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断指
    “玉州杨君山,留下命来!”一声爆喝从杨君山身后传来。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曾经在无意当中被杨君山阻断了晋升黄庭路途的银僵赢弃,这可是一位地地道道的雷劫境巅峰存在。

    更为重要的是,杨君山曾经在地之域当中亲眼见到这头银僵哪怕是在朱陵光面前都能够做到不卑不亢。

    朱陵光是何等存在?

    那是能够以一己之力力战六大雷劫境修士的大妖王,是被他镇压的黄庭大巫芈重在提及之时言语之间都是以平等姿态称呼对方的存在,有着直接冲击金身妖仙的潜力。

    而银僵赢弃能够在修为尚未进阶黄庭之时便能够如此,只能说明赢弃有着与他们相提并论的资格,至少也是有着如此的潜质,也就是说一旦这头银僵进阶黄庭,那恐怕同样也是能够冲击金身仙境界的存在。

    按照杨君山对于这类修士的认知,也就是说他们在渡过的雷劫的时候,所练就的本命神通便已经开始初步融合成为仙阶神通才是。

    杨君山在破壁而出之后已然身受重伤,急切之间哪里还敢与雷劫境巅峰的银僵交手,好不容易脱困之后,且先保住了性命再说。

    “哪里逃!”

    然而银僵赢弃又怎么可能让杨君山轻易逃走,在他眼中,杨君山不但是当初中断了凝聚道果进阶黄庭境机缘的罪魁祸首,而且还是能够开启焚天岛,放出被镇压的黄庭大巫芈重的关键所在。

    没有人比银僵赢弃更明白在域外一方失去了芈重的助力之后,在与这方世界仙宫以及各宗派势力的对战当中所遭遇的巨大阻力。

    别看当初焚天道场被他们精妙的设计之下掀翻,作为修炼界第一宗门势力的焚天门被打得分崩离析,一举奠定了域外势力在炎州的根基,可事实上按照他们原本的计划,如今的域外势力在炎州又岂止只是席卷焚、煌、炼三郡之地,又怎么会在与仙宫等这方势力的对决当中陷入僵持拉锯?

    而所有的这一切都只有一个原因,域外一方一位实力足可以令元神仙感到忌惮,且身具仙阶中上品火种的黄庭大巫,在进入这方世界的时候出人意料的被一个庆云境的人族修士给镇压了!

    此次域外势力大举入侵炎州,为首的便是五位实力最为高深,甚至有潜力在黄庭境直接冲击金身仙的存在,分别是金乌太子帝婴,朱雀妖王朱陵光,黄庭大巫芈重,银僵赢弃以及鬼王陆禁。

    这五位存在联手甚至能够在域外星空之中伏杀焚天门的元神仙人血焰尊者,之后雄心勃勃入侵这方世界并通过漂亮的筹划直接掀翻了焚天门,并打通了一条虽然阻力重重却的确能够直通域外的通道。

    然而在失去了芈重大巫这位主要战力的支撑之后,域外一方入侵这方世界的计划在实际上却是遭到了极大的遏制,别看如今域外势力在炎州仍旧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态势,可无论是帝婴、朱陵光、陆禁还是银僵赢弃都知道,他们的扩张事实上已经接近极限了,如今更多的是在虚张声势,他们已经后力不济了。

    否则的话,今日杨君山突然在焚郡闹出这般大的动静,又怎么可能只有银僵赢弃一个人追来?

    盖因为帝婴、朱陵光还有陆禁三位都已经被牵制在了各地,作为最早征服的根基之地当中,只有银僵赢弃一位首领坐镇。

    事实上他们曾经不止一次的试图破解焚天岛的封印,解救被镇压的芈重大巫,可域外大神通者当中,阵法造诣最高的恐怕就是银僵赢弃自己了,经过杨君山大幅改动的三才封仙道阵根本不是他能够破解的,其他的域外修士自然也就束手无策了。

    而银僵赢弃之所以一直坐镇焚郡,除了他距离黄庭境只差了临门一脚之外,另外一个原因便是一直在推演镇压芈重大巫的三才封仙道阵。

    至于暴力破解,域外一方并非没有如此实力,可杨君山却极为阴险的将芈重大巫的道途绑在了道阵之上,他或许无法杀死芈重大巫,可一旦道阵遭遇暴力入侵,却完全有能力摧毁芈重大巫的黄庭道果,至少也能重创。

    一位失去了成就金身仙潜力的黄庭大巫,他自身的实力还能不能保留原本的五成?还能对仙宫拥有多大的威胁?

    更何况重创之下的芈重大巫到时候能不能够保得住黄庭境的修为还要另说!

    而巫族祝融部落,乃至于整个巫族,也不允许出现这种最坏的情况出现,投鼠忌器之下,他们也只能坐视芈重大巫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被镇压而束手无策。

    然而如今那个原本被与芈重大巫同样被封禁在焚天岛上的人族阵法宗师不但还活着,甚至还成功的逃出了焚天岛!

    银僵赢弃知道,这不仅是对他,对于帝婴、朱陵光等眼高于ding的存在都是一件堪称奇耻大辱的事情,所以哪怕是杨君山必须死,也只是稍稍让这种耻辱褪色而已。

    作为四大僵族中的赢勾一脉,赢弃虽然没有旱魃一脉那种赤地千里的天赋,但也足够引动岩浆湖中的赤火岩浆来封锁杨君山的逃遁路线。

    随着它一双银色的双手徐抬,杨君山前方的赤火岩浆顿时沸腾起来,流动的岩浆冲天而起,形成了一堵高达数十丈的液态火墙,挡住了杨君山的去路。

    然而不等赢弃狰狞而僵硬的脸上浮现出任何表情,而杨君山的逃遁速度却并没有丝毫减慢,看上去仿佛要一头撞进那火墙当中一般。

    赢弃本能的察觉到不好,然而不等他再做出任何应对,却见杨君山如同他先前一般,一双手掌陡然伸出,不过却并非是徐徐抬起,而是分别向着左右两侧拉开,就如同在拉开一道沉重的门户。

    而后便在赢弃惊愕的目光当中,厚重的岩浆火墙居然从当中被撕裂开了一道足够他进出的空间门户,杨君山一头扎入其中消失不见,随即空间门户消失,岩浆火墙合拢,反倒拦住了从后面追来的赢弃面前。

    “好高明的空间神通,居然能够不受本尊神通影响,话说此子所施展的手段怎得与我赢勾一族有着三分相似?”

    赢弃心头一动,紧跟着伸手一挥,眼前数十丈高的岩浆火墙顿时塌陷,在原本被动荡不安的演讲湖面再次引发巨大震荡,而赢弃却早已经身形一闪,便要越过去继续追杀逃遁的杨君山。

    然而就在赢弃刚刚跨过岩浆火墙原本所在位置的刹那,虚空之中陡然荡起一阵涟漪,一根手指突然从涟漪之中探出,直奔赢弃眉心之间而去。

    “好胆!”

    赢弃却是着实吃了一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杨君山在越过岩浆火墙阻挡之后,不是趁机尽快逃离,居然还敢就近埋伏,在猝不及防之下杀他一个回马枪。

    然而意外的确意外,但赢弃却并未有多么慌乱,两人的修为以及实力上的差距,他也不认为杨君山这如同偷袭的一击能够带给他多大的伤害,但更多的却是被一再挑衅之后的愤怒!

    赢弃想也不想,同样伸出一根手指,迎面与杨君山的天宪指撞在一起。

    “啵”的一声,只有气劲相冲引发的炸裂之声,以及引发的空间破碎,而后便传来了隐约的“咔嚓”声以及两声痛哼。

    两根手指一触即分,赢弃原地未动,而杨君山却被从虚空之中震飞。

    赢弃看似大占上风,可实际上两人的手指却是在接触的刹那各自折断!

    杨君山心头暗自惊骇,他甚至顾不得折断的手指传来的剧痛,只管趁着被震飞的力道一路向着岩浆湖之外逃遁。

    他之前那一击,不但占据先机,出其不意且全力施为,还有多年炼体之下的强横肉身,甚至尚有借助上品宝器“银空”之力的天宪指神通加持,种种算计之下的一击,却只是与那银僵随手一指拼了一个两败俱伤!

    这如何不让他胆颤心惊?

    要知道刚刚进阶华盖境的杨君山哪怕身上有伤,却同样意气风发,越阶挑战对于他而言已经不止一次,更何况他还做了如此周密的一击?

    然而他却不知道,被杨君山突兀的一击停滞了追击脚步的银僵赢弃,心中同样翻起了滔天巨浪!

    那个人族的华盖境修士,而且是刚刚进阶且有伤在身的情况下,居然能够一击折断自己的手指!

    自己可是僵族修士,肌肤上覆盖的厚厚的角质有着足可以媲美宝器的防御力,强横的肉身本就是僵族之人的特征,在某些情况下,僵族肉身的强横甚至比巫族还要更甚一筹,更何况自己还是雷劫境巅峰的存在,距离黄庭也只剩下临门一脚。

    这已经不仅仅是见鬼了,而是见了陆禁他祖宗!

    此子断然不能留!

    赢弃顾不得手指断折的剧痛,事实上肉身的疼痛对于僵族而言也实在不算什么,而赢弃也不得不收敛了内心之中原本对于这个人族修士的一抹轻视,双手下压轻易镇压了刚刚双方那一击所引发的空间震荡,直接撕裂了一道空间门户,一脚踏进了其中。

    岩浆湖岸边,杨君山在从湖面上落地的刹那,便直接一头扎进了在岩浆的灼烧之下干硬的土地之中。

    遁地神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