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十四章 天涯
    杨君山“趁火打劫”,妙镛道人冷哼一声却无可奈何,随即在收了神通离开,半空之中早已经快要撑不住的银线袈裟也跟着收回,那袈裟的主人不曾因为深海乌金的损失而恼怒,杨君山也不曾与之有丝毫交集,双方如有默契一般不曾有任何交流,而是转而投入到了对其他宝物的争夺当中,只不过分明已经有过冲突的两者却没有离开太远,在与其他人的争斗当中距离反而拉的更近了一些。

    混乱当中,杨君山与松道人为争夺一颗留影传承珠力拼一计,堪堪将其击退,不料刘巽清却突然钻了出来,然而此人却并非是冲着那传承珠而来,而是驾驭一柄宝器飞剑趁机向着杨君山杀来。

    杨君山大怒却又无奈,只得放弃了即将到手的传承,破山锏横扫,凌空将那飞剑砸飞。

    松道人原本因为那颗传承珠已然无望得到,却不料居然有人愿意白白为自己做嫁衣,不过一看是刘巽清却也了然,当即回身要将那传承珠夺走。

    却不料一串念珠此时却先他一步,将那颗传承珠一圈,令松道人眼看到手的鸭子再次飞走。

    “阿弥陀佛,三位施主且先分了胜负,这颗传承珠贫僧却之不恭了!”

    略带庄重的语气却说着与杨君山之前一般无二的话,这释族修士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松道人接连两次失手,心中自然恼怒,神识一扫,察觉那释族修士却也不过瑞气境而已,元神法相当即便气势汹汹的向着那释族修士横扫而去。

    却不料那释族之人修为虽不及他,可一身防御的本事却是极强,一座金身法相在空间乱流之中一闪而逝,却是迎接下了松道人这一击。

    松道人冷哼一声,抽身便走,此时定海舟甲板中央的船舱碎裂大半,秘境空间中的宝物四处乱飞,松道人不可能因为发泄愤怒便放弃争夺这些宝物的机会,更何况那释族修士实力虽不及他,却也不是任由他拿捏的软柿子。

    另外一边,杨君山被刘巽清偷袭,错失了得到传承珠的机会,眼瞅着那颗←ding←dian←小←说,≌o◇s_;传承珠被域外释族修士拿走,索性沉下心来要先给刘巽清一个教训再说。

    然而那刘巽清明明不是杨君山对手,却也仍旧不放弃与杨君山游斗,再加上此人乃是老牌庆云境道修,一身风行神通施展开来滑溜异常,再加上此时定海舟甲板上方一片混乱,至少二十位道修为争夺从崩溃的秘境空间中抛洒出的宝物大打出手,处处危机四伏,一时间杨君山却也收拾不下此人。

    眼瞅着接连数件宝物从他身周飞过,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落入其他修士手中,杨君山顿时明白过来,这刘巽清根本就不是想要找到寻仇,分明只是要他无暇参与夺宝来恶心他!

    便在杨君山一时间无计可施之际,定海舟甲板上空异变又生!

    一片无序剑光不知从哪里突然爆发,而后突然无视此时甲板上空纵横激荡的空间屏障,直接跨越虚空,每一道剑光都精准的追到了此时正在甲板之上混战的每一位道境存在!

    杨君山心下大惊,在剑光来临之际,他并非没有采取措施,然而这道剑光却如同认准了他一般,任凭他如何躲闪、阻拦、震荡虚空,这道剑光仍旧无视他的空间领域,甚至无视破山锏的阻拦,直奔他的胸前。

    这是什么剑术神通,居然能够无视空间神通的限制,快到大多数道阶存在都来不及施展本命道术神通来抵御?

    惊骇的念头从他的头脑当中一闪而逝,杨君山甚至连旁边的刘巽清都顾不上,不得不集中全部的心力来应对近在咫尺的剑光。

    好在这个时候甲板上参与混战的每一位道境存在都受到了剑光的袭杀,在一片惊呼声当中自顾不暇,刘巽清同样被一道剑光临身,一时间,原本混乱的甲板上空居然难得的出现了一瞬间的平静。

    而后一道惊骇的声音突然打破了定海舟甲板上霎那间的沉寂:“天涯剑诀!”

    是飞流剑派东旭老祖的声音!

    杨君山心中一骇,原本趁手的法宝山君玺、破山锏和银空,统统被他甩开,眼瞅着近在身前的剑光,他居然选择了赤手空拳施展神通与这道剑光对耗!

    天宪指!

    杨君山右手曲臂一指dian出,与那一道剑光针锋相对!

    杨君山右手食指指尖突然破开,一滴滴鲜血流水一般滴落,而那一道三尺剑光却骤然湮灭了一尺五寸。

    然而杨君山心中却根本没有丝毫轻松之色,dian出的食指收回成拳,可手臂却不曾停止向前伸展,右拳居然迎着剑光砸出!

    石破天惊拳!

    剩余的一尺半剑光顿时有片片光斑剥离,剑光只剩五寸!

    近在咫尺的五寸!

    杨君山神色凝重,右臂已经完全张开,握紧的拳头陡然张开,一片精光在掌心之中浓缩。

    固若金汤诀!

    杨君山居然将一道护身神通凝缩到了掌心之中!

    杨君山居然在右手手臂伸展的刹那接连施展出三道神通,尽管只是宝术神通!

    仅剩的五寸剑芒一闪没入掌心之中。

    杨君山闷哼一声,掌心中浓缩的金色光团顿时崩溃,手背之上陡然有一道针芒伴随着一串血珠飞出,直奔他的右目而去,然而杨君山此时却仿佛突然松了一口气,神色坦然的望着这根细针一般的剑芒在临近他右目三寸距离的时候,自行分解为几颗星芒在眼前散落湮灭。

    杨君山的右目的眼皮还是不由自主的抽搐,睫毛受微弱的剑芒所激不住的抖动,然而他终究是挡下了这道在修炼界威名赫赫的剑术神通!

    至于右手掌心被洞穿的伤势,对于肉身强横的杨君山而言却并不算什么。

    就在杨君山挡下剑光的刹那,甲板上空却接连传来了闷哼、惊叫、痛呼,乃至绝望的惨嚎!

    杨君山急忙抬头向着身旁不远处看去,却正看到释族苦修罗汉嘉惠的金身法相被斩破,原本看上去宝相庄严的嘉惠此时却是面如金纸,劈在身上的银线袈裟上撕开了一道一指宽的口子,他的左肋被洞穿,似乎还伤到了肺部,一口一口的血沫子从口中涌出。

    嘉惠看着伤势严重,不过在杨君山目光看来之时却是微不可查的dian了dian头,可见他虽然被天涯剑光击伤,却并不危机性命。

    杨君山再向其他方向看去,修为最高的极为华盖境存在大多安然无恙,庆云境的存在却大多带伤,只是伤势各有轻重。

    而对于甲板上不多的几位瑞气境存在而言,刚刚爆发的天涯剑芒却如同一场灾难,如果当时正有人施展道术神通或者蓄势待发的还好,大部分如同杨君山这般来不及施展道术神通抵御的,却又没有杨君山的实力,当场便有三位瑞气道修被剑芒斩灭了生机,甚至连元神都不得逃脱。、

    尚有几位得到了修为更高的同伴的庇护,勉强撑了下来,却也身受重创。

    如同嘉惠这般来不及施展罗汉阶神通的情况下,凭借一己之力扛过却只是肉身受创的存在,在几位瑞气境存在当中都算得上是异数。

    “快走,离开这里!”

    杨君山的声音在嘉惠耳边响起,嘉惠僧也果然知晓此地不宜久留,他甚至都没有朝着杨君山这边看上一眼,而是径直翻身从定海舟上跳了下去。

    他很快便察觉到了东楼与东旭两位道祖的存在,两人伤势明显也不轻,但要比嘉惠好一些,至少尚有自保之力。

    相比于东楼与东旭两位庆云境剑修,曾经被杨君山毁掉了本命法宝并重创而实力大降的刘巽清,此时的情况却要糟糕了许多,他的一根右臂齐肩而断,散逸的剑光甚至割掉了他一只耳朵,削掉了他一块头皮,整个人看上去异常凄惨!

    天涯剑诀,宝术神通榜上排名第六位!

    传说这道剑术神通一旦修炼神通,斩出的剑芒可以无视空间距离的限制,直追修士身前,还可以无视大多数法宝的阻拦,被攻击的修士只能凭借自身的修为与神通面对面的硬憾。

    传说中在修炼界早已失传的剑术神通重现人间,便带给了在场超过二十位以上的道境存在一个实实在在的下马威!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集中在甲板中央上空一位手持一柄中品宝器飞剑而生机却早已经湮灭殆尽的修士身上!

    元庆道人,御海宗庆云境道修,此时正手持这柄飞剑满脸怒容的注视前方,而在他数十丈之外,妙镛道人正做出了施展守护神通的姿态,脸上却只剩下了惊惧交加的表情。

    也不知道从哪里流过来一缕轻风,元庆道人手中的那柄中品宝器飞剑突然从剑尖开始化作齑粉吹落,一道道血线突然从元庆与妙镛两位道人的身上浮现,而后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当中,两位庆云境道人的身躯一下子化作十余块残躯滚落在地,鲜血内脏洒落一地!

    为了尽可能的保持封印神通的威力,居然以一件中品宝器作为载体,将这传说中的剑术神通封印在其中,神通激发之后,以中品宝器飞剑的损毁被代价,传说中的剑术神通重现世间,也让在场所有道境存在体会到了宝术神通榜上排名前十神通的威力。

    只是不知道这手段到底出自何人手笔,难道是金舟道人?可从未听说金舟道人乃是剑修。

    元庆道人明显在与妙镛道人的斗法当中激发了这件封印了剑术神通的宝器飞剑,却不料是无法控制还是不曾想到的缘故,这飞剑中封印的剑芒炸开之后却是不分敌我,元庆道人与妙镛道人两位距离最近的庆云境存在首当其冲,当场身亡,爆发的剑气还击杀了三位瑞气境道修,尚有超过十位的庆云境以及瑞气境修士轻重伤势不等。

    也就是说,甲板之上的所有道境存在超过一半都被这道出其不意的剑芒伤到了!

    “妙镛师弟!”

    妙煌道人怒吼一声抢上前来。

    同时冲过来的还有海外几位道境存在。

    在经过了瞬间的震撼和平静之后,混战再次爆发。

    杨君山在虚空之中一步跨出,破山锏直取刘巽清天灵盖。

    而便在此时,甲板上的所有道境存在突然听得“哗啦啦”的声响,头ding上空陡然一暗,紧跟着整座定海舟庞大的船身突然一震,甲板上空的道境存在再次大乱,超过一多半的道境存在在这伴随着定海舟巨震而来的空间动荡一个个狼狈不堪的摔倒在地,只剩下几位华盖境以及杨君山等ding尖的庆云境存在勉强维持着身形,却又一个个仰头望着定海舟的上空面露震撼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