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分散
    在遇袭的一刹那,杨君山便已经在第一时间做好了准备,可心中却更觉诧异!

    他们一行十二人,其中黄庭道祖便有五位,雷劫境的存在也有四位,如此强横的实力,又组成了一个团体,究竟是哪方势力,究竟胆大包天到何种程度,居然敢在中途截杀他们?

    总不该是仙人出手吧?

    不过要真是仙人出手,恐怕也就不会引起紫霄阁几位道人如此强烈的反击了。??火然文 ? r?a?n??e?n`

    那一道绿芒事先隐藏的极为隐秘,杨君山等一行人当中居然便没有一个事先有所察觉。

    要不是妙坊道人果断解除五人组成的雷遁阵,将实力较弱的妙烛和妙锋两位道人抛开,那道突然出现的绿芒在破开外层的雷光罩之后,便会直接摧毁五人用来驾驭飞遁的法宝圆形碟。

    杨君山在暗自戒备的同时,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紫霄阁那一边,不过这却也让他看出了紫霄阁这种五人阵的另外一种缺陷,那便是骤逢大变时应变不灵。

    或许这五人联手能够发挥出令仙境之下的存在都感到恐惧的实力,

    可那通常却都是在这五人先行出手抢占先机的情况下,一旦中途被人偷袭失去先机,至少在杨君山看来,这五人无法在短时间内联手施展出威力强横的五雷正法神通。

    可就在众人的注意力被吸引到紫霄阁五位道祖那边的刹那,身后的其余人等也在瞬间遭遇了偷袭。

    一道道绿光如同鬼火一般在虚空之中突兀的出现,并向着其余人的身上飘来。

    不过这些人当中可没有修为在雷劫境之下的存在,面对如此多如同鬼火一般的存在却丝毫不惧。

    阳白与十旦两位道人率先出手,不过这两位显然不怀好意,在半空之中卷起或者推动数十枚绿芒却是装作无意间一股脑的向着杨君山这边涌来。

    这个时候杨君山也已经看了出来,这些如同鬼火一般飘摇的绿芒根本没有偷袭紫霄阁众人那道绿芒的威力,眼见得这两位道祖又开始耍一些见不得人的小手段,索性将两仪元磁神光在身周盘旋成青金两色的螺旋华光,将周围飘过以及那两位道祖故意推过来的绿芒尽数一搅,凝聚成一颗巨大的绿芒球。

    “两位,既然这么喜欢玩,那杨某便送你们一个大玩具!”

    说着,盘旋在身周的神通华光如臂指使搬用力一甩,那颗绿芒球带着强烈的弧旋,在虚空之中忽上忽下忽左忽右,飘飘忽忽向着阳白和十旦两位道人撞了过来。

    这两位眼见得那绿芒球飞来的轨迹,便晓得想要挡住怕是不易,有心要躲,却又不愿堕了面皮,互相看了一眼,却是同时出手扇出几根青芒风锥,迎面向着绿芒球撞来,试图将绿芒凌空打爆。

    只是那绿芒球在半空之中划过的轨迹实在诡异,接连躲过了数道风锥,直到又有数道风锥在半空之中齐头并进,彻底封锁了绿芒球的飞行路线,这才被风锥最终击破。

    然而在被击破的刹那,绿芒球从中陡然喷出一股绿火,将猝不及防的两位道祖彻底淹没了进去。

    “啊,杨君山,你想干什么?”

    “不对,这绿火有些诡异,有毒有毒,千万不要肉身接触,这些毒火能够腐蚀肉身!”

    阳白与十旦两位先后发出的惊呼令在场几位道祖先是一阵错愕,紧跟着在将周围这些绿芒驱散或者湮灭的同时,也纷纷出手将被绿火包围的阳白与十旦二人解救了出来,出手的人当中也包括杨君山。

    在杨君山等人驱散周围虚空中浮现的那些绿芒鬼火的时候,妙坊与妙池道人也与那道偷袭的绿芒开始交手。

    妙坊道人一甩手一颗雷球从他的手中甩去,直接迎向那抹绿芒,并在瞬间炸开一片雷网。

    那绿芒从雷网之中冲出,但速度却显然慢了许多,却又兜头撞上了妙池道人一道葵水神雷落下。

    在惊天的轰鸣声当中,从雷光之中逃出的只剩下了一抹残芒,这一次那残芒却不敢再有丝毫停留,在半空之中一个轻巧的转身便飞逃而走,虚空深处隐约间有一道身形一闪而逝,那道绿色残芒也随之消失不见。

    妙池道人立马就要追击,却被妙坊道人一伸手拦了下来。

    妙池道人疑惑的转过了目光,却听妙坊道人向后努了努嘴,道:“小心有诈,这些绿芒之中有毒。”

    妙池道人闻言反倒没有了之前的紧张,甚至还带了一丝恍然之色,道:“难怪先出手偷袭我们。”

    这个时候身后又传来了争吵声,

    转头看去时,正听到十旦道人正愤怒的朝着杨君山咆哮:“差一点,就差一点,老夫的肉身就要被那些绿油油的毒火沾上,你这是要坏老夫一身道基啊,心思何其歹毒!”

    阳白道人阴仄仄的声音也跟着传来,道:“老夫却是怀疑那些绿芒被凝聚起来之后如何便会形成了绿焰毒火?莫不是你杨君山早就知晓这个,并早就谋算好了一切来暗算老夫二人?”

    杨君山目光一挑,沉声道:“老匹夫,不要想着倒打一耙,要不是你们两个存心找不自在,杨某岂会出手反击?你二人当在场之人都是瞎子吗?”

    不过阳白道人话里话外却是摆明了杨君山与此次遇袭有关,道:“我等这才刚刚进了这琼天星界便遇到了偷袭,这似乎也太巧了吧,而且别人都是将那绿芒驱离,为何偏偏你就知道将那绿芒裹挟成一团,凝聚成毒火?”

    眼见得另外一边紫霄阁的人赶来,阳白道人再次大声道:“还有,最先遇袭的可是紫霄阁,嘿,能够埋伏在这里事先不被我等察觉,哪怕是在域外仙境之下有几人能够做到?更何况一出手便是冲着紫霄阁五位应变不灵这一点去的,嘿嘿――”

    说着,那阳白道人却是阴阳怪气的笑了起来。

    所有人都知道是阳白和十旦挑事儿在先,只是那绿焰毒火出现的实在诡异,就仿佛算准了杨君山会将之凝聚成一团结成绿焰毒火一般,这也实在是太巧了。

    所有人都沉默着,又仿佛在等待着杨君山出言做出解释或者其他,然而这个时候杨君山却冷笑了两声,反而沉默了下来。

    十旦道人见状更仿佛抓住了什么把柄一般,大声道:“看,这小子没话说了吧,我看咱们的行踪八成是暴露了,至于内鬼是谁,这还用说么?”

    “行了,闭嘴吧!”

    妙坊道人突然开口,神色间还带着几分不耐之色,道:“咱们当中真要有内鬼,来这里埋伏的还会只有一个黄庭道祖?来送死吗?”

    十旦道人开口欲要反驳,铜须道人这时眼皮子一跳,直接插口道:“能确定了么?”

    妙坊道人点头道:“应当只是试探,也是示威,前面八成是刚刚那偷袭之人的老巢,咱们这么多人横冲直撞的闯进了人家的地盘,要是不作出反应才怪。”

    钱玄道这时也开口道:“不过此人的神通手段的确带着几分阴毒和诡异,似乎与鬼族有关?”

    钱玄道说话之时,目光微不可查的向着杨君山瞥了一眼,却见杨君山恍若未闻一般。

    裘道人闻言笑道:“难怪刚刚对方率先选择出手偷袭紫霄阁诸位,你们的雷术神通向来极为克制对方的手段。”

    铜须道人叹道:“是老夫疏忽了,之前只想着尽快赶路,可十多位道祖,里面大半的雷劫、黄庭,就这般明火执仗的闯入琼天星界,怕不是还没有赶到小七星星域,就要惊动半个琼天星界了。”

    妙坊道人颇有深意的看了铜须道人一眼,道:“恐怕现如今咱们的行踪已经暴露了。”

    这话和刚刚十旦道人的指摘差不多,可意思就要差得远了。

    “能不能找上门去灭了他满门?”

    之前被偷袭,妙池道人心中恼怒,再加上知晓对方神通被己方克制,言语之间便多了几分杀气。

    铜须道人摇了摇头,妙坊道人已经先开口道:“没那个结仇的必要,我等行踪或许会暴露,但对方也还不清楚我等底细,这消息要传开便要慢上许多,况且对方已经有了防备,这个时候找上门去,就算能够毁掉人家的老巢,也未必留得住人,反而会让对方与我等不死不休。”

    十旦道人犹自不服气道:“万一真要是域外势力故意找上来的,怎么办?”

    妙坊道人沉声道:“那说明我等的行踪早已经暴露了,去追杀此人又有何用?反倒耽搁了我等的行程。”

    桑无忌这时开口道:“要是我等隐藏行迹而行的话,速度恐怕要慢上许多。”

    一时间众人尽皆沉默。

    片刻之后,钱玄道微微叹息,将所有人的目光引了过来,却见他“嘿嘿”一笑,道:“既然谁都不说,那么老夫来背这个嫌疑便是,我等分开各自赶往小七星星域吧,这样一来各行各路,想来也不会引起域外势力的警觉,便以三月为期,如何?”

    妙坊道人转头与妙池道人的眼神微做交流,道:“这样也好,我等分开之后至少不会引起琼天星界中域外势力的警觉。”

    铜须道人见状叹道:“也只好如此了。”

    他想了想,又道:“不过小七星星域广阔,即便赶到那里我等想要汇合却也不易,更何况诸位恐怕都想要先行探查一番,以老夫之见,不如便以百天为期,到时候无论是否做好准备,是否已经与他人汇合,都要同时对驻守通道入口的域外势力动手,无论是谁最后毁掉了通道入口,都记得发出信号招呼他人撤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