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十九章 脾录
    随着诸位道人各施手段,这一处秘境空间之中的禁制纷纷被强行破除或者化解,强猛的灵力风暴在秘境之中肆虐,道境存在撑起来的空间领域在与空间禁制的相互激荡之中不时的引发禁制洪流。

    然而只要不是秘境空间崩塌引发的空间乱流,曾经对其谈之色变的杨君山,如今在禁制洪流面前却显得极为淡定,两仪元磁神光在他的身周闪烁,青金两色玄光在他的身周形成一个接着一个的空间漩涡,源源不断的吞噬着汹涌而来的禁制洪流。

    随着秘境空间之中的禁制不断的被破除,原本看上去视野狭小的秘境空间顿时变得广阔起来,然而入眼的情景却是渐渐的令所有人有些面面相觑起来。

    “倒在地上的方形巨木是怎么回事儿?看材质就是普通的木材罢了,可能够成长到如此巨大的木材哪个没有数千年的树龄?数千年的时间,就算是一个榆木疙瘩也能长成灵材了吧?”

    “这里还有一根圆柱形的巨木,唔,不对,这根巨木的下面居然是插在一块不知道有多大的实木板上面的。”

    “这座小拱桥是怎么回事儿?建在这里似乎有些不太协调吧,下面也没有河道,不对,这拱桥似乎也是建在一片木板之上!”

    “这座拱洞居然全部用木材撑起,里面难道是隐藏了一座什么特殊的矿脉?只是看上去似乎矿洞又被木板封住了。”

    “这座高塔好生奇怪,通体居然是金属制成,只可惜看不清全貌,不过看上去怎么像是一座双生塔?”

    一开始的时候,诸位道祖对于眼前的发现还充满了惊奇,可渐渐的,众人终于察觉到了不妥。

    “这圆柱形的巨木表面被涂满了油漆!”

    “这应当不是拱桥,拱桥的桥面最起码不应该是中间拱起,两边呈弧形吧?人在上面哪里能站得住?”

    随着“咔嚓”一声巨响,那被木板封闭的矿洞被打穿,可后面显露出来的却并不是想象当中的矿脉,而仍旧是秘境空间,那木板撑起来的拱洞根本不是什dingdian小说,2★3◎os_;么矿洞,而更像是一个巨型的大木桶。

    随着原本的金属高塔周围的禁制被一再破除,高塔的可见度也变得越发的清晰,可外观却也更加令人捉摸不定,这怎么看着也不像是一座高塔,倒像是一个巨型的茶壶,那所谓的双生塔的另外一座塔分明就像是茶壶的壶嘴。

    杨君山沿着地面上的那根方形巨木一路破除沿途的禁制,直至遇到一面木墙,杨君山若有所思,周身两仪元磁神光大盛,如同在瞬间盛开的烟花横扫天际,将他头ding数十丈高处的禁制一扫而空,挡在他身前的这堵木墙的全貌霎时间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中。

    十余丈之外另一根与之平行的方形巨木同样接在这堵木墙之上,二十余丈高处,木墙的尽头同样出现了两根相互平行的方形巨木横插在木墙之上,而这四根相互平行的方形巨木彼此之间还有横木相连,构成了一个相互牢固的整体。

    这根本不是什么生长了多少年的巨木,根本就是一张四根腿的凳子,只是这张凳子也实在是太大了一些!

    太大?

    杨君山猛然醒悟过来,法天象地,这难道是……

    杨君山猛地回过头来,发现其他几位道人似乎也明白了过来,纷纷全力出手驱散四周的禁制,那插在木板上的圆柱形巨木更像是一张桌面反倒在地上的桌子,海天道人强行破除禁制虽然无法极远,但也能隐约看到远处在禁制之中若隐若现的其他三根圆柱形巨木。

    那在木板上搭建的小型拱桥更像是一闪门窗或者橱柜之类的门把手,只不过将其放大数十上百倍之后,看上去便如同一座拱桥一般。

    至于那铜质的巨型高塔,其实就是一只水壶,只不过那壶嘴从壶身的地步便开始分离,再无法看清水壶全貌的情况下,就如同是两座底座相同的双生塔一般。

    至于那被木板撑起来的拱形矿洞,其实根本就是一个被打翻的木制水桶或者木制的水杯而已。

    这座中央船舱的秘境空间看上去似乎并不是一座特意开辟出来的崭新空间,更像是将一座原本普通的舱室一下子扩大了无数倍,那些个在舱室之中普通的桌凳茶壶水杯,也跟着一个个变成了庞然巨物,在禁制的遮掩之下,杨君山等诸位道境存在一开始居然都不曾发觉。

    然而即便是现在,杨君山等人却也不知究竟是这座舱室自行扩增无数倍成为了一处秘境空间,还是说在众人进入的刹那,自身已经中了金舟道人留下的法天象地秘术,将每一个人都缩小了无数倍。

    然而无论是哪一种,从这座空间之中的遗留之物来看,这里似乎更像是一座颇具生活气息的舱室,那也就意味着这里有极大的可能曾经是金舟道人生前经常出入的地方!

    在场的道境存在没人是傻瓜,杨君山能够想明白的东西,其他道境存在也先后都意识到了。

    杨君山率先显化元神法相,一座巍峨的插天巨峰冲天而起,将半空之中尚存的禁制一路撞破,然而在这座空间之中看上去却也只不过是一座低矮的山丘,不过用来拓展他的视野却也足够了。

    而在杨君山出手的刹那,其他几位道境存在也纷纷显化元神法相,试图能够观察到整个舱室空间。

    杨君山的灵识透过元神法相横扫大半个舱室空间,却是愕然发现这里果然就像是一座起居室一般,只不过此时的舱室之中却是一片狼藉,好多家具四处散落破碎,地面上散落着许多碎片,有许多看上去似乎是一些专门用来盛放丹药的封灵瓶。

    杨君山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舱室多久,很快他全部的心神便被一副斜挂在舱室墙壁之上的图文给吸引了!

    这张图录似乎是被钉在墙壁上的,只不过之前被钉着的一边已经脱落,而另外一边仍旧还顽强的支撑着整张图录挂在墙上。

    图录之上布满了灰尘,使得上面的图画字迹显得有些模糊,不过在杨君山的观察之下,还是能够看到这张图录的右下角画着惟妙惟肖的一物,尽管被灰尘遮掩,但杨君山还是能够认出这是人体的内脏之一脾脏,相似的画风,相同的字迹,一般无二的图录画卷,所有的这些都帮助杨君山一眼便认出了这张图录的底细。

    毫无疑问,这便是“五脏图录”之一的“脾之图录”!

    杨君山完全没有想到,在定海舟之上,在金舟道人的手中居然会收藏着一张“五脏图录”的碎片,而且就这么随意的钉在船舱的墙壁之上。

    最初的惊讶与兴奋过后,杨君山来不及观察这船舱之中是否还有其他珍藏之物,甚至不再按照以往那样按部就班的化解沿途的禁制,而是冒着禁制洪流以及空间乱流的风险,直接祭出了破山锏开始暴力强行破除沿途的禁制。

    不得不说,在实力足够强横且愿意承受风险的情况下,暴力破除禁制往往是最为快捷和直接的方式之一,在一连窜的爆鸣声当中,杨君山很快便朝着“脾之图录”所在的方向一路前进了上百丈,然而在这片舱室空间当中,他距离挂着图录的墙壁却仍旧遥不可及。

    杨君山的突然动作自然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海天道人眼珠子一转,大声道:“君山道友,老夫且助你一臂之力。”

    其他几位道人有的似乎也察觉到了杨君山的目的,有的却开始向着其他方向游走,似乎也在舱室空间之中有了其他发现。

    康禄妖王正要有所动作,却骤然发现一直跟在他身后的澜萱公主突然爆发出令人惊讶的空间领域,待得他转过身来查看时,澜萱公主已经离开了他的保护,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冲了出去,沿途的禁制在遇到她的空间领域的刹那,尽皆如同冰雪消融一般消失。

    康禄妖王见状神色大为惊讶,连忙道:“公主殿下,且等老夫一等!”

    说着便要抬脚追上去,却不料那些禁制在澜萱公主经过的时候莫名的消失,待得澜萱公主经过之后却又诡异的重新浮现出来,康禄妖王一时不查整个人撞了上去,虽说以他的修为实力,这些禁制还难以真正的伤到他,可一时间却也令他狼狈无比,待得他摆脱这些禁制的束缚之后,眼前哪里还有澜萱公主的踪迹?

    有着相同遭遇的还有海天道祖,海天道祖没有杨君山敏锐的神识和广寒灵目的犀利,他虽然已经通过杨君山前进的方向意识到了他的目标应当就是那张挂在船舱墙壁上的图录,而且认定了那上面定然记载着重要的传承,但却并不明白这卷图录的真正底细。

    他试图与杨君山联手,自然是为了分享那卷图录中的内容,然而杨君山却并不给他这个机会。

    如有实质的青金两色光华附着在破山锏之上,随着杨君山大力的搅动,环绕在他四周的禁制尽数被牵动,一层一层的缠绕在破山锏之上,而后他突然转化神通,爆发而出的撼天道诀将被引动的禁制尽数摧毁,然后他便在其他修士惊愕的目光当中无视禁制中的禁空力量,纵身飞了起来,一路向着舱室空间尽头的墙壁上而去。

    望着杨君山离去的方向,海天道祖一脸的阴霾之色,最终只能冷哼一声,转身向着其他方向而去。

    舱室空间的墙壁尽头,斜挂着的脾之图录在杨君山的面前就像是一块几乎可以遮天蔽日的幕布,然而随着杨君山将其从墙壁上摘下,这巨大的图卷却开始以极快的速度缩小,直到化作一张一尺见方的图卷,被杨君山抖落上面的灰尘之后收了起来。

    脾之图录已然到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