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移星
    “大约只能保持六七分阵源之力吧!”

    听得九驷道人询问阵源之力,杨君山顿时变得有些不太好意思起来。

    不过令杨君山有些意外的是,九驷道人听得此言只是“哦”的一声,神色间却是并未有任何惊诧不满之色,这让他不免有些狐疑,然而他却终究还是有些小瞧了自己的阵道造诣在九驷道人眼中的地位,作为能够以一己之力封镇一位黄庭大巫的大宗师,在某种程度上,九驷道人对于他阵道造诣的信心比他还要足。

    “那么接下来小友能否再用半年的时间,将第二座宝阵也推演出来?”九驷道人神色有些热切的问道。

    杨君山对于宝阵推演的速度他可是亲眼所见,一座残缺宝阵,仅凭一张残破阵图,仅仅三个月便大体还原,之后三个月也只是到处指导他人埋设阵基,规划方位以及一些隐秘设施,在这些根基扎下之后,随后的阵法建设虽然仍旧有大量的事情要做,却已经不必他这位阵法师事必躬亲了。

    然而杨君山闻言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道:“难,这一次能够用半年时间将第二座宝阵推演一个大概便已经不错了,说不定甚至要用一年,而且越是往后,其余几座宝阵推演的速度便会越慢,说实话,晚辈着手不知能够做到哪一步,但至少十年的时间远远不够,届时能够恢复这座仙阵两成五到三成的阵源之力,晚辈都足以自傲了。”

    “三成阵源之力啊!”九驷道人语气有些难以捉摸。

    杨君山干脆解释道:“前辈,这差不多已经是晚辈的极限了,便是焚天门的三才封仙道阵,历经焚天门上下数千年数代阵法师加持,已然是修炼界一等一的道阶大阵,与完整的七星七巧连环仙阵相比,阵源之力最多也不过其两成二、三而已,绝对不会超出其四分之一。”

    “老夫明白,小友无须解释,既然十年不成,那就二十年!”

    九驷道人想了想,虽然一举放宽了一倍的时间限制,但他的神色也随之肃容道:“不过,老夫最多也只能给小友二十年的时间,到时候不论道友进展到何等程度,老夫都需要小友全力开启阵法助老夫一臂之力。”

    杨君山闻言神色愣然,片刻之后才道:“前辈莫不是有强敌寻仇?”

    九驷道人“呵呵”一笑,转开了话题道:“小友只需全力以赴修补阵法便是了,哪怕是有用得到老夫的地方,也只管吩咐。”

    “呃,”杨君山挠了挠头皮,道:“恐怕有些事情还当真需要前辈亲自出手才行。”

    距离星崖聚居地大约千里不到,有一片浮空的乱石以及破碎的断崖之类的区域,杨君山驾驭着刚刚炼化后不久的中品飞遁宝器独木舟紧紧跟随在九驷道人身后,在这看上去一片狼藉的区域灵巧的穿梭着。

    “小友可以确定是这里么?”九驷道人问道。

    杨君山dian了dian头,不过语气却并不肯定,道:“按照晚辈推算,的确应当有一颗陨星与聚居地原本的那座宝阵遥相呼应才对,否则当初那大半座宝阵也不可能保留相当一部分阵源之力,只是晚辈对于星辰推演之道并不擅长,所以只能大概确定一个位置,具体在哪里还需要仔细寻找。”

    只有杨君山自己明白他这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他或许对于星辰阵道并不精通,但绝对不能说并不擅长,否则的话当年也不可能精准的推算到陨石天降的准确时间,一举从焚天岛突围而出。

    无论是三光宝阵延伸而出的星光灵阵中蕴含着的部分星辰阵道,还是他手中掌握的一卷得自域外星空巨舟的星辰图,都能够令他在星辰阵道上具备一定的造诣,更何况七星七巧连环仙阵本身有相当一部分都涉及到了星辰阵道,若是他并不擅长,又怎么敢推翻在他之前的阵法师对于七星阵的修补而另起炉灶重新开始?

    因为杨君山并不想让九驷道人知道,他已经按照星辰阵道大致定位了九连星宫在星空世界中的大致方位,只需要一段时间,他便能够按照手中掌握的星辰图推演出返回修炼界的大致途径。

    杨君山不是傻子,他不可能对于九驷道人没有任何防备,尽管九驷道人若真想对他不利,他也基本上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但必要的准备他还是在做,未雨绸缪总归是好的。

    九驷道人虽然一直宣称他对于阵道并不精通,但作为一个活了数百年的老怪物,他有的是时间广泛的涉猎修真百艺,星崖之地被他经营百余年,先后请过三四位阵法师进行修缮,杨君山真要信他对阵道一无所知,那才是真正的白痴。

    但也正是因为九驷道人这种半瓶子醋式的阵道造诣,杨君山这种看似“该明白的绝不隐瞒”的态度,才会真正的让九驷道人感到放心。

    两人在这片乱石、碎土混杂的区域来回转了半天,在杨君山不着痕迹的指引之下,两人终于在几片长条形的碎裂石片当中找到了一颗直径至少在三四里左右的陨星。

    那几片看似薄脆的、碎裂的如同石片一般的东西,实际上每一片都是长达数里的石板,这几片巨型石片在星空之中翻滚碰撞,不知怎得便聚在了一起,正好将这颗看似巨大的陨落包在里面,难怪之前两人寻找了半天都不曾找到。

    “便是这颗?这当真是牵引七星阵的阵星?”九驷道人有些吃惊的问道。

    杨君山将围在陨星周围的一块巨型石片推开之后,指着陨星上的某个位置,道:“应当不会错了,前辈请看。”

    九驷道人顺着杨君山所指看过去的时候,却见杨君山的指尖冒出一寸光华,远远的落在了陨星本体之上,随着那一寸光华在上面扩散开一片三尺大小的光团并深入陨星内部,虽然在直径三四里的陨星上看去毫不起眼,但九驷道人却看得清楚,有一小片阵纹在上面浮现了出来,片刻之后再次隐去。

    “看来是没有错了,这一颗陨星应当便是当初七星七巧连环仙阵用来牵引的其中一颗,而在仙阵崩溃之后,聚居地的那座保存相对完整的阵法之所以能够继续使用,小半的缘故应当就是在这颗陨星上了。”杨君山道。

    九驷道人这个时候脸色却有些不大好看,道:“怎得之前那几位阵法师一直都不曾提到过会有陨星与阵法遥相呼应,难道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吗?”

    “应当不是不知道。”

    杨君山猜测道:“一来是因为他们一直在根据原本的残阵反推道阵体系,从一开始便走错了路子,便是想要推算陨星的位置也不可得;另外一方面则是仙阵的所有阵法均已受损,他们不认为尚有陨星未曾脱离大阵的牵引,而且晚辈认为后一种可能性更大。”

    九驷道人闻言连忙道:“也就是说用来牵引阵法的陨星应当不止一颗了?能不能将其他陨星也尽数找到?”

    杨君山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怕是不能,仙阵早已崩溃,当初作为仙阵组成部分的陨星恐怕早已经流散或者是毁去,便是这一颗也只是晚辈通过蛛丝马迹的推算而有的一个猜测,一开始晚辈并不能肯定。”

    九驷道人沉默了片刻,然后一指陨星,道:“那么接下来老夫该怎么做?将围绕在它周围的这些巨型碎片尽数推开么?”

    “的确需要将这些巨型碎片推开,这些会影响到阵法威力的大小,而且前辈有没有发现,这些巨型碎片与分裂的星崖之地的材质很是相同?”杨君山推开一块小一些的碎片后说道。

    九驷道人一边清理陨石周围的碎片乱石,一边道:“小友的意思是说周围这些都是当初星崖之地分裂之后的残骸碎片?”

    “怕便是如此了!”

    杨君山说道:“而且晚辈还怀疑,当初星崖之地分裂的原因,可能也与这些与仙阵遥相呼应的陨星有着相当大的关系。”

    九驷道人沉声道:“这些陨星究竟有什么作用?”

    “以晚辈猜测,应当有两个作用!”

    杨君山并未直接回答九驷道人的询问,转而反问道:“敢问前辈,您认为这座七星七巧连环仙阵若是完好无损的话,笼罩的范围可能有多大?”

    九驷道人没想到杨君山会这么问,神色间略微有些诧异,但还是想了想,道:“按照保存较为完整的那大半座宝阵来推算,这座仙阵能够庇护方圆数百里?唔,才数百里。”

    见得九驷道人也发现了其中的端倪,杨君山这才笑道:“正是如此,便是一座道阵,其笼罩的范围也足可以达到笼罩数百里方圆的规模,而且不得不说的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笼罩范围越大的阵法,其总体阵源之力以及守御力度毫无疑问也是要成正比的。”

    “这七星七巧连环仙阵,既然号称仙阵,其笼罩庇佑的范围却不比一座上乘的道阶大阵大上多少,这多少是有些名不副实的。”

    说到这里,杨君山指了指周围已经被清理出大半的陨星,道:“因此,仙阵的部分阵基实际上是布置在这些陨星上面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