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十三章 碎板
    “君山道友!”海天道人朝着杨君山喊道。

    杨君山知道现在不说是生死攸关,却也是事关成败之际,当即也顾不得仔细探查,只管要在空间屏障之外找到一处空间缝隙离开此地再说。

    不过其他人不知道的是,在杨君山沉下心来寻找空间缝隙的刹那,他的表情却是再次微微错愕,紧跟着便找到了一处空间缝隙,这一次他甚至没来得及叫苏道人帮忙,而是以一己之力伸出双手插入空间缝隙之中,而后就像是撕裂一般,将原本微不可查的空间缝隙撑开到了足够一个人进出的大小。

    这一次杨君山没有招呼其他人,而是自己率先从通道钻了过去,苏约紧随在他之后,在出现在通道彼端的刹那,却正见到杨君山再次将一枚空冥石搓成齑粉一扬,而后这些携带者空间之力的粉尘便在半空之中化作一道道纹路融入到了周围的空间之中。

    苏约道人的目光在杨君山的手上扫了一眼,道:“道友好高明的阵法手段。”

    杨君山笑了笑,答非所问道:“看来在下运气不错,这处空间能够支撑片刻。”

    两人说话间,月无华、修帘道人等三位道人先后穿了过来,待得海天道人过来之后,便只剩下了尚在另外一侧维持空间的花百莲道人。

    “可惜了元庆道友,却不知道是谁人与我海外修炼界为难!”楼百川的声音阴冷。

    刚刚若非杨君山应变及时,花百莲道人本身又有着专用于空间封印的秘术神通,恐怕被空间乱流卷走的就不仅仅只是元庆道人一人了。

    修帘道人欲言又止,却被刚刚进来的海天道人看在眼中,沉声道:“修道友想到了什么又何必吞吞吐吐?”

    众人的目光都转了过去,修帘道人连忙道:“诸位莫要误会,只是刚刚那人似乎便是,似乎便是秋冉道人!”

    众人都是一怔,紧跟着海天道人便发出一声阴戾的冷笑:“灵溢宗?”

    “难道说……”月无华道人仿佛想到了什么。

    苏道人〖】ding〖】dian〖】小〖】说,≥↑os_;的声音却突然打断了她,慌张道:“花道友呢,花道友怎么还没有过来?”

    众人一惊,这才意识到在海天道人之后,花百莲道人居然到现在还没有从空间通道穿过来。

    “不好!”

    杨君山低呼一声,赶忙要稳定海天道人身后的空间通道,不料在他伸手的刹那,那条空间通道已经一diandian的正在被另外一端的空间乱流蚕食,而在通道之中哪里还有花百莲道人的身影。

    只是短短的刹那,连续两位道人被空间乱流卷走,原本因为领先于各方势力的海外修炼界群修顿时陷入了难言的沉默当中。

    苏道人难看的笑了两声,道:“元庆道友与花道友也未必会有事,最大的可能还是被空间乱流抛到风暴峡中的某处,还有可能便是仍在空间屏障中的某处空间气泡中挣扎,真正出意外的可能性很小。”

    月无华道人叹了口气,道:“但愿如此吧!”

    杨君山却是“哦”的一声,道:“在空间屏障之中卷入空间乱流,会被抛入风暴峡之中?”

    “原来君山道友还不知道,”苏道人解释道:“这里存在的空间陷阱大部分都是与风暴峡相同的,也就是说在这里被卷入空间陷阱或者乱流之中的修士,十之七八会被抛到风暴峡之中,十之一二会禁锢在这片屏障中的某处,当然,也有极为不走运的时候……”

    这些事情杨君山却是并不知情,看来海外修炼界关于定海舟还有许多隐秘并未与他共享。

    想到这里,杨君山突然想到刚刚海天与月无华两位道人在知晓秋冉道人身份时候所表露出来的神色,若非是苏约道人突然因为花百莲出声打断,或许他还能听到什么其他意外的隐秘,于是便又开口道:“说来我等一直遥遥领先,早已是众矢之的,被其他势力算计也不算意外,只是为什么不是龙岛,也不是同为水行大派的飞流剑派,反而会是灵溢宗?”

    月无华道人冷笑声传来,道:“这又有什么难以解释的,因为桑无忌失踪这些年一直都呆在海外修炼界,那蓝葵怕不是一直以为是我们在庇护他而迁怒于我等吧?”

    海天道人缓缓道:“说来就连我等也不知道,当年在海外修炼界以一手宗师级灵植师造诣的纪商道人,居然就是灵溢宗传说中那位杀兄淫嫂的绝世天才,只是我等不知其身份,灵溢宗却未必会信,而且这些年来据说纪商道人换回桑无忌身份之外,在桑州搅起了好大风波,整个灵溢宗都被他一个人搞得灰头土脸,那蓝葵不知心中对我等有多少恨意。”

    楼百川闻言也道:“倒是听说纪商,哦,我是说桑无忌,那‘杀兄淫嫂’的事情是被人陷害的?”

    只是楼百川道人的语气之中不知为何却总给人一种八卦的异样感觉。

    海天道人道:“这些事情谁又能说得清,恐怕便是蓝葵与桑无忌作为当事人也只是自家心中清楚,不过那灵溢宗再家大势大,他蓝葵此番却是找错对象了,我海外四大宗门任何一家或许都比不得内陆最ding尖的宗门,但四家联合却能稳压任何一家ding尖宗门,这事儿没完!”

    楼百川道人此时却莫名其妙的“嘿嘿”一笑,道:“我猜元庆道人如果安然无恙的话,他肯定恨不得趁冒险用墨羽雷隼去暗算蓝葵道人。”

    苏约道人在杨君山再次挑起灵溢宗话题的时候,动了动嘴似乎不想将众人的注意力放在这上面,不过或许是因为月无华与海天等人正在气头上的缘故,他若是出口阻止了意图实在太过明显,只得任由三位道人你一言我一语将桑无忌的一些旧事重提。

    听得楼百川道人又开始不靠谱的乱说,苏约道人马上接口道:“诸位,这里只是君山道友临时开辟的一处空间,实在不宜久留,还是给君山道友时间,我们尽快离开此地的好。”

    杨君山冲着苏道人笑了笑,然后便再次联手苏道人与修帘道人二人开始寻找通往下一处的较为稳定的空间缝隙,不过心中却是闪过了一个念头,墨羽雷隼么,难道就是自己之前擒下来的那一只?

    海外众修在杨君山的引导之下再次进行了两次空间穿越,已经深入到了空间屏障百余丈远的位置,不过与之前几次相比,这两次空间穿梭便显得险象环生。

    第一次众人直接跳进了一处空间气泡之中,眼瞅着外面原本在两百丈之外的定海舟体积陡然壮大了数倍,而且这颗气泡还在缓慢飘动,随时都有可能被空间乱流卷走,众人一时间都陷入到了慌乱当中。

    待得众人好不容易从这颗空间气泡当中挣脱出来之后,这才发现因为气泡的漂流众人已经偏离了原本的方向,无奈之下,杨君山与苏约道人两人有不得不花费了大量时间重新测定方向,才进行了第二次空间穿梭。

    而这一次在杨君山落地的刹那便遭遇了意外,一面碎裂的木板在空间乱流之中被甩出,如同一把锋利的切刀一般将众人所开辟的立足空间切碎,扭曲的空间之力以及无形之中的空间切割向着所有人袭来。

    危急时刻,楼百川道人祭起了一座八角塔楼,将所有人护在阁楼之中,所有的空间陷阱都被隔绝在外,众人再次逃过一劫。

    不过杨君山却是眼疾手快,两仪元磁神光刷出,将那一块眼看就要飞走的碎裂模板牵引了过来。

    这是一块大致有两丈长丈许宽的不规则破碎木板,漆黑的木板表面肯定刷着一层奇特的黑漆,使得木板从表面上看与内在的木质并不相同,而且在这一层黑漆的表面,却有一些稀稀拉拉的玄奥符纹或明或暗的闪烁着,表面上却看不出任何规律。

    “这是什么?”楼百川道人看着这块木板问道。

    “难道是定海舟的碎裂船板?”苏道人目光闪烁。

    想到这一dian自然不只他一个,能够在空间陷阱以及乱流之中存在的木板,所有人自然第一时间会与定海舟联系起来。

    而杨君山之所以要将这块木板留下来,却是因为他在这块木板表面上发现了似曾相似的东西,在阁楼秘境的空间大殿之中,那里还珍藏着一块杨君山得自域外星空巨舟的碎裂船板,上面刻画的符文纹路与眼前这块木板上的纹路如出一辙,唯一不同的是,星空巨舟的木板上的符纹要比眼前这块上的密集的多,也精致的多!

    月无华道人突然道:“你们难道没有发现这块木板的木质有问题么?”

    众人都是一愕,杨君山同样微微一愣,不过与其他人不同,他却是在第一时间便确认了这块木板的材质。

    眼见得几位道人仔细查看了一番之后,海天道人这才有些不太确定道:“灵桑木?难道那个传说是真的?”

    楼百川叹道:“看来是错不了了,传说金舟道人当年唯一一次上岸,便是闯进了灵溢宗盗伐了大量年份极高的灵桑木,据说便是被炼制之后用作船板,甚至还有传说当年灵溢宗最为古老的一颗万年灵桑王木也被他砍了用来搭建定海舟的龙骨,也正是因为那一次之后,灵溢宗将栽种在自家山门的许多奇珍灵木都移植到了空间秘境当中,如今看样子倒也不是空穴来风,难怪蓝葵等人也会赶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