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阵器(求订阅)
    “对了,你这一次来烘炉斋有什么事情?”

    欧阳旭林的询问打断了杨君山的出神。

    杨君山笑道:“这还用问,来烘炉斋当然是为炼器了。”

    欧阳旭林恍然道:“是为了‘银空’提升道器的事情?老师也曾经说过,在你进阶雷劫之后,体内真元必有升华质变,想来你也快要来了,不过”

    杨君山见得欧阳旭林突然面带难色,也顾不得告知他自己此番前来并非是为了银空,不由问道:“不过什么?”

    欧阳旭林道:“老师最近恐怕没什么时间。”

    杨君山神色愕然,道:“没时间?莫不是八宝前辈最近一直在闭关修炼?那可真是太不巧了。”

    欧阳旭林摆手道:“老师并未闭关修炼,最近一直都在烘炉斋之中。”

    杨君山被欧阳旭林几句话说得有些莫名其妙。

    欧阳旭林也知道自己有些颠三倒四,索性道:“你还是随我来见老师吧,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

    见到杨君山的到来,八宝道人似乎并不意外,只是神色间有些无奈道:“杨道友,此番前来应当是为了提升‘银空’品阶吧?可惜最近一段时间老夫怕是腾不出手来了,实在抱歉的很,如果道友实在紧急的话,不妨去找一找其他的炼器宗师,老夫也有几位认识的老友倒是可以介绍给小友,不过小友最好还是有个准备,恐怕那几位老友也与老夫一般,未必能够腾得出手来。”

    “呃,”杨君山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道:“前辈,其实晚辈此番前来并未是为了‘银空’。”

    “不是为了‘银空’么?”八宝道人神色一怔,可随即便想到了什么,道:“唉,老夫早该想到的,小友前来也该不会是为了炼制阵器吧?”

    “阵器?”杨君山先是一愣,紧跟着明白了过来,连忙点头道:“对对对,的确是阵器,不过晚辈想要前辈出手炼制的是一套阵棋。”

    说罢,杨君山才注意到八宝道人脸上的苦笑,不由一愣,疑惑道:“前辈,难不成你现在正在炼制的法宝其实就是阵器?”

    “阵器”和“阵棋”乍一听常常会混淆,但前者包含的范围更广,通常而言,但凡与布阵相关的器具、灵材、法宝,都可以看作是“阵器”;而后者则只是单纯的用来指进行阵道推演的“阵棋”,从两者关系上来讲,“阵棋”其实也是“阵器”的一种。

    “不止是老师现在炼制的,在此之前几年,老师便已经开始为他人炼制阵器了,而今后老师已经答应下来且尚未炼制的阵棋还有数件,都是品质需求极高的阵器,其中也有类似于道友的‘阵棋’之类的阵道推演之物,总之,接下来至少十年左右的时间,老师恐怕是没什么时间干别的了。”

    说话之人是刚刚走进来的肖真人,身上淡淡的烟火气息,表明他应当是刚刚从炼器房中出来,只听他笑道:“听说杨道友来了,肖某便出来看看,同时也恭喜道友走过生死大劫,从此长生之途又近了一步。”

    杨君山连忙笑道:“肖道友客气,之前听前辈和道友的意思,最近似乎有很多人都在寻修炼界有名望的炼器师炼制阵器一类的物事?”

    肖真人点头道:“如果杨道友坚持需要老师出手,且那阵棋也不太急需的话,不妨再等十年。”

    杨君山神色微微一呆,缓缓道:“十年啊。。。。。。”

    肖真人笑道:“目前也只能这样了,要知道,如今还有其他人仍旧想要在老师这里排名备选,这还是老师一再拒绝的缘故,否则老师若是来者不拒的话,现在寻老师炼制的阵器恐怕都已经排到了五、七十年后了吧!”

    八宝道人也无奈道:“若非是目前手中这几样物品都是老交情寻上门来,推拖不得的话,按照老夫向来的规矩,炼器自然是要一个一个来,而且还要让老夫挑选着来才行,现在不行啦,人家一个个的面子比老夫还大,推拖不得呦!”

    说者无心,听者却有意。

    八宝道人炼制这些阵器显然并非完全自愿,但炼器造诣到的八宝道人这般地步,整个修炼界也不过屈指可数几人而已,地位的崇高自然勿需多言,可能够逼得八宝道人这般存在都不得不委曲求全,可见令他炼器的这些人背后势力之大。

    至于这些势力究竟是谁,除了修炼界最为顶尖的几家宗门势力之外,似乎也没有其他人了,哪怕是凌霄殿中那些个老怪物,多少也与各方势力颇有牵扯。

    杨君山心中一动,道:“前辈可知他们炼制这些阵器何用?”

    八宝道人惊讶的看了他一眼,旁边的肖真人笑道:“杨道友不也是来炼制阵器的么,难道与这些人的目的并不相同?”

    杨君山微微一愣,虽说炼制一套品阶更高的阵棋是他早有的打算,可此番得到包裹在九天应元石外层的紫晶壳才算是让他有了付诸行动的契机,可从内心来讲,又何尝不是因为紫苑道人同他说起的那番话,这才让他最终决定先行炼制阵棋,为此,还不惜要推迟“银空”品阶提升作为代价。

    那些逼迫八宝道人炼制阵器的势力自然不会将其中的原因告知于他,而杨君山事实上在知晓各派都在加紧暗中秘密炼制高品质阵法便已经足够了,足够他用来与紫苑道人先前告知他的那番话进行印证。

    因此,杨君山也唯有苦笑。

    八宝道人这时却道:“不知小友想要炼制何等品质的阵棋?如果方便的话,小友不妨将想要炼制的阵棋说明一下,老夫虽没有余暇炼制,却不妨助你参详一番。”

    “哦,”杨君山闻言连忙道:“其实晚辈手中却是有一套灵阶上品的阵棋,不过此番晚辈想要炼制的阵棋至少也需要达到中上品的宝器才行。”

    一旁的肖真人闻言眉头一皱,道:“这可不容易,杨道友应当知晓,一套完整的阵棋极为难得,便是道友手中的灵阶上品阵棋,在修炼界都算得上是极好之物了,一套宝阶的阵棋炼制难度不亚于一件道器且更为繁复,更何况道友还需要达到中上品。”

    八宝道人却在一旁出言,道:“肖煜,听杨道友说完!”

    杨君山听得肖真人之言的时候便已经晓得阵棋炼制的难度怕是还要在自己估算之上,但听得八宝道人之言,他还是讪讪道:“其实晚辈原本的打算是想要炼制一套道阶阵棋的,只是晚辈也晓得阵棋炼制极难,这才退而求其次,至少也要练成一套中上品的阵棋,而且最好要打下日后可以继续提升的根基才行。”

    听得杨君山说完,肖真人已经是瞠目结舌,就连八宝道人自己也是哭笑连连。

    八宝道人想了想,沉吟道:“先不说这其中炼制的难度,道友口中的阵棋虽说也不是没有练成的可能,可道友可否准备好了炼制这套阵棋的材料?要知道,按照小友所言,这套阵棋所需的灵材可不亚于炼制一件道器啊!”

    杨君山闻言将一块紫晶壳的碎片递了过去,道:“前辈请看此物。”

    八宝道人接过那碎片端详了片刻,道:“宝阶上品灵材,更难得的是蕴含有极为精纯的雷霆之力,而且看上去这些灵材本身便是受雷霆之力洗练之后而渐渐提升的品质,这也就意味着此物日后若是不间断的接触到精纯的雷霆本源,其品质仍旧有着上升的空间,还不错,但还不够。”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事实上晚辈想要此物做的也只不过是阵棋的棋子而已。”

    八宝道人闻言神色一振,道:“哦,那么做棋盘的又是何物?”

    杨君山苦笑道:“无他,便是前辈曾经见过的那一张大地胎膜!”

    “啊?你不是要用大地胎膜提升‘银空’的品质么?”肖真人惊呼道。

    见得八宝道人也是一副怔然的神色,杨君山苦笑道:“这也是为何杨某此番前来为何要先行提升阵棋的缘故,至于‘银空’只能暂时先放一放了。”

    八宝道人叹道:“唉,可惜了,若是用大地胎膜来提升‘银空’,借助小友进阶雷劫境的契机,老夫至少有六成把握一举将之提升为中品道器,若是用来炼制阵棋的棋盘的话,宝阶上品的棋盘的确可以做的,日后也未必没有继续提升的希望,可到底也只是希望而已,是数十年还是数百年甚至更多?”

    杨君山虽觉遗憾,但却并不后悔,因为一套极品的阵棋对于他的阵道造诣的提升,以及日后的谋划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至于“银空”虽然有颇多妙用,但在他炼体术踏入换血境界之后,事实上对于银空作用的依赖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至少也并非是急需急用之物。

    “修炼界自古传言,每逢阵道大兴,必有大乱相随,如今各大宗门如此重视自家的守护阵法,看来这修炼界又要乱了啊!”

    八宝道人在感叹完之后,却是又闭着眼睛沉思了起来,肖真人、欧阳旭林以及杨君山也不敢出言打搅。

    过得片刻之后,八宝道人这才睁开了双目,道:“阵棋炼制繁复,在所有阵器之中堪称最难炼制之物,而且这中间还需要法宝之主从旁协助配合,配合的程度也不亚于炼制一件本命法宝,以老夫看来,小友恐怕也未必有时间一直呆在南天门吧?”

    杨君山愣了一愣,垂首道:“的确如此,事实上晚辈不久之后就要外出一趟。”

    八宝道人点了点头,道:“如此老夫反倒不建议你去找其他几位器道大宗师,小友炼制的不是普通的阵棋,而小友本身又是这方世界最厉害的阵法师之一,最好的办法不是你去受一位炼器师的屈从,而是让一位炼器师反过来跟随你,并按照你的意志来炼制。”

    杨君山大为愕然,道:“这也能行?”

    八宝道人指了指旁边的欧阳旭林,道:“能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