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破杀(求订阅)
    杨君山虽然在“十面埋伏”道阵被启用之前,于一座伪阵之中布下了一座灵阶的三才控灵阵,然而仅凭这一座控灵阵就想要将从整个道阵体系当中撕开一道逃命的口子,就连杨君山自己也并未有十足的把握。

    更何况这个时候其他十一位同伴身陷重围,杨君山总也不好自己一个人逃命,就算不好出手相助,至少也要想办法通知众人一声才是。

    好在这个时候紫霄阁五祖突然掉头向着峰顶三清殿攻去,在让杨君山经历了一开始的错愕之后,却是慢慢的又看到了转机。

    此时的杨君山自然不晓得紫霄阁五祖掉头进攻三清殿其实是另有目的,但他却是早已经推算出了整个紫云峰大阵的中心阵潭枢纽应当就在三清殿之中的。

    只不过作为整个紫云峰大阵的中心所在,自然也必会是域外势力防范的重中之重,杨君山纵然对自身实力再自信,却也不会冲上去做一回孤胆英雄,哪怕一开始紫霄阁五祖突然攻向三清殿的时候,尽管杨君山对于妙槦道人能够看破对方的陷阱而高看了他一眼,但对他们的选择都不是太过认同。

    不过在想到紫霄阁五祖联手所展现出来的神威之后,杨君山在这个时候却是起了别样的心思。

    就算攻不破三清殿,但此时紫霄阁五祖的变阵以及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怕也足够吓域外一方一跳,至少也会将守卫三清殿的域外力量统统吸引了过去,如此一来,自己或许可以在暗中与紫霄阁形成一定的配合。

    毕竟,此时无论是在周天世界以及域外一方的眼中,杨君山都是不存在的一个,他的突然出现,或许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如此带来的转机或许还在他所留下的嵌阵控灵阵之上。

    当然,如果时机成熟的话,他自己也不介意暴露行迹,出面提醒紫霄阁五祖,然后与他们合力形成更大的冲击力,以打破域外势力在紫云峰上精心布下的陷阱。

    可以说杨君山这灵机一动的选择进行的十分顺利,至少到目前为止十分顺利,得益于紫霄阁正面强攻,吸引了留守三清殿域外大神通者的注意,杨君山从另外一个方向很快追了上来,并同时保持着对紫霄阁那边动静的关注,也以更近的距离观摩到了五位道祖如同道兵大阵一般的娴熟配合,完全可以称得上是挡者披靡,与三清殿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近。

    而就在这个时候,紫云峰上的伪阵体系崩溃,全新的十面埋伏道阵体系构建,而早有准备的杨君山非但没有在这个时候如同紫霄阁五祖那般趁机接近三清殿,反而是一头扎进了紫云峰的地面之下,躲开了源自于三清殿以及周围数位域外大神通者的神识探查。

    随后,紫霄阁五祖在域外大神通者凭借新道阵的阻击之下明显受阻,于是杨君山便有了亲眼目睹五雷正法这道道术大神通者从无到有的施展全过程,以及哪怕在这座崭新且令人惊艳的道阵阻击之下,仍旧无法有效阻挡五祖前进脚步的震撼。

    然而这个时候突然发生的一幕令杨君山心中诧异的同时,却又在第一时间充满了警惕。

    两位域外雷劫大神通者突然转身退走,沉闷的巨响由远及近而至,狂猛的风压透过大阵直扑而来,杨君山几乎在第一时间意识到来的是什么东西,原本刚刚从地下钻出来的他二话不说又一头扎了进去。

    而后紫云峰上的阵法光幕连同阵图齐齐向着两侧散开,一座庞然大物带着碾压一切的气势向着结成道兵大阵,短时间却无法散开的紫霄阁五祖撞了过去。

    星舟,这是杨君山曾经先后数次见到过的那艘由儒族黄庭孟伟庭所驾驭的那艘星舟!

    杨君山藏身地底,却仍旧能够看得到,此时在星舟之上,孟伟庭手持一把芭蕉巨扇,正在狠命的扇动着,卷起巨大的风卷吹动着星舟的巨帆。

    “五雷正法,聚!”

    紫霄阁五祖此时已经无法躲避,也不能躲避,妙坊道人惨烈的大吼声已经说明了一切,狭路相逢,只能全力一拼!

    代表着紫霄阁五位道祖最强合力一击的五色雷光,与孟伟庭操控的庞大星舟临空轰然相撞!

    巨大的爆鸣声湮灭了一切声响,带动着强猛的冲击波向着四周扩散,哪怕有着十面埋伏道阵的层层拦阻,也足以夷平周围数十丈方圆。

    好不容易等到爆鸣声平息,从星舟之上发出的“吱吱嘎嘎”的巨响持续而清晰的传来,让人感觉怕是下一刻整个庞大的星舟舟体就要跟着分崩离析。

    然而在汹涌的扬尘与阵雾当中,杨君山没有听到星舟坠毁的声响,却有一声惨嚎突然从距离他不远的地方传来。

    阵雾迅速消散,杨君山的广寒灵目已经施展到了极致,正看到妙锋道人的头颅被一柄敲木鱼用的小木槌砸爆,木槌在半空之中飞回,智通禅师从一片阵幕之后探出身来,面无表情的一把将那小木槌抓在了手中,随后又缩回到了阵幕之后隐藏了起来。

    杨君山心中一沉,紫霄阁五祖用来施展五雷正法的道兵阵势毫无疑问是被破掉了,否则妙锋道人也不会落单,仅仅只是瑞气境的他在那释族雷劫修士的偷袭之下,只有陨落一途。

    只是不知道其他四人此时的情形如何,但无论如何,一旦五人组成的阵势被破掉,妙槦、妙烛两位修为在雷劫境之下的修士肯定要遭遇大危机,即便是有妙坊和妙池二人护佑也未必能行,至少妙锋道人已经首先遭遇了不幸。

    这个时候,从星舟上传来的“吱吱嘎嘎”的声响越来越近,杨君山急忙抬头向上看去,却正看到一片狼藉的星舟正从他的头顶上方划过,桅杆折了半截,长帆破破烂烂,舟体更是千疮百孔,而孟伟庭却正趴在船舷上吐血,很显然星舟虽然不曾被击落,但与紫霄阁五祖当空一撞,自身也受损极为严重,此时星舟似乎暂时失控,一路向着斜下方滑翔,不知道最终会落在哪里。

    此时刚刚巨大的撞击所引发的一切正在缓缓消散,远处仍旧有大战的余波传来,尽管声势同样令人心惊,但却远不及刚刚五雷正法与星舟相撞所带来的震撼,不过却也证明着紫霄阁其他极为道祖仍旧还保持着相当的战力。

    杨君山从地底跳了出来,神色沉凝,却只是朝着斗法发生的方位看了一眼,随后便朝着三清殿所在的方向走去,片刻之后便悄无声息的融入到了道阵的光幕之中。

    在另外一边不远的地方,妙烛道人突然听得有人在身后叫他,霍然回过神来看去时,却正看到妙池道人正焦急的向着他挥手,道:“师弟,快过来,师兄他不行了。”

    妙烛道人顿时吃了一惊,脸上浮现出惊慌之色,真要是修为实力最高的妙坊道人在刚刚那一次撞击之中被重创,此番紫霄阁五祖想要全身而退怕是堪忧。

    因为连番变故而心中激荡之下的妙烛道人失去了原本的警惕,闻声立马向着妙池道人所在的位置飞奔过去,迎面看到的却是“妙池师兄”阴笑的神情。

    妙烛道人突然明白自己上当,然而这个时候他再想要逃走却已经来不及了,重新改变了容貌的徐公子已经以绝对的实力轻而易举的压制住了连番大战之后真元临近枯竭的妙烛道人,陨落在这一刻便已经注定。

    “师兄,师兄,你怎么样?”

    妙槦道人扶着重伤吐血几近昏迷的妙池道人,体内的真元源源不断的注入到妙池道人的丹田之中,终于让妙池道人渐渐的清醒了过来。

    “快住手,不要浪费真元,我还死不了!”

    清醒过来的妙池道人强打着站直身躯,却不料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星星点点的鲜血飞溅了出来。

    妙槦道人见状心中越发的愧疚,道:“若非师兄在最后关头将我拉开,又怎么会受如此重的伤!”

    妙池道人不知道从储物法宝中翻出一颗什么丹药,吞入腹中之后,原本因为失血而苍白的脸色渐渐变得红润起来,萎靡的精神顿时一振,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洪亮了三分,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现在我们五个人当中谁都能死,唯独你不能,要是你死在这里,那我们在这大阵当中可真就连最后一丝突围的希望都没有了。”

    “说的没错!”

    妙坊道人的声音从两人前方不远处传来,只听他道:“妙槦师弟,现在已经很明白,域外势力在紫云峰给我等布下了好大一座陷阱,如今无论是摧毁雷井通道,还是会掉三清派可能遗留的本派传承,任务都已经可以宣告失败,为今之计,我等三人便是要尽一切可能逃离此地。”

    “我们三个?”妙槦道人猛地抬起头来。

    妙坊道人神色不变,道:“不错,从我们五人被撞散的那一刻起,妙烛与妙锋两位师弟的结局恐怕就已经注定了。”

    妙槦道人大声道:“我们应该找到他们,只要我们五人重聚,便能够重新结成阵势,召唤五雷正法”

    肩膀突然被拍了拍,却正是为救他而受伤的妙池道人,只听他道:“师弟,不要傻了,现在正是壮士断腕的时候,难道要我们五个全部葬送在这里么?”

    “可是”

    妙槦道人张口想要说什么,可却找不出什么理由,只是神色间犹疑不定。

    妙坊道人见状神色阴沉,寒声道:“师弟应当很清楚,如果我们三个也陨落在这里,对于宗门意味着什么,所以,我们必须要生离此地!”

    妙槦道人神色复杂,看了看突然渺无表情的妙坊师兄,又看了看满怀期望的妙池师兄,低声道:“两位师兄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妙池道人看了似乎松了一口气的妙坊道人一眼,伸出手来拍了拍妙槦道人的肩膀,道:“一切全看师弟你的了。”

    ————————

    总算赶在十二点前完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