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剧战(求订阅)
    面对墨崖道人的抢攻,杨君山居然不曾采用针锋相对的手段,反而是腾出一只手来在虚空之中一抹,一连三道空间屏障在他身前构筑而成,那巨大的空间斧刃每击破一层屏障便会自行消弭一些,待得三道屏障击破,墨崖道人的全力一击的威力已经被化解了四分之三,剩下的一道细小刃光只是被他伸出手掌轻轻一抹便化解于无形。

    与此同时,在竭尽全力于半空之中当下山君玺的赤星道人,尚未来得及缓半口气,耳边便已经听到了墨崖道人大喊“小心”。

    赤星道人心中一慌,然而此时他却已经再难有余力做出其他应对,而后便感觉肋下一麻,他的肉身已经被击破,一个手指粗细的窟窿“汩汩”向外淌血,同时口中一咳嗽,一把血沫子也跟着从口中飞溅出来。

    杨君山的天宪指几乎击穿了他的肺部。

    哪怕在面对墨崖与赤星道人默契的联手配合,杨君山也在斗法之中展现出了压倒性的优势!

    在被天宪指重创之后,墨崖道人和赤星道人立马采取守势,两人相互配合后退,别说再行拦阻杨君山,只求杨君山别再回过头来反攻倒算便已经谢天谢地了。

    好在杨君山此时也不愿再多事,虽说他能够以一敌二并重创赤星道人,可真要拼起命来,也未必见得就能够全身而退,更何况这里是域外星空,不是他的主场,没有多少时间可供他浪费。

    眼瞅着杨君山旁若无人的转身离去,墨崖与赤星两位却没敢再追上去,此番两颗道韵丹被人夺走,两人再想要冲击华盖境还不知道要努力多久,心中愤懑可想而知。

    “可恶,这贼子实力居然如此强横,几与雷劫境存在分庭抗礼。”赤星道人愤愤而言,甚至都忘记了身上的伤势。

    墨崖道人盯着杨君山的遁光直到在星空之中再难看见,这才冷声道:“不能让此子这般容易逃走。”

    赤星道人没好气道:“那该怎么办,谁知道此子居然能够在星空之中呆七年时间,如今浩然书院、妖帅府和祝融部落的人恐怕早就已经离开了。”

    墨崖道人沉声道:“他出身周天世界的身份几乎已经可以确定,那些人虽然已经离开了九连星宫,可却未必没有守着他所在的那方世界,我们只管将消息送到,让那些人在他的家门口埋伏便是了,只是就怕老师日后归来怪罪。”

    赤星道人脸上先是一喜,紧跟着又是一狠,道:“就这么办!且不说老师什么时候回来,就算回来了,也未必就会全然站在他那一边。”

    ----------

    星空世界之中难辨东西南北上下,尽管此前杨君山有过两次随同九驷仙尊在星空之中穿梭的经历,但那个时候九驷因为避免行踪泄露,而对杨君山也有所隐瞒,尽管他在暗中已经推算出返回周天世界的路途,但此番单独一人在星空之中跋涉还是第一次。

    在星空之中辨别路径,主要靠周围巨大的星辰天体,饶是杨君山脚下有飞遁法宝相助,归途之中也几乎算得上是顺利,待得丹田之中已经频临溃散的魂镜感知到昊天镜位置所在的时候,他也已经在静寂的星空之中飞遁了月余时光。

    途中虽也数次遇到过域外修士,甚至还曾与几人交手冲突,但杨君山归心似箭都选择了避让,同时他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也令对方感到忌惮,并未出现死缠烂打的情况。

    然而在接近周天世界之后,杨君山却突然发现在周围星空之中,域外势力的巡视仍旧极为严密,这让他大为不解,难道是说周天世界之中又有什么重要人物闯到了域外,让域外势力在此拦截,阻止他回归不成?

    不过好在杨君山并非愚蠢之辈,立马便又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说是墨崖与赤星那两个搞的鬼,将我的行踪泄露给了这些域外势力?

    然而归途在即,哪怕这些域外势力将回归的途径堵得严严实实,杨君山在心中咒骂之余,也只能选择硬闯。

    在虚空之中隐藏了身形,然后在借助一些天体陨星的掩护,循着丹田之中魂镜所感知的方向,杨君山慢慢的向着周天世界接近,只要能够进入距离周天世界三千里的范围之内,他便可以直接利用魂镜沟通昊天镜开启回归的通道。

    然而杨君山显然还是低估了那些试图入侵周天世界的域外势力对他的重视程度,他能够借助那些星辰天体的掩护接近周天世界,那些域外修士又怎么会想不到,就在他在一颗浮空陨石的下方悄然前进之际,一道光芒突然从陨星的上方横扫而过。

    杨君山暗中一声不好,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抬头看去时,却正见到一名域外修士正手持一面铜镜从陨星上开辟的一座隐秘的洞穴之中出现,此时也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被镜光扫出了身形的杨君山。

    “他在这里!”

    那域外修士惊中带喜,跳着脚喝道:“他出现了,那个杨君山出现了!”

    杨君山看着那域外修士一身儒冠衣袍,大骂一声又是儒修误我,索性不再隐藏身形,全力驾驭脚下遁光朝着周天世界所在的方向硬闯。

    而与此同时,在那域外修士喊破他的行藏之后,周边星空之中四面八方上下都有遁光朝着杨君山所在的位置围剿而来,显然这一次为了堵截他,域外一方也是下了好大的力气。

    事已至此,杨君山不敢再有所保留,暴吼一声,身形陡然涨大至一丈高低,山君玺被他奋力抛出,挟着撼天灭地之威向着身前砸去,而后破天锏在他手中向着头顶一竖,大喝一声“天诛”,体内真元如同溃堤的洪水一般倾泻而出。

    与此同时,在杨君山四面八方上下周天十里范围之内,所有的大小星辰天体三十丈以下都被引动,虽然十丈以上的顶多只是在虚空之中挪了挪位置,可十丈以下的陨石之类却霎时间暴乱,在星空之中胡冲乱撞,七八个域外修士修为不济,当即被陨石砸中,顿时三死五伤,余下一些修为尚可的,也被砸得狼狈不堪,不得不四下躲闪,哪里还有工夫去拦截杨君山。

    只有剩下修为明显在道境以上的寥寥四五个存在,仍旧冒着陨星乱冲,坚定不移的向着杨君山飞遁的方向封堵而去。

    这个时候,杨君山已经当先与拦在他面前的两位域外道修相遇,不过那两位显然也没有勇气正面抵挡飞砸而至的山君玺,只能选择从两旁让开。

    而杨君山等得便是这么一个时机,撼天神通挟着山君玺之威卷起的空间乱流,令那两位域外道修哪怕是让开了路径也一时间难以稳定身形,而杨君山就在这个时候手持破天锏当头砸向左侧的那位域外道修。

    那域外道修被杨君山的气势所慑,兼之身形不稳,只能避敌锋芒一路后撤,而右侧的那位道修则因为紊乱的空间乱流也无从相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杨君山不但冲破两人的阻拦,甚至还将同伴一举击伤。

    杨君山在瞬间展现出来的凶悍显然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之外,迎面拦截顿时变成了身后追击,然而右侧的那位道修也只能硬着头皮追赶,好在这个时候从其他方向赶来的三位道修也追了上来,这让他稍稍放下心来了。

    然而便在此刻,原本应当闷头逃窜的杨君山突然扭身向后,一张长弓出现在他的手中,一根三尺有余的骨箭出现在弓弦之上并被拉满,随着弓弦反弹,一声奇异的怪啸尚未传来,那一道箭影已经穿透虚空,化作一只龙形虚影向着那位道修撞来。

    那道修大惊失色,连忙扭转遁光避开,如此却是一下子便被杨君山抛开了数百丈距离,再想要追赶却是难了。

    然而不等那道修庆幸自己好运避开了偷袭,一声来自同伴的惨叫却惊出了他一身冷汗。

    寻声望去之际,却见刚刚他避开的那一道箭光却好死不死的穿透了跟在他身后的那名同伴。

    他那名同伴正是先前与他联手欲正面拦截杨君山的道修,在一开始被杨君山以破天锏击伤之后,心中虽然不忿,却也只能跟在他身后继续追击,妄图借助众道修围攻之力报仇,却哪里料到杨君山回首一箭被前面的同伴避开,而他却一时间却躲闪不及,一条肩膀算是废了,连带着还恨上了刚刚那名躲闪的同伴。

    杨君山手段凌厉,虽然令试图围攻他的域外道修心惊不已,但在对方联手的情况下也无法吓阻,剩下的四位道修仍旧紧紧的追在他的身后,而与此同时,随着他强闯周天世界的声势越来越大,听到动静的域外修士也越来越多的从远处赶来。

    杨君山却不敢有丝毫放松,因为从始至终,真正能够凭借一己之力阻挡杨君山的域外大神通者尚未出现。

    眼见得身后四周域外道修追近,杨君山双手一合而后向外推出,体内真元涌动,一层层的青金色光华以他为中心向着星空之中扩散,原本因为天诛道诀而被引动乱撞的大小陨石瞬间被牵引,在虚空之中形成四条巨大的陨石带,就如同四条巨大的绳索,向着四位域外道修拦截而去,试图阻止他们追逐杨君山的脚步。

    两仪元磁神光,杨君山第三道本命神通也已经出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