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十章 血髓
    “龙骨?”杨君山疑惑的问道。

    杨君山虽然没有见识过真正的龙,但在角蚩妖王创建龙岛之后,对于龙这种域外星空的强横种族总算也有所了解,特别是从因为血脉不断提纯也获得越来越多传承记忆的杨君秀口中得知,龙族乃是域外妖族当中传承最为古老的三大妖王族群之一的时候,更是让他对于龙族这种强横的存在有了深刻的印象。

    然而关于龙族形体的传说,或许是因为杨君山所能接触到的层次还太低,修炼界并未有太多关于龙族的描述,哪怕是在杨君秀的血脉记忆当中,似乎龙族也是一种难以捉摸和描述的种族,似乎他们所能够表现出来的形态各不相同。

    事实上,杨君山已经猜测到宝器长弓中的器灵以及澜萱公主留给他的那道符箓中的法相虚影,都应当算是龙族成员的一种,只是当澜萱公主指着整条定海舟的龙骨说是真正龙骨的时候,还是多少令杨君山觉得难以置信。

    “的确是龙骨!不是船的龙骨,而是真正的龙骨用在了船上!”澜萱公主的解释至少杨君山是明白了。

    可是杨君山还是疑惑道:“不对啊,根据海外修炼界流传下来的说法,金舟道人的定海舟所用的龙骨乃是来自灵溢宗的万年灵桑王木……”

    看着澜萱公主脸上的讥诮之意,杨君山有些不太自信的补充道:“这个说法应该还是颇为靠得住的吧?毕竟当初金舟道人在海外也是有几位朋友的,还有的曾经登上过定海舟,这灵桑王木做龙骨之说也是得自那些登上定海舟之人流传下来的记载。”

    澜萱公主冷笑道:“万年灵桑木?能比得上一条真龙的脊椎龙骨?做一根桅杆倒是差不多!”

    “真龙?”杨君山念叨了一声,突然双目睁大道:“什么,真龙?”

    杨君山从杨君秀那里了解到,能够被称之为真龙的,那至少都是仙境的存在!

    杨君山指着舱底的那条氤氲的轨迹,颤声道:“你说这定海舟的龙骨用的是一条真龙之骨?这,这怎么可能↘ding↘dian↘小↘说,vo◇s_;?”

    澜萱公主对于杨君山的表现似乎早有预料,闻言轻笑道:“这定海舟的龙骨就在你脚下,是不是灵桑王木你亲手摸一摸不就知道了?”

    杨君山语塞,片刻之后无奈道:“算了,杨某还不至于眼瞎,连这条龙骨是不是灵桑王木都认不出来,只是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那金舟道人如何便能够拥有一条完整的真龙之骨作为定海舟的船身龙骨?”

    澜萱公主笑了笑,却是没有回答杨君山的这个问题,反而是开始蹲下身来用手一diandian的触摸着定海舟的船架龙骨,似乎是想要从中感应着什么。

    杨君山狐疑道:“你这是在做什么,看样子你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这条龙骨,只是这过程似乎也用不着杨某什么事儿?”

    不料澜萱公主却是抬起头来正色看了杨君山一眼,道:“不,恐怕也只有杨道友能够帮本公主这个忙了。”

    “那你到底要杨某做什么?”

    澜萱公主这时仿佛感应到了什么,站起身来一指脚下的龙骨,道:“这里,烦请道友用破山锏砸开!”

    杨君山愣了愣,道:“砸龙骨?你叫杨某来就是为了砸断这定海舟的龙骨?”

    “砸断?”

    澜萱公主冷哼一声,带着一丝自傲,道:“杨道友以为自己是谁?九仞道祖么?真龙之骨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砸断的,哪怕道友手中之物是破山锏!你只要全力出手将龙骨砸裂便已经不错了,本公主甚至怀疑道友只一击还不够,怕是还要多砸几次才行!“

    对于澜萱公主言语中的轻视杨君山却并未在意,反而道:“九仞道祖?公主居然也知晓九仞道祖?”

    见得澜萱公主又不再言语,杨君山目光炯炯的盯着她道:“这条真龙的陨落与九仞道祖有关?还是说这条真龙根本就是死在九仞道祖的手中?”

    澜萱公主静静的看着杨君山,道:“杨道友,本公主只是来自域外……”

    “是啊,”杨君山幽幽道:“来自域外的公主殿下居然都知晓九仞道祖的大名!”

    澜萱公主冷声道:“杨道友,你曾经答应过要帮助本公主的。”

    杨君山知道澜萱公主不愿多说,便也不再逼迫,转而问道:“你确定要用破山锏砸破这龙骨?那动静可是不小,要是将定海舟里面的人都招来了,就凭你我可挡不住!”

    澜萱公主咬了咬牙,道:“那就要看你杨道友有没有本事尽快打破这龙骨了。”

    “嘿,杨某还真就不信了!”

    杨君山冷笑着,一伸手便找出了破山锏,而在破山锏出现的刹那,杨君山便感知到了从锏身之上传来的轻颤,这种感知很奇妙,他甚至没有同器灵急性沟通,便能够确定破山锏似乎很兴奋!

    相反,在破山锏出现的刹那,庞大的定海舟舟身之中突然发出深沉而悠远的“吱吱嘎嘎”的声响,传遍了整个定海舟的内外,就仿佛在这风暴峡的冰川之上,千百年来一动不动的定海舟在这个时候突然发生了轻颤,也使得所有在定海舟内外的道境存在一个个变得疑神疑鬼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儿?”

    杨君山有些惊愕的向着澜萱公主问道,他刚刚已经沟通了穿山甲,破山锏器灵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感到很兴奋,很想砸下去。

    澜萱公主望着破山锏有些发白的脸色在光线较暗的舱底并不太明显,但她还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杨君山挑了挑眉毛,只管将破山锏朝着定海舟的龙骨砸去。

    “砰”的一声巨响响彻了整艘定海舟内外的空间,紧跟着庞大的定海舟从里到外发出了一阵轻颤。

    “哪里的动静?难道有人在砸船吗?”

    “好像是在下面!”

    “走,去看看!”

    “还是算了,不要节外生枝,先到这处空间秘境搜寻一番。”

    定海舟之中神识纵横,杨君山这一锏砸下去虽然闹出了很大的动静,但却并未引起足够的重视。

    杨君山有些吃惊的望着舱底的这条龙骨,他这一锏下去几乎用了全力,可被砸中的部位却只裂开了一道半指厚的裂缝。

    真龙之骨居然坚硬如斯!

    然而杨君山没有注意到的是,澜萱公主此时脸上的表情比他还要吃惊百倍!

    砸裂了,他居然只用一击便砸裂了!

    这可是真龙之骨,这可是除却头骨之外最为坚硬的真龙之脊,他杨君山可远比不了九仞道祖,那破山锏比当年九仞道祖手中时品阶也不知降低了多少,可居然还是能够将龙骨砸裂,难道说这数千年的时光侵蚀,连真龙之骨都开始腐朽了么?

    澜萱公主情不自禁的蹲下身躯用手触摸那被破山锏砸开的一道裂缝,脸上的吃惊之色却很快又被激动之色所代替!

    杨君山觉得有些难为情,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他还是有些尴尬道:“那么公主殿下,是否还需要杨某再砸一锏?”

    “哦?不用,不用了,足够了!”

    连杨君山都听出了澜萱公主语气之中的激颤之音。

    却见澜萱公主掌心朝下罩在龙骨裂缝上方,随着一层冰霜阴冷的气息在她的掌心之中汇聚,龙骨之中的某种物质似乎受到了吸引,一股浓郁的玄黄之气从裂缝当中渗出,然后一丝丝便被纳入了她的掌心之中,而后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其他,澜萱公主娇小的身躯居然开始轻颤起来。

    那一缕玄黄之气极少,澜萱公主只是片刻的功夫便吸纳完成,随即站起身来的时候,杨君山却看到她脸色红润,周身气息虽看似起伏不定,可实际上却是缓缓上扬,这是修为大增的迹象。

    “这玄黄之气是……”杨君山问道。

    澜萱公主看了杨君山一眼,道:“毫无疑问,是真龙骨髓所化血脉本源之气。”

    杨君山似有所悟,但还是问道:“那么公主是用来……”

    澜萱公主也不再隐瞒,瞥了杨君山一眼,道:“某人手中能够用来提纯血脉的丹药视若珍宝,本公主无奈之下也只能另寻他法,这真龙血髓本源可大大纯化本公主的血脉本源,自然是要比什么血藻丹有效多了。”

    杨君山干笑了两声,道:“那在下要先恭喜公主殿下修为大进了!”

    澜萱公主冷哼一声,道:“不忙,还早,只这一丁dian血髓本源之气可还远远不够!”

    说罢,澜萱公主沿着脚下龙骨向前走了几步,边走边道:“真龙脊椎骨中通常有九处血髓本源蕴藏之所!”

    杨君山一听神色微变,道:“那岂不是说杨某要砸九次?”

    杨君山全力出手之下,每砸一次都要在定海舟中闹出好大的动静,一次两次或许其他道人不愿生事而不作理会,要是接连九次,那傻子都知道定然另有隐情了,到时候怕是一股脑会涌来十几位道境存在。

    “就是这里了!”

    澜萱公主似乎感应到了血髓本源之气的孕育,停下脚步指着脚下的龙骨道:“放心,数千年的时光,龙骨之中九处血髓本源也未必都保存完好,毕竟这是一条陨落了数千年的真龙遗骨。”

    澜萱公主言语之间不胜唏嘘。

    在杨君山再次出手砸裂龙骨之后,澜萱公主吸纳了内中的一缕血髓本源后,道:“你知道压舱石么?”

    杨君山怔了一怔,便听得澜萱公主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定海舟用来做压舱石的东西肯定是一件金行或者土行的宝贝,因为只有这两种行属的异宝最适合做压舱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