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八十七章 真相
    人的命树的影,杨君山一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原本怒气匆匆的几名修士顿时满脸讶然,然后便转为了兴奋。

    “君山道人,莫不是那新晋崛起的玉州杨氏世家?”

    “听说这位君山道人不但修为逆天,就连阵道修为也是极高,乃是一位阵法宗师呢!”

    “太好了,早就羡慕在‘天之域’和‘人之域’活动的人,那里的宝阵有阵法宗师协助掌控,无论是伤亡率还是击杀域外修士的数目都远远在我等之上,若非我等大多与赤焰道人这一脉之人多有渊源,恐怕现在早就去了其他两域了吧?”

    “是极是极,君山道祖的阵法造诣自然是老关远远比不上的,咦,老关哪里去了……”

    “可,可为什么要三天?”

    这一句话问出,在场的几位修士顿时愣住了,一个个将目光重新看向了阵潭之中的杨君山。

    若真是阵法宗师的话,哪怕只是一位阵法大师,对于“三脉宝阵”的掌控也是马上就可以上手的,可刚刚君山道人怎么说?三天?这里可是三脉宝阵的阵潭,杨君山居然还需要用三天的时间?

    众人的目光一道道带着狐疑之色看向了杨君山,不会是假的吧,听说阵法师一个个皓首穷经一般,阵法宗师在所有人的想象当中更是一个个仙风道骨的模样,眼前这个年轻人怎么看都不靠谱吧?

    红陆道人心中同样讶异,但见得身旁杨君山胸有成竹的微笑,心中一动,立马张口问道:“君山道友,缘何要等三天?这里就是阵潭,现成的三脉宝阵掌控核心,以道友阵法造诣,当可马上上首主持大阵运转……”

    杨君山微微一笑,缓缓道:“要主持大阵运转自然不难,可要将大阵的威力尽可能的发挥,在下需要三天的时间,至少三天的时间!”

    杨君山的语气极为着重,说话之间,却见他周身黄光大盛,作为地脉、火脉和晶石矿脉交汇dian所在的阵潭顿时发出震人心魄的轰鸣声,三脉宝阵瞬间被引动,就像是一只沉睡的巨兽猛然醒来并︽∽ding︽∽dian︽∽小︽∽说,¢≯os_;仰天咆哮,霎时间搞出好大的威势,甚至在场修为比较低的两个修士更是脸色苍白,不由自主的向后连退了两步。

    要令大阵现在就运转,对于杨君山而言的确是举手之劳,他只是稍稍漏了一手,便已经足够令在场之人惊叹,尽管众人仍旧不知杨君山推迟三天的真正目的,可至少现在却是没人敢再质疑他的阵道修为了。

    众人各怀心事散开之后,红陆道人沉吟道:“杨兄,在下虽不知你缘何如此,但还是要提醒你一声,这些赶来支援本派的修士固然有许多是老师这一脉的故交好友,但更多却是因为仙宫命令以及宗门许下的好处,时间长了,怕是……,关键还是地下渊狱之中的源源不断的域外势力的冲击!”

    “我懂,我懂!”

    杨君山笑了笑,道:“之所以需要三天的时间,原因是因为……,呵呵,关道友这段时间恐怕日子被逼得不太好过吧?”

    刚刚不知道藏在哪里的关真人这个时候又出现了,面色带着三分尴尬,闻言叹道:“不是关某不尽力啊,只是与两位阵法宗师和一位掌控着‘三才封仙道阵’阵图的阵法大师相争,关某如今能够保存‘三脉宝阵’几分威力已经是极为不易了,否则按照如今三脉相争的局面,其他两域的那两位阵法宗师甚至能够将‘地之域’的守护之力削弱至一成!”

    红陆道人对于此时显然是明白一二的,连忙安抚道:“关前辈的实力老师等人自然知道,否则在杨道友之前也不会力请道友掌控老师这一脉的立身之基了。”

    关真人dian了dian头,显然他与赤焰道人这一脉渊源匪浅,而后便转过头来对杨君山道:“杨道友大名在下自然如雷贯耳,只是掌控另外两域的那两位已经占了先机,至于总揽阵图的那位,虽说此人声称严守中立,可在关某看来,杨道友最好还是防范一二!”

    杨君山笑了笑没有说话,之前见到赤宫真人的时候,他在隐隐间表露出来的敌意,杨君山早已经感受到了。

    关真人与红陆道人暂时离开,原本关真人作为阵法大师是可以留下来助杨君山一臂之力的,只是那位关真人这段时间显然是被其他几位阵法师联手虐的不轻,颇有些心力交瘁的感觉,却是以暂时修养身心为借口离开了,不过阵法师面对一座全新的阵法进行调试和掌控也有各自的方式,这些同样也涉及到了阵法师各自的传承之秘,纵然关真人状态正佳,也会以其他理由暂时避开的。

    不过杨君山不知道的是,在红陆道人离开“三脉宝阵”的阵潭之后,便再次跑去见赤焰道人。

    “如何?”赤焰道人径直问道。

    红陆道人将杨君山与关真人交接的事情说了。

    赤焰道人皱着眉头道:“三天?这却不大妙,阵法无法助力,我等必将完全处于守势,以域外之人的狡诈,很快就能发现我们这里的蹊跷,到时候一旦将攻势集中在我们这里,势必会为我等带来重大伤亡。”

    红陆道人为难道:“那该怎么办,弟子能够感受的出来,这杨君山是个有真本事的,他之所以要三天的时间,怕是要全力与那两位阵法宗师相争,闹不好还要与赤宫师叔起冲突,到时候就算无法从整个护宗大阵手中借不到太多力,但像之前那样被其他两脉频频盗取‘三脉宝阵’之力却必然可以杜绝。”

    “哼,赤宫这是从一开始就不看好老夫这一脉,否则但凡此人严守中立,凭借护宗阵图在手,不说助我等一臂之力,至少也能阻挡其他两脉盗取阵法之力的行为。”赤焰道人冷哼一声道。

    红陆道人闻言一惊,他现在却是有些后悔当初破坏规则邀请杨君山前来了,他知道老师这一脉在焚天门内部势弱,却不曾想形势已经恶劣到如此地步。

    “是弟子鲁莽了,因杨道友之事给了两位师伯联手的借口。”红陆道人惭愧道。

    “赤羽和赤路两位师兄这是早就打了先将老夫这一脉排挤压垮之后,两人再行争夺的打算,你的事情也只是一个借口罢了,就算没有邀请杨君山之事,这两人最终也会找其他借口联手的!”赤焰道人面露冷笑讥讽之色。

    红陆道人迟疑道:“那,我们去求一求血夏师祖,向他解释这其中的误会?”

    赤焰道人摇了摇头,叹息道:“血夏师叔高高在上,又怎么会理会我等这些小事,她所需要的仅仅只是焚天门的传承不会断绝,之所以坐视三脉争夺,也不过是要三脉自行决出强者罢了,我等此时前去,反倒让她老人家心中先恶了三分。”

    红陆道人略有些激动道:“难道血夏师叔就要坐视本派内部各方派系自相消耗而无动于衷吗?”

    赤焰道人看了他一眼,目光之中浮现出一丝沉痛,道:“徒儿,焚天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被人称为‘天下第一派’的焚天门了。”

    红陆道人神色激动,道:“可越是这样,宗门不应该更是要众志成城么,更何况本派还有血夏师祖,还有两位雷霆道人,还有老师,本派还有三郡之地……”

    红陆道人说到这里脸色突得一白,赤焰道人看在眼里,沉声道:“明白了?焚天门繁盛上千年,占据着炎州乃至整个修炼界资源最为丰富的地域,早已经成了整个修炼界的靶子,以前本派有足够的实力镇压一切敌意谋算,可一旦本派显露衰弱之象,也必遭整个修炼界群起而攻之,更何况如今本派还是内忧外患,三郡之地能否保住两郡都尚未可知,但至少这焚郡是肯定要让出来了。”

    “什么?”

    红陆道人顿时急了,大声道:“让出焚郡?那焚天门还何以称之为焚天门?这里可是本派山门道场所在之地!”

    事实上不用赤焰道人解释,红陆道人自己都能猜得出让出焚郡的原因,作为整个炎州的中心,焚郡集中了整个炎州的精华,同时还是炎州秘境地火渊狱的所在之地,乃是整个炎州的气运所在,一座焚郡便是炎州两郡之地都不换,炎州各方势力乃至于修炼界又怎么会将焚郡留给焚天门,再给它东山再起的机会。

    赤焰道人果真便没有任何解释,只是带着萧瑟的语气道:“焚郡不保,烛郡与炉郡也未必能够能够保得住,内外交困之下,本派只有自剪羽翼让人感受不到威胁,才有可能觅得生机,为师虽与你赤羽、赤路两位师伯不和,但如今这种形势又如何不是外界势力在暗中推波助澜!”

    红陆道人整个人有些发懵,道:“既然如此,我等为何还要在这里抵挡域外势力的进攻?既然放弃焚郡已经是必然,我们为什么还要将力量消耗在这里?”

    “地火渊狱被本派霸占了上千年,对于整个地火渊狱的掌控,本派还要在紫风派对荒古绝地的掌控之上,其他势力最多得些本派的残羹冷炙,如今地火渊狱成了累赘,各方势力自然不甘心本派就此撤离,不到焚天门道场最终被攻破的那一刻,各方势力是决然不会同意本派突围的。”

    红陆道人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从老师那里离开的,整个人在浑噩当中只是隐约间记得老师将一卷阵图交在了他的手中,并嘱咐他将阵图交给杨君山,如此可以大幅缩短他掌控“三脉宝阵”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