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机缘(求订阅)
    岁月如梭。

    杨君山从炎州返回转眼便已经两年多的时间过去。

    “魔域血都”的战事进行的“如火如荼”,也不知道各派什么时候才能够偃旗息鼓,然而紫苑道人却仿佛在那里玩上了瘾一般,而西山杨氏的修士在瑜城已经轮换了两茬。

    杨家这两年来似乎也没有什么大事儿发生,闭关的闭关,历练的历练,唯一让人挂在嘴边上的新鲜事,大约便是君山道祖的夫人又怀上了。

    这已经是君山道祖的第三位嫡传血裔了,而杨氏祖宗这百多年来却已经传承到了第五代。

    这一日天边一道遁光打破了西山杨氏许久的平静。

    西山迎宾崖,杨君山有些奇怪的望着来人,笑道:“桑前辈,稀客稀客,可是来看老十三一家的么?老十三如今正在闭关,前辈稍待,晚辈且去传唤十三弟妹带着孩子来见你。”

    然而桑无忌阴沉的脸色却是让杨君山很快意识到他恐怕并非是走亲访友而来。

    果然,桑无忌摆了摆手,脸色看上去有些难看,道:“不用叫他们,老夫这一次只是来找你的。”

    “找我?”

    杨君山先是一愕,紧跟着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将桑无忌引至凉亭奉上灵茶之后,这才沉声道:“不知前辈有何吩咐?”

    桑无忌借着品茶之际闭上双目,片刻之后才微微一叹,道:“蓝葵死了!”

    “死了?”

    杨君山先是一愣,紧跟着神色一变,低声道:“前辈所杀?”

    桑无忌与蓝葵之间的恩怨纠缠数百年,杨君山自然清楚一些其中的缘由,因此在听到消息的刹那,第一反应便是桑无忌出手了。

    蓝葵道人到底是灵溢宗掌门,修炼界ding尖宗门的话事人,他的陨落自然不是小事,搞不好便是异常绝大的风波,以他与桑无忌之间的关系,再加上杨君昊与桑椹儿一家,杨君山此时甚至已经在琢磨该怎么应对接下来灵溢宗的大规模报复了。

    不料就在杨君山身周已经随着心意泛起杀机的时候,桑无忌一句话却是让他满脸的杀机变成了错愕:“不是我杀的,他渡雷劫的时候没过去,劈死了。”

    顿了顿,桑无忌又补充了一句:“灰飞烟灭!”

    杨君山错愕了半天,先是有些哭笑不得,好不容易收敛了情绪,这才疑惑道:“堂堂灵溢宗掌门,上有宗门老祖照拂,下有门下众修士支持,背靠灵溢宗万年底蕴,又有自身数百年修炼积累,怎得却是连一个雷劫都没过去?”

    桑无忌横了他一眼,道:“小子,你以为渡雷劫是吃饭喝水那般简单么?哪个在雷劫之下走上一遭不是九死一生?”

    杨君山讪讪而笑,不过心中却仍有疑惑。

    果然,桑无忌微微一叹,道:“说来以他底蕴要度过雷劫原也不难,怪就怪他太贪心了,总想着压我一头,想要借着雷劫修成那排名第二十四位的仙术神通,却不料最终没能成功,在雷劫之下化为灰灰。”

    杨君山一惊,道:“他要走那金身仙的路子?”

    杨君山虽惊蓝葵道人此举,但从桑无忌言谈来看,明显是因为他带给了蓝葵道人太大的压力,这才让他铤而走险,以此来说,蓝葵道人之死的背后也未必没有桑无忌的算计。

    只是让杨君山更为心惊的是,桑无忌到底给了蓝葵道人这位堂堂灵溢宗掌门,当初在宗门内斗的胜利者,究竟什么样的压力,才让他在有着宗门作为依靠的情形之下,还要冒险在雷劫之中凝聚本命仙术神通。

    难道说桑无忌自己走的也是金身仙的路子?

    这的确是很有可能的事情,要知道桑无忌本人的传承却与灵溢宗关系不大,他主要继承的乃是天宪道人的传承,因此,继续走上金身仙的道途也不是没有可能。

    见得杨君山惊疑不定的神色,桑无忌人老成精,哪里不明白他心中所想,于是干脆道:“老夫并非走得金身仙一途。”

    “哦。”杨君山轻声道。

    然而紧跟着桑无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不过老夫在渡雷劫之时一口气凝聚了两道本命道术神通和一道本命宝术神通,日后老夫若然能够凝聚道果一窥仙阶,则至少有把握成就两道本命仙术。”

    杨君山听得很清楚,桑无忌说的是“至少”,当即先是发出一声惊呼,紧跟着又道:“宝术神通?前辈在雷劫过程当中居然凝聚本命宝术神通?”

    桑无忌瞥了他一眼,道:“是不是觉得不值?”

    说罢不等杨君山dian头,便解释道:“宝术神通榜上排名前三十位的神通在威能上接近道术神通,这是因为它们中的一部分在创立之初原本就是冲着道术神通去的,只是因为各种原因最终没有达到道阶,不过其中一些宝术神通却有着与道术神通融合之后成就仙术神通的资格!”

    桑无忌说到这里声音顿了一顿,又给了满脸惊愕之色的杨君山一个大大的意外:“比如说宝术神通榜上排名第十七位的天宪指,与道术神通榜上排名第六十一位的阴阳指,以及第一百零一位的乾坤指融合之后,便能够练就仙术神通榜上排名第四十二位的绝天指!”

    杨君山听得心摇神曳,好不容易收摄了心神,这才道:“蓝葵道人身死道消,前辈也算是大仇得报,应当大快人心得偿所愿才对,怎得前辈如今看上去却是有些愁眉不展?”

    “哎,想我与那蓝葵……哎,算了,不说了。”

    桑无忌摆了摆手,道:“老夫当年假死脱身,避走海外多年,原本修行有成,回到内陆原是要报得仇怨,一舒心志,如今仇人已死,老夫一时间却是失了方向,哎——”

    杨君山闻言顿时笑出声来,道:“以前辈心志,蓝葵身死或有怅然,但要说前辈走到今天地步,依托的不过是一腔雪恨的愿望,晚辈却是不信的。”

    杨君山话音刚落,桑无忌那里却是突然“哈哈”的大笑了起来,道:“你这小子却是精明的很,便知晓瞒不过你,也罢,老夫便与你说了吧,蓝葵死后,却是有宗门前辈出面,要老夫回归宗门,一消往日旧怨。”

    “宗门前辈?”

    杨君山心中一惊,桑无忌本身便是雷劫境修士,灵溢宗哪怕有他的前辈,可能够一言而令他犹豫不决的,肯定不是罗簪之流,哪怕是同为雷劫、黄庭也未必放在他的眼中。

    杨君山眼珠子一转,道:“当年前辈蒙冤之时,可有宗门‘前辈’为前辈您出面?”

    桑无忌指着杨君山再次“哈哈”大笑起来,道:“老夫便也是如此想,只是这位前辈不比其他人,按照辈分来算当时老夫师叔祖一辈,当年之事发生之时他老人家远在域外,却是有心也是无力了,更何况当初老夫也不过一真人境小修而已,那里入得他老人家法眼。”

    杨君山暗中:是了是了,焚天门中能够有仙人老祖,同为ding尖宗门的灵溢宗哪怕是弱一些,又能弱到哪里去?谁又能确定灵溢宗便没有这般存在?

    不过他口中却道:“当年前辈不入眼,如今却是入得眼了,嘿嘿!”

    语气之中不无挑唆之意。

    桑无忌一拍自己的大腿,道:“老夫也是这般想,凭什么,真当老夫便稀罕?”

    可随机便又是一叹,道:“可惜,身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那位前辈当年却是与我有恩,虽说只是无意之举,他也不曾在意,但有恩便是有恩,更何况,嘿嘿,仙人诏令老夫可敢不从?”

    杨君山顿时明白了过来,不过他心中还是有疑惑,于是问道:“那么前辈此番前来是?”

    桑无忌道:“老夫明白,灵溢宗之所以要迎老夫回归,并愿意为当年之事翻案,除了蓝葵已死便无用,且老夫又是雷劫修士之外,可能图谋的还有老夫身上的天宪道人的传承。”

    “嘿嘿,老夫为了报恩可以回归,可天宪道祖留下的传承却是与灵溢宗无关,所以,老夫今日来便是要将这传承留下来,小子你日后若是有暇,便为老夫找个合适的传人。”

    杨君山有些不敢相信,道:“这如何使得?况且十三弟妹就在这里……”

    桑无忌摆了摆手,道:“我的女儿我明白,天宪道祖的传承她继承不了,否则老夫怎么可能将自己的女儿便宜了你那个傻兄弟?”

    杨君山迟疑道:“那也有弟妹所出三位子女杨沁珝、安沁瑾、桑沁璃。”

    杨君昊这三个孩子三个姓,分别继承杨氏、安氏和桑氏的宗脉,也算是独树一帜了。

    桑无忌脸色更差:“珝儿不成,他随他爹,另外两个小家伙还没有长成,老夫可没那么多时间和耐心等,老夫一身行事但凭心意,你也莫要多说,这事儿你帮是不帮?”

    杨君山有些哭笑不得,正要说话,西山之上却突然有一股气势勃发,而后便将西山上浓郁的灵气一下子卷走了大半,却是有人恰在此时冲击瓶颈,修为突破进阶。

    “咦,这木行元气还算浑厚,修炼的还是灵溢宗的功法,嗯?生机勃发,好精纯的生机元气,哈哈,好机缘好机缘,老夫传承便着落在此人身上了!”

    桑无忌突然站起身来,甚至都不等一下身边的杨君山,举步便向着刚刚那道勃发的气机所在之地走去。

    凉亭之中,杨君山满脸愕然,良久才哑然失笑,道:“这事儿的确是巧了,十妹好机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