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识破
    一秒记住【】,为您。九驷仙尊登仙的动静闹得如此之大,以至于整个九连星宫的势力都有暗中关注,特别是最后九驷仙尊被那一道光照摄走生死未卜之下,更是令人浮想联翩。

    如此一来,九驷仙尊留下来的星崖之地自然便进入了有心人的法眼,在星隅仙尊不惹凡尘,七塔祖师又被登仙的九驷仙尊重创之后,第一个吃螃蟹的势力终于出现了。

    “星相域连横道祖前来拜见九驷仙尊,贵方缘何迟迟不做回应,难道这便是星崖之地的待客之道吗?”

    一道沉冷的声音回荡在星崖之地上空,星崖之地的守护大阵非但没有开启,反而撑开了一层层阵幕,守护的愈发严实了。

    静室之中,星崖之地外的动静自然瞒不过杨君山,他也没有想到九驷仙尊成仙才不过短短三月,便已经有人找上门来,也不知道来人是真知道些什么,又或者干脆就是被人拿来当枪使。

    听得静室外匆匆而至的脚步声,杨君山嘴角掀起一丝轻蔑的笑意。

    “杨道友,星崖之地外来了恶客,还请道友看在老师面子上助我等一臂之力!”

    刚一见面,赤星道人便极为诚恳的向杨君山请求道。

    “不忙,”杨君山微笑道:“两位总该让在下知道大阵之外那位连横道祖的底细吧?”

    或许是受杨君山冷静感染,原本有些紧张的赤星道人也慢慢平静了下来,道:“九连星宫顾名思义,其实便是九座星域组成的一座星宫地域,通常而言,这九座星域各有一方势力掌控,除去星隅星域传说有仙人坐镇,地位超然之外,便要数星崖之地和星峰星域两家实力最强,星崖之地乃是老师道场,而星峰星域则是七塔祖师之地,这两位便是九连星宫实力最强的黄庭道祖,当然,老师如今已经登仙。”

    赤星道人顿了顿,见得杨君山听得认真,只得继续说道:“而其余的六座星域的为首之人则多为雷劫道人或者华盖境修士坐镇,这连横道阻便是星相星域的首领,度过雷劫已经上百年,据说已经达到了雷劫境的巅峰,只差一步便要凝聚道果踏入黄庭,而他身旁那一个则是他的结义兄弟雷浩,也是一位庆云境的道祖,不过据说乃是异物得道,因为三个月之间老师登仙闹出的动静太大,如今整个星宫怕是都已经知晓老师成仙之后不知所踪,如今这连横道祖找上门来,分明便是来者不善。”

    杨君山闻言点了点头,道:“事实上赤星道祖根本无需担心,杨某对于这七星残阵却是极具自信,在下之前便说过,只要你与墨崖道友掌控了整个大阵,便完全能够抵挡得住雷劫境修士的冲击,可事实上,七星残阵哪怕是黄庭道祖,也未必就能够打得破。”

    杨君山虽然说得极为笃定,但赤星道人却仍有担忧,只是却不好喧之于口而已。

    杨君山见状想了想,道:“也罢,在下便与两位一同去见一见这位连横道祖和他的结义兄弟,如若当真来者不善,杨某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赤星道人闻言大喜,杨君山好歹也是华盖道祖,纵然二人不知其实力,但其阵道造诣却是再清楚不过的,到时候若真要动手,即便不是对手,有杨君山相助,也能让初次掌控七星残阵的二人将守护大阵的威力尽数发挥出来。

    事实上从始至终都不曾轮到杨君山出手,而墨崖与赤星两位道人也第一次真正领略到了此时他们所掌控的七星残阵是如何的强横。

    墨崖、赤星和杨君山三人在与连横道祖二人见面不久双方便已谈崩,那连横道祖分明便是故意上门找茬,而墨崖与赤星也不可能放他进入星崖之地,双方很快大打出手,而墨崖等三人从一开始便是躲在阵幕之后。

    七星残阵的阵幕抵挡住了连横道祖的偷袭,在经历了一开始的慌乱,以及初次掌控七星残阵的晦涩之后,哪怕只是在杨君山的随口指点之下,随着墨崖与赤星对于七星残阵掌控的熟悉,对于连横道祖的冲击应对起来也越发的从容起来,甚至从一开始的被动挨打,到后来的主动防御,直到最后以二人联手之力驱动最小的一颗阵基陨星直冲连横道祖发动反击。

    七星残阵所展现出来的威力不但令连横道祖心生恐惧,便是墨崖与赤星在一开始被惊呆了之后也变得欣喜若狂,杨君山先前所说七星残阵如何强大,两人多少还心存对方夸大其词的疑虑,此时看来何止没有夸大,简直就是大大低估了七星残阵的威力。

    墨崖与赤星几乎在同时意识到,只要有七星残阵掌控在手,别说九驷仙尊没在星崖之地,便是今后再也不出现,二人也完全可以凭借此阵掌控整个星崖之地。

    面对阵基陨星的冲击,连横道祖使出浑身解数,终于在间不容发之际摆脱了七星残阵的束缚,可也让他一身真元消耗的七七八八,这种在斗法中出现后力不济的情景,在连横道祖的记忆当中只怕是至少有三百年不曾出现过了,而事实上先前面对阵基陨星的冲击,他堂堂雷劫境巅峰道祖却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死亡的临近。

    没想到那九驷仙尊失踪之后,居然还留下了如此后手,难道那些成仙之人,哪怕只是一瞬,便当真有如此赶星拿月之威?

    然而相比于连横道祖,他的结义兄弟雷浩便没有如此幸运了,尽管墨崖与赤星所操控的阵基陨星是冲着连横道祖去的,雷浩道修只是被波及而已,但连横道祖能够凭借强横的实力勉强化险为夷,可雷浩只遭遇陨星冲击的余波便被重创,他的本命法宝当场破碎,一条胳膊被陨星冲过所带动的空间波动所搅碎,若非是在最后显露了妖身本体,怕是连丹田都要重伤。

    连横老祖哪里还敢多做停留,慌忙带着结义兄弟逃走,星崖之地上下一片欢腾,墨崖与赤星同样欣喜若狂,唯有杨君山一副波澜不惊的神色,七星残阵所展现出来的威力并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不过在此战过后,杨君山突然提出的辞别,却是令墨崖与赤星二人有些措手不及。

    “杨道友为何这般着急离去,可是我师兄弟二人有哪些地方招待不周?”赤星道人的殷勤总让杨君山感觉带着某种目的。

    杨君山摇头道:“实不相瞒,杨某与九驷前辈有约,如今归期以至,在下必须要离开了。”

    赤星道人仍欲挽留,道:“既是与师尊有约,道友当等老师归来亲自辞别才是,况且在下与师兄刚刚掌控星崖之地,便是这守护大阵都尚未操练纯熟,尚需道友你详加指点才是。”

    杨君山笑道:“当日星崖之地与连横道祖一战,其结果想来很快便会风传整个九连星宫,届时哪怕没有九驷前辈护佑,又有谁敢前来星崖之地滋事?赤星道友却是多虑了。”

    赤星道人却是这个时候诡异的沉默片刻,待得杨君山正有些奇怪之时,赤星道人却是突然抬起头来,看向杨俊山的目光闪烁着诡异之色,道:“七星残阵威力绝伦,外人想要打破自然不易。”

    杨君山脸上的笑意慢慢敛去,神色平静道:“赤星道友这是何意?”

    赤星道人却并未回答,反而转移了话题,道:“杨道友来星崖之地十五年,可实际上每隔五年便要随师尊离开一段时间,不知道友可否告知详细原因?若是在下盛情挽留,道友留在星崖之地的时间超出了五年,又会怎样?”

    说到这里,赤星道人看着杨君山渐渐冷下来的脸色,带着仿佛开玩笑一般的语气,道:“总不会晚归一段时间便会死人吧?”

    杨君山这个时候哪里还不晓得对方心怀恶意,心中一沉暗中戒备的同时,双目紧盯着赤星道人道:“阁下这是要打算杀人灭口了么?”

    赤星道人摆了摆手,笑道:“不不不,杨道友不要误会,你修为在我等之上,更何况这里又是星崖之地,先前在下便说了,这七星残阵外面的人难以打破,可从里面可就说不定了,真要是在这里同杨道友你火并一场,而你又是七星残阵的实际修复者,谁知道会不会对守护大阵造成破坏,到时候再引来其他趁火打劫的人可就不妙了。”

    便在赤星道人说话的同时,墨崖道人和另外一位道境修士已经在他两侧出现,三人互为犄角,却是将杨君山围在了中央。

    而赤星道人却接着道:“因此,我等也只是希望杨道友最好留在这里一段时间,若是能够等到老师归来,我等自然立马放还道友自由。”

    说到这里,赤星道人似乎想到了什么,接着又道:“说来却是差点忘了,杨道友你还没有回答若是超过了五年之期,道友你又会如何?”

    杨君山则直接不屑道:“你们想要囚禁杨某?别忘了,赤星道人你自己都说这七星残阵可是杨某亲手修复的,你们就不怕我逃走?”

    “可掌控残阵的阵图却在我师兄弟二人手中,不是么?”

    赤星道人说到这里笑了笑,接着道:“杨道友一再转变话题,看来星隅仙尊的判断是对的,老师应当是出自一方独立的周天世界,此番登仙却是想要摆脱周天世界的束缚得大自由,可最终却还是被掌控周天世界的仙道至尊给擒拿了回去,星隅仙尊说出身于周天世界的修士往往无法长时间在星空宇宙逗留,每一个人都有特定的时间限制,超出了这个时段便会随着世界印记的消亡而魂飞魄散,老师自从掌控星崖之地以来,每一次出现都会卡着十年之前,而杨道友显然与老师出自同一个周天世界,不过修为却不及老师,只能在星空宇宙停留五年时间,不知在下的猜测可否正确?”

    m,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