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密地
    自从杨君山开始着手修复七星仙阵之后,一直以来令他引以为自豪的阵法推演术便一再出现误差。

    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旅程,杨君山在九驷道人的帮助下第三次来到星崖之地后,便开始着手将已经构筑完成的第三座宝阵叠加入仙阵体系当中。

    然而在继上一次叠加第二座宝阵的时候,因为陨星体系缩减而使得体系构建成功之后阵源之力大幅下降,从而导致杨君山推算失误之后,这一次杨君山的推算再次出现了误差,而且这个误差还不小。

    前面两座宝阵叠加成功之后,总共才凝聚了一成四的阵源之力,按照杨君山的推算,在经历了第一次的失算之后,即便是在第三座宝阵叠加成功之后,将来迎来阵源之力飞跃式的提升,恐怕也很难一举达到三成的阵源之力,但能够保持两成五以上的阵源之力还是能够做到的。

    再之后因为残阵缺失太过严重,第四座宝阵以杨君山目前所掌握的情况已经很难推演成功,但修修补补,哪怕不成体系,甚至借鉴先前星崖之地那种“四不像”的手段,也完全能够将残缺仙阵的阵源之力凝聚到三成以上。

    然而当杨君山开始准备为第三座宝阵捕捉第三颗陨星的时候,却赫然发现原本已经选准的陨星体积又太小了,无法达到杨君山目前所能够叠加的极致。

    “怎么回事儿,上一次不是一颗直径只有两里半左右的陨星么,怎得这一次却又嫌太小了?”

    九驷道人问完之后,又有些疑惑道:“该不会是你的修为又有大幅提升,又或者是在阵道上又有新的领悟?”

    杨君山无奈苦笑道:“前辈说笑了,哪里有那般容易?实在是晚辈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晚辈在叠加第二座宝阵的时候只能够借助第一座宝阵的力量,如今叠加第三座宝阵,尽管晚辈修为不变,阵道造诣也没有新的领悟,但能够借助的阵法之力却从一开始的单独一座宝阵,变成了叠加后的两座宝阵,而且是构建了统一体系的两座宝阵。”

    九驷道人略微恍然,道:“所以……”

    杨君山苦笑道:“所以,为了将修复后的阵法威力尽可能的发挥出来,前辈最后找一颗直径比两里半大一些,但绝对不要超过三里的陨星,还好晚辈还没有开始在那颗备选陨星上布置牵引阵法,否则这回可就浪费时间了。”

    九驷道人dian了dian头,重新找一颗合适的陨星对于他来说并不难,之前他花费数年时间在九连星宫之中寻找七星仙阵可能残存的陨星,对于小半个星宫的陨星分布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不过九驷道人关心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只听他带着一丝希冀,道:“既然随着阵法的叠加,你能够借助的力量越来越大,那么之后所需的阵基陨星是否也会越来越大,威力越来越强?”

    杨君山自然能够理会的九驷道人的心情,毕竟修复后的仙阵能够发挥的威力越发,他所谋划事情的成功可能性便越高。

    杨君山想了想,有些犹豫道:“按照晚辈的推算,的确是如此,不过……”

    九驷道人闻言苦笑道:“老夫明白,第四座宝阵残存的阵纹禁制便已经无多,第五座宝阵残留下来的更是只有寥寥几处,第六座和第七座宝阵的残存的禁制更是随着原本星崖之地的崩解而消失不见。”

    杨君山叹道:“也是晚辈于阵法一道还差的太远,事实上若非是第一座宝阵还保留着一颗完整的阵基陨星,第二座宝阵叠加的时候,晚辈甚至连直径两里半的阵基陨星都无法捕捉到。”

    九驷道人dian了dian头,神色略微有些黯然。

    想了想,杨君山又道:“事实上即便是星崖之地上残存的阵法禁制足够,凭借晚辈与前辈之力,最多也只能修复到第四座宝阵而已。”

    九驷道人微微一愣,道:“为何?”

    杨君山将身前的阵棋盘一推,道:“如果第四座宝阵能够还原成功的话,哪怕是按照如今的趋势,那至少也得一颗与第一颗阵基陨星相似的陨星才行,如此一来,第五座阵基陨星的体积再次增大,便是前辈能够找到,想要一路推到星崖之地恐怕也力有未逮吧?”

    待得第三座宝阵牵引阵基陨星,并成功与前面两座宝阵叠加成功之后,原本在杨君山的推算之中ding多不过凝聚两成五的阵源之力,可实际上阵源之力凝聚的力度却达到了两成八,仅仅凭借三座宝阵,杨君山对于仙阵的修复便已经接近了当初恢复三成阵源之力的承诺。

    然而就在第三座宝阵成功修复之后,不等杨君山着手开始推算第四座宝阵,星崖聚集地之中某处突然发生的变化却是令杨君山与九驷道人不得不暂时放下仙阵的修复进程。

    “这是……一座空间秘境?”

    杨君山有些惊讶的看向九驷道人,不过从同样有些意外的九驷道人反应看来,可以肯定这一处空间秘境事先连他也不知道。

    九驷道人想了想,道:“应该是一座与原本仙阵相连的空间秘境,小友将阵法修复完成之后,也同时达成了开启这座空间秘境的必要条件。”

    说罢,九驷道人又叹道:“阵法一道果真奥妙多多,若非借助小友之力,老夫还不知道已经被发掘百余年的遗迹,居然还隐藏着这么一出密地。”

    随在九驷道人身后的墨崖和赤星两位道人各自看了对方一眼,赤星道人率先开口,带着跃跃欲试的语气道:“不知道这座空间秘境之中保留着些什么东西。”

    墨崖道人则直接道:“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九驷道人闻言也笑道:“走,一起进去看一看,当初这七星宗究竟还留下了些什么宝贝。”

    说罢,转头看向杨君山,道:“小友也一起吧。”

    杨君山dian了dian头,跟在九驷道人身后踏进了这处空间秘境之中。

    入眼便是一片清幽之境,灵气之中饱含生机,哪怕这座秘境已经在虚空之中关闭了不知几百年,当九驷道人四人进入这里的时候,第一口气吸入腹中也是一阵阵的心旷神怡。

    “这可是一处宝地啊,数百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封闭,定然会有天地灵珍孕育而出。”赤星道人面现激动之色。

    杨君山却是在进入空间秘境的刹那便从脚下的地面接触到了一种特殊的气息,不过他却是不动声色。

    而九驷道人这个时候却开口道:“灵植园啊,这座秘境居然是一座已经封闭了数百年甚至更长时间的灵植园!”

    九驷道人的话让杨君山等三人都是精神大振,就连脚下的步伐都跟着轻快了许多。

    走过秘境入口处的一片林地,穿过在林地当中泛起的轻雾,眼前豁然开朗,可便在此时,哪怕如九驷道人这般有着五百年以上的经历,可谓是见多识广,看着眼前的一切也是满脸的震惊,就更不要提他身旁三位道人此时脸上精彩的神色了。

    良久,九驷道人才仿佛从眼前的震撼当中挣脱出来,徐徐的叹了一口气,带着莫名的语气,道:“赤星草、铁线棘、枯藤莲、玛瑙根、衍生果、七星叶、阴灵芝、蝶形菇……,这,这,这……”

    杨君山满口生涩,带着怪异的语气艰难道:“这,这每一种都能算得上是天地灵珍吧,每一种都是稀缺之物,每一种拿出来都能作为一炉甚至多炉上品宝丹的主药,甚至用来炼制道丹都可以了吧,这么多能够炼制多少炉道丹?这些怕不都是千年灵珍?”

    赤星道人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倒是旁边的墨崖道人似乎对于灵草之类有着极为广泛的认知,此时也是觉得自己眼睛已经不够用,但还是说道:“不止!”

    “这片灵植园没有千年以下灵药,其中一成甚至达到了三千年火候。”

    九驷道人微微睁开双目,便道出了一个令其他三人再次窒息的结论。

    而这时九驷道人却是又突然蹲下了身去,伸手在灵植园中抓了一把黑土在手掌之中一碾,道:“难怪,小友倒是可以瞧瞧,应当能够看清楚这些土壤的跟脚。”

    事实上在九驷道人蹲身下去的刹那,杨君山眼角便是一跳,他其实在见到灵植园的时候便已经发觉用来种植这些天地灵珍的土壤大有问题。

    不过听得九驷道人这般说,他还是照样在灵园之中抓了一把土壤,做出仔细感知的模样,而后脸上再次浮现出一片惊讶之色,哑着嗓子惊呼道:“稷土,这里面有稷土!这可是土行至宝啊!居然被碾碎了洒在土里面做培育灵药的肥料!”

    稷土,土行谱中记载的土行至宝之中排名第六位,此物蕴含生机,既有避死延生的功效,还能用来催生天地间一切灵珍植被。

    “好了,这片灵植园里面的一切都先不要动,待得我等出去之后,这处秘境先行封闭,这里的一切都不要说出去,只有我们四人知晓。”九驷道人沉声道。

    杨君山等三人连忙称是。

    九驷道人朝着灵植园的对面一指,道:“走吧,过去看看,那座木屋里面或许有我们想要知道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