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八十九章 斗阵(续)
    地之域的阵法之力被盗取,身为总揽整个大阵运转的阵法大师赤宫真人是否知晓呢?

    杨君山认为这是很明显的事情,天之域与人之域的阵法师盗取地之域的阵法之力的手段虽然隐秘,但三域毕竟为一个整体,赤宫真人坐镇整个道阵总阵潭,那里是整个道阵体系的真正枢纽,对此不可能不知晓。

    然而赤宫真人对此却并未采取任何措施,任由地之域的阵法之力被截留,那便只有两种可能,其一便是赤宫真人并不看好赤焰道人一脉,甚至暗中已经倒向了其他一派;其二则是赤宫真人对此根本无能为力,便是有心想要制止,却根本不是天之域和人之域两脉请来的阵法外援宗师的对手。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甚至两者兼而有之,以先前赤宫真人表现出来的敌意来看,杨君山都不可能从他那里得到任何帮助。

    一天的时间足够杨君山掌控三脉宝阵,也足够令赤焰道人一脉延请了新的阵法宗师的消息传到另外两域的阵法宗师耳中,与此同时,杨君山也知晓了那两位阵法大师的身份。

    镇守天之域的阵法宗师是来自紫风派的张巽宇道人,这是一位与萧巽乾、刘巽清同辈的庆云境修士,而天之域则在焚天门雷劫境修士赤羽道人一脉的掌控之下。

    而人之域则以焚天门另外一位雷劫境道修赤路道人为核心,他们请到的是来自于紫霄阁的阵法宗师妙玄道人,人之域的“三坟大阵”此时便在他的掌控当中。

    地之域在一天的时间当中偃旗息鼓,镇守在这一地域的焚天门以及其他势力修士转攻为守,很快便引起了地火渊狱之中域外修士的注意,不过在地火渊狱中的域外修士第二日向着地之域这边来准备一探究竟的时候,以赤宫道人和红陆道人为首的修士骤然从阵中杀出,却是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而此时的杨君山却是通过笼罩地之域的阵法网络关注着地下空间的各个角落,随时以阵法之力干涉双方的厮杀。

    伍登是一位天罡境真人,他本身还是烛郡一家豪≥ding≥dian≥小≥说,2●3o≦s_;门的家主,这一次响应焚天门号召加入到剿杀域外修士的大战当中,最重要的原因便是焚天门最为优秀的三代弟子红陆道人答应会收他的儿子伍继庭为记名弟子,而且如果伍家这一次在大战当中做出足够贡献的话,红陆道人还会更进一步将伍继庭收为内门弟子。

    之前伍登便数次随同焚天门修士出战,手下也曾斩了一颗妖族玄罡境修士的人头,不过说实话,之前数次大战己方却是并未占到多少便宜。

    这一次听说赤焰道人也请来了一位阵法宗师掌控地之域的三脉宝阵,这让一直以来驻守地之域却在战事上毫无起色的修士颇有几分期待,大家同为焚天门出力,自然曾经接触过天之域和人之域的修士,听他们说起每次出战都能够从护宗大阵之中借到远超己方的阵法之力的时候,要说不羡慕那是自欺欺人,反正先前镇守地之域阵潭的关真人却是在背后没少挨骂。

    大战骤然爆发,地之域修士的突袭令域外一方短时间内陷入混乱,伍登在与一位同阶的僵族大战的时候牢牢的占据了上风。

    这头火僵仿佛经过了地火淬炼,浑身上下燃烧着猩红色的火焰,就连它的肉身都是一片赤红之色,虽然看上去极不好惹,却也有着僵族修士固有的反应呆板行动迟滞的毛病。

    伍真人突然杀出,令这头火僵反应不及,接连两道神通实实在在的打在了火僵身上,哪怕僵族肉身修炼仅次于巫族,也大感吃不消,整个躯体在秘境空间之中被击飞了数十丈远,一条胳膊已经不规则的扭曲变形,右肋塌陷,显然已经被他重创。

    伍真人见状顿时心头火热,知晓此乃难得良机,若当真让他斩杀了这头同阶的天罡火僵,那么以他的战功,红陆道人绝对会将自己的儿子守卫内门弟子。

    伍真人眼见得被击飞的火僵就要逃离他的视线,当即周身一旋,化为一团火光朝着火僵撞了上去。

    岂料原本正要转身逃走的火僵此时却是突然停下了身形,眼瞅着就要撞上来的火光,脸上却浮现出一丝僵硬的狰狞笑意。

    伍真人心中咯噔一声暗道一声不好,便见得周围的石柱、火岩之后接连转出了三位玄罡、天罡修为不等的域外修士,齐齐朝着他围了过来。

    火光在半空盒子中一散,数道火星向着四周围上来的极为域外修士打去,伍真人抽身便要急退。

    那三位域外修士连同被击伤的火僵自然不会让如此机会从手中溜掉,几道火星尚未到得身前便被它们随手拍掉,一位速度快的玄罡妖族双手一振,顿时化作一双丈许长的羽翼,扇起一道狂风,整个身躯便如离弦之箭一般冲向伍真人身后,意图阻断他的归路。

    伍真人心中大急,奈何此时却已经是有心无力,心中黯然只道无法看到儿子拜入焚天门那一刻,索性便与这几个域外砸中拼了。

    却不料便在这个时候场上形势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那位身化双翼的妖族修士急速直插他的身后,却不知怎得收力不及,一头撞在了一根从头ding石壁之上垂下来的两人合抱粗细的石柱上面,那石柱当即从中折断,可那妖修却也只是发出一声惨叫,遁光散去之后整个人如同喝醉了酒一般踉跄不稳。

    这才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原本已经准备死战的伍登真人心头大喜,哪里还会错过这个机会,转身朝着那妖修扑去,一道火焰斩收了它的首级,顺势突出了重围,身后三位域外修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精心布置的全套落空,还赔上了一位妖族同伴。

    只是不论是伍登真人还是剩下的三位域外修士,此时心中更多还是觉得匪夷所思,一位玄罡境的妖修,就算是再蠢笨,也决然不可能在施展遁术的时候一头撞了石柱,更何况还是一位擅于风行神通的翼族妖修。

    定然是有什么力量在众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干涉了玄罡妖修的飞遁,令他身不由的撞上了石柱!

    这一场遭遇战发生的突然,结束的也极为迅捷,待得伍登真人返回驻地的时候,这一次出战的大部分修士都已经返回。

    得了人头的伍登真人心中兴奋,便与同伴道友说起了这一战的凶险和侥幸,待得他兴高采烈说到那翼族妖修笨的居然自己撞上石柱,被他轻易收了人头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周围相熟的几位同伴一个个面面相觑,神情诡异的看着他。

    “老伍,你是说准备断你后路的一个翼族妖修自己撞到了石柱上?”一名红发真人语气有些诡异。

    “是,是啊,怎么了?”伍登真人仍旧有些不明所以。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周围几位同伴的声音顿时七嘴八舌的传了过来。

    “老子被一个太罡火蛮追杀,眼看着就要追上,原本以为这一次惨了,却不料从头ding石壁上脱落了一块巨石,那太罡火蛮因为躲避这块巨石速度慢了三分,这才让老子与两个同伴汇合,躲过了追杀。”

    “听你这么一说,看来当时从头ding上掉下来一条石锥直接扎伤了与本真人对战的那名巫修的胳膊也不是凑巧了?”

    “靠,这是什么缘故,难道今天我等一个个运气要逆天?当时追杀老夫的那名妖修踩着老夫的足迹却被一道从岩孔中喷出的岩浆烧化了一只脚。”

    “……”

    众人七嘴八舌,片刻之后将各自的经历,赫然发现今日一战被各种运气救下来的修士居然便有七八个之多,这个时候哪怕是再迟钝的修士都已经知道这中间肯定有问题了。

    一名焚天门的太罡修士红鸾真人突然开口道:“今日一战可有伤亡?”

    有人高声应道:“伤了六个,熟面孔的话,好像一个都没少吧,诸位道友不妨看看身边熟识之人可有少了谁?”

    这一伙修士驻守地之域已经颇有一段时间,相互之间哪怕不是人人熟识,但至少脸熟却是有的,相互瞅了一圈,却是发现一个都没有,那也就意味着今日这一战没有一位道友陨落!

    “这,这不得了啊,以前那一次出战没有一两个道友陨落,多的时候一下子死了五个,今日一战不但所有人都回来了,真妖境级别的人头都带回来四五个,这一战算得上是大胜吧?”红发真人目光有些发亮。

    “我知道了!”

    红鸾真人突然激动的说道:“是阵法之力,是玉州君山道人,是他用阵法之力在帮助我们!”

    “阵法之力吗?似乎也没有别的解释了!”

    “不过这也有些匪夷所思啊,老关执掌阵潭的时候,他以阵法之力相助,哪一次不是搞得声势浩大的,哪像现在,从始至终诸位可曾感受到阵法的力量?”有修士并不认同。

    “不对吧,老关出手的确声势浩大,可每次大战他最多也就声势浩大那么一两次,接下来便只能装死狗,可这一次呢,各种撞大运一样的意外事件,不敢说肯定是救了诸位性命,但至少也是帮助了七八位道友吧,老关能有这本事?要我说,这才更显得人家阵法造诣高超,诸位连察觉都察觉不到,这才是阵法宗师嘛!”

    伍登真人心情不错,他不但死里逃生,手中的域外真妖级别的人头更有两颗,而且还都是玄罡境的,他儿子拜在红陆道人门下成为内门弟子已成定局。

    三脉宝阵的阵潭之中,杨君山感受着阵潭之中汲取的道阵之力,不由有些悻悻的叹了口气,他已经足够节省宝阵目前能够掌控的道阵之力了,甚至于这一战当中他根本没有发动阵法之力发动大规模助战,而只是尽可能精准的救下极为遇险的修士,为的就是节省下每一份道阵之力,可即便如此,除去维持阵法运转的基本之力,这一战下来,分配在三脉宝阵之中的一成六分道阵之力也被挥霍的一干二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