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镜照
    九连星宫中靠近星崖之地的某处虚空之中。

    孟伟庭、吴光和窦妖王三位悬立于虚空之中眼观鼻鼻观心,看似专注,可实际上却早已经是满头冷汗,只因为在他们三位之前那位负手而立的白袍老者。

    那白袍老者看上去周身气息全无,银发白眉,苍老的面孔上皱纹褶子层叠,一身白袍上还有几处污渍,看上去颇有几分邋遢。

    可就是这样一位其貌不扬的老人,以不知道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出现在三人面前的方式,令三位大神通者噤若寒蝉。

    也便在此时,七塔祖师求援的嚎叫从星崖之地传来:“三位道友,此时不现身更待何时?”

    孟伟庭三位闻言更是汗如雨下,在那位老者似笑非笑的目光注视之下,孟伟庭仿佛身负千钧之力一般,壮着胆子战战兢兢道:“这位仙尊,晚辈等三人奉浩然书院、太阳宫和祝融部落的命令,前来诛杀一位凶徒,不知仙尊可否允许?”——

    凌霄殿登仙崖。

    高悬于虚空之中的昊天镜突然爆发,向着四周扩张的光珥张牙舞爪一般宣泄着愤怒,瞬间将冷寂的虚空点燃,无数道神识灵念在虚空之中来回交错,尽管从外人看来,此时的凌霄殿除了昊天镜的异变之外,似乎一切都还是那么冷寂,可实际上此时的凌霄殿却已经陷入到了前所未有的热闹当中。

    “是哪一位要登仙了?”

    “还能是谁,阁下这不是明知故问嘛!”

    “胆子真大啊,域外成仙,这是要激怒昊天镜节奏啊!”

    “事实上已经激怒了!”

    几道交错的神识在虚空之中微微停滞了片刻之后,便又重新开始了交流。

    “诸位,你们以为九驷这一次能否成功?”

    “怎么可能?九驷他甚至连走金身仙的路子都没有资格,又凭什么能够超脱?”

    “可他激怒了昊天镜,即便是说传说中走了金身仙的那几位,昊天镜的反应也不过如此了吧?”

    “域外成仙啊,算得上头一个吧,难道是因为这个的缘故?”

    “难道真像传言中说的那样,九驷要在域外借助阵道的力量对抗昊天镜?”

    “就凭玉州的那个小家伙?虽然他阵道造诣不凡,可昊天镜是何等存在,难不成那小家伙能够掌控仙阵不成?”

    又是一阵沉默之后,一道神识犹豫道:“也不是不可能啊,万一九驷有此际遇,在域外找到一座仙阵呢?”

    “九驷雷劫境踏足凌霄殿以来不过两百年,期间前往域外总共八次共计才四十年,其中最后三次共十五年便是在最近,这么短的时间,可能吗?”

    “机缘际遇谁又说得清?”

    “老夫更原因相信是九驷勾结了域外势力,得到了域外大神通者之助才有此底气。”

    便在这些神识魂念相互交流的时候,一个亘古的念头突然出现在这些交织的神念当中,并在它出现的刹那便停息了一切争论。

    “这个却是更不可能了,谁愿意冒着被昊天镜摄魂的风险出手?哪怕那些潜入修炼界的域外势力,又有哪一个敢派遣仙人进来?真要激怒了昊天镜,恐怕就算是金身仙也躲不过去吧?”

    “仙尊!”

    “见过仙尊!”

    “不曾想此事居然连仙尊也惊动了!”

    “……”

    在虚空之中出现短暂的平静之后,原本那些神识魂念一个个又开始活跃起来。

    而后又有一道幽幽的叹息声传来,道:“比其尔等所说的这些,本尊更担心的是因为昊天镜而惊醒了那位的存在啊!”

    在这一道叹息声响起的时候,之前所有的神识魂念仍旧在虚空之中存在着,不过却不曾有一道神识在这个时候敢于回应,更像是在齐整的向这一声叹息表达着敬畏。

    良久,第三个一个念头也在虚空之中传来,道:“拭目以待吧!唔,昊天镜居然在转身!”

    便在那第三个念头出现的刹那,一道几乎贯穿了整个修炼界的光华突然从高悬于虚空之中的昊天镜之中射出,在这一瞬间,几乎整个修炼界的高阶修士都在瞬间感受到了浓浓的心悸,以及天地意志中蕴藏的愤怒情绪。

    而后,在凌霄殿一众大神通者各种复杂情绪的注视之下,那一道光柱在横扫整个凌霄殿之后,开始渐渐的随着昊天镜的翻转而投向域外星空——

    域外,九连星宫,星崖之地。

    七塔祖师一声大喝令所有人惊惧,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再次出现了滑稽的一幕,就在众人都提心吊胆的望向虚空深处的时候,七塔祖师叫嚣的援手却并未出现,哪怕杨君山开了广寒灵目不断的扫视着周围的虚空,却仍旧不曾发现丝毫他人的踪迹。

    七塔祖师这个时候仿佛也察觉到了不对,但却仍旧有三分不甘心,大声道:“三位道友何必裹足不前,击破九驷匹夫的仙途就在眼前!”

    然而虚空之中仍旧一片平静,除了偶尔几道流星划过之后,根本没有任何一个其他修士出现。

    七塔祖师心中一慌,想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可能,当即一卷脚下的七层宝塔便要逃离。

    然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九驷道人头顶那闪烁的豪光突然收敛,杨君山连忙看去时,却只见那一道豪光的本体却是一柄银白色的奇异弯刀。

    杨君山心中愕然,待得他再要仔细查看时,却见得那弯刀突然劈落,在杨君山惊诧的目光当中一举将九驷道人的肉身本体斩做一篷血雾,而后将全身的精血骨肉一裹,尽数融入那一柄弯刀之中,然后那弯刀居然凭空涨大了三分便再起变化,重新化作了九驷道人本体。

    杨君山也顿时明白过来,之前那一柄弯刀便是九驷道人元神显化,同样也是他的道果所聚,如今道果逆反先天化作纯阳之体,成功踏足元神仙途,原本的那一具皮囊肉身自然也就没有用处,就此散去一身精血融入元神尚能立马增加三分威力。

    也就是说此时九驷道人已经不再是“道人”,而应当称之为“九驷仙尊”了。

    这一次甚至不用九驷仙尊自己动手,原本被隔绝的元气灵光居然自动冲破了他身周的隔绝屏障,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向着他的元神仙驱涌去。

    便是这刹那间的功夫,七塔祖师已经裹着自己的本命宝塔一路飞遁至星空深处,然而却还不等他松一口气,便见得已然进阶仙途,甚至周围气息尚未巩固的九驷仙尊朝着他所在的方向轻轻一划,虚空中不见丝毫波动,已经逃出不知几百上千里的七塔祖师却是“啊”的一声大叫,却见那七层宝塔最高两层的塔顶却是平白被削落,从塔身之中爆散而出的灵光甚至在深空之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光球,而七塔祖师却顾不得本命法宝受损之后元气外泄,只管带着剩下的五层宝塔一路飞逃而去。

    星崖之地上空,九驷仙尊出手之后原本不曾再做理会,在他看来一道绝影斩便足以坏了七塔祖师三百年修行,可在星空深处原来七塔祖师的惨嚎之后,他却是微微愕然,显然没有想到七塔祖师居然会受创如此之轻。

    转而向着七塔祖师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却是见到一道身披白袍的身影在七塔祖师受伤的地方正含笑向他看来,甚至单手还做出了一个问询之礼,随后便消失不见。

    这一次九驷仙尊却是不敢怠慢,尽管他此时仍旧在尽可能的收摄着漫天的元气灵光,但还是面露敬意的向着白袍老者点头示意,不用猜九驷仙尊都知道,那七塔祖师的援手之所以一直不曾现身,原因就在于这位白袍老者身上。

    不过令白袍老者有些疑惑不解的是,此时的九驷仙尊分明已经踏足仙途成功,却仍旧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难不成在这九连星宫之中尚有其他威胁存在?可没道理连九驷这位新晋仙人都察觉到了,可他这位地头蛇却还一无所知啊!

    然而白袍仙尊的疑惑却并未持续太久,一股股跳荡的心悸袭来,令他大惊失色的同时,也急忙顺着九驷仙尊所望的方向看去。

    便见得深邃的星空之中,无数的天体繁星突然变得清晰异常,一座座星域星宫也就像是一副星图一般展现在面前,甚至于一片片的星河都在虚空之中飞速的拉近,仿佛无垠的星空在这瞬间被无限的压缩了一般。

    白袍仙尊哪里还不明白这是有远超于他的大神通者要降临的征兆,那一层层看似拉近的无限星空其实质上便是一种连他都远远不及的空间神通。

    白袍仙尊此时的第一反应便是后退,离得星崖之地越远越好,如果有可能他甚至要一口气退出九连星宫,心中不由对九驷仙尊大为懊恼,这位究竟招惹了何等的存在啊,居然在其成仙之际从遥远的星空降临于此。

    而后他便看到九连星宫之外那一层层被拉近的虚空突然被洞穿,一道光柱从虚空之中投射而至,沿途的陨星天体但凡有阻在其途的,无一不在光柱之中消于无形。

    白袍仙尊见到这一幕,更是倒吸一口气凉气,心中已经开始后悔自己先前为何要出手助那九驷一臂之力,在这无垠星空之中,能够拥有中品仙器的,哪一位不是这星空宇宙的豪雄巨擘,他星隅仙尊堂堂一位自身元神仙,在这等存在面前,也不过就是比蝼蚁大上一些的蚂蚱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