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十三章 昊天
    “即便你有息壤又如何?都说息壤拥有造化之力,能够化作任意一种土行至宝,可你又如何懂得将之化作补天石?”

    苏约道人的脸色已经极为难看,但他对于破山锏仍旧执着:“如果无法化作补天石,你还是要交出破山锏!”

    “就算你懂得将息壤化作补天石的秘术又如何?纵然息壤品质极高,可只有那么一小片,你又如何将其化作足够分量的补天石?”

    在遭受了接连的打击之后,苏约道人不但没有消沉,反而言语之间越来越自信了一般。

    “你知不知道你很烦呐?”杨君山神色间带着厌恶之色。

    在众人或者痛惜或者愕然的目光当中,却见他毫不犹豫的将手中一小片息壤碾做齑粉。

    息壤无法被分割,一旦分割则里面的土行本源必然消散变质。

    然而就在这一小片息壤被碾做粉末的刹那,杨君山的手中却是又多了一团黑色发亮的泥浆一般的物事。

    “补天泥!”

    早有见多识广的修士在第一时间便叫出了此物的根底。

    补天泥原本就是补天石的粉尘融合了其他土行资源之后,历经长时间的演化质变而形成的一种奇物,虽远不如补天石珍贵,但毫无疑问两者之间却是在本源上有着极为相似之处。

    杨君山手中有着分量足够多的补天泥,而且经过他的真元提纯的补天泥纯度极高,在被息壤散逸而出的土行本源浸染之后,他手中的这一团补天泥迅速开始返本归元,重新向着补天石进行着回归的质变。

    这便是杨君山最后的一张底牌,他宁愿舍弃手中的土行第一至宝,也决然不会将破山锏交给其他人。

    隐约间,突然有色彩斑斓的光华在杨君山的眼角乍起,正在进行着补天石最后质变的杨君山无暇他顾。

    两道剑光化作两团漩涡卷入其中,将这些色彩斑斓的华光绞杀成一片碎末。

    域外一方的几位修士眼见得杨君山手中补天石即将成型,他们当然不甘人族一方这般轻易便将空间通道堵上,当中修为最高的康禄妖王突然出手偷袭,却被早有防备的东楼与东旭两位道人联手阻拦。

    而在其他几位域外道修也蠢蠢欲动之时,展域道人略带着警告的声音再次从风暴峡之外传了过来:“不要在节外生枝了!”

    海天道人最先反应过来,护在了杨君山身前,而妙煌与蓝葵二人随后便出手戒备,只是神色间多少有些不太情愿。

    有众人护法,补天石最终在杨君山手中质变而成,一块将近半尺见方的的补天石,论及分量足够破山锏体积的一半大小。

    “这是你的了!”

    杨君山毫不犹豫的便将这块土行至宝交在了苏约道人的手中。

    苏约道人纵然神情愤愤,然而在众多道修注视之下却也不敢造次,按照展域道人在风暴峡之外传下的秘术,配合着他的本命道术神通搬山术,将一整块补天石填在空间通道之中,最终化作一片空间屏障,与空间通道周围的屏障完美衔接,内中隔天网重新接续,那道在冰山之上开辟的洞穴渐渐合拢,直至空间屏障最终消失不见。

    在这期间,无论是风暴峡中的域外修士,又或者是通道之外域外星空之中的域外修士,都曾试图阻止苏约道人修补空间通道,双方为此再次爆发了一场大战。

    然而在风暴峡之中,人族道境存在在数量上占据着绝对优势,而空间通道之外的域外一方,因为受限于通道大小,每一次只能由一位道境存在进行冲击,这样一来,在雷劫境以上存在因为通道另外一头风暴峡中雷云霹雳的威胁而不敢动手的情况下,哪怕对方派出一位华盖境的存在冲击空间通道,试图破坏对通道的封堵,可最终却连苏约道人这一关都过不去,只能在不甘的怒吼声当中,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空间通道被一点点封堵,最终失去了进入这方世界的良机。

    眼见得事不可为,风暴峡中的数位域外修士纷纷退走,不过他们却并未退出风暴峡,而是不再与这些人族修士纠缠。

    “通道已经修补完成,我想我等也已经没有留在此地的必要了!”苏约道人沉声说道。

    “苏道友辛苦!”

    “苏道友与杨道友二位功德无量!”

    其余各方道境修士纷纷开口不吝称赞。

    苏约道人神色间却没有一丝喜意,只是点了点头,便要向着风暴峡之外走去。

    不料人尚未向前走三两步,却发现身前之人并未让开道路。

    苏约道人眉头一皱,道:“什么意思?”

    一位道人的声音带着笑意传来:“苏道友,你觉得若是修炼界得知天涯剑诀的传承只是在你一个人身上,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苏约道人闻言一愣,抬头向着身周看去,在场道境修士有的目光与他坦然相视,有的则避开了他的目光,还有的只是尴尬的笑了笑,可偏偏却没有一人愿意站出来替他说句话,更没有一个人有为他让开道路的打算,所有人,包括海外几位修士在内,隐隐间挡在风暴峡出口方向形成了半个包围圈。

    “你,你们……,好,好……”

    苏约道人怒极反笑,指着眼前一众道修的手指都在哆嗦,他感觉自己的心头都在滴血,道:“苏某认栽,认栽,这便是天涯剑诀神通的传承,拿走,你们拿走便是!”

    苏约道人猛地伸手将一道记载了天涯剑诀传承的玉简甩了出去,中途被一位道境修士伸手抓住,然后便旁若无人的将玉简贴在额头,神识一边记载里面的传承内容,一边道:“苏道友勿恼,我等这般做其实也是在救你,道友得到天涯剑诀的传承已然不是秘密,这可是千年以来在修炼界出现的第一道排名前十的神通传承,哪怕只是一道宝术神通。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若是在场诸位都得到了传承,那么自然也不会有其他人再打天涯剑诀的主意了,至少不会向苏道友身上打这道传承的主意了,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苏约道人脸色铁青,索性闭上了眼睛,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而那位记下了天涯剑诀传承的道境修士则将玉简传给了下一位道人,同时又将自己复制的传承玉简交给另外一位,这样一来,前后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在场所有修士已然是人手一份天涯剑诀的神通传承,而杨君山也在记下了传承内容之后,将手中用来复制的一枚玉简交还给了栋楼道祖。

    “苏约道人这一次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呐,纵然这一次在风暴峡中收获颇多,现如今怕也没有一丝喜悦了吧?”东旭道人低声说道,言语中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杨君山同样微微一笑,道:“诸位,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远处已经有得到了天涯剑诀传承之后的修士离开,海外几位道境修士似乎还在打着定海舟残骸的主意,杨君山则已经与东楼、东旭两位道人出得了风暴峡。

    “先前多谢两位前辈仗义执言,维护之情杨某永不敢忘!”杨君山朝着两位道祖拱了拱手道。

    东楼道人道:“君山小友客气,你我两家交情非比寻常,此番不过是应有之义!”

    东旭道人也道:“此番事了,我等就要返回湖州,就此分别吧,君山小友一路走好!”

    杨君山也拱了拱手,与两位道人告辞,不料却被天地间突然泛起的一道光华吸引了心神。

    刚刚出得风暴峡,尚未离开的所有修士都被这一道天地之间的奇光所吸引。

    却见在海天相接之处,一道光柱仿佛破开了天地桎梏,将天空与海洋都捅了一个对穿,而在这道光柱中央,一条四爪、巨腹、大口、长角的怪状大蛇在光柱之中张牙舞爪,试图从中脱困而出,可偏偏却每每碰壁,远远看去就如同一条被透明的水晶杯罩住的虫豸一般可笑。

    然而在场之人没有一人感觉到可笑,却没来由的从心底升起一抹悲凉,仿佛那光柱之中的真龙之身就像是在向他们演示着各自的未来,纵然登临仙境又能如何,在那一束光华之下还不是如同蚍蜉一般渺小可笑。

    “那便是仙器昊天镜!”

    一道声音幽幽的在每一位道境存在的耳边响起,展域道人的声音当中带着一丝自嘲,甚至隐隐间还有一抹恐惧,还有一丝不太自然的兴奋:“那龙岛角蚩妖王纵然登临仙境,被昊天镜这么一照,便算是在仙宫之中留下了仙籍,日后便要受仙宫节制。诸位日后但凡有人能够走到这一步,踏入仙境的之时,自然会引发昊天镜感应,到时候自然也少不了这镜光一照!”

    杨君山自己都不晓得自己是如何从风暴峡之外离开的,这一路飞遁,他的脑海之中总是在闪烁着那道贯穿天地的光柱,以及在光柱之中挣扎而不得脱的角蚩仙王的真龙之身。

    那一道据说是仙器昊天镜垂下的光柱到底是好是坏?

    杨君山自己无从分辨。

    但他知道的是,从九仞道祖到苍玄道祖,从天宪道祖到金舟道祖,这些惊才绝艳的人物当初都是有着轻易踏入元神仙境的人物,然而他们却都一个个选择越过元神仙境直接踏足金身仙境,为此宁愿身死道消也在所不惜,难道为的仅仅只是躲过昊天镜的照射,不愿再仙宫留下仙籍?

    心头总也挥不去的危机感,直到这个时候越发的感到强烈,杨君山猛地在天空的云层之中停下,不等他的神识有所发现,接连几道身影已经拦在了他身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