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归来(求订阅)
    杨君山的撞碑之举只是他的灵机一动,事实上就连他自己也不晓得这么做是否会有意想之中的事情发生,可最终的结果也显然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小~说~suimeng~

    只是撞碑之后的昏迷、吐血,也只不过是七分真三分假,为的不过是在不着痕迹的情况下,将与镇仙碑接触的时间进行的更长一些罢了。

    好在被紫苑道人拉走的刹那,杨君山堪堪得到了他最终想要的结果。

    只不过因为在这瞬间发生在他神识脑海中的异变,令他一时间难以捋顺,因此,整个人看上去显得有些昏昏沉沉,只是一味的在紫苑道人的拉扯之下如同木偶一般向前踉跄奔走。

    隐约间,杨君山似乎察觉到青石广场上有数道身影正向着他奔来,似乎想要阻拦他离开。

    不过就在他被紫苑道人拉着接近离开青石广场的空间通道的时候,又有两个身影从他身后两侧切过来,堪堪将身后追来的几道身影挡住,而且那两道身影看上去还有些熟悉,似乎是东流道人和桑无忌。

    紧跟着又是熟悉的空间波动,扭曲的空间试图将它撕扯的力量加诸在杨君山的身上,却又被附着在他身上的天地意志以及强横的肉身修为所抵挡。

    紫苑道人一开始还要将自身所炼化的天地意志让度一部分给杨君山,帮助看上去重伤之后连神智还有些不清醒的杨君山抵挡空间之力,却发现自己却是多此一举,不由的回过头去有些狐疑的看了杨君山一眼。

    广寒宫中,原本热闹的宫殿之中此时似乎显得有些冷清,可实际上却并非是里面汇聚的道境修士很少,而是已经有不少人似乎已经得到了什么消息,而后原本神识纵横,热闹非凡的宫殿一下子便变得冷清起来,所有人都在静静的等待着什么。

    而后,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当中,一道空间门户开启,被紫苑道人拉着的杨君山终于出现在了广寒宫之中,哪怕这里的修士多是以神识交流,此时杨君山也仿佛能够听得清楚一声声倒吸冷气的声音。

    “这家伙居然没死!”

    这几乎是大部分广寒宫中道境存在的心声。

    二人在广寒宫中未作停留,直接返回到南天门坊市,这里便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们两个了。

    “清醒过来了?”紫苑道人瞥了他一眼问道。

    “嗯。”杨君山不好意思的收回了手掌,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紫苑道人没有急着回答,反而是问道:“你当真受伤不重?”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嗯,并不太严重,只是脑子有点晕,这会儿已经清醒过来了。”

    紫苑道人点了点头,即冷笑着回答他刚刚的询问,道:“这还用问,九驷前辈登仙在修炼界造成了老大的风波,作为唯二的当事人,没人敢去询问九驷前辈发生了什么,也问不了,但你可就不一样了,现在凌霄殿中雷劫境以上的存在,明里暗里十有都想要从你口中得知当时九驷前辈登仙的具体情况。”

    “那有什么好隐瞒的,谁想要知道告诉他们就是了,没必要搞得这么兴师动众吧?”

    杨君山兴意阑珊的摇了摇头,道:“晚辈现在却是想要知道,前辈究竟是怎么知道晚辈会在这个时候回来的,还有东流和桑无忌两位前辈,这怎么看也不像是碰巧啊!”

    紫苑道人听了杨君山的回答,好悬一口气没缓上来,怒极而笑道:“谁想知道告诉谁?你知不知道你究竟掌握的是什么秘密?这些对于雷劫境以上的存在又意味着什么?”

    杨君山眨了眨眼睛,道:“这有什么,不就是找了一座残缺的仙阵,想要在登仙的时候抵挡昊天镜么,可最终还不是没能抵挡得住?”

    “仙阵?”

    紫苑道人先是一惊,看了杨君山一眼,恍然道:“难怪要带你去。”

    即,紫苑道人又意识到了什么,脸上浮现震惊之色,声调也一下子之拔高:“仙阵?你的阵道修为居然已经能够涉及到仙阵了?”

    杨君山被紫苑道人双目中陡然迸射而出的奇光盯得浑身有些发麻,连忙道:“当然不可能这么简单啦,晚辈也只是去打打下手而已。”

    “本尊当然知道不可能这么简单,要是那么容易就能够登仙,就能够摆脱昊天镜的控制,那么我们所在的这方世界恐怕早就暴露在域外星空了。”紫苑道人没好气道。

    杨君山想了想,道:“这么说三位前辈能够将晚辈回归的时间算得这么准,应当也是得到九驷前辈的通知了?”

    紫苑道人点了点头,道:“事实上我们也是刚刚知晓,自从九驷前辈登仙成功之后,你已经在域外失踪七年,要不是西山之上你的魂灯安然无恙,恐怕我们早就以为你已经陨落在域外了,就这,修炼界还有不少传言,认为你其实早已经陨落,还有说是九驷前辈用了不知名的邪术,以牺牲你的性命为代价才成功登仙。”

    而杨君山点了点头,总算明白了先前他在域外分明还没有到达距离修炼界千里的范围,却能够沟通魂镜开启空间通道回归的原因了,想来应当便是九驷仙尊暗中出手接应的缘故,

    而紫苑道人说到这里,上下打量了杨君山一眼,奇怪道:“说实话,你真没有渡过雷劫么,不会是用什么神妙秘术隐藏了修为吧?不然怎么可能在域外坚持近七年的时间?”

    这回轮到杨君山有些没好气了,道:“前辈别开玩笑了,晚辈只不过是得了九驷前辈的提点,在肉身修行之上有了更进一步的提升,这才减缓了魂镜的消耗,不过话又说回来,九驷前辈也有些不太够意思,他都已经成仙了,杨某被困在域外无从回归,他老人家也不曾出手接应一下,好歹也已经是仙尊了呢。”

    紫苑道人瞅了瞅杨君山,道:“这却是你误会他了,自从九驷前辈登仙被昊天镜从域外摄回之后,便被囚禁在了昊天镜之中,这些年来凌霄殿中所有人都想要与之联络,却始终都无法做到,甚至连几位仙尊似乎都力有未逮,而这一次九驷前辈不知用什么办法给我们传讯,而我们再想要找到他却无法做到。”

    说话间两人已经出了南天门,望着远处那茫茫阵雾,紫苑道人道:“便送到你这里,接下来应当不会有什么意外了,现如今玉州又快要乱成一锅粥,你回去之后正好可以收拾残局。”

    杨君山神色一怔,道:“怎么回事儿?”

    紫苑道人笑道:“事情有些复杂,不过你却是可以回去问一问你那道侣,她有可能也是幕后推手之一,或许知道些什么,本尊还要尽快返回凌霄殿一趟,以免那两位在凌霄殿遭遇什么意外。”

    说到这里,紫苑道人又忍不住问道:“你当真要向所有人透露九驷前辈登仙的过程以及所用的方法么?要知道,即便是你将之公开,麻烦也不会断了的,别忘了,如今的你本身就是修炼界最为顶尖的阵法大宗师,更何况还是唯一一个曾经亲手接触过仙阶阵法的大宗师!”

    杨君山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道:“前辈提醒的是,那么晚辈回去以后便以养伤为名,先闭关个几年,然后再说吧。”

    紫苑道人似乎从杨君山的言语当中听出了什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之后,转身便返回了南天门。

    杨君山刚刚从传送阵返回西山,便察觉到山顶之上似乎有些动静。

    山顶之上,颜沁曦和杨君琪正在试图劝说一位道境的存在不要离开。

    “三十年时间已经远远超出,必须要回归了。”一道低沉而缓慢的声音传来。

    颜沁曦皱了皱眉头,道:“可否再缓一段时间,外子如今并不在西山,阁下当初便是外子从仙宫延请而来,如今要走,也要同外子打声招呼吧?”

    厚土傀儡“吱吱嘎嘎”的摇着头颅,道:“不用了,接引已经数次召唤,很不高兴了,今日必须离开。”

    杨君琪突然开口道:“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只要杨家能够满足就一定做到。”

    厚土傀儡继续摇头,却并没有开口。

    “你要离开?是接引童子一定要你离开,还是你自己愿意离开?”

    杨君山的突然出现显然出乎了在场两人一尊道境傀儡的预料之外。

    “君山!”

    “四哥!”

    颜沁曦和杨君琪看到杨君山的刹那,都忍不住惊呼道。

    杨君山朝着两人笑了笑,然后又看向厚土傀儡,道:“这些年杨某为外事羁绊,说起来还要多谢厚土兄你坐镇西山,才能让杨某能够放心外出。”

    厚土傀儡不知为何却并未马上回复杨君山的感谢,沉默了片刻之后,这才缓缓道:“无妨,我呆在这里很舒服。”

    杨君山点了点头,然后转向杨君琪问道:“十妹,阁楼秘境中的木脉构建的如何了?如今咱们家族的守护大阵的五行地脉,便属木脉这里还存在一个短板了。”

    杨君琪想了想,道:“还是无法达到中型木脉的条件,十三弟妹说阁楼秘境中的木脉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只差一个契机,或许就能够完全升华,晋升为中型木脉了。”

    杨君山一伸手,掌心之中已经多了一颗鸽子卵大小的灰黑色土丹,道:“将这个给十三弟妹拿去,告诉她将之融入灵植园之中,或许便能迎来木脉晋升的契机也说不定,而且你自己也去帮忙,说不定对你也有不小的好处。”

    杨君琪结果那颗‘土丹’,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厚土傀儡突然开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