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十四章 大地
    杨君山原本就有些意外苏约道人为何只有一个人,以他与海外修炼界的瓜葛,除非是跟着他的楼百川和月无华在进入定海舟的途中再次遭遇了空间风暴,然而这却似乎也并不太可能,如此便只有另外一种可能了,为了加快速度,这三人分别探查了不同的空间秘境,而且彼此的距离并不太远,苏道人离开并不是知难而退,而是去叫帮手去了。

    苏约道人离开之后,杨君山便全无顾忌开始全力出手,两仪元磁神光在他身周爆发,一条条的光带伸展,刷在金色的山丘之上就如同一条条长鞭抽打,一举晃动了四座山峰,而后便见他凌空接连打出四拳,四座已经被晃动了根基的山丘顿时便在空间秘境当中滚动起来。

    澜萱公主见状同样不甘示弱,她的本体仍旧隐藏在霜雾之中,可那可蓝白相间的明珠却悬在天空之中,而后便有漫天巨浪冲下,两座山丘顿时被冲垮,在水流的裹挟之下在空间之中滚动,体积也随之越变越小。

    两人同时出手,一个回合便能收取六颗千金砂,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整个空间秘境之中的千金砂已经被收取殆尽,其中杨君山得到了三十颗,而余下的六颗却是被苏约道人带走了。

    澜萱公主这个时候也越发的感觉到不好,在收好了千金砂的刹那,便急声道:“我们快走!”

    杨君山dian了dian头,二人架起遁光片刻之后便已经回到了这处空间的出口所在,这一次却是澜萱公主先开口道:“我先出去!”

    不等杨君山回话,澜萱公主却是先从出口迈了出去,这让杨君山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不管怎么说,澜萱公主的突然离开却是给了杨君山一个极为方便的机会,事实上杨君山原本也正在向着以什么样的理由独自返回这处空间秘境一次,却没想到机会却是来得这么突然。

    然而,如果杨君山不是心有所思的话,或许他还能够从澜萱公主的突然举动之中察觉一二端倪,可惜这个突然来临的机会却是让他只想着先前的谋算,忽略了澜萱公主行为中的异常。

    ↓ding↓dian↓小↓说,2□3o¢s_;在澜萱公主离开秘境的刹那,杨君山双手伸出,两只薄如蝉翼的手套瞬间从手掌之上脱离,而后在半空之中化作一双巨手,随着杨君山心念一动,巨手直接从天而降插入到了秘境地面之下。

    撕裂的空间瞬间引发秘境空间大规模的地震,杨君山驾驭“银空”却是直接从地面上撕裂了这处秘境的空间屏障。

    而后随着杨君山体内真元源源不断的流失,插在地面下的两只巨手陡然抓紧,就像是藏于地下的一块布料被扯动,秘境之中地面上的一切都挪离了位置,整个秘境空间都仿佛在扯动当中缩小了许多。

    然而杨君山却好似早已经铁了心要毁掉这处空间,身后元神显化,一座巍峨巨峰冲天而起,无量的真元涌入“银空”之中,就像是一位巨人猛地将双手扯动秘境空间之下的空间屏障,一片玄黄色的薄膜被双手从地面之下抽了出来,而后整个秘境空间就如同空间楼阁一般,开始从外向内坍塌。

    杨君山伸手一招,“银空”重新戴在他的双手之上,同时落入他手中的还有这一张不知道有多大,可一把拢起来也不过双拳那么大一团的玄黄色薄纱,而紧随在“银空”之后引发的空间风暴冲击而至,却被杨君山头ding的山君玺垂下的光幕死死的抵挡在身外。

    撕裂的空间如同一张张漆黑的巨口撕咬着杨君山身周的守护光幕,风暴之中夹杂的空间碎片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刀刃,将“固若金汤诀”演化的守护光幕切割的忽明忽暗,可杨君山却仿佛全然没有意识到现在所面临的危险,他的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双手之中那一团玄黄色的薄膜上面。

    大地胎膜,土行至宝之中排名第八位!

    作为定海舟存放压舱石的地方,金舟道人为了稳固这里的空间,将一张大地胎膜铺在了秘境的地下,并使之与整个秘境空间相连,进入秘境之中的修士往往只顾着收取化作金色山丘的千金砂,却根本不会注意到铺在地面之下的大地胎膜。

    然而这一dian或许可以瞒过其他人,却根本无法瞒得过杨君山,甚至在他刚刚进入这片空间的时候,无论是他所修炼的九仞诀,还是丹田之中仅剩的那一dian息壤,都已经感知到了土行至宝的气息,尽管这个时候他还没有意识到大地胎膜的存在。

    之前借助澜萱公主与苏约道人交手,他看似是想要收取千金砂,可同时也在悄悄的查探着土行至宝的下落,可待得最终苏约道人与澜萱公主先后离开,他也不曾查探到土行至宝的确切位置,直至最后,他才意识到那至宝可能藏身于地底,甚至有可能与整个秘境空间都连成了一体,这才以毁掉整座秘境为代价,最终找到了这一张大地胎膜。

    当初在仙宫的烘炉斋之中,炼器大宗师八宝道人曾经亲口对杨君山说过,只要能够找到大地胎膜,他便有极高的把握将“银空”的品质提升至道阶,如今大地胎膜到手,意味着杨君山即将拥有第三件道器。

    自从东流、紫苑二位道祖先后在西山渡劫成功,再到葬天墟之战,杨君山看似以一种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崛起,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威震整个玉州修炼界,在整个修炼界都博得偌大的名声,可实际上这接连几次大战,却是将杨君山这些年来积攒的底蕴,以及压箱底的手段暴露的七七八八,表面上看似威风八面,可实际上以他的性格,这种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摆在明面上的感觉却是让他始终怀着一丝危机感。

    正是因为这种危机感,才促使他要在那些对手以及潜在的对手针对他的神通手段做出应对之前,准备出新的更多的压箱底手段,以确保他在真正的危机到来之前能够从容应对,而这一次他之所以前来风暴峡参与定海舟之事,初衷也正是为此。

    随着这一处秘境空间塌陷,一座普通的木质舱室出现在杨君山面前,可紧随而来的剧变却是令杨君山的注意力一下子从大地胎膜之上移开了!

    或许是因为失去了秘境空间之力的支撑,这座舱室也在瞬间变得异常脆弱,随后便在一声巨响之中被外面爆发的神通所摧毁。

    摧毁这座舱室的力量的确来自舱室之外,哪怕先前秘境崩溃所引发的空间乱流都不曾将舱室摧毁,因此,在舱室之外的力量突然将舱室击破之后,就连杨君山也感到有些猝不及防,尽管有山君玺垂下的“金汤”光幕庇护,杨君山自身并未受到损伤,可他整个人却被从身后用来的神通余波吹飞,狠狠的砸在了定海舟的内壁之上滚落在地。

    杨君山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愤怒的向着偷袭他的人望去,可眼前的场景却令他微微有些错愕,却见舱室之外两方人马大打出手,一方是苏约道人、楼百川和月无华三位海外修士,而另外一方却是几位龙岛妖王将澜萱公主护在身后。

    龙岛的人怎么也追来了?

    不过眼前的情景却是让他来不及多想,无论是海外四大宗门一方,还是龙岛的势力,显然对他都不怀好意,杨君山想也不想便要趁着双方大战之际从这里逃离。

    苏约道人见得杨君山要离开顿时大急,高声道:“拦住他,不要让他跑了!”

    然而不等楼百川和月无华出手,康禄妖王已经压了过来,怒声道:“敢伤我龙岛公主,你们海外宗门必须要付出代价!”

    几位妖王纷纷出手,苏约道人三人一时间被压制的无暇他顾,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杨君山趁机脱离了双方交战波及的范围,向着定海舟其他地方逃去。

    直到这个时候,杨君山才来得及回头看了澜萱公主一眼,发现她脸色苍白,嘴角隐隐有血迹,果然是受了内伤。

    杨君山来不及思索其他,现在也明显无法再与澜萱公主联手,否则龙岛的几位妖王回过神来之后肯定要找他的麻烦,现在只得在澜萱公主一脸复杂神色的目送之后消失在了定海舟之中。

    杨君山一路在定海舟之中乱窜,直到确定身后没有追踪之人这才停下身来,同时也察觉到腰间一枚玉符有异,于是将之前与澜萱公主联系的那张符箓拿在手中,却见上面浮现的那条螭龙幻影虚空游走了几圈后突然崩散,而后在符箓之上幻化成了几行字迹。

    “叔父大人暗中在我身上下了特殊印记,几位妖王因此追踪而至,与海外宗门修士不期而遇,双方爆发冲突且险些误伤道友,实在抱歉,无法与道友继续联手了。”

    “另,杨道友似乎对金行至宝所知不多,此一篇为节选至域外流传《金行谱》中关于金行至宝的内容,希望对道友有所帮助。”

    “最后,定海舟之事已经引得叔父大人注意,道友若无他事不要在定海舟过多逗留,最好尽快离开风暴峡,离开海外!”

    待得杨君山将符箓上浮现的大致内容看过之后,上面的字迹顿时幻灭,而这一张符箓也随之无风自燃,化为一片灰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