视看轻而感到的羞辱,刚刚杨君山那一击已经明明白白的告诉他,对方之前是真的在藏拙!

    看着对面杨君山神色间毫不掩饰的嘲讽,孟伟庭心中虽然震撼,不敢再轻视对方半分,但却并不意味着就此失去信心,他终归在修为上高出对手一筹,哪怕此时有伤在身,但同样可以借助道阵之力,更何况他的身后还有援手,仍旧占据着显著的优势。

    终归一句话,孟伟庭仍旧不信这个邪!

    孟伟庭伸手凌空一抓,被砸飞的春秋笔却是直接在半空之中将空间划得七零八碎,然而这些破碎的空间碎裂却是在半空之中隐隐形成了一个硕大的字体“镇”!

    挟着孟伟庭的儒修真元,借着十面埋伏道阵的空间之力,这个以虚空之力凝聚而成的巨大“镇”字向着杨君山的头顶之上落下。

    “哈!”

    望着头顶以及身周渐渐凝聚的虚空之力,杨君山仰天发出一声短促的轻笑,破天锏随即祭起,搅起漫天风云,自下而上便朝着半空中的那个“镇”字打去。

    “撼天,破!”

    如同琉璃碎裂的脆响,漫天的虚空之力顿时被破天锏这一击打得混沌一团,掀起的空间风暴将山谷外的两座土丘直接掀翻,春秋笔在半空之中打着旋儿飘落在孟伟庭手中,而他却是脸色潮红,张口又喷出了一口鲜血,却原来是春秋笔的笔杆在破天锏连续两次打击之下已经开裂。

    孟伟庭再无迟疑,转身掉头便要逃走。

    然而杨君山精心布局之下,又岂能让他轻易离开!

    便在孟伟庭转身的刹那,他赫然发现周围的一切都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青金两色光华,抬头看去时,却不知何时,一枚巨大的金色玺印高悬在半空之中,洒落的光华覆盖了周围的区域。

    孟伟庭原本想要借助十面埋伏道阵的力量离开通过空间穿梭离开这里,然而却发现受到两仪元磁神光的影响,四周的空间变得极不稳定。

    杨君山此时或许无法改变整个十面埋伏道阵体系的覆盖,但至少他能够在局部对道阵形成限制甚至压制,为的便是要防止孟伟庭见势不妙逃走。

    然而身为黄庭大儒,孟伟庭同样有着丰富的应变手段。

    眼见得无法借助道阵之力,孟伟庭脸上浮现出一丝肉疼之色,但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将受损的春秋笔狠狠一甩,一团浓重的黑墨从笔尖滴落,就如同滴在了一泓清泉之中,霎时间将周围原本被两仪元磁神光渲染的空间染成了黑漆漆的一团。

    杨君山此时脸上却是真正浮现出一丝讶色,因为他察觉到在被这一滴墨汁渲染之后,他的两仪元磁神光神通居然就此被破去了!

    杨君山毫不迟疑,此番他要不仅要夺星舟,还要尽可能的避开其他人的耳目,或许无法瞒过,但至少也不能让人亲见,所以在被孟伟庭撞见的刹那,他便已经在步步算计,看能否将这位黄庭大儒斩杀,而此时眼见得自己已经占据了上风,又岂能让他轻易逃脱。

    杨君山双手在腹前一聚,顿时有一缕赤红霞光在双掌之间游走,而后又有其他色彩的烟霞汇聚,片刻之后便在双掌之中凝聚了一团浓重的紫气。

    随着杨君山神色凝重的将掌心之中的一团紫气向前推出,一片紫霞冲入墨雾之中,瞬间铺开一道紫气通道,破开了这一片漆黑的空间。

    “堂堂紫气东来诀神通,此番居然被自己拿来照明!”杨君山不由的苦笑一声。

    好在渐渐消弭的墨雾之中传来了孟伟庭的一声惊呼,瞬间铺开扩散的紫气或许令神通威力大减,但却也同时令黄庭大儒避无可避,这种削人寿元的神通天生便令人畏惧三分。

    “逮到你了!”

    杨君山寒声道:“天诛,落!”

    高悬在半空之中的山君玺应声而降,短短数十丈的高度却能够营造出流星撞地的气势,在半空之中划开一道道扭曲和炙热的尾焰。

    孟伟庭眼见得避无可避,却是再次伸手从衣袖之中摸出了一块砚台,向着半空一甩,朝着从天而降的山君玺撞去。

    如同旱天雷响,巨大的轰鸣声之中,这块砚台法宝被山君玺砸得四分五裂,向着四面八方飞溅而去,远处几座山丘当即被砚台法宝的碎片洞穿,其中细小的碎片更是从孟伟庭的后背射入,又从他的前腹飞出,鲜血瞬间染红了衣衫。

    孟伟庭大叫一声,也不知是因为肉身被击穿的剧痛,还是因为法宝被毁再次引动伤势,却是紧跟着张口又喷出了一口鲜血。

    然而这一次孟伟庭看上去却有些蓄意如此一般,手中捏着笔杆开裂的春秋笔,蘸着口中喷出的血雾,在身前重重一划,原本被杨君山禁锢的虚空再次被打开了一道门户,黄庭大儒几乎是连滚带爬一般撞入了门户之中。

    这一次杨君山可真是脸色微变,他显然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这位连续被重创的黄庭大儒居然还能够逃走。

    不过杨君山可也不会技止于此,却见他脚步前踏,人在一下子越过数十丈的距离的同时已经暴涨至三丈巨人,来到那座正在继续缩小的空间门户之前的刹那,单手伸出在那空间门户边缘一扯,空间入口被拉扯的扭曲的同时也扩大了几分。

    而与此同时,杨君山右手伸出,山君玺不知何时已经落入他的掌中,然后便见得他将手臂狠狠一抡,山君玺瞬间飞射没入即将合拢的空间通道之中,隐隐间,似乎有一声凄厉的惨叫从通道的另外一头传来,随即便在通道闭合的刹那戛然而止。

    ——————————

    今天因为一件小事影响了心情,码字一下子变得龟速起来,抱歉呐,十二点前肯定无法完成第二更啦,大伙儿明天再看吧。、作者为您推荐一款免费小说手机客户端,大量好看的小说下载离线阅读,大量小说免费任您看,切换字体,夜间模式功能齐全!下载方式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leishidushi(按住三秒复制)安装小说客户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