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九变
    “哥,娘有说过爹什么时候回来么?”

    杨沁琳仰着头问杨沁瑜,随后眼圈一红,道:“我想爹爹了。”

    杨沁瑜摸了摸妹妹的头,道:“爹如今可是道境大修士,在别人眼中那也是地地道道的大神通者了,他要闭关,一下子三五年很正常呢,我有一次就整整三年没有见到他。”

    杨沁琳噘着嘴道:“可那时候爹就在西山上,虽然见不到他,却知道他在哪里,可现在呢?娘每次都说爹在闭关,姑姑和十三叔也说不清楚,秀姑姑只说爹很快就回来,可自从爹去了炎州已经超过十年了,姑姑、秀姑姑、宁伯伯还有十三叔他们都回来七年了,就爹没有回来。”

    杨沁瑜停下了脚步,扭过头来很严肃的问道:“丫头你是不是又听到别人胡说八道了?”

    杨沁琳的眼泪顿时就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淌了下来,道:“以前就有人说爹已经死了,我根本不信,娘说等我修炼到武人境爹就回来了,可如今我早就进阶武人境了呢,可爹还是没有回来。”

    说到后来,小姑娘干脆伤心的哭了起来。

    杨沁瑜登时怒道:“是谁乱嚼舌根,看我不打烂他们的嘴,爹的魂灯在西山上亮的很,怎么可能会死?”

    小姑娘顿时破涕为笑,道:“真的?”

    杨沁瑜dian头道:“自然是真的,只是如今西山上灵气越发的浓郁,以你现在的修为还上不去罢了,等你修为达到哥这般地步,就能够去爹经常闭关的密室里面,爹的魂灯好着呢。”

    杨沁琳闻言却不高兴道:“等和哥哥一样修炼到武人境大圆满,那岂不是还要好多年,难不成爹到那个时候还不回来吗?”

    杨沁瑜“额”的一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道:“当然,当然回来了,是哥说错了,你到时候可以求十三叔,让他护着你去爹的密室,这样就不怕灵力反噬了。”

    “这个主意还不错,不过十三叔这些年经常外出,家族里面很少能看到他,我到时候去求秀姑姑去。”杨沁琳道。

    杨沁瑜笑道:“怎得不去找小姑?秀姑姑也经常在曲武山驻守,倒是小姑多是在村里。”

    杨沁琳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姑与娘关系不睦,我去找小姑,娘虽然不会说什么,但心里肯定不高兴。”

    杨沁瑜笑了笑,道:“那倒也是。”

    “不说这些了。”

    杨沁琳转了话题,道:“哥,你这段时间不是一直在修炼界,准备为突破真人境做准备么,怎得今日却想起带我出来玩?”

    一提修炼的事情,杨沁瑜有些郁闷,道:“我的修为早就到了武人境大圆满,就是冲击真人境也有七八分把握,奈何爹曾经有过嘱咐,一定要在炼体术达到一定火候的情况下才能尝试突破真人境,娘对爹给咱们定下的修炼规矩执行的极严,一直严禁我闭关突破。”

    杨沁琳闻言有些奇怪,道:“哥,你的山君图修炼到了第几幅?”

    杨沁瑜有些丧气道:“第三幅还没有圆满。”

    “不对呀,我都开始修炼第三幅图了呢,你怎么第三幅还没有圆满?还有,你的六腑锦不是都已经修炼了两种了么?”杨沁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杨沁瑜无奈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山君图在修炼到第三幅的时候便裹足不前了,可爹留下的规矩却是至少要将炼体术修炼至筋骨,也就是说至少要在第三幅山君图修炼圆满并开始修炼第四幅图的时候,才能够冲击真人境。”

    “会不会是你练错了?”

    “怎么可能?”杨沁瑜摇头道:“我可是按照爹留下的札记按部就班呢,爹能练成我怎么就练不成呢?”

    “那是因为你们的体质原本就与常人不同,你们兄妹所修炼的炼体术并不适合你们。”

    一道声音突然在兄妹二人耳边传来,着实吓了二人一跳。

    “谁?”

    杨沁瑜将妹妹护在身后,道:“是哪位前辈与晚辈开玩笑,还请现身一见。”

    杨沁瑜将腰间的一枚玉佩捏在手中,一旦遇到危险,只要捏碎了这块玉佩,里面存储的神通不但能够护住他们二人,还能引得杨家族人注意。

    尽管如此,杨沁瑜还是有些后悔带妹妹私下里外出玩耍,事实上自从十三叔等人从炎州返回之后,母亲颜沁曦便对他们兄妹二人看得很紧,等闲根本不让他们兄妹外出西山村,即便是外出,通常身边也会跟着家族一些高阶修士看护,这让兄妹二人大感无趣,便是玩耍也没了兴致,只不过这些年一直没什么事情发生,家人的警惕慢慢也降低了不少,这才让二人钻了空子跑出来,却不曾想沿着沁水还不曾走远,便碰上了陌生人偷听他们兄妹交谈。

    沁水之上水汽蒸腾,一道婀娜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兄妹二人的视野当中。

    见得杨沁瑜微微有些愕然的神色,来人笑道:“咱们又见面了,当初的小男孩如今已经长成了小伙子,你还认得我么?”

    “当然!”

    杨沁瑜微微有些迟疑,但还是拱了拱手,道:“晚辈杨沁瑜见过前辈,这是舍妹杨沁琳,前辈是来找我父亲的么?可是父亲如今并不在西山。”

    来人“咯咯”一笑,道:“我当然知道他不在西山,堂堂黄庭大巫还在焚天岛下压着,他自己也没可能出来”

    杨沁瑜目光一亮,道:“前辈知道我父亲在哪里?还请前辈告知,晚辈感激不尽。”

    来人笑了笑,道:“我自然晓得他在哪里,这修炼界如今不晓得他的大神通者几乎没有,不过既然你家大人没有告知你们详情,那我也还是不告诉你们的好,不过有一dian你先前说的倒是不错,你们的父亲虽然被困在了某地,但应当还是没有性命之忧的。”

    “你偷听我们说话!”杨沁琳气呼呼的说道。

    “小妹!”杨沁瑜吓了一跳,连忙向来人道:“舍妹年少不懂事,前辈莫怪。”

    来人笑着dian了dian头,然后看向杨沁琳,居然很认真的开口解释道:“并非是我要偷听你们说话,而是我一直便在这里,你们兄妹两个说话的声音直接传到了我的耳朵里面,总不该你们两个说话,我还要事先躲得远远的吧?”

    “哼!”杨沁琳娇哼一声,转过了头去。

    杨沁瑜却是心中一动,道:“前辈之前说我们所修炼的炼体术并不适合我们的体质?还请前辈赐教,晚辈感激不尽。”

    来人的目光在杨沁琳的身上停留了片刻,神色之间似乎别有深意,听得杨沁瑜询问,这才问道:“你们小时候是不是浸泡过龙血?”

    “龙血?”

    兄妹二人各自看了一眼,心中顿时想起了一些不太好的回忆。

    杨沁瑜迟疑道:“晚辈和妹妹小时候的确在父亲的指导下,在一些稀释后的玄黄色液体当中浸泡过,但是不是龙血晚辈就不知道了。”

    “真龙之血呀,嘿嘿,当年在定海舟之中,杨道友你果然是得好处最多的一个。”来人喃喃自语道。

    “前辈,你在说什么,晚辈却是听不太懂。”杨沁瑜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

    “哦,没什么!”

    来人回过神来,道:“那玄黄色的液体便是龙血了,你们兄妹两个可算得上得天独厚,而你之所以一直迟迟无法易筋锻骨,并非是你的体质问题,而是你们的炼体术并不适合你们的体质。”

    说罢,来人也不等兄妹二人多问,只是在沁水水面之上摆了一个架子,道:“看好了,这才是真正适合你们兄妹的炼体术,我只练三遍,能学会多少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一道身影开始在水面上游走,每九式为一个变化,一套锻体术打完前后总共九个变化,共八十一式,与山君图的锻体当时大相径庭。

    当杨沁瑜兄妹二人还沉浸在来人在沁水水面上游走的优美身姿当中的时候,来人已经沿着沁水水面一路向下游而去。

    杨沁瑜猛然惊醒,道:“前辈,这套锻体术可有名称?”

    来人头也不回,身形越来越远,只留下余音袅袅,道:“便叫做‘九变锻身诀’吧,记得勤加修炼,必定事半功倍。”

    “九变锻身诀!”

    杨沁瑜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回忆着刚刚那人施展这套锻体术的过程,他虽不知道这“九变锻身诀”是否当真有效,但毫无疑问的是,这道锻体术的精妙似乎并不在山君图之下。

    身后突然有动静传来,杨沁瑜猛地回过头去,却见妹妹杨沁琳已经摆开了架子,按照那位前辈的动作开始练了起来,可偏偏这个时候她却是双目紧闭,一招一式虽然生涩缓慢却是标准无比。

    “这,这居然是,顿悟?”

    杨沁瑜先是一惊,然后立马抬头向着四周扫了一眼,发现周围根本没人之后却还是不放心,从脖子下面摘下一只项圈向上一抛,这项圈在半空当中突然放大到三十丈的直径,然后落在杨沁琳脚下,将她完全圈在这个范围当中,杨沁瑜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沁水岸边的芦苇荡当中突然无风自动,紧跟着传来了“刷刷”的声响,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高速向着兄妹二人这边奔跑而来。

    杨沁瑜听到声音却并没有什么紧张,反而高声叫道:“金毛,是你么?”

    一道金色身影突然从芦苇荡当中窜出,待得身影停下来的时候却已经立在了杨沁瑜的肩上,却原来是一只金毛小猴。

    小猴先是向着不远处的杨沁琳看了一眼,这才“吱吱吱”的向着杨沁瑜叫了起来,同时一边叫一边还手舞足蹈,仿佛在打着手势一般。

    可偏偏杨沁瑜却仿佛能够明白金毛小猴所表达的意思,脸色一喜,道:“你是说我二叔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