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十六章 引诱
    山脉在崩塌,大地在塌陷!

    当杨君山在山谷之中抽取这条灵河的时候,不但引发了方圆数十里范围内的山体震动,灵河所在山谷以及周围的山体也开始跟着大范围的崩塌。

    杨君山的身前悬浮着一颗人头大小的水晶球,这是杨君山从九峰道人身上收刮来的战利品,能够用来封印一些地脉灵脉之类,就像当初东流道人见到杨君山的时候直接送给他一条水脉,当时那条水脉便是封印在这样的一颗水晶球当中。

    一条乳白色却闪烁着晶莹光泽的细线山谷洞府中的灵河源头处横跨虚空而至,然后在杨君山的牵引之下投入到了身前的水晶球之中。

    那条乳白色的光泽细线其实便是被压缩之后凝聚而成的灵河具现,在被封印入水晶球之中后,却如同一条蜿蜒流转的河流一般在里面流淌。

    就在杨君山堪堪将灵河封印入水晶球中的刹那,在这里引发的动静也终于引来了道境老祖的注意。

    “是谁,是谁动了那里的地脉!”

    一声巨吼过后,一柄浑身上下燃烧着烈火的飞剑刺穿了虚空出现在了杨君山后方数十丈之外,剑尖遥遥指向他的后背,一条火线几乎就要直透虚空追至,炙热的能量在半空之中发散,将周围的虚空炙烤的都发生了扭曲,这一剑志不在伤敌,而是要引发虚空动荡,使得对手无法通过空间神通离开。

    杨君山眼角的余光向后瞥了一眼,嘴角挂着一丝冷笑,尽然无视身周已经开始扭曲的虚空,双掌向前一分,在虚空之中撕开一条空间通道,没有丝毫犹豫的便踏入了其中。

    “咦?”

    杨君山的应对显然出乎了那位追击而至的道境修士的意料。

    眼见得杨君山的身影就要在合拢的空间门户之中消失,那位道境修士自然不甘,烈火剑瞬息而至,竟然直接钻进了即将合拢的空间门户之中,势必要将杨君山留在此地。

    然而就在空间门户合拢的刹那,突然间这片虚空出现了剧烈的震荡,无数的空间裂痕在半空出现,甚至波及到了附近一座低矮的山丘,径直将整座山丘的山顶削掉了三分之一。

    远处的虚空之中,一位红脸狮鼻相貌威猛的老者刚刚从中出现,便突然双目圆睁,陡然发出一声震天巨吼。

    而后就见得刚刚烈火剑钻入的虚空之中突然不满龟裂,紧跟着飞剑本体便在一片哀鸣的轻颤声之中被砸飞了出来,原本缠绕在剑身之上的火焰此时也已经熄灭了大半。

    在飞剑被砸飞的破碎空间之处,一柄三尺石锏出现在那里,而后在狮鼻老者惊讶的目光之中朝着他一指,似乎暗含警告之意,然后便又退回到了正在愈合的虚空之中,而那位狮鼻老者脸色青红不定,可最终还是没有再出手追击。

    “原来是玉州新晋崛起的那位,这事儿应该通知金乌老儿,老夫淌这趟浑水作甚?”

    狮鼻老者喃喃自语,不过当他的目光看向那片早已经塌陷的山谷之后,感受着山谷上空残留的灵力,脸上不由的又露出了一丝肉疼之色:“这里居然藏着一条灵河,宗门的那些寻灵师一个个都是些酒囊饭袋么,一个个居然都没有发现!”——

    在与炎阳门主烈火道人交手之后,杨君山汇合杨君昊与杨君馨一路返回玉州,期间再没有遇到其他修士阻拦。

    三人一路穿过习州与桑州的交界,打算从玉州西南方向横穿瑶郡之后进入梦瑜县,不过在从齐楚派附近经过的时候,杨君山却突然放满了速度,神色也显得凝重了起来。

    “哥?”杨君馨很快发现了杨君山的异样。

    杨君昊则直接祭出了炎阳壶,身周热气蒸腾,如果修炼有如同广寒灵目那般瞳术神通的话,就能够看到此时在杨君昊身周隐隐有七层火环相护,这是七阳流火诀修炼至七种火罡融合的大成境界才有的表现,而这七层火环之中又数第六层和第七层的火环最是炙亮,隐隐当中居然有烧穿虚空的感觉。

    杨君山原本凝重的神色突然展颜一笑,道:“不必紧张,老十三,你先带着你姐回去,这里有个老熟人,哥要先见一见。”

    杨君昊狐疑的向着四周打量了一番,根本没有发现有什么人隐藏在四周,他便知道定然是又有道境修士找上门了,先是朝着杨君山递过去了一个询问的眼神,见得杨君山微微点头之后,便与杨君馨先行离开。

    “怎么,苏道友难道不是专程在这里等候在下的么?”

    见得杨君昊二人走得远了,杨君山的目光转向了身侧的虚空之处,带着一丝冷笑说道。

    “杨道友多心了,苏某在这里等候道友也只是临时起意,道友在炎州行事的消息毕竟要比道友的速度要快多了。”

    虚空之中人影一晃,一名道人已经出现在了那里,正是先前曾经专程前往西山拜会杨君山的苏约道人。

    “苏道友却是消息灵通,不知这一次在这里等候杨某,却是所为何事?若还是为破山锏而来,那还是免开尊口的好。”杨君山道。

    苏约道人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这里不是说话之地,可否让苏某一尽地主之谊,你我再行详谈?”

    杨君山略作沉吟,看了苏约道人一眼,道:“也好!”

    苏约道人面露喜色,却见他从袖口之中托出一座法宝,看上去却是如同一座缩小了千百倍的假山一般。

    只见苏约道人将这假山向着天空之中一抛,这假山在半空之中陡然涨大,化作一座郁郁葱葱的巨峰降落在群山之间。

    苏约道人一伸手,道:“请!”

    杨君山也不做迟疑,虚空踏步而行落在这座山峰之上,却见山顶中央绿树掩映之中,一座朱红小亭屹立在一条潺潺的山泉之上。

    杨君山不由赞道:“好风景好去处!”

    苏约道人笑道:“这座飞来峰乃是苏某在海外偶然遇到一座孤岛山峰,为上面风景所引,索性便取了整座山峰炼成了这一件法宝,平日里用来对敌则少,招客会友的时候却多。”

    两人来到凉亭之中,这里早有红泥火炉,壶中开水热气蒸腾,看得出来苏约道人已经等候他多时了。

    杨君山落座之后,道:“道术神通榜上排名第八十九位有搬山术,想来苏道友这飞来峰便是以此术搬动了整座山峰之后才炼制而成的吧?”

    苏约道人将热茶奉上之后,这才道:“杨道友见笑,苏某这点道行也就这一道搬山神通了。”

    杨君山笑了笑,将茶盏端起先是轻嗅,然后浅浅品了一口,赞道:“好茶,茶香如海风扑面,想来是来自海外的灵茶了。”

    苏约道人不由赞道:“杨道友果然行家,这飘羽茶乃是御海宗最顶尖的海外名茶,从这飘羽茶树被发现至今,千余年来御海宗也仅仅不过只有三株罢了,每年所制灵茶专供道境老祖品用,乃是海外灵茶之中难得之精品。”

    杨君山本就嗜茶,闻言更是专心品茗。

    苏约道人见得杨君山如此微微有些愕然,片刻之后终于耐不住性子,忍不住道:“杨道友可曾听说过息壤?”

    杨君山用茶盖拨弄茶梗的手微微一滞,苏约道人见状心中一喜,接着道:“看来杨道友果然是晓得此物的,那便无需苏某赘言,这可是最最顶尖的土行至宝!”

    杨君山抬头看了他一眼,道:“苏道友想说什么?”

    苏约道人带着一丝诱惑般的语气,道:“如果,苏某知晓一处有可能存在息壤的遗迹呢?杨道友可否助苏某一臂之力?”

    杨君山将茶盏从嘴边放下,眯着的目光透过蒸腾的水汽似乎在看着苏约道人,又好像是自己在琢磨着什么。

    “当然,如果杨道友愿与苏某联手的话,若是当真得到息壤,你我可将之平分。”苏约道人补充道。

    “哦,仅仅只是这样?”杨君山神色看上去古井无波。

    苏约道人脸上笑容不变,语气却带上了一丝肃意,道:“杨道友还想知道什么?”

    “如果道友所说的息壤当真存在的话,”杨君山接着说道:“杨某想知道这是苏道友你一个人的意思,还是海外某一家或者几家共同的意思?你我修为到了今日这一步,却只是在这里画饼,诚意不足哇!”

    苏约道人的脸上早已经敛去了笑容,低声道:“那好吧,苏某便打开天窗说亮话,海外四大宗门在风暴峡发现了一位数千年前大神通者遗留下来的宝船,那艘宝船之中藏有数之不尽的天材地宝,而且其中极有可能便有息壤的存在,四大宗门曾各自派人前往探查,已经基本可以确认这艘宝船的大致位置,然而要想真正接近这艘宝船,却需要土行一脉的道境存在出手相助,苏某在海外还算薄有名声,四大宗门便找上了苏某,然而苏某自忖但凭一己之力根本无法接近宝船,原本苏某却有私心,想要借杨道友的破山锏成事,如今看来却只能劳驾道友亲自走一趟了,苏某已经向四大宗门推荐了道友,而四大宗门也已经承诺,若当真在宝船之中发现了息壤,便由你我平分,即便是最终没有发现,四大宗门也会留给道友足够丰盛的报酬。”

    “风暴洋?定海舟?”杨君山的神色间浮现出一丝古怪之色。

    苏约道人没有注意到杨君山脸上一闪而逝的表情,闻言笑道:“原来杨道友也曾听说过金舟道人的名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