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伪阵(求月票)
    铜须道祖等人针对紫云峰阵法的袭扰,分散了紫云峰上域外修士的注意力,使得杨君山得意趁此机会利用阵窃之术在紫云峰内部扩大了行动的范围。

    然而随着他查探的深入,心中的疑惑却反而越发的多了起来。

    就他目前所探查到的情况来看,这座覆盖在紫云峰上的阵法表面看上去的确是一座道阵无疑,然而作为一位地道的阵道宗师,杨君山的直觉却告诉他,这座阵法总也有哪里似乎不太对,可偏偏杨君山却总也找不到令他感到违和的地方。

    他感觉自己似乎陷入了某个误区当中,而这个误区似乎便是那位神秘的域外阵修特意用来误导他们的,所以杨君山决定暂时不与紫云峰外的其他周天世界修士联系,放弃里应外合的可能,而是独自一人先去寻找雷井通道的位置所在。

    ----------

    紫云峰外的某处所在,铜须道祖、钱玄道以及紫霄阁诸人等人都已经齐聚,当中却唯独少了杨君山一人。

    “杨道友还没有到么?”铜须道祖皱着眉头问道。

    其他人虽说神色各异,但却都保持了沉默。

    阳白道人嗤笑一声,道:“三个月的时间都已经过去了,该来的早就来了,到现在还不露面,要么是死了,要么就是缩了。”

    十旦道人接口道:“也没准半路上迷路了呢!”

    两人说罢却是齐声大笑。

    桑无忌皱了皱眉头,道:“两位,百日汇攻之期尚有三五日,现在说这些尚早。”

    裘道人也开口道:“那位杨道友的阵道造诣是毋庸置疑的,可要是再晚来几日,前期破阵恐怕就只能靠我们三个了。”

    阳白道人冷笑道:“怎么,难道没有了那杨君山,我等便破不得那紫云峰上的道阵么?真是笑话!”

    铜须道祖闻言道:“哦,这么说阳白道友已经有眉目了?”

    阳白道人眉毛一挑,道:“当然!不过紫霄阁的诸位来得最早,想来妙槦道友对于那座道阵更有发言权才是。”

    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妙槦道人,而妙坊道人也微微向妙槦道人点头示意。

    妙槦道人轻咳一声,道:“毫无疑问的是,域外势力在短短的几年当中便在整座紫云峰上构筑了道阶大阵,必然是花费了极大的物力与心力的,由此也能可见域外一方对于雷井通道的重视,可也正是因为如此,仓促构建的道阵体系也必然会留下瑕疵破绽,而我等的破阵之机便在这上面了。”

    妙槦道人先是总结性的说了一句,然后才道:“所以这几日以来,我等不断的袭扰紫云峰,为的便是能够从目前已构筑的阵法体系当中找出他的薄弱环节,而事实上我们也已经找到了,只是不晓得与阳白道友是否一致。”

    阳白道人哂然一笑,转头看向了裘道人,道:“裘道友想来也有所得?”

    裘道人笑道:“也的确有几处怀疑的地步,但还要与两位道友印证之后,才能确定是哪一处。”

    ----------

    “没有,怎么会没有?”

    杨君山潜伏在地底某处窥视者远处原本应当作为道阵“中心”位置的所在,而那里却并未有料想之中的雷井通道出现,而曾经亲自穿过雷井通道的杨君山也可以确定这里的确不是他曾经见到过的地形。

    不过这也间接的印证了杨君山的直觉,这座道阵的确是有问题。

    按照较为正常的阵法逻辑,位于阵法中心的,往往便是阵法体系最为重要的东西,或者是阵法要保护或者守卫的,或者本身就是阵法运转以及掌控的中心。

    当然,这个“中心”指的并非是地面意义上的“中心”,而是杨君山通过阵道逻辑结合目前他所掌握的这座道阵的体系走向而最终推算出来的结果。

    然而事实却证明,他的推算有误,这让杨君山一时间陷入了沉思当中。

    ----------

    “三处破绽?”

    铜须道祖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三位阵法宗师,道:“这三处破绽到底是哪一处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三位阵道宗师各自看了一眼,最后还是妙槦道人苦笑道:“借助这数日的试探,我等总共推演出了外围可能性的破绽,或者说薄弱环节更为确切一些,总共十余处吧,经过我等三人相互印证以及推演,最后便剩下了这三处。”

    阳白道人道:“这三处薄弱环节其实都是可以确认无疑的,只是我们三个对于这三处破绽的认知各有不同,倒不是否认其他两处破绽,而是我等各自认为自己所推演出来的薄弱环节更为靠谱一些而已,只是我等三人谁也说服不了谁,于是便是这样了。”

    钱玄道带着一副不靠谱的神色,道:“难道你们三位就不能有个共同意见?要知道三位找到的突破点可就是我等接下来将要拼命的地方。”

    裘道人叹了一口气,道:“其实我等认为这三处薄弱环节的确都是存在的,现如今争论的只是哪一个更为薄弱一些,更容易成为突破的对象而已,哎,要是杨道友在,或许就可以帮我等选出来了。”

    阳白道人闻言哂笑道:“裘道友说差了,要是那杨君山在此,他八成会找到第四个薄弱环节与我等争执。”

    铜须道人的脸色立马沉了下去,道:“那么三位这也是意气之争了?”

    阳白道人闻言连忙辩白道:“当然不是,这三处位置可是我等三人抛弃了十多个可疑位置之后才找出来的,再说了,一旦选择突袭,大家都要前去冲阵的,事关所有人的性命安危,我等三人总不会连自己的性命也拿去开玩笑吧?”

    “不是便最好!”

    铜须道人冷哼一声,然后又道:“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做,诸位可有什么想法?”

    妙槦道人向着妙坊与妙池做了一个肯定的眼神,妙坊道人开口道:“我们紫霄阁五个自然是一起的,也相信妙槦师弟的推演应该是正确的。”

    紫霄阁修士一开口,其余人脸上便有些不好看,铜须道人虽说是此番行动的头领,可实际上紫霄阁五人才是这十二个人当中最具发言权的小团体,他们既然已经有了选择,自然就不会再听别人的劝说。

    更为关键的是,即便是与紫霄阁的人联手冲阵,彼此间也不太好配合。

    紫霄阁五人本身便是一个阵势,分属同门自然排外,人去的少了,跟在他们身边直接就跟被遗弃差不多。

    去的多了,一旦遇敌,若是对手弱还就罢了,一旦遭逢强敌,五人联手施展五雷正法,那可真就是一通狂雷不分敌友,除了他们自己之外一同狂轰滥炸,其他人便是想要跟他们联手配合都做不到。

    想明白这点,十旦道人立马站出来力挺阳白道人,道:“本尊还是相信阳白道友的推算。”

    铜须道人这个时候也似乎有些犹豫不决,只得将目光看向了裘道人。

    而裘道人却是若有所思,道:“为何非要选一个?或许这三处薄弱环节都是真实存在的呢!别忘了我等之前推算这座阵法的时候也有过共识,那就是短短四五年当中,哪怕域外势力能够调集大量的物资资源,阵法师也未必有精力能够将构建道阵的所有细节做到尽善尽美,这紫云峰占地方圆数里,加上周边延伸出去的地域,这当中肯定会暴露不止一处薄弱环节,事实上真要只有一处薄弱环节,反而才会证明是一个陷阱。”

    阳白道人闻言一拍大腿,道:“裘道人所言是极,或许三处薄弱环节都是真的,说不定真要分三路突袭,还能令紫云峰上的域外阵道修士手忙脚乱顾此失彼,反而加剧了整个紫云峰的混乱,到时候我等正可浑水摸鱼,找到雷井通道并将之摧毁。”

    铜须道人转眼看向钱玄道,道:“钱道友,你意下如何?”

    钱玄道笑道:“其实诸位都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我们做最坏的打算,这三处薄弱环节都是假的,一旦突入阵中立马陷入重围,丧命的可能有多大?”

    众人闻言目光顿时一亮,对啊,即便他们陷入不利局面,想要杀死三个甚至更多的修为在雷劫境以上联手的修士,即便是借助阵法的力量,至少也需要五个甚至更多的同阶修士联手围攻才行,更何况他们一旦见机不妙还可以逃走。

    要知道修士的修为越高,往往彼此之间的差距反而变得越小,并不是所有的修士都能够像杨君山那般可以轻易斩杀同阶修士的,大多数的大神通者之间往往是处于一种占得了上风却难以取胜,取胜却无法斩杀对手的水也奈何不得谁的境地当中。

    要想留下他们所有人,这紫云峰上需要藏下多少位雷劫境以上的大神通者才行?二十个吗,可能吗?

    仙宫不是傻子,不会白白派出去十二位自家周天世界的大神通者去白白送死。

    域外一方最务实的做法其实便是将他们驱逐,或者是挡在紫云峰之外,令他们知难而退。

    想明白了这一点,众修原本凝重的氛围顿时一松,既然最差的结局也不过就是雷井通道没有被摧毁,没有完成仙宫的人物,灰溜溜的回归周天世界而已,又不是要去送命,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

    紫云峰某处地下。

    杨君山在经过了一次推算失误之后,因为一直找不到失误的原因所在,他又不得不冒险在紫云峰上潜行,试图再次寻找雷井的位置所在。

    然而这一次花费了他两日时间的前行,却是让杨君山有了新的发现。

    他似乎来到了一座与之前那座道阵完全不同的阵法体系当中,而这一座全新的阵法体系,按照杨君山的简单推算,赫然又是一座道阶大阵!

    杨君山这一次可真有点被吓住了,一座紫云峰被布下了两座截然不同的道阵,难道如今的紫云峰上覆盖的将会是一座仙阵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