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祝融
    地之域某处较为隐秘的所在,一道晦暗的红芒闪过,出现在这里的杨君昊向着四周打量,直到发现的确没有人注意到这里,这才微微放松了下来。

    “按照十二姐在计划当中的推算,差不多应当就是这里了!”

    杨君昊喃喃自语了两声,在这片乱石滩四处寻找着什么,直到在一座断崖下的一处拐角之所,终于确定了最终的位置。

    “应当不会错,按照十二姐推算以及四哥推演出来的阵图大略,这里应当就是地之域一条灵河与晶石矿脉距离最近之处。”

    杨君昊向着四周打量了一眼,再次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人之后,却见他直接伸手向下一按,一道七色火柱从掌心之中冲出,落在地面的岩层之上后,立马便有一道被烧溶的洞穴不断的向下陷落,而在这个石坑的周围,却不断的有琉璃状的流质凝固。

    若是在寻常时候,杨君昊在这里施展神通恐怕早已经惊动了焚天门的修士,然而在今日,地之域的焚天门修士大多都被抽调进入地火渊狱之中去抵御域外修士的入侵,而在这片想来荒凉的乱世断崖附近,杨君山又利用掌控大阵的机会在四周布下了几层类似于幻境之类的迷惑禁制,以确保杨君昊的动作避开其他人的耳目。

    石坑被烧的越来越深,待得深度大约达到三尺左右的时候,杨君昊突然感觉正在下陷的石坑陡然一空,一股清凉之气喷涌而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杨君昊感到全身上下一阵舒爽。

    “虽然比不上地渊之气,也仅仅只是灵河的一条分叉支脉,但这灵气的精纯度却是不错啊!”

    杨君昊赞了一声,掌中的七色火焰却是并未停下,反而是以更加炽烈之势将烧溶的石坑继续向下陷去。

    之后也不知将这石坑烧溶到了多深,只是大约用了两倍于先前找到灵河支流的时间,终于从石坑当中外溢出来的流质当中看到了一粒粒夹杂在其中的晶体,这是将灵矿晶石都烧溶后才会出现的颗粒。

    那条晶石矿脉也找到了!

    杨君山手中的七色火焰顿时熄灭,而几乎在此瞬间,一股浓郁的地渊之气几乎凝聚成了一股黑色的气柱,突然从被他烧开的那个石穴当中冲出,差dian喷了杨君昊一脸。

    “哈,四哥的感知这么敏锐,我这里刚刚打通了灵脉与晶石矿脉的地下通道,他那里几乎在瞬间就感知到,并开始讲地渊之气从灵脉当中注入到晶石矿脉里面去。”

    杨君昊一边低声赞叹,一片将四周凝聚而成的琉璃珠子扫入石穴当中,然后一道流火将这些珠子石块再次烧溶,将这个石穴口彻底封闭起来,然后抬手向着面前断崖上方打出一颗火球,在一片轰鸣声当中,无数的碎石崩碎散落,将杨君昊刚刚封堵的那个石穴口彻底掩盖起来——

    就在朱雀血裔黄庭妖王朱陵光在天之域上空肆虐,引得从地火渊狱当中返回的雷劫境道人纷纷出手围攻之际,身处地火渊狱身处断后的焚天门黄庭道修血夏老祖此时的情境也已经是岌岌可危。

    血夏老祖身周环绕的三昧真火此时居然不是在攻敌,反而是在防守,在地底深渊缩成一团,任凭域外那些修为较低的各族修士从他身旁绕开,只有当雷劫境以上的存在试图突破她的拦截时,才会遭到血夏老祖不遗余力的打击。

    面对数位雷劫境之上的域外存在,血夏老祖能够做的只能是尽可能的保留自身实力,将一切力量都用在阻挡对方真正大神通者上面,以便能够拖延更长的时间,哪怕任由那些低阶的域外修士,甚至包括一些瑞气境甚至庆云境的道修,从他身旁绕过之后前去地火渊狱的上层围攻焚天道场。

    然而不论是血夏老祖还是其他域外大神通者都知道,血夏老祖的败亡只是时间问题,她虽然掌握了三昧真火这样的仙阶火种,却并不是在黄庭境将本命神通凝练城仙术的存在,她的道果根本不足以如同上古那些大神通者那般直接窥视金身仙人的存在。

    就现在而言,她虽然能够凭借三昧真火让几位域外大神通者心生忌惮,可那也只是因为对方同样不愿在与对方的争斗当中付出代价而已,任谁都知道现在的血夏老祖早已心存死志,没人愿意被她拉着垫背。

    “你们这群混蛋,还想要拖到什么时候?真以为朱陵光和帝婴能够搞定一切?仙宫里面的人都是傻子吗?”

    一声咆哮突然从地渊极深之处传来,宏大的音浪传来,非但没有将四周虚空之中浮现的各色火焰熄灭,反而让地渊深处的各个火种一个个欢快的跳动起来,就像是在迎接什么令它们感到激动兴奋的存在一般。

    而几乎就在这道声音传来的刹那,原本在地渊深处收缩成一团的三昧真火,瞬间如同怒放的火莲一般盛开,原本一直在尽可能保留实力的血夏老祖在此刻选择了毫无保留的释放,在最美的瞬间爆发出最危险的冲击。

    “哈,绝灭红莲神通,可惜你用来施展这道神通的不是红莲业火,而是普通的三昧真火!”

    又是先前拿到咆哮的声音,而在声音落下的刹那,一道看上去几乎完全都火焰形成的巨人突然从地渊极深之处冲出,而后一颗硕大的完全由火焰形成的拳头突然出现在火莲上空。

    在巨大的轰鸣声当中,火拳与火莲同时湮灭,而后如同火山喷发一般的火海向着四周席卷,同时也将地火渊狱向上的通道暂时完全封闭,将近二十位域外修士因为躲闪不及被火焰淹没,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便被仙阶火焰烧成了飞灰。

    这还是因为之前几位围攻血夏老祖的雷劫境域外修士眼见不妙,出手救下不少域外修士的缘故,否则刚刚被吞没的域外修士数量只能更多。

    一名做释族打扮的修士低宣了一声佛号,道:“为何来的会是芈重,而不是芈黎?”

    旁边一位看上去颇有古风的修士将手中的折扇一张,挡在鼻端之下侧着脸对那释族修士,道:“小心,他会听见的。”

    “老子已经听见了!”

    一道声音震得那古风修士和释族修士脸色发白,可在二人周围的修士却仍旧全神贯注的在注视着火海之中的大战,显然并没有听到刚刚那声听上去震耳欲聋一般的警告。

    而后就看到原本令人心惊的仙阶火海陡然回缩,而之前那盛开的火莲却早已经支离破碎,以一己之力阻挡域外大神通者多时的血夏老祖此时却是口喷鲜血,发髻散乱,原本以为端庄的中年女子此时苍老的却如同一个佝偻老妪。

    而就在她身前,随着火焰的渐渐收敛,一尊雄壮的身躯背负着双手悬浮在域外一众修士身前。

    “咳咳……”

    单薄的身躯随着咳嗽而震颤,血夏老祖的口中喷出星星diandian的血沫子,却在半空之中化作一朵朵猩红色的火光,但她还是断断续续的说道:“祝融之火,果然,果然名不虚传!”

    绝灭红莲,位列道术神通榜第十八位,乃是焚天门威力最为强大的道术神通之一,据传这道神通若然有仙阶火种红莲业火相助,甚至有直追仙术神通的威能,哪怕如今血夏老祖只能以三昧真火相配合,其威力怕也不弱于道术神通榜前十的神通威能。

    然而血夏老祖此时遇到的却是大巫芈重,这是一位不弱于帝婴与朱陵光,能够直窥金身境仙人的黄庭境存在,他不但掌握着品阶要远胜于三昧真火的祝融之火,甚至还有着威力远在绝灭红莲神通之上的巫族神通。

    看着已经接近油尽灯枯,却仍旧拦在他身前的血夏老祖,芈重皱了皱眉头,道:“你当真求死?”

    哪怕血夏老祖势力当真不如大巫芈重,可修为到底同为黄庭境,血夏老祖却是转身遁逃,芈重却也未必有把握能够将其留下。

    血夏老祖惨笑一声,声音却一如既往的平静,道:“若是求死还就罢了,可要是求活,焚天门的道统可真就难说了!”

    芈重dian了dian头,道:“也罢,你虽是女身,却也是豪杰之士,本尊便令你求仁得仁便是!”

    说罢,芈重突然出手,两道火柱在半空之中化作两条火蛟,向着血夏老祖绞杀而来。

    而血夏老祖却在此时突然双目圆睁,整个身躯突然在三昧真火的燃烧当中融化开来,地渊深处的虚空之中一朵血红色的火莲重新绽放,而血夏老祖便融化在了花蕊当中。

    “不好,所有人快躲开!”

    芈重神色凝重的沉声喝道,可没等他说完,两条祝融火蛟与绝灭红莲再次相撞,红莲当场被火蛟绞杀的支离破碎,而十二片如同火晶一般的花瓣却在此刹那激射而出,虽然不等它们飞远,便被火蛟击爆了六七,可还是有五六片向着远处观战的域外修士冲去。

    芈重甩手一抹,两片花瓣当空炸开,两朵三昧真火在虚空之中缓缓熄灭,可还是有最后四片冲了过去。

    众域外大神通者纷纷出手拦截,一片花瓣被当空击爆,一片失了方向飞到了他处,而剩下的两片却是在瞬间冲过了域外修士的封锁当空炸开,刚刚那释族修士当即化作一把人形火炬,身形在三昧真火之中挣扎,却始终无法熄灭身上的火焰,而在他身旁的那位儒族修士被当场炸飞,因为手中折扇的阻挡,虽然没有沾染上三昧真火,可那折扇法宝却是被彻底毁去,一身袍服却是变得破破烂烂,狼狈至极。

    大巫芈重伸手向着早已没了声息的释族修士一抓,熊熊燃烧的三昧真火当即熄灭,一颗几乎有鸡蛋大小的晶莹舍利出现在他的手中,却见他将那舍利一抛,那儒族修士慌忙伸手接住,却听得芈重的声音道:“可惜了,没想到那血夏临死还摆了本巫一道,大意了啊,那个谁,你就将这颗舍利给哪个释族的人还回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