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秘闻(下)
    杨君山不由失望道:“这算什么秘闻?听起来似乎没有丝毫头绪呀!”

    紫苑道人却对杨君山的抱怨没有丝毫反应,而是自顾自的说道:“不过也有传言说,当初九仞道祖登仙之时,因为打破天地束缚直接成就金身仙,便曾经惊醒过这位至高存在,更有人确信,九仞道祖之死,其实真正的幕后黑手便是这位至高存在。”

    杨君山闻言顿时一呆。

    却听紫苑道人继续说道:“还有传言认为这位至高存在不愿看到有人走金身仙之路,因此,数千年来修炼界除了九仞道祖一人之外,其余走金身仙路途之人无一不是在登仙之初便已经陨落在昊天镜之下,更有人认为哪怕修炼界再出现一位如同九仞道祖这般的人物,挡住了昊天镜的三道镜光,也只能令恼羞成怒的界主从沉睡中再次醒来,其结果也无非就是重蹈九仞道祖覆辙。”

    杨君山终于再也忍不住道:“前辈,这些传言可都是真的?”

    紫苑道人好笑道:“都说了是传言了,谁知道是真假?但凌霄殿中的那些存在无一不是这方世界的大神通者,因此,无论这些传言是真是假,但总归都不是空口白话,背后定然有其道理支撑,而并非是空穴来风。”

    杨君山的神色终于开始变得阴晴不定起来,如果能不能走金身仙的路途还只是修士自身能力问题的话,那么让不让走金身仙的路途,那可真就不是杨君山能够把握的了,而杨君山也不认为自己能够与那位神秘的,拥有掌控这方世界的,号称“界主”的存在对抗。

    或许是注意到了杨君山神色有变,紫苑道人笑问道:“怎么了?听到这些是不是觉得自己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可猛然间才发现自己仍然很渺小,仍然无法掌控自身的命运,感觉很是灰心丧气?”

    杨君山勉强笑了笑,稳住了心神,道:“对了,前辈,不知这方天地那位至高存在的修为究竟达到了何种境界?”

    紫苑道人愣了一愣,道:“这我哪里知道?能够成为这方天地的主宰,其修为与实力又岂是我等可以揣度的?”

    杨君山不由大为失望。

    “不过,”紫苑道人神色间似乎也流露出些许不解之色,道:“我倒是曾经听闻九驷前辈说过一句话,他曾言‘界主便是这方周天世界,但周天世界却不为界主’,只是不解其意。”

    “‘界主便是这方周天世界,但周天世界却不为界主’”

    杨君山低声重复了一遍从紫苑道人口中得知的这句话,一时间也是无所得,不由得有些丧气,道:“九驷仙尊还是没有消息么?”

    紫苑道人叹道:“已经确认了,九驷前辈被昊天镜囚禁了,是从凌霄正殿中的仙尊口中流传出来的消息。”

    “凌霄正殿?”杨君山疑惑道。

    紫苑道人解释道:“凌霄殿只是修炼界对于雷劫境修士能够进入仙宫密地的统称,事实上真正的凌霄殿其实是在昊天镜之中,不过为了加以区分,便将真正的凌霄殿所在称之为‘凌霄正殿’,而九驷仙尊便是被困在了昊天镜之中,就连能够进出昊天镜凌霄正殿的仙尊也无法见到他。”

    杨君山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叹道:“这可真是,真是让人有些……”

    一时间,杨君山尽然找不到合适的言语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只能用一声长叹结束了这句没说完的话。

    不过这个时候紫苑道人却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要提醒你,最近发现各方势力都在大力培养阵法师,而且这一股风潮并非是一时兴起,而应当是早已在暗中进行,只是在最近一段时间,各方势力似乎已经不满足于自身的培养,而开始对于修炼界一些有所成就的阵法师,极尽收买拉拢之能事,甚至因为一些交由名气阵法师的争夺,一些宗门势力之间还曾闹出一些冲突和风波,这才渐渐被人注意到了苗头,你应该注意一下,这些事情大有蹊跷,迟早会牵扯到你身上,甚至……”

    杨君山正听得专注,紫苑道人语气猛地一顿,他却是下意识的问道:“甚至什么?”

    紫苑道人迟疑道:“或许一开始凌霄殿中的那些大神通者并非是因为九驷仙尊登仙的秘密才找上你来的。”

    杨君山一呆,道:“前辈的意思是说,他们找上在下的确是为了阵法,但却未必是因为成仙?”

    紫苑道人甩了甩头,似乎也有些混乱,道:“谁知道呢,也许是两者兼而有之,总之,你自己小心便是!”

    顿了顿,紫苑道人又道:“还好,你及时渡过了雷劫,不但可以随时进入凌霄殿,有了与这些人平起平坐的资格,而且你自身的实力也的确令人忌惮,否则我甚至怀疑,哪怕你躲在西山之上,那些老怪物也会不顾脸面,联手破开这道阵,将你强掳而去。”

    杨君山不由打了一个冷颤,不得不说紫苑道人的用词的确让他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

    南天门,烘炉斋。

    杨君山来到这里的时候迎面却正碰上了向外走的欧阳旭林,两人撞见的时候都是微微一愣。

    “杨兄,好久不见,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最近却是令整个修炼界都跟着动荡不安呐!”欧阳旭林难得调侃了他一句。

    杨君山知道欧阳旭林乃是烘炉斋八宝道人的记名弟子,不过虽为记名弟子,但因为欧阳旭林乃是难得一见的炼器天才的缘故,平日里却是颇得八宝道人欣赏,因此,能够经常进出烘炉斋接受八宝道人指点。

    若非欧阳旭林的背后有着撼天宗的背景,说不定八宝道人早就将其收为自己的亲传弟子了,事实上哪怕只是记名弟子,他在烘炉斋的地位也可以说仅次于已经确定为八宝道人衣钵传人的肖真人。

    杨君山闻言心中却是高兴,要知道自从他进阶雷劫境之后,已然是站在这方世界最顶端的一群人,平日里能够接触到他的人,除了同一阶层的存在之外,其余人莫不是对他表现出足够的敬畏之情,也同时拉开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这种情况哪怕是在宁斌身上也难以幸免,原本交情极为不错的两人,随着杨君山的修为以及在修炼界地位的提升,彼此之间似乎也拉开了一道难以企及的差距,再见到他的时候,杨君山可以清晰的察觉到宁斌身上的拘谨和敬畏。

    然而这种感觉似乎在欧阳旭林身上并未体现出来,随着欧阳旭林的一句调侃,杨君山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仍旧将自己当做那个当初一起冒险一同应敌的那个同伴,而对方似乎也并不介意杨君山的修为以及身份的改变。

    于是杨君山也笑道:“我去管他?嘿嘿,对了,你这是要去哪儿?回撼天宗么?”

    欧阳旭林闻言神色却是一黯,道:“不是,我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烘炉斋追随老师,元磁山已经有两三年没有回去过了。”

    杨君山闻言知晓这其中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事,凝声道:“怎么,发生了什么事儿?”

    欧阳旭林闻言叹了一口气,目光有些复杂的看了杨君山一眼。

    这让杨君山心中一跳,莫不是说撼天宗发生的事情与他有关?

    果然,只听欧阳旭林说道:“最近几年张师兄一直在为修炼一道大神通而四处奔波,连宗门都很少顾及到了,最近几年回到元磁山只有寥寥数词次,而且每一次都只在宗内待一两天的时间便再次离开,没有了他坐镇,不少同门开始拉帮结派,争权夺利,宗门内顿时变得乌烟瘴气,以前的时候没有张师兄坐镇,宗门内的事物都是由宁师兄打理的,如今宁师兄出走,而我又没本事打理宗门事物,也不愿牵扯到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当中,索性搬到老师这里来躲清静。”

    原来是因为宁斌!

    宁斌的本事杨君山自然是知晓的,哪怕是现在,杨家家族之外的许多事情也基本上都是宁斌总揽,而且还将这些事情打理的井井有条。

    可以说,目前整个杨氏家族,杨君山虽然地位越发的崇高,可实际上却已经渐渐脱离了家族事物的掌控,开始向着精神领袖的方向过度,而整个杨氏家族的经营管理和内外事物完全便是由颜沁曦和宁斌两个人撑起来的。

    关于撼天宗内部的事情,杨君山也是曾经听颜沁曦说起过的,杨家自然不会对这位“邻居”的动向掉以轻心,不过这些事情宁斌却是向来不去插手,这也算是他身为曾经的撼天宗弟子为自己定下的一条底线,哪怕杨君山与颜沁曦知晓如果宁斌参与进来的话,杨家对于撼天宗的某些动作会去的事半功倍的效果,却也不会去勉强于他。

    如今听得欧阳旭林所言,却是进一步印证了家族对于撼天宗消息打探的准确性。

    撼天宗看上去有些后继无人呐!

    “对了,你这一次来烘炉斋有什么事情么?”欧阳旭林问道。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