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服务器错误
    ,更新快,,免费读!“人龙固然殊途,可要是我龙族先辈夺舍金舟道人之际,手中正巧有一颗三生石呢?”澜瑄公主说话之际,对于四周之人暴变的脸‘色’视若未见,反而朝着杨君山递过去了一个抱歉的眼神。(。更新好快。679,□≠o当初澜瑄公主邀请杨君山之际,也曾提到了定海舟上可能存在有土行至宝当中排名第二的三生石的存在,可事实上这仍旧只是一个‘诱’饵罢了。“三生石,三生石,不尽想这修炼界当真有如此奇石,罢了罢了,尔等记得将那空间通道堵上便是!”风暴峡之外展域道人的语气似乎显得有些阑珊,说罢便不再言语,似乎也不再关注风暴峡中之事一般。苏约道人似乎犹自不愿相信自家祖先其实是被人夺舍,可在许多事实的相互印证之下,他似乎也找不出任何反驳的理由。澜萱公主抖出了这个惊天的隐秘,也摆脱了自身拥有法天象地神通传承的嫌疑,在展域道人话音落下之后,众人终于有了将事情回归正轨的觉悟。“这空间通道,还请两位道友费心了!”“那么君山道友究竟想要什么才愿意将破山锏贡献出来?”杨君山知道今日的事情已然是躲不过去,神‘色’虽然难仍旧保持了理智和克制,沉‘吟’道:“既然法天象地神通的传承下落不明,那么杨某也不为己甚,便以苏道友的搬山术神通传承代替吧,嗯,不知苏道友或者海外几位道友手中是否有金行至宝?杨某一直在为内人寻找一种修炼辅助之物,若是哪一位能够送给杨某一样,杨某感‘激’不尽。”杨君山之所以这么说,自然是冲着苏约道人手中的那六粒千金砂去的,当初他与澜萱公主联手从苏约道人手中夺得三十颗千金砂,不过杨君山却一直不曾暴‘露’身份,此时自然也不愿将自己与龙岛公主曾有勾结的事情暴‘露’出来。几位海外修士相互眼,月无华道人有些不解道:“杨道友,你只要这一些么?天涯剑诀的传承不要了?”搬山术神通的传承固然珍贵,可又如何能够与法天象地神通相比?一件金行至宝虽说珍贵,可同样也分等级,一件排名靠后的金行至宝无论如何也无法与天涯剑诀的神通传承相比。之前杨君山直接提出法天象地神通与天涯剑诀的神通,摆明了就是要狮子大张口,众人甚至都已经预备好龙争虎斗了,可谁知道杨君山却是高高抬起却又轻轻落下,第二次提出的要求与第一次相比相差何止十倍,甚至海外几位道境存在连讨价还价的心思都被遏制了。面对月无华的质询,同时也是其他道境存在的疑问,杨君山苦笑道:“先前也只是心有不忿罢了,晚辈真要独得两道神通榜排名前十的神通传承,可还有底气走出风暴峡?晚辈无福消受这等气运啊!”面对杨君山的选择,众修心中也都了然,设身处地一想,对于杨君山的取舍倒也佩服。最新章节全文唯有一旁的苏约道人仍旧‘阴’沉着脸‘色’,见得杨君山已经答应,连番遭受打击的苏约道人目光之中终于闪过一丝亮‘色’,便直接伸出了手,道:“既然如此,那么破山锏拿出来吧!”一旁的蓝葵与妙煌道人也同样道:“我等耽搁的时间已经够长,不要再犹豫了!”杨君山摩挲着自己手上的储物法宝,似笑非笑的葵与妙煌一眼,最终目光却盯在了苏约道人身上,道:“在下却是好奇,似乎苏道友对于杨某的破山锏热心的有些过了头,如今道友谋算即将成功,可否告知杨(本章未完,请翻页)某为什么?”苏约道人神‘色’不变,摇头道:“杨道友误会了,之所以需要道友手中的道器也是迫不得已,道友也,这处空间通道只有用补天石才能够封堵,而道友手中的破山锏,通体乃是由补天石炼制而成,用来封堵这条空间通道却是足够了。”杨君山面‘露’讥讽之‘色’,道:“只是这样?”苏约道人面‘色’不变,道:“当然是这样!”风暴峡之外又传来展域道人的催促之声:“不要再磨蹭了,角蚩妖王要回来了!”蓝葵道人上前一步,道:“杨道友莫不是不愿意?”妙煌道人更是直接出言威胁道:“若然道友不愿,为了维护修炼界的稳定,我等说不定要对不住道友你了!”东楼与东旭两位道人见状道:“两位这是何意?君山道友可曾出言拒绝?”杨君山却突然开口问道:“要封堵这处空间通道需要多少补天石?”苏约道人一愣,他很想说一声只有试过才会知道,但与妙煌和蓝葵两位道人的目光微不可查的一触之后,他还是道:“大约需要破山锏本体的三分,哦,要是有一半的话想来是绰绰有余了。”“为了以防万一,我友最好还是将破山锏‘交’给苏道友的好,毕竟这也只是一个预估罢了。”蓝葵道人连忙补充道。“只要一半大小么?”杨君山嘿嘿一笑:“还请苏道友将搬山术的传承与金行至宝拿出来吧,杨某马上就可以足够的补天石!”“好!”苏约道人倒也干脆,直接便将一颗留影传承珠与六粒千金砂拿了出来,他却也不怕杨君山赖账,直接将两样东西‘交’在了杨君山手中,这才道:“杨道友,破山锏呢,‘交’出来吧ras;!”杨君山确认手中东西无误,这才抬起头来惊讶道:“苏道友只需足够分量的补天石封堵通道便是了,又何必一定要破山锏?”“你,你什么意思?”苏约道人登时大怒,道:“你不想‘交’出破山锏,难道要任凭域外之人进入这方世界?”妙煌道人手中泪光闪烁,‘阴’森森道:“杨道友这是要反悔了?”之前便与杨君山有所仇怨的松竹梅三位道人也道:“这杨君山莫不是与域外之人有所勾结,又或者此人本就是域外之人假扮?是真是假,擒下来便是了!”“诸位……”东楼与东旭两位道人急切间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杨君山笑呵呵的阻住了。“苏道友与妙煌蓝葵三位前辈之前也不过是说封堵空间通道所需补天石量大,这才‘不得已’将主意打在了晚辈的破山锏上面,如果杨某手中有着足够的补天石么?”杨君山的话再次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之外。“这不可能,你哪里来得那么多补天石?”苏约道人顿时跳了起来。蓝葵道人‘阴’沉着脸道:“杨君山,你可要想清楚了,欺骗我等是何下场!”“莫要与他废话……”妙煌道人双手的雷光刚刚炸开,便突然听得在场众修一阵惊呼,仿佛杨君山手中突然拿出了一物,引得在场众修大哗,特别是澜萱公主等域外之人,更是蠢蠢‘欲’动,想要杀上前去争夺,而原本冷笑连连的苏约道人却一下子面‘色’大变,指着杨君山手中之物说话都已经不利索,道:“这,这,此物如何会在你手中?是你杀了我苏氏全族?不对,不对,这不可鞥,是了,是了,是你杀(本章未完,请翻页)了陆玄平,对不对,此物是你从陆玄平身上得到的,对不对?怎得会只剩下了这么一点?”杨君山的掌心之中只有一块指头大小的黝黑土块,其貌不扬,就连最寻常的土坷垃的相都比它好上三分。然而就是这么一块指头大小的土块,在它出现的刹那却差一点便引起了在场各方修士的一场暴动,直到杨君山两手一捏,做出要将此物碾碎的模样,众人这才缓缓的安静下来。杨君山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道:“想来诸位都已经认出来了,杨某手中之物便是号称土行第一至宝的息壤,尽管它现在只剩下了这么一点点!”苏约道人这个时候已经从刚刚的‘激’动当中平静了下来,当即沉声道:“杨君山,那陆玄平果真是你杀的?”杨君山微微收敛了笑容,此时以他的实力已经无需再隐藏此事,干脆道:“不错,此物也的确是从陆玄平身上所得,息壤无法分割,却完全可以用来吸收炼化,这些年来此物在杨某手中不断被炼化汲取其中的土行本源,从一块‘玉’佩大小缩小到了现在这么一点,不过形状仍旧不曾改变,想来这也是苏道友第一眼便认出此物来历的关键。”苏约道人深吸一口气,道:“此物乃是我苏氏之物,还请杨道友归还。”杨君山“呵呵”一笑,却是将这一小片息壤一握,收回手来道:“且不说此物到底是否为苏氏之物,就算是苏氏之物,但此物乃是杨某从那陆玄平身上所得,又与苏道友何干?”“你……”苏约道人须发皆张,道:“那陆玄平人面兽心,苏某与他倾心相‘交’,却不曾想此人却是借机探明了苏某出身来历,背着苏某屠尽了苏某家族之人,并将我苏氏传承至宝盗走并远走内陆,却不曾想那陆玄平死于杨道友之手,但这息壤确然是我苏氏之物无疑!”杨君山轻描淡写道:“哦,就算原本是你苏氏之物,杨某杀了陆玄平却是为你苏氏全族报仇雪恨,这片息壤到了杨某手中便算是报酬吧,苏道友就不必感‘激’了,更何况杨某今日‘欲’用此物造化而成补天石,来封堵此处空间通道,此乃关系到整个修炼界安危的大事,难不成苏道友也要阻止?之前道友的觉悟又到哪里去了?”苏约道人哑口无言,却又气急败坏。传闻息壤这一土行至宝,能够借助一定的条件造化出任何一种排名在它之下的土行至宝,只是这通常都被种得不偿失的行为,毕竟谁又愿意为了一件品质低的土行至宝而放弃土行第一至宝?可偏偏杨君山就是要这般做了!这一下峰回路转,却是谁都不曾想到杨君山手中居然有一片息壤,更没有想到杨君山宁愿放弃这片息壤,也要保住手中的破山锏!“你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蓝葵道人只能用这个理由来试图阻止。杨君山只管“呵呵”一笑,道:“此乃晚辈之物,便是将其化作一团普通泥沙,又与诸位何干?”妙煌道人却带着一丝异样的恍然,道:“原来这些年来你修为晋升如此之快,实力增长如此之强,却原来是借助了此物之功!”杨君山微微一愕,但也不否认道:“确然多有此物之力!”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得杨君山这句话之后,原本对杨君山敌意极重的蓝葵与妙煌两位道人此时身上的敌意却是大为减弱,甚至杨君山还从二人的神态当中隐约感受到了一丝失望,唯独只剩下了苏约道人对他的敌意不减反增。(本章完)手机本章:最新下载和评论: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服务器错误)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请向你的朋友(博客微信等方式),谢谢您的支持!!本书来自/boo//11/11796/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