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章 生死
    鬼王崔冠被一箭射杀,钟九被杨君山遥遥锁定,站在那里却是一动也不敢动,余下的两位鬼修崔通和崔过又怎么可能是腾出手来的杨君昊等人的对手,杨君秀之前早已经憋了一肚子火,此时驾驭斩魄刀只管砍瓜切菜一般将两位鬼修斩做七八截,令僵立一旁的终究看得眼皮子乱跳。

    “将这些人身上有用的东西收刮一下,鱼儿姑娘你帮着注意一下,以免有神通秘术之类沾染在身上,惹来麻烦。”宁斌嘱咐道。

    包鱼儿dian了dian头,不过人此时看上去却有些异样,宁斌话音刚落,她却是直接向着被钉在石壁上的鬼王崔冠的尸体那里走去。

    杨君昊和宁斌刚刚将两个鬼修身上的东西手刮一空,另外一边的包鱼儿却从鬼王崔冠的身上搜出了许多明显来自于焚天门的东西。

    “火源晶,这么多?”

    杨君昊兴高采烈的从包鱼儿手中接过了一大包火红色的晶石,这些东西是产自于地火渊狱的一种火行精华之物,对于火行一脉修士的修为提升有着绝佳的作用,只听他道:“嘿嘿,有这些东西,我觉得完全可以再找一个地方闭关修炼,估摸着有个三两年的时间,我觉得自己很有可能冲破瓶颈踏足太罡境。”

    包鱼儿撇了撇嘴,将从鬼王身上搜出来的一物摇了摇,道:“不是有可能,这些火源晶可是焚天门的道境修士用来修炼的辅助之物,若是还不能让你这个天罡境修士进阶,那只能说明是你自己太笨。”

    包鱼儿手中之物乃是一块赤红色的玉佩,此物相当于杨氏家族用来识别族人身份而特质的铭牌,赤红色的玉佩乃是焚天门道境存在才会佩戴之物,玉佩上刻着两个篆字“红岩”,正是先前鬼族修士针对焚天门发动大规模袭杀的时候,陨落的一位瑞气境的三代弟子。

    杨君昊尴尬的笑了笑,忙不迭的将手中那包足有上百块的火源晶收了起来,笑呵呵道:“那是那是,这回肯定要进阶太罡境不可。”

    便在杨君昊与包鱼儿说笑之际,一张泛黄的宣纸突然从鬼王…ding…dian…小…说,2⌒3o△s_;崔冠的衣袖当中飘了出来,而后这张宣纸却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一般,表面上突然泛起了一层淡淡的黄色光晕。

    “咦?”

    钟九最先看到了这张飘落的宣纸,目光之中闪过一丝惊讶和一丝恍然。

    “咦?鱼儿,小心!”

    同时发现的还有杨君秀,眼见得那张宣纸飘飘扬扬却是朝着包鱼儿的身上落了下去,她连忙出言提醒。

    包鱼儿猛地转过头来,就见得那张宣纸已经飘到了她的眼前,然而包鱼儿此时目光之中却是浮现出一丝奇怪的光芒,她不但没有躲闪,反而是向前走了一步拉近了与那宣纸的距离,而后那张宣纸便在众人惊愕的目光当中落在了包鱼儿的额头之后,而后一层黄中泛红的光芒在包鱼儿的额头浮现,那张宣纸居然就这般从她的额头当中融了进去。

    “鱼儿,你怎么了?”

    杨君秀见得包鱼儿整个人仿佛中了定身术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便要上前取摇动她的身形。

    “那个,这位白虎小姐,你现在最好还是不要碰她!”

    钟九站在那里仍旧双手上举,但目光却不断的向着这边瞥过来,同时嘴里说道。

    “什么意思?”

    杨君秀见得包鱼儿整个人都开始轻颤,眉头微微皱起,仿佛在承受着极大的痛楚,不由暴躁道:“你最好有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否则信不信老娘生吞了你?”

    钟九连忙摇头道:“放心,放心,她没有危险,只是在接受传承罢了。”

    “传承?”杨君秀微微一愕。

    见得杨君秀表情,钟九知道自己暂时不会被眼前的母白虎杀掉,语气不由轻松了三分:“这位白虎小姐,不得不说你的胆子实在够大,若是钟某没有猜错的话,这位钟某的同族应当是一位十大秘姓血裔吧?”

    “你最好不要兜圈子,有屁快放,老娘没那么多耐心!”杨君秀对于怀有敌意之人向来奔放的很。

    钟九耸了耸肩,道:“简单来说,就是崔冠身上有一页从鬼族至宝生死薄上撕下来的宣纸,上面记载着只有核心血裔才能够得到的鬼族传承,于是便贪图您的这位伥鬼身上的核心血脉,想要作为媒介来修炼这道传承,却不曾想现在却是为这位伥鬼小姐做了嫁衣。”

    “鬼族至宝,核心传承?”杨君秀皱了皱眉头道。

    钟某见状连忙解释道:“生死薄那是我鬼族传承至宝,据说能够掌控生死之力,威力通天,传说乃是由本族地位最高的十殿阎罗收罗大批天材地宝炼制而成,后来又以各自的神通传承封印其中,而后交由本族另外一位鬼仙崔珏掌管,这鬼王崔冠乃是崔珏的后裔子弟无疑,定然是这崔冠胆大包天,居然敢从生死薄上撕裂纸张,此时说不定连那崔珏都有份,生死簿一直掌管在他手中,若没有他暗中默许,如何能够被崔冠这么个鬼王撕下一张纸来。”

    顿了顿,那钟九似乎觉得自己说的有些远了,连忙转回了话题为自己开脱,道:“当然,后面这些只是钟某看到之后的猜测罢了,那崔冠当初邀请钟某却并未与钟某说明实情,否则的话钟某也不会去谋害我鬼族的核心血裔。”

    “哦,”杨君秀冷笑一声,道:“我记得你一开始也没有冲着鱼儿去,而是冲着本小姐来的吧,你贪图的是本小姐的白虎煞气吧?”

    钟九闻言神色一慌,随即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连忙高声道:“误会,绝对是误会!”

    杨君秀冷笑了两声,这时旁边的包鱼儿也慢慢的清醒了过来,她的注意力随即便被吸引了过来。

    “怎么样,是什么传承?”杨君秀问道。

    包鱼儿目光之中闪过一丝喜意,道:“是阎王生死贴的完整传承,因为我已经练成了三更贴,这才吸引了那张宣纸自动来与我融合。”

    就在这时,那位高举双手的钟九突然叫道:“敢问这位同族小姐贵姓,蒋历余吕包,毕董黄陆薛,可是这十姓中的一个?”

    包鱼儿看了看杨君秀,犹豫了一下,才道:“我姓包!”

    钟九狠狠的喘了一口气,叹道:“阎罗天子后裔,难怪……”

    杨君昊一把火将三具鬼族修士的尸体烧成了飞灰,四人将钟九团团围住,一路向着飞箭射来的方向前行。

    这一路便是走过了五十里的距离,却仍旧没有见到前来接应的杨君山,这让众人不由惊叹杨君山究竟是在多远的距离射出的这一箭,便是那钟九也越发的惊疑不定起来。

    好在又走过了十余里之外,一座高丘之上,一位身材高大的身影正站在那里,手中隐隐间还持有一张巨大的长弓。

    然而杨君秀等人都是对杨君山极为熟识之人,而杨君昊更是拥有华莲之眼,那高丘上的身影根本就不是杨君山本人。

    众人心中疑窦丛生,相互看了一眼之后,还是想着远处的那座高丘之上走去。

    又拉近了一段距离之后,杨君昊却是“啊”的一声,神色间带着一丝恍然的惊奇,道:“原来是他!奇怪啊,他怎么会在这里?”

    剩下的距离五人只是飞遁了片刻便已经到得那高丘之上,那手持长弓之人朝着众人笑道:“诸位,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杨君秀惊讶的上下打量了一番,道:“巫硕兄,你都成大巫了?”

    这高丘之上的修士正是曾经被杨君山收留,之后多年在西山停留,直到域外势力大规模入侵之后,得到巫族秘术征召之后才离开的巫硕,当初西山村尚有另外一位巫族修士九离,而此时的巫硕修为已经进阶瑞气境,乃是一位大巫修士。

    巫硕闻言笑道:“我在习州这些年也有些际遇,前不久才侥幸进阶大巫境,比起杨兄来却是差得远了。”

    杨君昊却是绕着巫硕转了两圈,口中“啧啧”道:“话说刚刚那一箭是你射的?这怕不是有百八十里了吧,居然一箭就将一位鬼王钉死在了石壁上面,你是怎么做到的,还有你手里的长弓是我四哥的吧,他送给你的?”

    巫硕扬了扬手中的长弓,dian头道:“正是杨兄交代了巫某来此一趟,并将这把长弓让君馨小妹送了过来,至于刚刚那一箭么,一来是因为巫某从部落前辈手中得了射日神术的传承,二来则是因为巫某脚下这座山丘乃是焚天门道场地下地脉延伸的极限边界之处,受杨兄指dian,巫某在这里拉弓射箭,杨兄正好可以借助地脉助巫某一臂之力。”

    众人虽然仍旧觉得不可思议,但还是似懂非懂的dian了dian头,毕竟没有进阶道境,始终都不会知道这个境界究竟意味着什么,更何况从巫硕的解释来看,这似乎还是两位道境存在合力的缘故。

    “射日神术,你居然练成了射日神术?”

    众人或许对于巫硕施展出来的手段不太理解,可钟九本身便是域外之人,自然听说过巫族大名鼎鼎的射日神术的威名,不由自主的叫道:“你,你是后土部落的巫修?”

    巫硕咧开大嘴朝着钟九笑了笑,道:“看来你知道的不少,那么你也应当晓得后土部落的巫修向来对于鬼族没什么好感,那么现在你有两个选择,要么你现在就献出一缕魂识本源,在虎妞妹子手下做一只伥鬼,要么就让咱老巫朝着嘴里射上一箭,你选哪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