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九十六章 厮杀
    白虎煞!

    这算得上是杨君秀的天赋神通,而且随着她体内的白虎血脉越来越精纯,经历的厮杀越来越多,这白虎煞的威力便会越来越强。

    而且这种煞气不但对于普通修士的灵识神识有着极强的冲击和震慑作用,更是天然便对鬼族修士有着极强的克制,哪怕此时悄然潜入三人附近的鬼王,骤然面对汹涌而来的白虎煞,一时间也不愿正面抵挡。

    鬼王身形一动,他原本藏匿的行迹便再无法隐藏,事实上在杨君昊出关的刹那便已经发现了他的踪迹,并及时向杨君秀和宁斌二人示警,然而当二人真正发现鬼王已经接近二人如此近距离的时候,还是免不了一阵阵心悸。

    然而现在可不是心悸的时候,鬼王的身形虽然被白虎煞逼迫的暴露了出来,可危险却并未解除,暴露了身形的鬼族或许是同阶种族之中最弱的存在,可那也是一位鬼王,堪比道境的存在,而杨君昊等人这一方却也只不过是两位太罡和两位天罡罢了,而且还有一位天罡从一开始仿佛就还去了联系一般。

    “怎么办?”杨君昊有些慌乱的问道。

    “硬抗吧,不拼就是个死!”宁斌叹了一口气道。

    “那还等什么?”

    杨君秀暴喝一声,手中突然多了一柄刀身比她的腰身还要宽的巨刃,兜头一劈就像是远处的鬼王头上劈去。

    那鬼王面对杨君秀的攻击居然第二次选择避其锋芒,一抹惨白的刀芒呼啸而过,将地面展开了一道长有半里深达一丈的沟壑,而且沟壑两旁的土石被刀芒之中的煞气所冲,尽皆化为了齑粉。

    “白虎血脉?”

    鬼王似乎一下子确定了杨君秀的身份,神色大为动容,沉声道:“你居然与一伙土著人族狼狈为奸!”

    鬼王的话音刚落,一连七朵火花突然在他身周盛开,俄而化作一片火海要将其淹没。

    鬼王惊诧的声音再次传来:“道境天火,这却是令本王有些刮目相看了。”

    一抹阴影在火√←ding√←dian√←小√←说,▽★os_;海之中纵横,沿途经过的火海尽皆向着两边分开,为其让开了道路。

    杨君昊的七阳流火诀向来凶猛,这还是第一次在斗法过程当中被如此轻易的破去。

    期间宁斌还曾施展了一次落山击,可却再次被那鬼王轻易化解,在身化阴影之时,其本体仿佛毫无受力之处,宁斌的神通却是直接穿过了他的身躯,将燃烧的地面砸出了好大一个深坑。

    鬼王发出一声轻蔑的冷笑,瞬间从三人的合击当中脱身,却不料在其冷笑声刚刚落下的刹那,却又陡然化作一声惊怒交加的闷哼。

    一张带着磷火一般浮现出一层阴森惨白之色的请柬一般的物事,就贴在了那刚刚冲出火海的那一抹阴影之上。

    原本那一抹阴影尚未化作实体,连宁斌的神通攻击都伤不到他分毫,岂料那一张似虚似幻的请帖却是如有实质一般牢牢的粘在了那一抹阴影上面。

    “三更贴,居然是三更贴,是谁?到底是那位核心血裔,居然勾结外族之人陷害本王?”

    鬼王发出一声巨大的咆哮,那一抹被三更贴定住的阴影如同开锅一般鼓荡出一道道波纹,连同四周的空间都发生了褶皱,杨君秀手中的斩魄刀怒斩而出,却被四周的虚空屏障层层阻挡了下来。

    便在这时,那鼓荡的阴影似乎达到了极致,“咻”的一声轻啸,居然硬生生将如同跗骨之俎一般贴在上面的三更贴冲飞了去。

    那三更贴瞬间化为一道流光,直接从鬼王展开的空间领悟之中冲出,而后撞入靠近杨君秀等人数十丈之外的一片原本空无一人的草丛之中。

    一声痛呼传来,包鱼儿就如同滚地葫芦一般,被化为惨白光芒的三更贴撞得在地面上翻滚出十余丈远的距离。

    “只有鬼族十大核心血裔才能够修炼这阎罗生死贴,你姓什么,为何要与这些外族沆瀣一气?”

    那鬼王所化的阴影虽然冲破了生死贴的暗算,但从此时鬼王本体凭空消瘦了一圈和惨白的脸色来看,显然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包鱼儿也不答话,从地面上爬起身来便向着杨君昊等人这边冲来,杨君秀等人也赶忙上前接应。

    鬼王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本只是想要寻找几个残杀本族修士的凶手,却差一dian阴沟翻船,被几个判官境的修士联手暗算了,这如何令他不怒?

    更没有想到的是,一张三更贴几乎将他这一段时间伤愈之后恢复的一dian元气消耗了大半,这不仅是因为三更贴本身的威力,更在于施展此神通之人的血脉对他形成了压制。

    这不但说明对手当中有一名鬼族内应,而且这名鬼族内应居然还有着少见的核心血脉,甚至此人的血脉还定然极为精纯,否则也不可能以区区判官境的修为就能够对他形成压制,要知道他可是堂堂鬼王,虽然不为核心血脉,但在鬼族之中却也有着足以自傲的姓氏,这又如何让他不惊?

    眼见得双方就要汇合,惊怒交加的鬼王自然不会让他们轻易得逞,却见那鬼王抖手一甩,一条漆黑的铁链伴随着“哗啦啦”的声响便向着包鱼儿的后颈缠去。

    包鱼儿此时的状态很是不好,她刚刚施展的本命神通被破,多少遭受了一些反噬,此时一身实力发挥不出六七成,只能寄希望与杨君秀等人的帮助。

    杨君秀对于包鱼儿此时的境况感触最为明白,知道她根本躲不过鬼王的勾魂锁链,索性引动先前弥漫的白虎煞气尽数注入到了包鱼儿的体内。

    包鱼儿周身气势大涨,猛然回过头来双掌伸出,居然要以赤手空拳去抓鬼王的勾魂锁链。

    鬼王冷笑一声,在他看来包鱼儿此举根本就是在自寻死路。

    然而在鬼王难以置信的目光当中,随着包鱼儿的双手伸出,两只巨大的虎形法相前爪探出,却是同时将那漆黑的铁链抓在了掌中。

    远处的杨君秀猛哼一声,脸色顿时煞白,而对面的鬼王同样如避蛇蝎一般将勾魂锁链收了回去,就在与虎形前爪法相接触的刹那,鬼王突然察觉到以黄泉阴铁炼制而成的勾魂锁链中的白金之气突然外泄,这让鬼王顿时有了一种不太好的猜测。

    “伥鬼,你居然是成了这只虎妖的伥鬼,堂堂鬼族核心血裔,居然去给人做伥鬼!”

    鬼王尖声叫道:“奇耻大辱,奇耻大辱!本王要将尔等挫骨扬灰!”

    包鱼儿趁着勾魂锁链收回的刹那与杨君秀等人汇合,尚且惊魂未定,杨君秀一步上前将包鱼儿挡在身后,冷声道:“伥鬼怎么了,有本事冲着姑奶奶我来啊!”

    “好,好,好,本王原本只是想要找到杀我鬼族修士的凶手,却不曾想居然还连带着发现一个敢将我鬼族收为伥鬼的白虎妖,我鬼族纵横宇内,十殿阎罗威震星空,你们不但是人妖勾结,居然连我鬼族核心血裔都敢收为伥鬼,今日本王便要叫你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杨君秀这个时候心中反而没有了对眼前鬼王的敬畏,冷笑道:“就凭你?”

    那鬼王深深的看了杨君秀一眼,不知道是否是错觉,他的目光之中隐隐然居然带着一丝忌惮之意,随即便在所有人的目光当中隐去了身形。

    “小心他伺机偷袭!”宁斌扭头沉声道:“十三少?”

    杨君昊双目之中泛起赤光,道:“走了!”

    宁斌一愣,道:“什么,走了?”

    杨君秀朝着包鱼儿递过去了一个询问的眼神,见得她dian了dian头,杨君秀这才道:“看来是真的走了。”

    杨君昊目光中的红芒散去,犹自难以置信道:“居然走了,不能吧,那可是鬼王,道境的存在,居然在咱们面前缩了?”

    宁斌的神色却是变得越发的凝重,道:“不对,他只是暂时退走了,他不会放过我们的,接下来肯定会徘徊在我们周围,一旦我们露出破绽,那鬼王肯定会对我们下杀手!”

    杨君秀赞同道:“不错,接下来才是真正危险的时候,那鬼王肯定不会放过我们,在这里再呆下去是坐以待毙,可要是离开一路上也肯定危机四伏。”

    “不是,不是……”

    杨君昊显然还没有真正清醒过来,道:“我是说那鬼王为什么不直接取我们的性命,他可是鬼王啊!他能做的啊!”

    “他做不到!”

    包鱼儿清冷的声音突然传来,道:“他并没有把握击败我们四个人,而且他尤其忌惮秀儿姐,甚至于还可能有些害怕,所以才退走,当然,就像宁长老说的那样,他肯定还会来杀我们,而且到时候恐怕还不止他一个。”

    “什么,你是说那鬼王被我们联手吓退了?”

    杨君昊一下子变得有些亢奋:“我们居然逼退了一位鬼王,那可是鬼王啊!”

    宁斌笑了笑,似乎对于杨君昊不同寻常的思路早已经习以为常,而杨君秀却是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似乎有些感到无语。

    宁斌索性越过了杨君昊直接与杨君秀商量:“秀儿姑娘觉得接下来该怎么应对?”

    杨君秀凝重道:“我觉得鱼儿说的不错,十三哥练就了华莲之眼,能够看破他的踪迹,鱼儿一定程度上也能发现他的潜行,那鬼王再来肯定不会只他一个,我们当初选择这里是为了避开危险,可如今想要躲到真阳宫反而远了些,反而不如就此越过灯郡,去焚郡找我哥去。”

    “也只能如此了,不过这一路怕是不太好走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