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仙阵
    黄庭道祖之间的交手杨君山也不是第一次见到,海外风暴峡,炎州焚天门,杨君山本身便有着与其修为并不相称的大战经历,然而此番隔着不知多么遥远的距离,感受着从星空深处传来的空间动荡余波,还是让杨君山对两位黄庭道祖的交手暗中心惊。

    相比于杨君山的感受,星崖之地的大部分修士则是一脸的兴奋,此前有七塔祖师手下的断明老祖上门欺压,此番九驷道祖很明显是打上门去报复了,而且一出手便是直接与七塔祖师闹出了这般动静。

    黄庭道祖之间的交手,哪怕是在整个九连星宫,也是多少年没有遇到过了。

    两位黄庭道祖之间的交手并未持续太长时间,大约在一炷香时间之后,星空深处的那座七层高塔法相陡然崩溃,星崖之地的修士放声欢呼,而杨君山却觉得有些索然无味,干脆一个人返回了星崖之地。

    两位黄庭道祖虽然交手,可显然只是各自dian到为止,九驷道祖虽然胜了一筹,可这却也说明不了什么,最多只是一个脸面罢了,对于曾经见识过,甚至身临其境搬参与过黄庭道祖之间争斗厮杀的杨君山来说,这一场斗法自然算不了什么。

    不过按照杨君山推算,九驷道祖此番立威之后,想来也应该找自己摊牌了。

    果不其然,第二日,那赤星道人便来找到,言道老师有请。

    在一座静室之中,杨君山见到了多日不见的九驷道人。

    “小友这几日可还习惯这域外世界?”

    九驷道人挥了挥手令两位弟子退下,然后这才笑问道。

    杨君山微微一笑,道:“无所谓习惯与否,晚辈只是有些不解,若是魂镜时日降至,晚辈该如何返回修炼界?”

    九驷道人对于他的这个问题显然早有准备,闻言笑道:“小友放心便是,你返回修炼界的时日老夫心里有数,届时一定会准时带小友返回。”

    顿了一顿,九驷道人似乎也明白这等托词太过敷衍,想了想又正色道:“非是老夫故意隐瞒小友,而是老夫在域外经营这一处根基之地非同小可,事关老夫一件极为紧要之事,一旦泄露,必遭仙宫一些大神通者觊觎甚至故意破坏,届时他们只需在九连星宫dian出老夫身份,星崖之地立马便会成为众矢之的。”

    杨君山闻言脸色稍霁,然后才道:“既然晚辈至少目前已经找不到回归的途径,那么前辈可否将如何使用魂镜回归的方法告知?”

    九驷道人闻言沉吟了片刻,这才道:“也罢,其实想要回归修炼界也简单,只需在魂镜泯灭之前返回到距离修炼界所在位置周围三千里,便能够直接沟通昊天镜,借助这件仙器的力量打开空间通道。”

    周围三千里的距离,这个范围看似极为广阔,可星空世界无边无沿,三千里距离于整个星空世界连沧海一粟都算不上,更何况九驷道人带着杨君山这一路行来辗转不知几十万里,想要找到修炼界所在的正确方位何其难也。

    杨君山原本还寄望于乱石星域,然而九驷道人却说得清楚,乱石星域距离修炼界绝不止三千里,因为借助昊天镜离开修炼界却是可以不受三千里之限的,更何况修炼界周边三千里的范围内也不可能存在如此庞大的乱石星域,那简直比一柄利剑悬在头上更令人害怕。

    最为重要的是,杨君山这几日也曾经在星崖之地暗中探问关于乱石星域之事,然而却没有一人知晓其方位,杨君山怀疑要么是这些人当真不知有此地,要么便是“乱石星域”这个名称也只是九驷道人自己所起,星空世界的修士并不知晓。

    杨君山面露失望之色,看来短时间内他是不太可能返回修炼界了,无奈之下只得向九驷道人询问起此番找他前来的目的,尽管之前已经有所猜测,但至少也要从九驷道人这里得到确切的答案:“不知前辈此番带晚辈前来此地,到底所为何事?”

    九驷道人微微一笑,并没有直接回答,转而问道:“小友这几日在老夫这星崖之地徘徊,想来也已经注意到这星崖之地的守护阵法了吧?”

    杨君山dian头道:“阵道传承至七星一脉,的确精妙,只是晚辈观之,这阵法似乎有未尽其妙之憾。”

    九驷道人拍手大笑道:“便知瞒不过小友,老夫这七星阵也不过是当初星崖之地发现的这座遗迹残阵的一小部分,之后只是略作修补罢了,不过小友恐怕还是小瞧了这座残阵来历。”

    杨君山心中先前虽有猜测,但此时还是感觉有些难以置信,忍不住道:“难不成是源于仙阵?”

    九驷道人闻言顿时大笑,神色间却闪过一抹得意之色。

    杨君山面露震撼之色,道:“果是仙阵?”

    “果是仙阵!”

    九驷道人确定道:“这星崖之地原是一位大神通者的修炼之所,只不过后来星崖之地崩溃,分裂成无数如同悬崖刨面的碎片,便形成了如今这片星域,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守护那座遗藏的阵法崩溃,遗藏的痕迹显露,为老夫机缘所得,可惜也正因为星崖分裂,遗藏受损,老夫得道的也只不过是其中一小部分,其中便包括那仙阵的部分阵图,正是因为这一部分阵图,才让老夫激活了部分守护阵法,最终建立了星崖聚集地,八连星宫也变成了九连星宫。”

    说着,九驷道人将一张斑驳破碎的残图在杨君山面前铺开,苦笑道:“这便是老夫所得到的残缺阵图了,便是以老夫这个阵道门外汉来看,这残图恐怕也不及原来的六分之一,老夫当初以这残图也不过激活了大半座宝阵以及一部分残阵禁制,后来也曾数次邀请阵法师前来参详,最终以那大半座宝阵为基,勾连周围的残阵禁制,形成了现在这么一座四不像阵法,倒也勉强跟得上一座道阵的威力,不过每一位曾经着手过此事的阵法师均言这阵法不及原阵精妙之十一,可再想要更进一步却是无能为力了。”

    见得阵图铺开之后,杨君山的全部精神便已经放到了阵图上面,九驷道人还是忍不住道:“不过先前几位阵法师均言这阵法颇有怪异之处,原本星崖聚集地残留有一座七星宝阵大半阵法禁制,可他们溯源而上原本想要先将构筑七星仙阵的一座延伸道阵还原,却无论如何都不能成功,似乎宝阵周围残存的其他延伸的阵法禁制均不能与这座阵法合流构筑同一道阵体系一般,哪怕现如今形成的这座四不像阵法也是与其他残存阵法禁制强行构建而成,阵法运转之时消耗极大,这星崖聚集地大约三分之一的收入都要倒贴进去。”

    九驷道人将先前他所请到的几位阵法师修补阵法的经历一一向杨君山讲述,而杨君山仍旧是一副全神贯注观摩阵法残图的模样,也不知他是否已经听了进去。

    九驷道人看了他一眼,继续道:“也有阵法师猜测可能是因为星崖之地分裂的缘故,原本的星崖之地应当是一座整体的浮空大陆,又或者是有其他奇异的地形,这才造就了这座七星仙阵的独特怪异之处,后来星崖之地分裂,这种独特的阵法自然无法再还原了。”

    便在这个时候,一直低头查看阵法残图的杨君山突然缓缓的出了一口长气,道:“不是地形怪异,原本的浮空大陆分裂成星崖之地固然直接分解了完整的仙阵,但也并非仙阵怪异的缘故,真正的原因还是因为这座仙阵的本身。”

    九驷道人闻言却是有喜有忧,喜得的是他没有想到杨君山居然这么快便做出了判断,而且语气是如此的笃定,忧的是之前他曾经找过三位阵法师试图尽可能的修复阵法,其中不乏有宗师级阵法师,可他们却没有一人能够做到清晰判断的,哪怕杨君山是阵道大宗师,可也不该有高出其他三人如此多的自信。

    “前辈可是不信?”

    杨君山只是扫了九驷道人一眼便能知道九驷道人心中所想。

    九驷道人尴尬的笑了笑,不是他没有这dian不行于色的城府,实在是杨君山做出的判断太快,这残图摆在他面前也不过一个时辰的时间,任谁听了都不免要怀疑。

    不过杨君山却并未直接解释自己得出的判断,反而向九驷道人请教道:“在离开修炼界之前,一位前辈曾经无意中向晚辈说起过一件事情,在仙术神通的构建体系当中,在第一层的延伸体系当中,有的时候却也并非都是道术神通?”

    九驷道人闻言dian头,道:“这却不假,仙术神通的构建体系当中有的会直接用到单独的宝术神通,不过这些宝术神通本身都是在神通榜上极为靠前的排名,据老夫所指,仙术神通榜上排名第二十八位的无相劈空斩神通,便是有两道道术神通分别是排名第八十一位的无相潜身诀以及第一百零三位的劈空追身斩,以及宝术神通榜上排名第十五位的绝影斩三道神通构建而成。”

    说到这里,九驷道人神色一恍,道:“哦,道友的意思是说这座七星仙阵本身也是由道阵以及宝阵构建而成,星崖聚集地残留的这座宝阵并非是道阵的一部分,而是直接用来构筑仙阵的组成部分?”

    杨君山闻言笑道:“这座宝阵的确是直接构成七星仙阵的部分不假,不过前辈还是猜错了,这座七星仙阵并非是由道阵、宝阵组合而成,而是完全由七座宝阵构筑而成,中间根本没有道阵作为第一层延伸,或者这座仙阵应当称作‘七星七巧连环仙阵’才更为合适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