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灵根
    杨君山来到阁楼秘境的时候,里面正吵作一团。

    不过因为杨君山的到来,这里很快就变得鸦雀无声,显然对于已经封门闭关的杨君山的突然出现,在场之人显得即意外又心虚。

    “怎么不吵了?我还想听一听你们到底是因为什么争吵。”

    杨君山笑着说了两句,转身向杨君琪问道:“十妹,时间应当已经足够了,怎得木脉仍旧不曾提升到中型,可是出了什么问题?”

    杨君琪张了张嘴,目光却在秘境中的几人身上扫过,最终却不晓得该说什么。

    杨君山却对身后一群人不会理会,只是笑看着杨君琪,道:“怎么连话也不说了?”

    杨君琪抬眼看了一眼四哥,语气中带着一丝埋怨,道:“木脉品质提升没问题,但需要灵根作为木脉提升后的主导,咱们杨家的灵根、灵植不算少,现在争起来了。”

    原来木脉的构筑往往与灵植之类密切相关,要是用相同的灵植来构筑木脉那还好说,就像是凉玉山脉蟠桃山上的桃树,又或者是灵溢宗的桑木林之类,因为种类、品质大致相同,也就无所谓脉络主导之类的东西;而杨家的木脉构筑却是由各种不同的灵植种类形成,这样一来虽说木脉构筑的速度极快,但却需要一样品质较高的灵植作为主导,用来统一协调各种灵植所构建的木脉脉络。

    如此一来,问题就来了,能够作为木脉主导的灵植品质自然要够高,而一旦能够主导整个木脉脉络,那么这样灵植本身自然也会得到巨大的好处,于是,针对到底将哪一种灵植作为木脉提升后的主导一事,秘境中的几位展开了争论。

    杨君山又问道:“你原本是怎么打算的?”

    杨君琪道:“咱们杨家构建木脉的秘术原本是十三弟妹提供的,当初家族构筑的下品木脉也一直都是十三弟妹主持,而那个时候木脉的主导便是十三弟妹一直以来培育的灵桑王树,所以这一次原本是打算以灵桑王树作为木脉主导继续提升的,这样一来也可以省去许多麻烦。”

    杨君山点了点头,平心而论,桑椹儿对于杨氏是有很大贡献的,灵桑王树本身品质可算得上是灵根,况且受木脉成型滋养之后快速成长,结出的桑葚乃是只供杨氏家族内部使用的灵珍,桑叶也是千年冰蚕的专用食物,加上周围日渐成材的灵桑树形成一片桑木林,形成了杨氏家族一项极为重要的资源产出。

    “那灵桑王树的确是可以撑得起一条中型木脉,可那也是极限了,如果日后这条木脉品质继续提升,比如说提升到大型木脉,到时候该怎么办,灵桑王树能撑得住吗?”

    杨君山温声望过去,却见说话的是一个头上扎着朝天辫,说话却一副老气横秋模样的杨果。

    杨君山看他的时候,杨果也看到了杨君山的目光,立马换了一副讨好的神色,笑嘻嘻道:“老大,让我来做木脉主导吧,我的本体别说支撑一条中型木脉,便是日后主导一条大型木脉都没有问题呢!”

    说到这里,杨果转头又看向了其他人,说道:“主导一条木脉无非就是看中三个方面,一是自身品质够高,二是能够贮存更多的木脉元气,三么自然就是木脉元气的调控了。”

    然后杨果很是嚣张的拍了拍自己的红肚兜胸脯,道:“咱的品质有人怀疑么?三千年的灵参,要论年岁谁能跟咱比?木脉元气的拓展与贮存就更不用说了,当初西山遭遇各派围攻,大阵五行地脉流转,可不就是咱的肚子最大?至于元气调控,嘿嘿,咱可是木行灵妖,天生就是操控木脉元气的能手。”

    杨果得意洋洋的刚刚说完,便听得一道揉揉的声音插了进来,道:“果果哥哥能做到的,杨杨也能做到呢,杨杨也是灵妖。”

    杨果愤怒的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灵妖小女孩杨杨的个头比矮胖敦实的杨果还要高,可见得杨果看过来,还是很快便抽身躲在了杨君馨的身后。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桑椹儿开口了:“四哥,你可知道灵溢宗的木脉都多少条,他们又是通过什么来主导这些木脉的?”

    “唔?”杨君山看了桑椹儿一眼,若有所思道:“你想说什么?”

    桑椹儿看了杨果和杨杨一眼,道:“灵溢宗的传承底蕴便不必多说了,便是大型木脉都绝不止一条,以他们的实力便能够找到一两位木行灵妖来操控这些木脉也并不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然而灵溢宗却宁可培养出更多的灵桑王树,也不曾用灵妖之类前操控木脉。”

    桑椹儿说到这里,看了一眼脸上显出纷纷之色的杨果,道:“诚然,无论是杨果还是杨杨,他们都是木行一脉的天地精灵,对于木脉的掌控自然要远远超过只能勉强达到灵根级别的灵桑王树,可五行地脉终归是一个整体,而五行地脉本身又是五行雷光道阵的一个组成部分,而这种庞大的体系的运转与支配,向来都是需要一个声音的。”

    桑椹儿虽然没有明说,但杨君山却已经明白她的意思了。

    身为五行雷光道阵的实际建造者和掌控者,没有人比杨君山更明白在怎样的情况下才能够更大的发挥出道阵本身的威力。

    作为一座庞大的道阵体系,只要延伸下去,怕不是要涉及到成千上万个方方面面,只有在内部每一个延伸部分都能够做到一丝不苟的运转之后,才能够维持大阵威力的发挥,在这个时候,重要的往往不是每一部分做得足够好,而在于每一部分都少犯错甚至不犯错。

    以灵妖来操控木脉,固然能够令木脉中的运气运转发挥到极致,然而但凡是有意识的活物,几乎都不可能将所有的精力乃至一切都关注在一件事情上,这跟囚禁或者坐牢有什么分别?

    无论是杨果也好,杨杨也好,都不可能一生一世只用来做调控木脉元气运转一件事,哪怕这件事本身对于他们的本体有着绝大的好处,而且有意识的存在难免就会有自己的想法,更何况是如杨果那般跳脱的性子,让他一时半会儿救救场肯定能做得到,甚至还能做得很好,真要让他长年累月的调控木脉元气,他不出什么幺蛾子才是大大的怪事。

    杨果拍着自己的胸脯,信誓旦旦道:“老大放心,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你让我捉兔我绝不杀鸡!”

    可这副模样反而让杨君山更加不敢用他了。

    杨杨也从杨君馨身后探出脑袋,道:“杨杨向来最听哥哥的话呢!”

    面对几个人或期待或忐忑的目光,杨君山笑道:“你们几个算是家族里面对于木行一脉见识最广的人物了,正巧这一次在域外得了一件宝物,不过我却是陌生的很,正想要移植到秘境的灵园当中,正巧你们都在,也跟着来看看,看能不能看出这宝物的跟脚。”

    说罢,却是径直来到了灵园之中,并将刚刚那布满了禁制的花盆拿了出来。

    在见到这只布满了禁制光幕花盆的时候,桑椹儿等几人便浮现出了惊诧之色,显然那花盆中之物品质非凡,否则断然不可能采取如此夸张的保护方式。

    在杨君山将花盆中的植株移植在灵园之中,并在植株周围设下简单的禁制之后,众人看着这颗其貌不扬的小树上萦绕着的淡淡的赤金色霞光,以及在稀稀拉拉的枝叶中缀着的那一颗闪烁着银色豪光的,疑似果实之物,特别是任凭他们如何观看都无法看穿那层银色豪光,一窥果实真面目之后,一个个都露出了惊疑不定的神色。

    特别是杨君琪,她之前曾经在杨君山的手中接触过稷土,而在杨君山一支这颗植株的时候,她分别从植株的根系处感受到了比先前更为精纯浑厚的土行元气以及生机。

    桑椹儿毫不犹豫道:“这颗植株的品质在灵桑王树之上。”

    “岂止!”

    杨果绕着植株不停的转着圈,目光之中闪烁着灵动和震惊交织的光芒,道:“灵植、灵根、仙根,我杨果的本体在灵根之中都能算作上品,可现在我怎得却感觉这灵根居然还能压我一头,此物莫不是仙根级别?”

    杨果之言说出,在场之人尽皆面露震惊之色,就连杨君山都呆了一呆。

    杨杨这时也小心翼翼道:“杨杨感觉它好厉害呢,不会是那什么木行至宝吧?”

    “五行至宝都是死物,哪怕是木行至宝也是一样,生机蕴含的再多,也不可能再生根发芽。”

    杨果瞅了杨杨一眼,然后又看向小树,道:“认不出来啊,不过我能感觉到,此物肯定与我灵参一脉有些关联。”

    说到这里,杨果一扭头看向杨君山,道:“老大,此物你究竟是从哪里得来的?”

    杨君山笑道:“是从一位极厉害的炼丹师手中得来的,那炼丹师似乎想要催生此物,不过他布下的催生手段已经被我破了八成。”

    杨君琪这时心中一动,难得笑了笑,道:“说起家族中对于灵植、灵根的见识,应当还有一位博闻强识不下于十三弟妹才是。”

    “哦,是谁?”杨君山顿时很感兴趣。

    杨君琪朝着杨君馨努了努嘴,道:“当然是我们的蓝大师了。”

    杨君山闻言似笑非笑的看向了杨君馨,却见她脸色通红,道:“怕是不行了呢,他这几日正在没日没夜的整理大哥给他带回来的许多玉简、丹药和传承,整个人都快魔怔了,这会儿谁叫他也不会离开的。”

    “哦,那就算了!”

    杨君山笑了笑,道:“虽然还不明白此物的跟脚,但它的品质想来是没人质疑了的,那么用此物来做木脉提升后的主导,想来是没什么问题了吧?”

    桑椹儿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杨果左看看又看看,嘴里低声嘟囔道:“该不会真是仙根吧?”

    只有杨杨小声道:“我听哥哥的,哥哥说什么就是什么。”

    杨君山朝着杨杨笑了笑,道:“那就这么说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