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十八章 水元
    “冤家路窄!”

    杨君山在进入舱门的刹那便发现这座空间之中有人,而同样的,在他进入的刹那也同样被先行进入之人察觉到了。

    而且进入这片空间之人还是杨君山熟悉之人,正是之前因为银光雪貂而与他起了争执的“岁寒三友”三位道境修士!

    而结果自然也就不言而喻,尽管杨君山自信单凭一己之力,对方任何一人都未必是自己的对手,可三位道境存在联手,杨君山却也只能避其锋芒。

    原本杨君山大可以抽身退出舱门,奈何对方反应同样神速,在杨君山进门的刹那,“岁寒三友”中修为最高的松道人便已经出手将他逼离了空间出口所在的位置,无奈之下,杨君山只得在这片空间之中一路奔逃。

    这是一片看上去完全由一片沙海形成的空间,而事实上从沙海之中不时出现的各种巨型鱼类的骨骼来看,说明这一片空间在很久以前应当是一座广阔的海洋或者湖泊,或许是因为时光荏苒,或许是因为同样是空间风暴的冲击,使得这片空间之中的水流消失,只剩下了干涸的湖床以及死去的水中生物的尸体。

    或许是因为这里曾经是一片湖水世界的缘故,湖底裸露的地形极为简单空旷,任凭杨君山如何飞遁,在一望无际的空间上空飞遁始终也无法摆脱身后“岁寒三友”的追踪。

    “嘿嘿,这位路人甲道友,阁下单凭一己之力便如此快登上定海舟,想来便是借助那银光雪貂之力吧?这一次看你还能逃到哪里,不过阁下只要交出银光雪貂和手中的墨羽雷隼,就此退出定海舟,我等便不再为难阁下,如何?”竹道人在杨君山身后远远的将声音传到。

    他们之所以追着杨君山不放,所求便只是银光雪貂和墨羽雷隼,如果说在进入空间屏障之间,杨君山对于这两个小家伙还不是特别看重的话,那么现在在亲自经历了银光雪貂的空间穿梭天赋,以及从海外四大宗门修士口中得到墨羽雷隼能够牵引天劫雷光这等天赋异禀之后,他要是还将两只异兽弃若敝履那可真就是脑》∝ding》∝dian》∝小》∝说,△±os_;子抽了,更何况银光雪貂已经告辞离开,他便是想交出来也不可能了。

    三人联手追击杨君山自然是自信满满,可实际上杨君山对上这三位虽说吃亏,可真要是放手一战也未必就怕了三人,至少杨君山摆明了身份,就凭他葬天墟力战四大道修的战绩也足够令身后三人不敢逼迫过甚。

    只是这么做根本划不来而已,杨君山总也不至于为此而暴露了身份,更何况还是在如此早的登上定海舟的情况下,一旦暴露了身份,之前他费尽心机在赚足人情的情况下还摆脱了海外势力的纠缠,为此所做的努力就完全白费了心机,而且还会平白得罪了海外势力。

    杨君山只是一位奔逃顿时惹恼了身后的竹道人和梅道人,两人各自驾驭了本命法宝便要冲上去前阻拦,只有松道人见得二人如此不由的皱了皱眉头,他之前是与杨君山实打实的交过一次手的,那一次双手都没有借助其他力量,完全就是凭借自身修为的一次对撞,而那一次松道人自忖并未占到便宜,尽管他还有两位帮手,可在自己全力以赴的情况下,对方是否就已经尽力了呢?

    不过这个念头也不过是在松道人的脑海当中转了一圈罢了,就在竹道人和梅道人分别从两侧试图包抄的时候,前面的杨君山却突然遁光一按,向着下方的沙海当中冲了下去。

    梅道人见状顿时大笑道:“这人被追昏了头了,难道他不知道落到地面上更容易被包围么?”

    “不对,沙海之中有东西!”

    松道人的修为到底高出两位同伴一筹,在杨君山急速降下遁光的时候也同时发觉异状。

    三位道人也立马跟着降下遁光,竹道人和梅道人也立马有所感知。

    “好精纯的水行本源之力,这下面莫不是葵水精华?”竹道人惊呼道。

    松道人道:“应当是了,这座空间看上去曾经是一座水的世界,如今已经完全干涸,或许下面剩下的就是曾经整座水面世界的精华凝聚。”

    梅道人急声道:“快快快,不能让那人抢了先!”

    三位道人的遁光同样急坠,然而杨君山毕竟抢先了一步,眼见得三人追来,杨君山凌空一拳砸向地面,地面上的沙尘顿时如同地龙翻身,而后便有三道沙柱冲天而起,化作三只巨大的沙拳迎面分袭三位落下来的道人。

    “轰”的一声巨响,三只巨拳被三位道人当空打爆,数万斤的细沙霎那间倾泻而下,如同雨水一般覆盖了方圆三五里的范围。

    而在沙雨覆盖之地的某处,杨君山却早已经祭起了清灵葫芦,身前一池清澈的碧水打着旋儿升起一道水柱,源源不断的被吸入葫芦当中。

    “是碧落天青露!”

    松道人从漫天杀雨之中冲下,见得那一池碧水顿时激动的大吼一声,一根长枪从他的掌心之中射出,直取杨君山胸前,同时怒声道:“退开!”

    杨君山一手持清灵葫芦继续吸纳池中天青露,一手握拳凌空将那长枪砸偏,两人神通凌空炸开,余及池中碧水,不少水花从池中荡出扑入沙滩之上,立马渗入沙中消失不见。

    “诸位真要毁掉这一池天青露?”

    杨君山屹立原地不退,指着身前这一池碧水,道:“要么同取,要么毁掉,全在三位一念之间!”

    从杨君山落地汲取天青露到双方交手不过刹那间的功夫,杨君山仗着清灵葫芦在手便已经汲取了这一池天青露的三分之一!

    三道遁光从天而降,松、竹、梅三位道人也顾不得与杨君山计较,在落地的刹那便各自出手收取池中的天青露。

    然而三位道人仓促之下虽各施手段,哪怕三位一同吸纳,速度也不过看看与手持清灵葫芦的杨君山持平而已,照这样下去,池中剩下的天青露堪堪各取一半,而从这一池碧落天青露总体上来说却是杨君山一人便能拿走了三分之二。

    然而杨君山的得意之情却并未持续太久,眼看这一池天青露就要被瓜分殆尽,四位道人也几乎在同时察觉到了池底另有乾坤。

    四位道人几乎同时出手,一蓬沙柱如同地底喷泉一般炸起,当中一枚尺许长的令牌绽开一道水蓝色的光环,将四周的细沙尽数排开。

    “水元牌!”

    杨君山惊呼一声,立马伸手一抓,半空之中的扬沙顿时凝聚成一只大手向着那被蓝色光华包裹的令牌抓去。

    这枚令牌除了表面上包裹的一层蓝色光晕以及令牌表面波涛状的纹路和一个“水”字之外,所有的一切都与张玥铭手中的地元牌一模一样,可偏偏就是品质大不相同,这枚水元牌居然是一件中品宝器!

    然而其他三位道人或许不清楚水元牌的底细,但却能一眼便看出这件法宝的宝器品质,在杨君山出手的同时,三位道人同样也出手抢夺,而且出乎杨君山意料之外的是,三位道人这一次却并未各自为战,而是竹道人和梅道人分别向着杨君山出手袭扰,令他无暇他顾,而当中的松道人却是直接出手击溃了杨君山凝聚而成的沙手,将水元牌拿在了手中。

    杨君山见状知晓事不可为,二话不说扭头便飞遁离开,同时头也不回道:“哈哈,法宝只有一件,三位怎么分?”

    松道人沉冷的声音从他的身后远远传来:“这就不需要道友费心了!”

    杨君山那一句话挑拨离间的意味儿再浅显不过,连他自己也不会相信一句话就能令对方三位道人的联盟瓦解,最多也只是恶心对方一下罢了。

    三位道人并未再追来,杨君山多少也松了一口气,至少他不用再担心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杨君山远远的绕着这片沙海迂回了一圈,却并未再发现其他隐藏的奇珍异宝,于是便回到半空之中的空间门户前出了这片沙海空间。

    然而在杨君山再次踏入定海舟船舱的刹那,在远处昏暗的光线之后,“吱吱呀呀”的声响当中,一扇舱门正在缓缓的合拢。

    进入定海舟的修士已经越来越多了!

    便在这个时候,杨君山突然若有所觉,手中已经多了一块霜白色的冰玉符,上面突然有一层霜雾泛起,凝聚成了一条活灵活现的大嘴大肚的四脚蛇,这怪蛇在冰玉符上空盘旋了一个圈,最终似乎确定了一个方向,便开始努力向着这个方向爬动,奈何却始终无法脱离冰玉符的上空。

    而在看到这条怪模怪样的四脚蛇的刹那,杨君山却是多少有些愕然,若是这条四脚蛇嘴巴小dian儿,身形再苗条一dian,头上要是再长上一支角,那不就与他得到的那件中品宝器长弓的器灵一模一样了么?

    这到底是巧合还是另有原因?

    这恐怕要在那位龙岛的澜萱公主身上去探寻了!

    这张冰玉符便是杨君山与澜萱公主联系的媒介,通过冰玉符上空这条怪蛇的指引,杨君山便能够与澜萱公主在定海舟中汇合。

    先前在空间屏障之中前行之际,龙岛之所以能够那般准确的在空间乱流之中命中海外势力所在的位置,原因便在这里,同样的,飞流剑派那一剑准确的切割,原因自也不必多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