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九十五章 鬼王
    作为人族修士的杨君昊和宁斌来说,残杀同类这毕竟是一件极为残忍的事情,哪怕他们二人并非鬼族,却也不得不去考虑包鱼儿的感受。

    然而不等包鱼儿说话,杨君秀便已经粗暴的打断了两人的询问:“有什么愿意不愿意,杀几个鬼修罢了,哪里来得那些多愁善感?这个你们不用问她,我同意就是了!”

    包鱼儿撇了撇嘴没有说话,可实际上杨君秀的话却是再正确不过了。

    包鱼儿与杨君秀是什么关系?伥鬼!

    更准确的说,包鱼儿是杨君秀的奴仆一般的存在,杨君秀做决定需要考虑包鱼儿的感受吗?包鱼儿有反对甚至哪怕是质疑杨君秀的能力吗?

    至于猎杀鬼修,杨君秀都同意了,包鱼儿敢不杀?

    别忘了,当初有鬼族修士察觉到包鱼儿的身份,那可是毫不犹豫的便要痛下杀手,汲取她的血脉的。

    杨君昊与宁斌多少还是觉得有些不大妥当,杨君秀对二人的犹豫却是嗤之以鼻,什么同族同类,她杨君秀手中杀得妖族修士何曾少了?

    杨君秀分属妖族修士,然而妖族有统一的称谓,彼此之间却并未有统一的认同。

    妖族内部同样分着数之不尽的种族,这些种族之间相互攻杀吞噬早已经司空见惯,源自于蒙昧之时的弱肉强食早已经成为它们的天性,也没见有妖修站出来说所有妖族分属同族,大家不该相互攻杀噬咬,哪怕是有妖皇出世的时候都做不到。

    杨君秀本身便不为域外妖族,可她却又是白虎血脉,在妖族当中原本就是以嗜杀凶厉闻名,更是曾经在妖族历史上出过妖皇的王族血裔,哪怕在杨君山身边多年,受杨君山教化,在她看来,只要不是虎妖或者是与杨君山关系密切之人,天下种族无不可杀!

    杨君秀甚至没有去理会杨君秀与宁斌的纠结,很快便在包鱼儿的指引之下,轻易设伏了结了一位天罡境的鬼修,并将人头扔给了杨君昊,这下两人念头通达,终于再无顾虑,很快便参与到了捕杀鬼族修士的7ding7dian7小7说,≥o↖s_;行动当中。

    对于这两人的表现,杨君秀暗地里撇了撇嘴,暗道这两人就是贱,贱人就是矫情,当然这话她是根本不会说出口的,更不会让人知道,哪怕包鱼儿也不能,杨君秀虽然凶,行事越发的粗暴,可这却并不意味着她就傻。

    有了包鱼儿这个鬼族中的“内鬼”,四人联手在灯郡之中可谓是大开杀戒,不到一年的时间当中,判官境以上的鬼族修士人头已经由杨君昊上交了五个,为灯郡所杀修士杀鬼族修士之冠!

    再加上其他域外修士真妖境以上的人头也有将近七八个,杨君秀所立下的战功在协助真阳宫保卫灯郡的散修当中名列前茅,五道华莲之眼的瞳术传承几乎已经可以确定至少有一套已经落在了他的手中,在灯郡修炼界,杨君昊都已经算得上是声名鹊起,甚至他猎杀五位判官境鬼修的事迹都已经传到了灯郡之外。

    杨君昊尚在沾沾自喜,杨君秀却是无所谓,包鱼儿不会去操那个心,只有宁斌本能的察觉到了不好,眼瞅着一年之期将至,他除了让杨君昊不断的催促真阳宫将华莲之眼的传承交给他的同时,还劝说众人放缓了对域外修士的猎杀程度,以至于在最后杨君昊原本领先的优势变得并不明显,这让杨君昊有些不满。

    “咱们是外来修士,如果没有明显的战功人头,真阳宫恐怕会更加照顾炎州的本土修士!”

    杨君昊在炎州待得时间很长,对于炎州修炼界某些风俗规矩知道的还算透彻,可越是如此,他的心中便越是没底。

    宁斌却在这个时候问了一个令杨君昊和杨君秀颇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问题:“你们两个最近有杨兄的消息没有?”

    两人知道宁斌说的是杨君山,不过两人的心思显然不在这上面,杨君秀只是dian了dian头道:“我们与哥哥定期以家族特殊传讯方式保持着联系。”

    宁斌dian了dian头,对杨君昊道:“如果真阳宫能够从你的名字上猜出你与杨兄之间的关系,那么青华莲子肯定有你一颗。”

    事情的发展果然证明了宁斌的猜测,杨君昊果然从真阳宫得到了青华莲子和华莲之眼的传承,而且真阳宫对待杨君昊的态度果然也十分客气,甚至近乎到讨好。

    杨君昊把玩着手中一颗如同琉璃一般晶莹剔透的莲子,目光之中流露出欣喜和其他复杂的色彩,向宁斌问道:“为什么?就因为四哥在焚天门道场闹出的动静,阵道大宗师?”

    杨君秀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宁斌笑了笑,道:“有想法?”

    杨君昊自嘲的笑了笑,道:“以前会有,现在么,习以为常了,不是我们愿意安逸的呆在他的羽翼之下,而实在是飞不出他遮掩的这片天空。”

    宁斌“呵呵”笑了两声,道:“总有一些人是让你嫉妒不起来的。”

    杨君昊苦笑一声,道:“是啊,现如今只剩下崇敬了。”

    宁斌看着杨君昊的神色不置可否,崇敬吗,也许吧!

    杨君昊站起身来,道:“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这话显然是在问宁斌,除开包鱼儿的三人当中,宁斌并非杨氏血脉,也没有比杨君秀有着与杨君山更亲密的关系,可现如今三人当中却隐隐以他为首。

    “闭关,炼化青华莲子,练就华莲之眼这道瞳术神通。”宁斌说得极为果断。

    杨君昊神色有些错愕,开口道:“这不好吧,真阳宫提供的奖励还有很多,不少法宝灵阵品质都还不错,大伙儿助我夺了华莲之眼,下面总该我为大伙儿尽一份儿力了吧?”

    宁斌神色凝重的dian了dian头,道:“如果你听我的,那就老老实实闭关修炼秘术,我与君秀小妹正好为你护法。

    就仿佛在印证宁斌的猜测一般,在杨君昊闭关修炼秘术的时候,整个灯郡却又突然陷入到了一片腥风血雨当中,不知为何鬼族修士居然盯上了灯郡,涌入灯郡的鬼族修士针对这里的人族修士展开了大规模的袭扰,更有传言说有鬼王境的存在潜入到了灯郡之中,刚刚平静了一些的灯郡又迅速恢复到了混乱当中。

    或许是因为青华莲子作为媒介的缘故,杨君昊感觉这一次修炼华莲之眼的过程极为顺利,甚至他还能够感觉到自己所修炼的功法与这道秘术隐隐间颇有契合之处,甚至在华莲之眼修成之际,体内真元隐隐与之产生了共鸣。

    在灯郡一处隐秘之地,紧闭双目的杨君昊突然张开了双目,如同两团红光突然在漆黑的密室之中乍亮,而后隐隐间有一道道纹路盛开,红光渐渐收敛,路出杨君昊的双目,可此时他的双目看上去却如同有着一双盛开的莲花倒影其中。

    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华莲之眼终于修成,杨君昊不免心中有着几分喜悦,索性便全力施展这道秘术神通,试图穿透眼前密室封闭的石壁,看到在密室之外为他护法的宁斌等三人。

    密室之外,杨君秀悚然而惊,惊疑不定的目光向着四周打量。

    宁斌皱着眉头道:“怎么,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又出现了?”

    杨君秀的脸色几位难看,dian头道:“已经不止一次,这几日那种被窥探的感觉越发的强烈,甚至也越发的频繁了,我能感觉到有一股危险正在接近,不能再等了,必须马上破关将他唤醒,我们必须立刻离开这里。”

    宁斌显得有些迟疑,他是相信杨君秀的直觉的,可直觉毕竟只是没有根据之事,而现在强行将闭关的杨君昊唤醒,则有可能令他修炼的秘术神通功亏一篑,先前大半年的努力化为流水,便是宁斌自己也觉得可惜。

    “包姑娘,你可曾有所发现?”宁斌想了想向着包鱼儿询问道。

    包鱼儿凝重道:“我支持我姐的判断,我感受到同类的气息正在接近。”

    “哈哈哈哈,诸位不要惊慌,刚刚其实是我在用刚刚炼成的华莲之眼在密室当中观察你们!”

    随着密室开启的声音,杨君昊的声音从二人身后传来,而且为了炫耀,也为了向三位同伴展现他的成就,施展华莲之眼秘术神通的时候,他的双目倒影之中犹如一片片炼化的花瓣盛开。

    “三位辛苦,这几个月多谢三位……,额——”

    杨君昊从密室当中一边走出,一边开口说道,可话正说到半截却是戛然而止,然后就见得杨君昊仿佛被人捏住了脖子一般,双目暴突,脸上尽是一片惊惧的神色。

    宁斌与杨君秀都是厮杀老了的存在,对于突如其来危险的应对几乎已经形成了本能,见得杨君昊脸上身上,两人便已经飞身向着杨君昊身边聚来,而与此同时,杨君昊因为惊骇而惊呼扭曲的声音也终于响起:“鬼,鬼王!”

    宁斌与杨君秀脸色狂变,宁斌张手便是一道守御神通将所有人护住,而杨君秀却在瞬间恢复了原形,一头身长足有丈半的巨虎猛然张口咆哮,一股浓郁到几乎凝结成冰的煞气从她口中瞬间铺天盖地一般涌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