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端倪(求订阅)
    那司马道人出言狂傲,徐公子欲出言反驳,却似乎心有所忌,于是愤然一甩衣袖便欲离去。

    一旁的孟伟庭见状连忙站起身来出言挽留,道:“徐公子还请留步!”

    徐公子冷哼一声,半转着身子斜觑着孟伟庭听他言语。

    孟伟庭言道:“此番我等在此设伏,虽说已经准备良久,又有来自周天世界的内应消息,但想来两位还不知道吧,周天世界的仙宫已经派遣了十二位道修前来,试图破坏此地的雷井通道,而且因为先前紫霄派的缘故,其中还有着宗师级的阵法师,所以,大敌当前,我等还需谨慎啊!”

    说罢,孟伟庭又对徐公子,道:“徐兄快请坐,快请坐!”

    那徐公子不好驳孟伟庭面子,闷闷的走到一边落座。

    那孟伟庭这才又道:“那紫霄阁在此地秘密扶持三清派,我等猜测紫霄阁必有所图,只是因为当时三清派高层俱死,我等这才想要徐公子_族人混入三清派修士想要查探虚实,果不其然,这三清派受紫霄阁扶持千年,内中果真便有死士内应,此番虽不曾搞清楚紫霄阁的真实目的,但至少也证明了我等先前的猜测,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等还需要徐公子的族人继续在三清派弟子之中潜伏。”

    见得徐公子脸上神色稍霁,孟伟庭这才转而向司马道人,道:“司马兄想来还不知道吧,这一次周天世界的仙宫派遣的人当中可是有阵法宗师存在。”

    那司马道人闻言冷笑道:“星空大世界传言,每一座大千世界都有其独到之处,某家正要看看这周天世界阵法宗师的本事,某家甚至都已经等不及了。”

    见得孟伟庭化解了三清殿中的不安因素,众修也显得活络了一下,来自妖帅府的窦妖王笑道:“司马道友还是莫要大意,据我所知,此番前来的十二位周天道修当中,便有一位大宗师,乃是周天世界出类拔萃——”

    “大宗师?”

    司马道人冷笑道:“便是要与大宗师交手才痛快,这世间有太多欺世盗名之辈,自以为完成了一座道阵体系的最后一步便可自称‘宗师’,实在有辱‘宗师’二字,在某家看来,想要被尊为‘宗师’,那便老老实实的布成一座完整的道阵体系便是,又何须什么‘大宗师’的称号。”

    “呃——”

    窦妖王讪讪一笑,暗忖,真要按照你这般划分,这星空世界七八成的‘宗师’都要被打翻,在修真百艺之中,原本就以数量稀少而著称的阵道宗师恐怕就要更少了。

    “恐怕司马道友此番要不止与一位阵道宗师交手了!”

    一道洪亮的声音从三清殿外传来,随着一道雷光迸裂,一位魁梧的巫修出现在殿中,大踏步向着边上一个座位上走去,或许是因为刚刚经过异常剧战的缘故,在他的身躯之上还不时的有电花跳动。

    “强夔大巫,那紫霄阁的人退了么?”询问的是另外一位雷劫境的大巫吴光。

    强夔大巫一下子坐在座位上,沉重的身躯几乎要震得整个三清殿都要晃动,抓起身前的一只巨杯将里面的烈酒一气灌入腹中,长长的打了一个酒嗝,电光火花随着酒气喷出了三尺之外,叹道:“舒服,这一次打得真是舒爽,那周天世界的雷术神通果然不凡,紫霄阁的那五个人很是机警,并未深入太久便抽身退走了,某家却是来不及,也没那个本事阻拦。”

    “怎么,那紫霄阁的修士很强?”孟伟庭惊道。

    那强夔大巫想了想,道:“倒也不是说很强,里面最厉害的那个也不过与某家修为相当而已,只是他们的手段很厉害,五个人联手所施展的雷术神通威力超乎寻常,某家感觉那等威力怕不是要直追仙术了,于是只能避退,看着人家从容退走了。”

    孟伟庭想了想,道:“应当是‘五雷正法’,这是周天世界传承的一种威力极强的雷行道术神通,只是这一道神通极难练成,且修炼的过程当中伴随着莫大的凶险,于是便将这道神通一分为五,让五位修士各自修炼一脉传承,一旦五人联手,不但能够重现此神通之威,更因为合五人之力而成,使得这道神通的威力倍增,强夔道友以一对五,避其锋芒才是正确选择。”

    强夔大巫哈哈一笑,道:“没想到孟先生对于周天世界的事情知晓的这般清楚,看来儒族一脉没少在那方天地花费心思呐。”

    孟伟庭微微一笑,道:“彼此彼此,不过大巫刚刚所言此番前来的周天世界道修不止一位阵道宗师,却是怎么一回事儿?”

    强夔大巫道:“已经确认了,这十二人当中应当有四位阵法师,那紫霄阁五个人当中应当就有一个,这五个人强闯的时候看似鲁莽,可退走的时候却极有章法,司马道友布下的许多禁制大部分都被他们避开了。”

    司马道人原本狂傲的神色显得凝重了许多,他虽自傲但却并非目空一切,四位来自周天世界的阵道宗师,其中更有一位身份已经可以确定为大宗师,这完全可以说是他从未曾接受过的挑战,然而他非但没有感到丝毫心虚,反而在隐约间感受到了一种兴奋,而且这种情绪越发的强烈,甚至令他一时间难以自持,恨不得现在就要那四位阵道宗师来到他面前,彼此真刀真_枪的斗上一场。

    孟伟庭原本见得司马道人突然沉默,以为对方四位阵道宗师亲自,终归是令这位自视甚高的大宗师感受到了压力,于是委婉道:“司马道友无需担忧,需知我等并非是冲着雷井通道而来的,那些周天世界的道修事实上从一开始便落入了我们的算计之中,更何况此番我等在此汇聚了如此多的道友,就算彼此大战一场也未必就输了,更何况还有司马道友相助。”

    那强夔大巫也道:“孟先生说的倒也不错,而且据本巫所知,那十二位周天世界的道修也未必能拧成一股绳,从本巫得来的消息看,那些人应当是察觉到了我等的窥视,又或者是彼此不和生了内讧,在进入琼天星界后不久便各自分开了,只要那四位阵道宗师无法形成合力,司马道友你便无需担忧。”

    谁料强夔大巫话音刚落,那司马道人却是突然低沉的笑了起来,而后笑声却是越来越大,待得三清殿中众修面面相觑之时,那司马道人却突然止住了笑声,双目之中闪烁着精光,整个人从里到外焕发着浓浓的战意,叫道:“痛快,四位同道宗师亲自,某家实在已经等不及了,若是此番能够尽败周天世界四大宗师,某家定当前去闯一闯那传说中的河洛星宫。”

    孟伟庭与强夔大巫颇为无语的对视了一眼,这才明白这司马广厦的狂傲究竟到了何等地步,之前两人各自一番话却是平白浪费了感情,哪怕是四位阵道宗师,看这位也未必就放在了眼里。

    孟伟庭嘴唇动了动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杨君山暗中潜入紫云峰已有数日,这几日他在阵中的行动可以说是举步维艰,毫无疑问,这紫云峰上的布阵之人的阵道造诣要比他想象当中要高明的多。

    为了尽可能的收敛行迹而不被掌控大阵之人察觉,杨君山这几日的精力一大半都用在了对这座阵法破绽的搜寻以及利用上,对于周边区域的探索只进行了很小的一部分。

    随着杨君山阵道造诣的提升,他越发的有一种深刻的体会,那就是一座阵法的优劣,往往不在于你的阵法本身有多么高明,而在于在阵法的构建过程当中对于细节的掌控到了何等精细的地步。

    越是高品阶的阵法,在构建的过程当中,因为其庞大的阵法体系,各种细小的误差与错误都是不可避免的,而这个时候越是高明的阵法师,往往就是在这些细枝末节上犯错误最少的阵法师。

    而如今,杨君山所面临的无疑就是这种在细微之处仍旧异常谨慎一位阵法师,这对于杨君山来说实在是前所未有的挑战。

    然而无论杨君山如何的举步维艰,但都无法否认的是,他在司马道人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已经悄无声息的潜入了紫云峰数日,从这一点上来说,那位狂傲的司马道人或许从一开始就已经输了。

    三月之期已经到来,向来除了紫霄阁之外,其他人也都已经陆续赶到了,不过铜须道人与众人约定的百天汇攻之期尚未到达,但这几日零星的袭扰却已经在紫云峰外围展开。

    随着百日之期越发的临近,这些袭扰非但变得越发的频繁,甚至变得越发的强力起来。

    杨君山潜伏在紫云峰上虽然无法自由行动,但借助紫云峰阵法体系的感知,仍旧能够对阵外的情景了解一二,按照他的计算,这几日其他人已经从不同的方向数次突破了外围的两层预警设置,接触到了紫云峰的阵法本身,期间也与紫云峰上的域外势力展开了数次大战。

    身为阵法师,杨君山自然明白他们这般做的理由,应当就是为了通过与阵法的亲自接触,从而找到破绽大阵的方法。

    不过在两方谁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杨君山却是抓住了机会,趁着紫云峰上那位阵法师因为其他道修袭扰而分心的机会,伺机扩大了自己潜入之后的行动范围,从而也能够得以从内部一窥紫云峰阵法体系的虚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