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八十八章 斗阵
    很多事情在没有发生之前,便已经注定了。

    当红陆道人拿着赤焰道人交给他的阵图重新来到“三脉宝阵”的阵潭前的时候,他便已经将所有的事情想明白了。

    既然焚天门放弃焚郡已成定局,那么焚天门现在想的便是如何在保存实力的情况下全身而退,而那些各方宗门势力之所以响应仙宫的号召来协助焚天门抵挡域外势力的进攻,恐怕更多的也是想要趁机前来分一杯羹,而这其中的罪魁祸首恐怕还在仙宫。

    哪怕如眼前这位君山道人也是一样,之所以愿意替赤焰道人这一脉镇守“三脉宝阵”,何尝不也是想要有所得?

    而这其中最大的可能,便是觊觎“三脉宝阵”的根底,毕竟对方是一位阵法宗师,除此之外也有可能贪图构成“三脉宝阵”阵基的大型火脉、大型地脉以及那条中型晶石矿脉。

    当然,他直接能够拿到手的好处还有宝阵阵潭之中汇聚的三脉本源之气,这是能够直接用来提升修为的本源元气,不过这种元气大部分都要用在阵法的运转当中,阵法师从中截取一小部分用于自身修炼,这在修炼界也是约定俗成的规矩,但有一个必要的前提,那就是不能够有丝毫影响阵法运转的情况发生。

    哪怕是如同之前关真人那般受到其他两域阵法宗师打压的情况下,也不忘从三脉本源之中截取元气,只是他的情况实在太过窘迫,哪怕截取元气也只是杯水车薪,这也是在杨君山前来接手的时候,他二话不说便让出来的原因之一。

    在焚天门退出焚郡之前,用一些带不走或者无法带走的好处来笼络各方势力,为焚天门确切的说是自己这一脉顺利从焚郡脱身,何乐而不为?

    不知道因为什么,当杨君山再次见到红陆道人的时候,发觉对方仿佛换了一个似的,少了之前的一丝昂扬奋发,却多了一丝成熟与智慧。

    就在杨君山还在为对方身上发生的气质变化而啧啧称奇的时候,却见红陆道人却是将一张卷轴交在了他的手中。

    “这是…⌒∽ding⌒∽dian⌒∽小⌒∽说,≦↑os_;…”杨君山的目光之中充满了询问之意。

    红陆道人微微笑道:“这是‘三脉宝阵’的阵图以及作为阵法之基的三脉脉络的具体走向,老师听说道友需要三天的时间来完全掌控整个大阵,这时间却是有些长了,在下便向老师讨要了这一张卷轴,还望道友能够早一些掌控大阵。”

    杨君山有些惊疑不定的将卷轴打开一些,只是看了一眼目光之中便浮现出震惊之色,犹自不敢相信道:“赤焰前辈当真要将如此贵重之物交由在下掌管?”

    这却是由不得杨君山心头震动,完整的“三脉宝阵”阵图也就罢了,关键是对方还将构筑三脉宝阵的三大阵基的脉络走向也清晰的标了出来,对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对于自己的目的对方都已经心知肚明?

    红陆道人却是按照赤焰道人交给他的话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杨君山闻言神色一正,拱了拱手道:“多谢道友信任,还请赤焰前辈放心,如今有这卷阵图在手,一日之后,杨某自信便可完全掌控整座三脉宝阵!”

    红陆道人面露惊讶之色,道:“杨兄阵道好造诣!”

    如果说阵法师掌控了阵潭就能够通过慢慢的摸索掌控整座大阵的话,那么现在有了阵图,便是将这座大阵的一切变化都已经清晰的展现在了阵法师的面前,甚至在高明的阵法师手中,还能够通过阵图来反推整座大阵的布阵原理,从而得到整座大阵的完整传承。

    红陆道人将完整的三脉宝阵阵图交给杨君山,那几乎就相当于是将宝阵的完整传承交在了他的手中,而杨君山所需要的也仅仅只是一段时间的精心推演罢了。

    红陆道人离开之后,杨君山将阵图卷轴徐徐打开,一边推演着三脉宝阵的各种变化,一边摩挲着下巴思索着赤焰道人交给他阵图的真正目的。

    示好?拉拢?

    好像都有,可将三条地脉、火脉和晶石矿脉的具体走向也标示出来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试探?

    总该不会是送给自己吧?

    吃里扒外?慷他人之慨?崽卖爷田?

    有意思,难道说赤焰道人真要搞分裂?

    杨君山心头重重一跳,这里有似乎一下子就都说得通了,赤焰道人要破门自立的话,势必要逃离焚天门道场,那么这些他无法带走的东西自然也就无所谓珍惜了。

    只是这可能吗?

    焚天门传承悠久,门派之中雷劫境之上的存在不可能没有,甚至有传言说焚天门有仙人坐镇也并非没有可能,赤焰道人不过区区一华盖道人,凭什么敢从焚天门破门出走?

    说不通啊!

    除非他的背后有着一股庞大势力的支持,又或者说……焚天门那些镇压宗门气运的老古董“消失”了!

    想到这里,杨君山自己的背后都冒出一身冷汗,如若当真如此的话,那可真就要出大问题了,焚天门强势数千年,明里暗里不知道结下了多少仇家,如若焚天门当真失去了ding尖强者的镇压,那势必就是一场群狼噬咬的局面啊!

    杨君山的脸色一阵儿苍白如纸,一阵儿激动莫名,一阵儿又咬牙切齿,哪里还有什么心思放在阵图的推演上面。

    良久,杨君山才将激动的心情平静下来,尽管他事先已经预料到焚天门会衰落,可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个衰落的过程必然是长期的,可现在看来这说不好就是个树倒猢狲散的局面,比当初撼天宗败逃元磁山都强不到哪儿去。

    不过天塌了自然有个儿高的ding着,至少到目前为止焚天门还没有到瓦解的地步,仙宫也不会允许在修炼界尚未完全做好准备的情况下,放弃作为抵挡地火渊狱第一道防线的焚天门道场,至少未来三两年之内也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想清楚了这些事情,杨君山便再次沉下心来开始推演手中的阵图。

    三才封仙阵乃是焚天门在修炼界一座享有盛誉的庞大道阵体系,支撑如此庞大的一座道阵的运转,对于修炼资源的消耗必然是极为惊人的,因此,若非迫不得已,整座道阵在日常必然是维持最低限度的运转,就像是一条盘踞起来的蛇,看似一动不动,实则却是节省最大的体力,以方便在关键时刻给予对手致命一击!

    如果将三才封仙道阵满负荷运转时的威力当做十成的话,那么在道阵维持日常运转的消耗最多只是占到一成,即便是在地火渊狱爆发伊始,焚天门也不过将道阵的运转消耗提升到了三成,相对独立的天、地、人三域各自借助道阵一成的力量,而道阵阵潭处却截留七成力量作为预备。

    之后鬼族偷袭,焚天门元气大伤,地火渊狱成为域外势力入侵修炼界的前沿阵地,旷日大战在焚天门道场广袤的地下空间展开,三才封仙道阵的威力一举维持在六成,三域各自平分两成,总阵潭处赤宫真人总揽四成机动,在某一域遭遇险情的时候,立马将道阵剩余威力转嫁过去化解险情。

    需要指出的是,三域虽然各自借助道阵两成威力,但三域本身也是道阵体系的一部分,如果有需要,总阵潭的赤宫真人甚至可以将大阵的全力威力征调之后集中在某一dian释放,这才是三才封仙道阵真正厉害的地方。

    据说当三才封仙阵调动方圆数百里笼罩范围内的一切力量集中在某一处全力释放的话,哪怕是一位仙人当面都要退避三舍,此传言虽不知真假,却也足够用来证明三才封仙道阵的厉害。

    有了三脉宝阵的具体阵图在手,杨君山只用了一整天的时间便已经将整座大阵掌控的七七八八,哪怕整个地之域覆盖方圆数十里,他也自行能够将阵法之力延伸到任何边边角角,掌控到极其细微之处。

    然而也正是因为如此,杨君山才能够真正的察觉到此时整个地之域所面临的窘境:按照他的推算,地之域三脉宝阵从整座道阵体系之中借到的力量根本不足两成,甚至连一成八都达不到,最终只剩下了一成六,也就是说三脉宝阵原本能够发挥的道阵力量少了四分!

    不要小看这四分道阵之力,如果在一位高明的阵法师手中,他甚至能够用这四分道阵之力挡住一位道境存在,或者在危急时刻救下三五位天罡真人!

    这四分道阵之力哪里去了?

    这个问题并不难猜,而且杨君山也很快通过完整的道阵体系追踪到这四分道阵之力的去向并印证了猜测,从天之域和人之域分别有人在借助道阵体系暗中盗取地之域的道阵之力。

    果然是他们在暗中动了手脚,杨君山暗叹一声,同时心底隐隐当中还有一丝兴奋之意,看来在自己掌控整个地之域的阵法防御之后,一场斗阵已经不可避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