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十六章 摇晃
    “杨兄,这一次多亏你及时赶到,否则这定海锚可就要落入紫霄阁的手中了。”江心道人感激道。

    不料杨君山闻言却是笑着摇了摇头,道:“江兄,你这一次说的恐怕不全对,杨某可不敢居全功啊!”

    江心道人不明所以,倒是东楼和东旭两位相互看了一眼,笑了一笑。

    杨君山看了两位道人一眼,解释道:“作为真正ding尖的华盖修士,妙煌道人并未将自身的实力完全施展出来,别忘了,这里可是风暴峡,妙煌道人可不想挨雷劈。”

    江心道人有些恍然,却又有些不信,不由的将目光看向了两位师叔祖。

    东楼道人笑道:“君山小友说的却是实话,妙煌道人的真实实力并不比尚未进阶前的东流师兄弱多少,真要生死相搏,我二人不是他对手。”

    “原来妙煌道人的真正实力居然这么强!”江心道人叹道。

    东楼与东旭二位道祖都面露苦笑之色,杨君山见状便岔开了话题问道:“不过要恭喜江兄了,居然得一件道器认主!”

    江心道人闻言顿时苦笑,拍了拍倒挂着定海锚的那根锁链,道:“说来正为这事儿犯愁,杨兄,你可有办法将这根定海锚提上来?”

    杨君山闻言奇道:“怎么,道器既然已经认主,只需炼化之后自然任由江兄你驱使,又何必费这麻烦?”

    江心道人闻言也只有苦笑,道:“这也是江某这一次一再请求杨兄前来的缘故了,想要将定海锚彻底炼化,就必须要将其从船尾之下提起来,只有如此才能令其彻底脱离定海舟,否则有这根铁索相连,我便永远无法将其炼化。”

    顿了顿,江心道人又苦笑道:“总也不能将整艘定海舟都全部炼化吧!”

    杨君山奇怪道:“哦,还有这种事儿?”

    江心道人苦笑着示意他上前查看,杨君山伸手抓住链接定海锚的铁索,顿时明白这定海锚看似与定海舟一体,可实际上却像是被禁锢在定海舟之上,若是能够将定海锚从船尾下※ding※dian※小※说,︽o※s_;方提上来,就相当于令其脱离了禁锢,想来这也应当是江心道人能够令定海锚器灵认主的关键。

    不过杨君山在查探的过程当中,更为在意的却是定海锚这件道器的用处所在,于是还是有些奇怪道:“江某,据我所知你应当是剑修出身吧,而这定海锚似乎并不属于飞剑类法宝,而且那妙煌道人似乎对这件道器也异常重视。”

    江心道人看了东楼与东旭两位道人一眼,东楼道人笑着开口解释道:“不瞒君山小友,本派这一次前来定海舟的最大目标便是这件定海锚,只要能够得到此物,便可以用来镇压千湖海眼,削弱海眼湖州水系每年的大规模泛滥。”

    东楼道人说完之后,东旭道人接着道:“定海锚虽然首先是一件水行道器,可实际上其功用更多还是在于空间禁锢之上,相比于湖州的千湖海眼,雷州的雷霆沼泽这些年同样也越发的活跃,牵扯了紫霄阁大量的精力,妙煌道人同样需要定海锚用来镇压,也好削弱雷霆沼泽对于雷州的破坏程度。”

    杨君山闻言dian了dian头,心中却是若有所思,不过他很快便将注意力转了回来,道:“只要将定海锚提起来吗?三位联手总也好过杨某一人之力?”

    杨君山对于自身的力量还是极有自信的,土行一脉的修士,除了在防御上的天赋,就属在力量上的绝对自信了。

    只是修炼一道力量只是其中的一条路径,而且杨君山就算对于自身的力量再自信,也绝不可能胜过飞流派三位道境修士的联手。

    江心道人摇头道:“那样一来固然能够将定海锚拉上来,却并非是解除定海锚禁锢于定海舟本体的正确方式,这巨大的锚链仍旧无法解除。”

    身为阵法宗师,杨君山对于这种奇怪的解除禁锢的方式更为理解,于是朝着三位飞流派道人dian了dian头,道:“杨某来试试。”

    三位道人马上各自推开,隐隐间各自占据方位,将杨君山守护在中央。

    先前杨君山只是查探,而并非用力将定海锚向上提动,此时用力拽动锚链的时候,这才察觉到事情远比他想象当中的要难。

    提动定海锚需要的不仅仅是修士自身的力量,同时还要冲破定海锚本身的空间禁锢之力,想来这也是飞流派一再邀请他相助的另外一个缘故,借助他力量的同时,还要借助他的阵法造诣以及破除空间禁锢之力的法宝“银空”。

    杨君山手握锚链,青金两色的光华在粗大的锚链之上相互缠绕着一路向下,在接近定海舟本体的刹那,顿时就像是撞上了一层无色的屏障,双方顿时开始相互消磨,奇异的空间波动开始在定海锚周围产生,那吊着定海锚本体的锚链都开始在空间波动当中“哗啦啦”的颤抖着。

    杨君山神色不变,体内真元的输出却陡增一倍,青金两色的光华光芒大放,甚至开始沿着定海舟周围的空间屏障蔓延,渐渐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青金两色的空间半球体,而定海锚就在这个半球体的中心。

    而在球体的另外半边,每当杨君山的两仪元磁神光继续延伸的时候,便发现会扯动更为磅礴的空间之力,这应当是定海锚的空间禁锢之力继续深入的缘故,就像是一棵树的根系扎入地底,想要将定海锚拽动,就只能撕裂这个空间半球,而不是扯动整个禁锢的空间。

    杨君山单手拉扯锚链,另一只手突然伸出,一直巨手法相在船尾出现,无视那空间半球,径直便撕裂了屏障插入到了空间半球之中。

    覆盖在空间半球之上的青金两色玄光顿时向着空间裂缝渗透,将杨君山开辟的裂口撕扯的越来越大,直到整个定海锚都能够从中脱困而出。

    青金两色神光在撕裂了空间半球之后,马上又沿着锚链一路向下,很快便附着在了定海锚的本体之上,整个定海锚的本体顿时震颤起来,杨君山甚至能够感知到定海锚中器灵的恐惧,因为此时杨君山若是想要毁掉这件道器,几乎就在他一念之间。

    杨君山朝着同样感到心悸而回望的江心道人笑了笑,然后突然将手中拽着的锚链一甩,“哗啦啦”的金属脆鸣声之中,附着在定海锚本体之上的青金两色光华大盛,杨君山便感觉到手中的锚链一轻,顿时单手猛地向上一提,定海锚的本体顿时从已经撕裂的空间半球之中飞起,随着杨君山似慢实快的收回锚链,定海锚在船尾越升越高,直到整个被他收回到船尾的甲板之上。

    江心道人快步走来,脸上还带着激动之色,连声道:“杨兄,多谢了,多谢了!”

    杨君山笑道:“举手之劳罢了,江兄无须客气!”

    江心道人感激的dian了dian头,伸手一招,原本被系在锚链之上的定海锚却是轻松摆脱了摆脱了禁锢,整个儿缩小成一枚挂饰一般大小的物件落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东楼与东旭两位道人也走了过来,神色间也颇有兴奋之色,看得出来这件下品道器对于飞流剑派而言的确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江心道人指着地上的一团锚链道:“这根锚链虽不及定海锚,却也颇有不俗,此物道友不妨收下,日后赏给家族晚辈做几件法宝也是好的。”

    杨君山却也不矫情,他也能够看得出这锚链本身材质极为特殊,毕竟是能够用来禁锢道器之物,不过这锚链另外一端却是与定海舟相连,想要将其断开却也不太容易。

    不料就在杨君山思索着该以哪种方式断开锚链与定海舟链接的时候,一旁的东楼道人已经出手,一道剑芒闪过,那系在定海舟之上的锚链顿时断开,杨君山伸手一抖,手臂粗细的锚链顿时卷作一团,被他收在了储物法宝之中。

    “君山小友……”

    这时东旭道人也走过来正要开口说什么,可就在这刹那,突然“吱吱嘎嘎”的巨响突然从整个定海舟船体之中传来,四位道人脸色狂变,可尚未作出反应之时,定海舟庞大的船体突然从船尾部位横向向左摆动。

    杨君山脚下光华一闪,整个人仿佛忽的向下一沉,船体的摆动并未令他身形有丝毫踉跄,另外三位飞流派道人也各施手段应变,在定海舟船体的摆动当中站稳了身形,然而定海舟的摆动却并未停止,在向左似乎摆动到极限之后,却是猛地又向右摆动。

    这个时候,杨君山等四位道人终于变了脸色,定海舟庞大的船体如此摇摆,要是再来几次,恐怕整个船体都要因此而崩溃了!

    好在定海舟的船体在凌空之中来回摇摆了两次之后渐渐稳定了下来,可杨君山等人脸色却并未因此好看几分,几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定海舟的船尾,刚刚将垂在船尾的定海锚收走,整个定海舟船体便开始摇晃,要说这其中没有直接原因,恐怕连杨君山自己都不信。

    定海舟的突然大幅度摇晃惊动的不仅仅是杨君山等四人,还有此时在定海舟上的各方道境修士,而在短暂的平静之后,这些道境存在不但没有因此而收敛,反而变得越发的疯狂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