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劫至(七)
    妙煌道人不惜被灵妖王的雷鞭接连抽中,也要打破灵妖王固守待援的雷幕,这固然让灵妖王惊怒交加,却也令一旁的杨君山心存疑惑。

    不过既然妙煌道人自己愿意付出这个代价,杨君山自然也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尽管杨君山知道,这样一来,自己事实上还是落入了妙煌道人的算计。

    然而妙煌道人之所以愿意付出如此代价,又何尝不是因为身边还有帮手!

    雷光电幕被破,妙煌道人一柄逐雷剑直取灵妖王胸前,口中却是再次喷出闪烁着电光的鲜血。

    灵妖王连忙收回雷鞭细长的鞭身在身前一圈圈的盘旋,形成了一面条理分明的鞭盾,随着鞭身之上雷光蹦跳,片刻之后便勾连成了一面雷盾。

    “铮——”

    一声悠长的剑吟,逐雷剑再次无功而返,却也将这面雷盾击散。

    可那灵妖王非但没有松一口气,反而神色间浮现出惊慌之色。

    却原来恰在此时,杨君山的破天锏突然从天而降,直接向着灵妖王的头顶砸去。

    仓促之间,那灵妖王却已经来不及躲闪,只能竭力将手中雷鞭一圈圈缠绕在破天锏锏身之上,猛地将其拽得偏了一偏,让开了要害部位,将其左臂砸得粉碎。

    那灵妖王痛呼一声,脚下雷光炸射,整个人便飞快向后退去,要与身后眼看就要赶来的那名域外蛮修汇合。

    却不料便在这个时候,一层雷网突然在灵妖王身后乍现,灵妖王一时不查却是整个人撞在了雷网之上,顿时大叫一声,连忙向前扑去。

    而早有准备的妙煌道人却是御使逐雷剑直奔而来,那灵妖王前扑而来却正向是要撞上逐雷剑的剑尖!

    那灵妖王惊慌之下,整个人的身躯却是诡异的在半空之中蜷缩了起来,就像是一根树藤扭曲着盘在枝干之上一般,却是险之又险的避开了妙煌道人蓄谋已久的一击。

    不过从逐雷剑剑身之上炸裂的雷光还是击中了他的身躯,然而那也只是神通的余威而已,最多也只能令灵妖王几乎要化作原形的身躯微微扭曲抽搐,却还远不足以致命。

    然而这个时候,杨君山的破天锏再次呼啸而至!

    那在雷光之下短暂的抽搐却是令灵妖王失去了最后躲闪的时机!

    “嘣——”

    破天锏就像是砸在了一根弓弦之上,那灵妖王柔韧的身躯之中居然还蕴藏着强横的反弹之力,哪怕是在九仞真元的掌控之下,还是将破天锏弹飞。

    一根千年雷藤在半空之中扭曲舞动,却是那灵妖王为了挡住杨君山这致命的一击,不得已之下现了原形。

    然而杨君山的破天锏又岂是那么好接的,那灵妖王的本体此时被击中的部位,内中筋络早已经错断,虽然还保持着生机,可过不多久便要枯萎坏死,如今也不过凭借着灵妖本体强横的生机用以维持。

    可妙煌道人岂会放弃这等好机会,逐雷剑在半空之中拉开了一条常常的银丝,划破虚空之后只管拦腰一斩,任凭那千年雷藤的身躯如何舞动,却都无法避开这一剑,整个身躯顿时被斩做两断。

    远处那蛮族修士放声狂吼已然来到近前,然而眼前发生的一切却都已经来不及阻止。

    这一次便是连妙煌道人似乎都放轻松了不少,尽管他之前屡屡行险,甚至不惜得罪杨君山也要算计他与自己联手,但至少结果还算不错,三位溯着雷劫从域外进入雷州的雷劫境道修已经被杀了两个,尽管还剩下最强的一个,但此时至少他与杨君山联手之下也是二对一!

    然而正所谓乐极生悲,哪怕妙煌道人千般算计,却也有一点没有算到的是,灵妖王体内蕴藏的磅礴生机,令他哪怕是在生机断绝的情况下,仍旧能够支撑他濒临湮灭的灵智发动最后一击!

    原本已经被斩做两断的雷藤本体突然从地面之上弹起,内中蕴含的一丝雷源被尽数激发,带着雷霆电啸分别向着妙煌道人和杨君山的身上抽去。

    这一下兔起鹘落,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妙煌道人仓促之间只来得及在身前结成一片雷网,却随即便被雷藤本体破开,重重的抽在前胸之上,整个人顿时向后飞去,人在半空之中便再次喷出一口鲜血,他都已经不晓得这是自己第几次吐血了。

    而另外一边的杨君山比妙煌道人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一身实力早已经十去七八的他,应对比妙煌道人还要慢,不过因为杨君山身材高大的缘故,那半截雷藤本体却是抽中了他的腹部,在被抽飞的过程当中,整个人如同一只大虾一般将身躯弓了起来,一口逆血尽数喷在了自己身上。

    而那两半截雷藤本体却是在此时耗尽了体内最后的生机本源,从半空之中掉落在地面之上弹了弹,最终却是一动不动。

    然而这个时候的妙煌道人以及杨君山非但没有脱离险境,反而陷入了更加恶劣的危险之中。

    二人联手用尽心机最终斩杀两位域外雷劫修士,却也激怒了最后追赶而至的那位雷劫蛮修!

    眼瞅着二人被雷藤灵妖王临死一击抽飞,那蛮修纵身而起,手中却不知何时多了一柄巨大的骨槌,拦腰一扫,划开一道腥风赤雷,便向着已经重伤的二人追去。

    那最后赶来的蛮修却是想着趁着二人重伤的机会,要以一己之力击杀妙煌与杨君山二人。

    早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二人这一次再不用任何的算计和心机,二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联手应对,重伤之下强行激发丹田潜力,破天锏与逐雷剑强行祭出,联手在半空之中挡住了那蛮修的骨槌。

    “轰隆隆——”

    一连窜的闷响传来,却并非是之前三人斗法的声势,而是原本因为杨君山渡劫抽离雷源而变得晴空的天空,此时却再次有乌云雷闪从四面八方向着众人的头顶上空汇聚而来。

    跌落在数十丈之外的妙煌道人和杨君山借助着手中的法宝勉强站起身来,两人此时看上去哪里还有一丝大神通者的身形气度,灰头土脸,衣衫偻烂,看上去狼狈异常。

    “轰隆隆——”

    雷沼四周的雷云正在飞快的前来填充这里晴朗的天空,天空之中的雷鸣电闪也越发的频繁沉重。

    那蛮修抬起头来看了看头顶汇聚而来的雷云,又分别向着几乎快要油尽灯枯的妙煌道人和杨君山各自深深看了一眼,随后却是一转身大踏步的奔跑着离开了。

    妙煌道人和杨君山大惑不解,两人各自看了一眼,那妙煌道人目光之中似乎还有一丝蠢蠢欲动,可最终还是颓然叹了一口气。

    在最终确认那蛮修是真正离开之后,两人最终松了一口气,不顾形象的跌坐在地面之上,只是两人仍旧各怀心思,而杨君山看向妙煌道人的眼神尤其不善。

    妙煌道人见状苦笑一声,道:“这一次却是连累杨道友了,老夫也不晓得道友会在这里渡劫,不管怎么说,多谢道友救命之恩。”

    杨君山冷哼一声,他才不相信妙煌道人之言,不过却也并不说破,但他的态度已经说明一切。

    妙煌道人见得杨君山的神态,神色间苦涩之意更深,道:“看来杨道友对于老夫成见已深,也罢,既然如此,你我就此别过,那灵妖王本体乃是一条千年雷藤,乃是修炼界不可多得的天材地宝,便留给道友作为礼物赔罪。”

    说罢,却是缓缓的站起身来,向着先前那蛮修离开的相反方向走去。

    杨君山目光盯着妙煌道人的后背,眼见得他走出了数十丈外之后,目光一闪,这才转了过来看向了那被斩断的两半截古雷藤。

    而就在他转过头去的刹那,原本已经走到百丈之外的妙煌道人突然转身,逐雷剑在虚空之中拉开了一条细长的银丝,悄无声息的拉近了近百丈的距离,便要向着杨君山的咽喉刺来。

    眼见得杨君山的咽喉就要被刺穿,却听得“叮”的一声脆响,破天锏却不知何时已经拦在了杨君山的身前,那一根细丝准确的点在了破天锏的锏身之上,继而露出了逐雷剑的本体,而在这个时候,一声炸雷才紧跟着在百丈之外的妙煌道人身前传来。

    “为什么?”杨君山凝声问道,不过神色却是显得异乎寻常的平静。

    “当然是要杀人灭口了,”妙煌道人低声笑了起来,同时还不时的咳嗽两声,溅出星点的血沫,接着道:“杨道友不也早就在防备了。”

    说话之间,逐雷剑突兀的在身前消失,而后一根银色细丝在虚空之中越拉越长,渐渐的将杨君山圈在了中央,而后破天锏与逐雷剑的交击之声环绕着杨君山四面八方响起。

    杨君山仍旧冷静异常,沉声道:“杨某只是好奇你究竟想要掩盖什么,几个域外修士罢了,难道说这雷沼之中还隐藏着一条通往域外的密道?”

    妙煌道人突然暴喝一声,逐雷剑的雷芒霎时间渲染开来,只听得他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道:“我倒要看看刚度过雷劫又被重伤的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杨君山手持破天锏在身前一划,碎裂的虚空将四周蜂拥而至的剑光吞噬一空。

    “有一件事前辈或许不知道,”杨君山手中托着山君玺,淡淡的说道:“杨某的伤势或许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