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强邀
    凌霄殿那条青石小径,其实另外还有一个名称,唤作“登仙崖”!

    在登仙崖之上的虚空之中,昊天镜悬于虚空之中,看上去就在眼前,可实际上却始终不知何处。

    这一日虚空之中化作一团光源的昊天镜突然有本体显露,虽然只是一瞬,但却有一道光柱垂落在登仙崖之上,两道人影一前一后先后出现在光柱之中,而后光柱随即散去。

    这二人自然就是刚刚从域外星空返回修炼界的九驷道人和杨君山了。

    杨君山向着周围看了一眼,随即神识便沉入丹田之中,却发现魂镜已然消失不见,不过他低垂的双目却是接连闪烁,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直到被九驷道人的一声冷哼惊醒过来。

    杨君山有些愕然的抬起头来,却见九驷道人目光如电,看向登仙崖四周的虚空之中。

    杨君山心中不明所以,有心要问,却陡然感知到九驷道人节节攀升的气势,就仿佛蓄势待发的火山一般,自然就不敢在这个时候多嘴。

    九驷道人的气势来得快收得也快,看上去更像是在向虚空之中的某些存在示威或者警告。

    “走吧!”

    九驷道人的声音传来,人已经沿着青石小径向前走去。

    杨君山也不敢多言,在其身后连忙跟上。

    就在两人从小径离开后不久,虚空之中隐隐再次有神念波动传来,仿佛有大神通者在彼此交流窃窃私语。

    “看样子快了!”

    “估计快要压制不住了,也就这一二十年吧。”

    “究竟是会是在什么地方呢?”

    “看样子把握很大啊,该不会真能成功吧?”

    “想得简单了,那东西岂是那么容易就能躲过去的?”

    “可总也尝试了,不是么?而且至少他认为是可行的。”

    “把玉州的那位杨宗师请来,定然是与阵法有关了,只是不知道会是什么阵法,道阵?不可能,那东西肯定挡不住,总不该是仙阵吧?”

    “玉州那位能鼓捣出仙阵来?”

    “要是一座现成的仙阵呢,只需要操控就行了。”

    “他能有这运道?一座现成的仙阵总不会白白送人吧,想要掌控得需要多长时间才能破解?”

    “这也说不定,玉州那位宗师可是有些邪性。”

    “说这些有屁用?关键是位置,不管他做了什么准备,总要找到在哪里才行,否则我等也只能在一旁干看着。”

    “他警惕性高的很,每一次外出的地dian都不相同,不过这一次却可以试一试玉州那位。”

    “玉州那位也未必就知道,以他的老辣,怕是玉州那位也会防着。”

    “不会吧,想瞒过一位宗师似乎不太容易吧?”

    “嘿,阁下不是已经出手试探了么,到时候不就知道了?”

    杨君山在返回仙宫之后,便与九驷道人分开先行返回西山一趟,两人约定了十日之后再行前往域外九连星宫。

    杨君山返回西山的时候没有惊动任何人,而事实上他本身也没什么事情,只是牵挂亲族,要回来看一眼才踏实。

    仅仅五年的时间过去,杨氏家族上下并未有太过惊人的变化,杨君昊仍旧闭关未出,其他几位家族高阶修士修为也未有太大进展,唯一较为明显的反而是颜沁曦,她的修为如今依然达到了天罡境巅峰。

    至于其他人实力提升较为迅速的,则非杨君平和杨君琪莫属,前者修炼天涯剑诀数年如一日,如今终于小成,这道在宝术神通榜上排名前十的剑术神通,威力的确非比寻常,哪怕杨君平尚未修炼至大成,一旦施展开来,同阶修士之间斗法近乎无敌。

    而杨君琪实力的提升则是因为作为桑无忌的传人,得到了天宪道人的部分传承,虽然因为修行功法的转换以及神通的修炼耽搁了修为的提升,但毫无疑问的是,在她修成了两道宝术神通之后,其实力却是得到了长足的进步。

    至于杨家修为在真人境中下阶的修士,变化也都不太大,倒是多了两三个新晋的真人境修士。

    随意在杨家上下查看了一番之后,杨君山剩下的时间便一直在同他新出生的第三个孩子玩耍。

    五年时间过去,他这个小儿子不但已经出生,而且已经有四岁半大,却从来不曾见过杨君山这个父亲,杨君山这几日便一直在暗中与这个小儿子玩耍,在这西山上,只要他愿意,除了这个小儿子意外任何人都不可能看得到他。

    父子两个在一起玩了三天,因为有留影珠的存在,杨沁琨却是认得他的父亲,而且在父亲的蛊惑之下,也一直不曾将杨君山暗中返回的消息告知家里的任何人。

    不过就在第四日,杨君山刚刚答应了带儿子悄悄带他去西山上玩耍的时候,一道沛然的气息突然在曲武山西麓冲天而起,被远在西山的杨君山遥遥感知,而那里赫然便是杨君秀等一众妖修所在之地。

    杨君山脸色一变,摸了摸儿子的脑袋,道:“儿子,爹爹有dian事情要离开,你现在这里睡上一觉,等你醒了你娘就会来接你。”

    杨沁琨顿时打了一个呵欠,奶声奶气道:“爹爹,你什么时候回来,娘平时根本就不让我来西山上玩耍的。”

    杨君山温和的笑了笑,道:“等你开始启蒙修炼的时候,爹爹就会回来了,爹爹传你一样东西,以后你什么时候想要来西山上玩耍就什么时候来。”

    “真的?”杨沁琨已经睡眼朦胧了。

    杨君山又摸了摸他的头,道:“真的,等你睡一觉起来就知道了。”

    眼见得儿子睡着了,杨君山伸出手指在他的眉心间轻轻一dian,一道阵纹印记出现在他的眉心之上,随即便又隐藏了起来。

    杨君山抱着儿子走了两步,身周环境顿时大变,来到一株被山风吹得“哗啦啦”树叶响动的大杨树下,并将儿子放在了大树的树干下面,随即站起身来便消失不见。

    过得片刻之后,一声清脆的惊讶呼声突然传来,一个十六七岁的妙龄少女从杨树背后转了过来,看了看躺在本体脚下呼呼大睡的孩童,道:“这不是哥哥的小儿子么,怎得睡到了这里?哎,不对啊,他怎么进来的呀,我怎么一直都不知道?”

    曲武山西麓,杨君秀咬牙切齿的仰头望着半空当中的那个身影,她的两位伥鬼早已经在来人的气势压迫下倒在了地上,唯有杨君秀有人硬挺着身躯直勾勾的看着半空中道人,甚至都不去掩饰她双目中裸的暴虐杀意,尽管那个全方位轻易压制他的存能够在翻手之间置她于死地。

    “杨小姐还请稍安勿躁,老夫这般做也只想借小姐之手令杨宗师出面一见罢了。”

    来人被杨君秀双目中的杀意刺得很不舒服,若是在往常,哪个真人境后辈敢这般拿眼看他,随手都会被他轻易打杀,更何况还是一个妖修,哪里会像现在还需要自己亲自解释两句。

    这都是因为她背后的那位阵道大宗师。

    “哼,我说过,我哥根本就不在西山,你别白费心机了。”杨君秀怒声道。

    “呵呵,老夫也说过了,杨宗师已经回来了,如今就在西山上。”来人无奈道。

    杨君秀认定了对方要对杨君山不利,冷声道:“不可能,我哥要是回来了,你真要找他有事,为什么不去西山而是来这里?我看你就是想要加持本虎,以此来要挟我哥。”

    那修士有些哭笑不得,不得不再次解释道:“非是老夫不愿去拜访,而且现如今的杨道友,恐怕就是老夫前去拜访,他也会装作不在而不做理会的,老夫也是无奈才出此下策的。”

    “信你便有鬼了!”杨君秀冷笑道。

    那修士勃然变色,道:“看在杨宗师面子上称你一生杨小姐,难不成还当真拿自己当杨家大小姐了不成?一只妖物罢了,充其量不过是杨宗师手下一只妖宠,老夫便是灭了你怕是杨宗师也不敢说什么。”

    “哦,她还真就是杨某的义妹,你动她一根毫毛石室?”

    一道声音突兀的在那修士身前百余丈之外的虚空之中出现,随后杨君山也一脚从虚空之中迈出,目光炯炯紧盯着那雷劫境修士说道。

    那雷劫境修士目光之中闪过一道阴霾,不过是因为某些原因而克制住了,闻言努力的闪过一个笑脸,道:“杨宗师误会了,老夫也不过是与杨小姐开个玩笑罢了,还请杨宗师和杨小姐谅解,老夫此番前来的确是有要是相求。”

    杨君山想也不想,道:“杨某分身乏术,更无暇他顾,尊驾还是免开尊口,另请高明吧!”

    说罢一挥衣袖,便将被眼前这位雷劫境修士压制的杨君秀三人卷走,转身便要离开。

    那雷劫境修士脸色狂变,他怎么也想不到杨君山居然敢在他面前出手,而且一出手便从他手中救走了人,这如何能够让他甘心,立马大喝一声,伸手向前一抓,那手臂仿佛凭空增长了数倍,直接向着杨君山的后肩上抓去。

    杨君山身形闪动,轻易便从那雷劫境修士手中脱离,却不料身前又有空间波动荡漾,第二位雷劫境修士从虚空当中跳了出来拦在他前面,道:“还请杨道友留下与我等一叙。”

    杨君山知道今日一战怕是不可避免,干脆冷笑一声,道:“怎么,这就恼羞成怒要动手了?”

    “不敢,我等只是奉一位长辈之命,想要请杨道友前往一叙罢了,还请道友莫要与我等为难。”最先的那位雷劫境修士再次开口道。

    “哦,是谁要和杨道友聊天?你们想要聊的是不是域外风光?这你们大可不必清剿找他,老夫百多年来出入域外不下十次,对于域外情景的了解比这个出入茅庐的小子强太多了,不如老夫随你们走一遭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