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十七章 骨弓(求订阅)
    “这居然是一件宝器!”

    杨君山目光一闪,有些惊讶道。

    说着,他便伸手向着长弓弓臂之上拿去。

    然而就在他的手掌即将触摸到弓臂的刹那,一条森白色的独角四角长蛇一般的怪兽虚影突然从弓臂之上浮现,张口便向着他的手上咬去。

    杨君山连忙缩回了手掌面露惊喜之色,而那怪兽虚影却浮在弓臂上方朝着杨君山发出一声无声的嘶吼。

    这种示威一般的吼叫声虽然没有声音,但杨君山的神识却能够清晰的捕捉到源自于灵性上的波动,而这也在瞬间惹恼了杨君山体内的另外一位存在!

    一颗虎头突然从杨君山的背后探了出来,隔着他的肩膀朝着那浮现于弓臂之上的怪兽望了一眼,然后便跳上了他的肩膀,而后便做出了一个扑击的姿态,朝着那怪兽同样发出了一声挑衅的咆哮。

    山君玺的器灵此时在杨君山肩膀之上表现出来的不过是一只两尺大小的小虎,可当它从肩膀上跃下的刹那,却瞬间化作一条丈许长的斑斓猛虎。

    而那怪兽似乎也不甘示弱,原本依附于弓臂上的法相也开始涨大,但却仍旧无法将身躯完全脱离法宝本体而存在,却仍旧迎着坐山虎要厮杀。

    然而那怪兽虽然勇气可嘉,但双方的实力差距却实在太过明显,在巨虎法相三两下撕扯之后,那怪兽法相便已经被撕咬的稀烂,并重新遁回到了法宝本体之中。

    坐山虎器灵迈着优雅的步伐拾步而上,得意洋洋就仿佛一个得胜归来的将军。

    杨君山笑骂道:“你一个道器器灵欺负人家一个宝器的器灵,有什么可骄傲的?”

    坐山虎器灵闻言不满的咆哮了一声,整个身躯随即“哗”的在半空之中消散一空。

    杨君山再次伸手,这一次那长弓中的器灵并未再出现反抗,但杨君山仍旧能够察觉到这件法宝内在的抗拒,这也是让杨君山微微有些错愕的地方,按理说这件长弓法宝也不过是件中品宝器,宝器的器灵在道器器灵∷ding∷dian∷小∷说,2≠3o≠s_;面前哪里有交手的资格,往往两件法宝仅仅只是接近,宝器的器灵连同本体都会被道器所压制。

    然而事实却是,这件长弓中的器灵非但没有在品阶上被山君玺压制,甚至那器灵还敢向坐山虎挑衅,尽管双方的差距实在过大,坐山虎器灵仅仅只是三两下便将那器灵法相撕碎,但这仍旧让杨君山感到惊奇。

    难道说是因为那器灵的缘故?

    杨君山脑海之中不由的想到了之前那具有些奇怪的独角四脚蛇模样的器灵。

    这柄成功弓身如玉,手摸上去能够感受到刺骨的寒意,但杨君山却能够确定弓臂的材质绝对不是玉质,就连那弓弦也是用不知名的兽筋绞制而成。

    “咦?”

    就在杨君山把玩着手中长弓的时候,突然在弓臂之上摸到了两个凸起的字迹,仔细看去时,却发现自己似乎并不识得这两个字。

    “妖文?看着似乎有些关联,但肯定不是!”

    杨君山对于妖文还算得上是精通,如果这两个字是妖文的话,他就算不识得也可以确定其字体,可现在他却是可以肯定这种风格的字体肯定不是妖文,但一定与妖文有着某种渊源。

    长弓之中的器灵虽然仍旧对杨君山的真元持抗拒的态度,但这已经不是问题,随着真元的一diandian渗透,杨君山有极大的把握炼化这件法宝,无非就是时间的长短罢了,最后哪怕是器灵仍旧无法认主,他也自信能够发挥出这件法宝七八成的威力。

    收起了这柄长弓,杨君山在这洞穴之中游目四顾,却突然发现另外一面墙壁之上突然还挂着一只箭壶,里面居然还插着三支羽箭。

    杨君山将箭壶从墙上摘下来,发现这只是一只普通的兽皮箭壶,不过里面的三支羽箭却是让杨君山颇感兴趣。

    这是三支通体用不知名兽骨制成的羽箭,让杨君山感兴趣的不是这三支兽骨羽箭的坚锐,而是箭体表面上纹刻的各种玄奥的符纹,这让他毫不怀疑如果用手中的长弓将这骨箭射出之后的威力。

    将长弓与骨箭收起来之后,杨君山这才发现雪貂在这洞穴当中四处搜寻,却是不知道从哪里叼出来了三枚巴掌大小的鳞片。

    在杨君山的注视之下,雪貂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居然将两枚比它的脑袋还要宽的鳞片就那么硬生生的吞了下去,倒是让杨君山看了个目瞪口呆。

    剩下最后一枚鳞片,雪貂围着转了一圈,似乎发觉自己实在是吞不下去了,只能将这枚鳞片朝着杨君山拱了拱,要将其送给他。

    “如此,那可要多谢你了!”

    杨君山将这枚鳞片拿在手中的时候便是一惊,他曾经邀请他的岳父制符大师颜大智与他联手绘制道符,仅仅是用来承载道符力量的十张符纸便耗费了杨家海量的修炼资源,然而他现在可以万分肯定的是,就手中这枚鳞片,不用做其他丝毫处理,便能够直接用来承载封印道术的力量。

    仅仅只是一枚鳞片便能够用来作为封印道术神通的载体,那么这枚鳞片所属的物种又该是何等强横的存在?

    见得杨君山将鳞片收起来之后,雪貂便又“吱吱”叫了两声。

    杨君山挑了挑眉毛,道:“这一次你要离开了么?”

    雪貂目光之中似乎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肯定的dian了dian头。

    杨君山知道雪貂帮助自己找到这件长弓法宝就像是在还自己人情,于是也笑道:“你现在离开也好,这巨舟之中接下来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进来,到时候肯定会非常危险。”

    顿了顿,杨君山接着说道:“你是个很聪明也很有灵性的小家伙,我已经助你启灵,将来你一定会成为一位非常厉害的妖修,再见吧!”

    那雪貂伏在地上朝着杨君山拜了一拜,然后转身便窜了出去,一眨眼身形便消失在了这片空间之中。

    杨君山略微有些可惜的叹了一口气,这只雪貂是一只极为聪明的家伙,它能够感觉到接下来可能面临的危险,尽管这巨舟之中可能还存在着这样或者那样的宝藏,但它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离开。

    杨君山已经用dian灵指为它dian化启灵,为它开启了妖修的路径,如若中途不会遭遇不测,或许修炼界将来会再次出现一尊绝世大妖。

    出得洞穴之后,杨君山又在这片空间之中游走了片刻,可惜最终却是收获寥寥,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片空间应当是一座养殖场,又或者是一座狩猎场,杨君山从中找到了许多不知名兽类的骨架,其中不乏一些生前极为强横的存在。

    这些强横异兽的骨架对于蛮族修士而言或许是一座巨大的宝藏,可惜经历了数千年时光的流逝,这些异兽的骨架大多变得疏松脆弱,已经不堪再用了。

    不过也并非全然都是如此,至少杨君山还是找到了几根相对而言还算是极为坚固的异兽骨骼,最起码他可以试着用这些骨骼来仿制在洞穴之中得到的三支骨箭。

    回到这片空间的入口,杨君山拉开木门重新来到定海舟的船舱之中。

    然而就在他进入船舱的刹那,尽管在他的神识感知当中并没有其他人存在,但杨君山却知道,已经有其他人进入定海舟了。

    会是谁呢?

    杨君山皱了皱眉头,不论是谁,他现在都要加快脚步了,相比于其他各方势力,他毕竟只是孤家寡人一个,一旦各方势力入场,再想要从中抢夺珍宝,可能面临的对手就会是数位道人的联手了。

    在船舱之中走了两步,杨君山径直推开了最近的一扇舱门走了进去——

    定海舟之下,龙岛几位道境妖王汇聚在一起,正在思索着进入定海舟的办法,而澜萱公主这个时候却是眉头紧皱,似乎在因为众人长时间无法进入舟中而感到不满。

    “公主殿下,其实我们的速度已经不慢了,海外人族那几个道境现在已经落在我们后面了。”一位华盖境的妖王在她旁边劝道。

    这名妖王似乎在龙岛地位不低,便是明显神色不渝的澜萱公主在听得此人言语之后也不得不勉强带了三分笑意,道:“康禄前辈有所不知,已经有人进入定海舟了!”

    “哦?”康禄妖王惊讶的看向澜萱公主,发现她神色笃定,不由的问道:“公主如何断定?”

    澜萱公主笑着摇了摇头,似乎在表达自己不愿意说出缘由,只是肯定道:“我能确定!”

    康禄妖王目光晦暗不定,突然道:“先前在通过空间屏障之时,公主突然出手,数道秘术神通助我等加快了来到定海舟跟前的进度,并超过了海外修炼界一方,可是在那个时候公主便已经察觉到了?”

    澜萱公主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dian了dian头,但她又紧跟着仿佛自言自语一般,道:“恐怕连叔父大人也察觉到了吧?”

    康禄妖王闻言神色一震,低声道:“臣下懂了!”

    只见康禄妖王走上前去,喝止了其他几位在定海舟船壁上探查的妖王,然后手中突然多了一张九宫盘,却见那康禄妖王突然张口吐出了一口鲜血在盘中,顿时便有九色光华在盘中闪烁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