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惊闻(下)
    “不知道友可否为杨某详细介绍一些‘三清紫霄气’的传承体系?”杨君山问道。



    对于杨君山的询问,妙槦道人自然不介意介绍的详细一些,只要不是泄露传承的内容,关于这道神通介绍的越是详细,在他们看来反而越是能够勾起杨君山的贪念,于是笑道:“当然,不过这就要从‘三清紫霄气’这道神通的传承本源说起了。”



    说到这里,妙槦道人的语气顿了一顿,道:“不知杨道友可曾听说过紫霄石?”



    杨君山摇了摇头,道:“却是不曾,不知这紫霄石为何物?与这‘三清紫霄气’有何关系?”



    妙槦道人说道:“说来杨道友恐怕不信,这紫霄石其实乃是一种雷行至宝,虽远不如道友的九天应元石,可却是用来修炼许多雷属神通的必要辅助宝物,不过此物之中却并不含有一丝一毫的雷属本源,可以说是所有雷行至宝当中唯一不含有雷行本源的至宝。”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我似乎有些明白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了。”



    妙槦道人拍手笑道:“不错,‘三清紫霄气’这道神通,原本就是脱胎于紫霄石这件至宝,乃是紫霄阁一位仙人前辈仿照紫霄石的本源元气而创造的一项专门用来辅助雷术神通修炼的神通。”



    “原来如此,却不曾想这道神通居然尚有这般跟脚。”杨君山叹道。



    “还不止这些!”



    妙槦道人似乎越说越是得意,接着道:“便是道友所知的‘五雷正法’神通,若是与这‘三清紫霄气’神通按照本派祖师留下的传承总纲相融合,便能够修成本派的镇派神通,仙术神通榜上排名第九位的‘紫霄神雷’!”



    杨君山闻言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道:“仙术神通?紫霄神雷?贵派居然有如此传承?”



    妙槦道人似乎很享受杨君山所表现出来的震惊与羡慕神色,略带一丝得意道:“事实上‘三清紫霄气’神通的创建便是本派那位仙人祖师为了后辈能够修炼这道镇派仙术神通所创,那位祖师有大机缘,曾经借助紫霄石修成了‘紫霄神雷’,可雷行至宝何其难得,在他之后,本派弟子却是再无人修成此仙术神通,无奈之下,这位仙人祖师才穷百年之力,仿照紫霄石创出了这‘三清紫霄气’神通,便是为了给后辈子弟一个修成‘紫霄神雷’仙术神通的途径。”



    “果真是用心良苦!”



    杨君山感叹了一句,却马上又问道:“只是道友说了这么多,杨某却还不知这‘三清紫霄气’的延伸神通都有哪些?”



    杨君山的‘迫不及待’非但没有让妙槦道人警觉,反而让他越发的从容,道:“君山道友莫急,老夫这便道来,这道神通延伸下来乃是三道宝术神通,一是‘上清青莲宝气’,在宝术神通榜上排名第二百九十位,二是太清玄黄宝气,排在第三百位;第三则是玉清如意宝气,排名第三百一十位。三道延伸神通排名都不太高,便是因为三道神通都是纯粹的辅助神通,只是彼此辅助的神通种类各有侧重罢了。”



    杨君山闻言立马继续问道:“不知这‘侧重’指的是什么?”



    妙槦道人正要开口,却突然听得旁边的妙池道人轻咳了一声,笑道:“师弟,我们叨扰的太久了,是时候离开了。”



    妙槦道人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自责道:“却是老夫谈性太浓,反倒成了铁屁股的恶客,君山道友莫怪莫怪!”



    “岂敢,岂敢!”杨君山干笑着说道。



    妙槦道人则道:“日后道友若是有暇,可来雷州紫霄殿做客,老夫到时候可详细为道友解说本派一些神通传承的故事由来。”



    “一定,一定!”杨君山继续道。



    而就在两人正要离开之际,妙池道人却是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转身道:“却是差点忘了一件事情要说与道友,九天应元石若是本源不足,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可以弥补,那就是不妨用雷浆将之浸泡,如此自然要比吸纳雷云闪电要快得多,只不过这雷浆嘛——”



    杨君山闻弦歌而知雅意,道:“雷浆难得,便是碰上了也难以取用,就像杨某在雷沼见到那雷湖却只能望而却步知难而退,不过这想来是难不住紫霄阁的。”



    妙池道人哈哈一笑,朝着杨君山身后不远处看了一眼,道:“君山道友明白就好,若是有所需求,可径直来雷州一趟。”



    说罢,两位道人再未停留,径直从西山之上离开——



    “不愧为是道境老祖,便是想要借着阵法之力偷听你们的谈话,却不曾想还是被发现了。”



    颜沁曦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杨君山的身后。



    杨君山转身笑道:“千万不要小瞧了任何一位道境存在,道人境与真人境乃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生命层次,等你日后进阶道境之后便会明白。”



    杨君山走到他身边,颜沁曦自然而然的挽着他的胳膊,两人便在西山的小路之上慢悠悠的散着步。



    “那妙槦道人和你说的那些是什么目的?”颜沁曦轻声问道。



    杨君山哂笑道:“不过是想要我有求于他罢了,也为了证明紫霄阁此番低头并不是丢掉了修炼界顶尖宗门的尊严,不过后来却多少带了些炫耀的心思,谁知道呢?”



    颜沁曦嗤笑道:“堂堂雷州第一宗门,修炼界最顶尖的势力,什么时候需要去用言语来证明自己的尊严了?”



    杨君山笑了笑没有说话。



    颜沁曦转而问道:“不过他们说的那些是真的吗?关于五行雷光道阵的不足之处?”



    杨君山闻言却是轻轻的笑了起来,片刻之后笑声却是越来越大,笑得也越来越畅快,仿佛想到了什么极为开心的事情一般。



    颜沁曦美目流转,哪怕连生三个子女,非但没有让她失去了往日的魅力,反而越发的成熟妩媚,见得杨君山笑得这般畅快,原本的一丝担忧也尽数化去,整个人看上去更显无限风情,轻笑道:“这么说来却是他们自以为是了?”



    杨君山好不容易止了笑声,不过却仍旧难掩神色间的开心,笑道:“严格来说,他们说的也不完全算错,拳头大小的紫晶雷光源石,哦,不对,现在应当叫做九天应元石,想要作为一座庞大道阵体系的运转核心,的确是有些力有未逮,可惜,或许是因为雷行至宝太过难得,嗯,事实上无论哪一种至宝都是天地罕有之物,只不过杨家的九天应元石实在是一个异数,拳头大小?哈哈,呵呵……”



    颜沁曦当然明白自己的男人在笑什么,尽管因为常年被雷光包裹,使得常人难以看到九天应元石的真面目,但即便如此,颜沁曦也可以肯定,九天应元石的体积也肯定不是紫霄阁想象当中的拳头大小,而是要比之大得多得多。



    这或许也怪不得紫霄阁太过想当然,只能说身为仙人的曹勋仙尊果然不是常人所能够揣度,能够拥有体积远超所有人想象之外的九天应元石,而这或许也是当初曹勋仙人在成仙前后都一再拒绝紫霄阁交换这件雷行至宝的缘故,毕竟它实在是太大了,大到连仙人都不敢轻易将之拿出来,而且也不相信紫霄阁能够为如此庞大体积的雷行至宝付出足够代价的地步。



    颜沁曦目光之中闪烁着迷人的光泽,道:“那么五行地脉呢,这一点他们说的似乎有道理。”



    杨君山右手拍了拍她搂在自己左胳膊上的手臂,笑道:“五行地脉这一点紫霄阁的人算说到了点子上,可正像他们所说的那样,这或许是道阵积蓄扩张的一个制约,但谁又说我着急扩张道阵的笼罩范围了呢?更何况西山的五行地脉一直都在增强当中,如今也只剩下金与木两道中型地脉了,不是吗?更何况道阵体系真正的核心只有九天应元石,五行地脉所谓的制约更多的也只是体现在庞大道阵体系运转过程中的资源消耗的重复利用上,道阵的扩张我只是不愿,而不是不能。”



    颜沁曦听着杨君山在讲述的语气中所表现出来的磅礴自信,目光之中却是很少见的闪烁着一丝迷醉,罕见的以一种小女人的姿态笑嘻嘻的继续问道:“那么五行雷术神通呢,难道你也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



    杨君山略微沉吟道:“修炼界关于修炼雷术神通伤人伤己的传闻并非空穴来风,不过那也是在频繁施展,并将其作为本命神通的前提下,如若只是兼修则问题不大,况且这种伤害也并非是骤然显现,而是日积月累才会出现,大多数情况下,修士完全可以凭借自身的真元以及强横的修为进行压制,乃至于控制这种反噬,雷术神通的反噬再厉害,也不可能出现一道宝阶雷术能够反噬一位道境修士的情况。”



    颜沁曦则有些担心道:“那么如兰呢?你这个亲传二弟子修炼的可是葵水神雷,而且还是本命神通。”



    杨君山听后反而浑不在意的一笑,道:“她反而是最不需要担心的。”



    颜沁曦惊讶道:“为什么?”



    杨君山笑道:“这孩子有大机缘,地阴寒泉的本源在机缘巧合之后被她炼化吸收,一身修为都能被寒冰本源强行转化变异,更不要说他的本命神通也同样被同化成了葵水阴雷,连本命神通的属性都能够她强行转化,还怕什么反噬?”



    “更何况,”杨君山的嘴角含着一丝嘲讽一般的微笑:“紫霄阁的人太过自大了,当一个人的炼体修为强横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所谓的雷浆以及雷井通道,也并不是只有雷行一脉的道境存在才能够出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